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沙场战阵
    “少爷(主公)!”

    数十道身影出现在剑殇身边,颇为激动兴奋连声拜见。

    李同、养凝、高龔、田单、慕容义等熟悉的身影出现,人人脸带激动。

    几天时间,对狼军诸将和剑殇来说,都有种恍如隔日的感觉,令人心绪难平。

    虽然没痊愈,但也恢复六七成的剑殇,站起微笑点头回应,随即把目光落在李同身上,惊喜且疑惑问道:“你的伤势?”

    “托主公洪福,幸得太后恩赐渡厄离殒丹,末将早就痊愈!”李同微笑应道。

    “太后?!”

    剑殇愣了下,疑惑脱口而出,随即恍然。

    渡厄离殒丹此种丹药,估计也就太后拿得出来,华庭公主还真不一定拿得到。

    “嗷……”

    就在此时,一阵响彻原武城的狼嚎声起。

    “嗷、嗷、嗷……”

    狼王长啸,万狼跟随。

    剑殇偏头,以骑乘暗金狼王的戚姬为首,高虹、孟青芙及凶狼骑正潮水般狂奔而来。

    可想而知,后方还有魏武卫,只是以魏武卫的机动力,自然跟不上凶狼骑全速奔行。

    “影!”

    暗金狼王一到,一阵娇呼声起,戚姬令人错愕意外地身如蝴蝶掠起,竟然就这么扑向剑殇。

    “……我没事!”

    清新花香和呢喃体香萦绕,剑殇意外之余,感受到戚姬魂牵梦绕的忧思,回报柔声应道。

    以戚姬的娴静温婉和端庄知礼,会当着众人之面如此失态,可想而知最近是多么忧虑、牵挂、思念。

    “大家准备下,马上与本王前往救人!”

    拍了拍戚姬后背,剑殇朝脸露深切担忧挂念,明显削瘦憔悴不少的高虹点了点头,顾不得多诉牵挂之苦,迅速看向众人说道。

    “救人?!”戚姬在剑殇怀中。仰头问道。

    “邪妃花千黛!”

    剑殇硬着头皮说道,顿了下,看众人,包括戚姬和李同在内,都没什么异常反应,不由疑惑脱口而出:“怎么?你们没想法?不恨她?”

    “你们的恩怨情仇,早就传遍天下,我们当然知道了!如你所说。沙场无父子,公私分明,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

    戚姬娇颜如花微笑,毫不在意脆声说道。

    李同等人纷纷点头,特别是田单父子,如果狼军要恨邪妃花千黛,貌似当初田单大军对武桓王军造成的伤亡更大?!

    区别只是性别差异,身份不同而已。

    “走!”

    剑殇大松了口气,不再多说。双脚一顿,抱着戚姬跃上暗金狼王狼背喝道。

    “嗷、嗷、嗷……”

    万狼齐嗥,一万五凶狼骑势若钢铁洪流沿着宽阔街道。冲向原武城中部广场。

    以原武城的小城级别规模,忽然涌来比人口基数还多的数万精锐大军,自然全城震动。

    “武桓王军?!凶狼骑?!怎么会突然进入原武城了?”

    “你傻啊!原武城诛杀武林叛徒邪妃花千黛之事,已经传遍江湖,武桓王会不知道吗?”

    “这么说,武桓王是来救邪妃花千黛?还是杀邪妃花千黛?”

    “我看是救,以邪妃花千黛的修为实力,大军围杀根本没用!”

    “以我猜测,是来围杀。救人需要如此声势吗?!”

    ……

    凶狼骑所过,无数议论声紧随而起,看武桓王声势和阵容,便是有心诛除武桓王者,也没人会傻得站出来抵挡大军脚步。喊什么“欲诛始皇,先除武王”!

    “轰、轰、轰……”

    眼看广场越来越近,猛烈轰击声连绵不绝传至。

    此时,广场已经化为废墟,高台坍塌。地面坑洼不平。

    五道身影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看不清谁跟谁,招招力过万钧,声势惊人。

    战斗依旧,就说明四个传奇人物暂时奈何不了速如鬼魅,战力惊人的花千黛。

    “竟然不跑?!真以为大军奈何不了他们?”

    原本剑殇还以为四个传奇人物会望风而逃,没想到竟然无视武桓王军,依旧对邪妃花千黛疯狂攻击。

    以五人几近散仙之流的恐怖修为,虽然很难短时间内覆灭数万精锐大军,却也是想走就走,想依靠数量留住他们根本不可能。

    可惜,他们碰上了武桓王……

    “逃跑的话!本王还真奈何不了你们。既然不跑……”

    看四个传奇人物如此托大,剑殇心中既怒又喜,心思剧转间,翻手间“八门天锁阵阵图”入手,牵引大军气势、力量,疯狂灌入手中阵图……

    甩出……

    宛若罗盘的数尺阵图,见风暴涨,迅速化为百米大小的八卦光圈,急剧旋转着从天而降……

    潮水般的凶狼骑速度不减,直接冲入光圈,沿着光圈轨迹涌向四面八方……

    “嗯?”

    直到八卦光圈从天而降,锁住四面八方,激战中的五人才感觉事情好像有点不对,这与他们所知的沙场战阵似乎有点不同啊!

    “轰……”

    一阵爆响,宛若光团闪电纠缠的群体猛然分开,以邪妃花千黛为中心,四个传奇人物分立四方。

    此时,花千黛瀑布般柔顺靓丽的青丝颇为散乱,宽大如血罗裳褴褛且染尘,裸露的肌肤红晕堪比如血罗裳,那面纱上鲜血浸染,还有血丝滴落罗裳,浸染了大片罗裳。

    停手之际,那染血面纱不停起伏着,可以想象面纱之后剧喘且煞白的花容。

    四个传奇人物,也是各有疲态,森罗鬼帝的右臂无力垂落,遮天老祖左胸和面颊染血,裂天尊者握着金刀的手掌鲜血淋漓,就魔师钟玄表面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伤势。

    完全可以想象,五人之前的生死相搏是多么惨烈。

    “走!”

    四个传奇人物看了眼剑殇,忌惮、遗憾、恼怒、忧虑对视一眼,极为默契地身化残影射出。

    看那令人心惊的煞气,震颤心神的杀意,他们自然能猜到武桓王军来者不善。

    不过。他们跟武桓王没什么利益冲突,也不会有什么交集,自然没必要跟武桓王军死磕,要知道邪王就在南巡大军中。

    他们四人,忌惮的是诡异战阵;遗憾的是无法击杀邪妃花千黛;恼怒的是好事被武桓王军破坏;忧虑的是邪妃花千黛以后的报复。

    “大罗撕天斩!”

    李同身形一晃,一道十数米的恐怖剑芒斩向魔师钟玄。

    与此同时,仇黎的金丝人骨鞭卷向裂天尊者,养凝的十星连珠射向森罗鬼帝。高龔的碎岳錾金镗和天金蟠龙棍齐齐轰向遮天老祖,慕容义、曹和、左秋寒等义墨强者则一旁协助。

    “哧、哧、哧……”

    密集刺耳的破空声起,无数寒铁箭如雨射向四个传奇人物。

    “轰、轰、轰……”

    连续十几声猛烈轰击声起。

    遮天老祖绕过高龔和田莽,双手闪电轰出,掌掌威可碎岳,轰在光圈上却仅仅让光圈一阵晃荡,根本无法轰破。

    魔师、尊者、鬼帝三人被缠住片刻,身形闪烁间冲天而起,齐齐选择从上空突围。却宛若被无形光壁挡住,根本无法奈何。

    “不是八门金锁阵?!”

    猛烈交击声中,四个传奇人物闪电退至阵法中心。聚集,森罗鬼帝讶异脱口而出,脸色颇为难看且凝重。

    沙场战阵跟江湖阵法属于同类型的不同定义,江湖阵法相对由极少人组成,甚至无人主持或以物品代替。而沙场战阵则完全由军队组成。类似而又明显不同,两者就像是傀儡人和真人的区别。

    原本他们以为是普通的八卦战阵,并未放在眼里。

    而后看上去像是鬼谷一脉的八门金锁阵,有森罗鬼帝这鬼谷弃徒在此,加上四人对阵法也不陌生。只是讶异并未重视。

    如今亲身体验战阵威力,才发现似乎不是,至少八门金锁阵不会这般瞬间成阵,而是需要大军合围,布成阵法。

    “不管是不是八门金锁阵。沙场战阵有共同的最大弱点,军卒一死,战阵自破!”

    沉默寻思之际,森罗鬼帝毕竟出自鬼谷子门下,相对来说对兵法知道得多些。率先杀意凛然说道。

    本来,他们还不想跟武桓王生死相搏,免得横生枝节。

    如今,由不得他们了,真以为这一万多军队留得下他们?滑天下之大稽!

    ……

    八门天锁阵一成,剑殇控制着阵法,迅速把邪妃花千黛转移入光圈之内。

    一入光圈,高虹迅速对花千黛施展了个“归元定星术”,治疗花千黛的伤势。

    “花仙戚姬?!”

    花千黛感激朝高虹点了点头,环视剑殇身边众人一眼,眼神落在剑殇怀中的戚姬身上,声音冷淡说道。

    虽然狼军众人都没什么敌对表现,但花千黛自己感觉别扭,干脆保持冷酷狂傲的姿态。

    “戚懿见过花小姐!”

    戚姬绽颜一笑,态度温和见礼道。

    “客气了!你很好,也很幸运!”

    花千黛微楞了下,语气缓和许多说道。因为以戚姬的身份,不管从哪方面说,先见礼的都应该是她。

    “你也可以啊!”戚姬眨了眨澄净靓丽的双眸,声音悦耳说道。

    “呃……”花千黛再次愣了下,沉默着身形一晃就要离开。

    “等等!”

    看花千黛要离开,剑殇不由脱口喊道,随即迅速接道:

    “帮忙击杀这四个老妖怪,否则我军想杀他们还真有点难度,而且肯定伤亡惨重!”

    话落,大手一翻,之前击杀江湖强者所得十数颗先天级别元气丹入手,递向花千黛。

    默默辛勤更新,怯怯拜求月票!!!订阅!!!推荐!!!!(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