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巅峰预兆(拜求月票)
    掉到第四十,马上被爆菊了!难道最近情节真的很烂吗?哭天抢地求月票紧急支援!!!!

    ******

    博浪沙,位于原阳中部,北临黄河,南临官渡河,又处于大秦帝都咸阳往东方的驰道上,系邙山余脉。到处沙丘连绵起伏,一望无际。常人行走困难,军队更是前进迟缓,沙丘上荆棘丛生,野草没人。沙丘低洼处,沼泽、泥潭、水洼等连成一片,密密麻麻,稍微不小心,陷下去神仙难救。

    南巡大军甫一抵达沙丘之地,便从连绵起伏,一望无际的沙丘,感受到了肃杀、荒凉、萧瑟的氛围。

    偶尔大风吹拂,树木芦苇等沙沙作响,官道上尘土飞扬,颇有“秋风萧瑟愁杀人”的意味。

    “怪不得谋圣张良会选择在此地伏击了!”

    剑殇提前一步来到此地,就是想熟悉下地形,一看周围地形地貌,感受着肃杀萧瑟之境,不由得一阵心凛,此地距离博浪沙就百里之遥了,可想而知博浪沙的地理环境肯定更恶劣。

    沙丘易于隐避、伏击、逃跑,沼泽泥潭芦苇丛生,更是几步之内不见人影,便是大军追击,稍微不慎就自埋沼泽泥潭了。而且,向北可过黄河,向南可渡官渡,都是极佳退避路线,官军都不易抓到。

    谋圣张良选择此处行刺,可谓神机妙算,用心至上。

    仔细察看地形,不愧为伤龙之地,还真有“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天然地理环境。

    再强的大军,在这种地形根本无法放开手脚排兵布阵。只有被那些“小虾米”调戏的份。

    骑乘暗金狼王,来到高处远眺。

    隐约可见天际黑压压一大片的身影。宛若蚂蚁群聚集般,显然战神王翦大军虽然极力封锁,随着兵神李牧和军神廉颇的到来,封锁区已经名存实亡,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和异人更是疯狂聚集。

    “这地方,确实不利于大军军团作战,反而利于江湖人士和异人混战啊!”

    看着胆大包天出现在视线中的江湖人士和异人,剑殇心中暗叹。

    如果将领不熟悉地形,指挥失误,直接把大军带进沼泽泥潭。导致全军活埋也不是什么奇事。

    “多找几个当地人。详细标注出‘北至黄河,南至官渡’的所有地理环境,特别是那些沼泽、泥潭,一个都不许放过。而后制成精细军事地图发放全军,令所有军卒熟记于心。特别是都统级别及以上将领,都必须了如指掌,这是军令!”

    沉思片刻,剑殇郑重朝左右吩咐道,听似打算跑路了……

    这是未雨绸缪,看此次叛军架势,与及情报所知。此次博浪沙之战,敌军可谓孤注一掷,连兵神李牧、军神廉颇及会叛乱的将领等。也全部到来,甚至连武林神话也亲自出动了。

    可想而知,博浪沙之战便是穷图匕现的决战之地。

    如果此战留不下南巡大军,留不下秦始皇,就表示秦始皇南巡之举成功了。

    虽然博浪沙之后,还有个陨龙之地邢台广宗行宫。但是。真以为“伤龙之地杀不死祖龙,秦始皇能拖到邢台广宗行宫”的想法就大错特错了。

    如果秦始皇真能抵达邢台广宗行宫,普天之下,还有谁奈何得了秦始皇?

    最明显的因素,这个世界,只要不是致命伤势,再重的伤势也能迅速治愈,即便秦始皇被重创,拖到邢台广宗行宫也痊愈了。

    异人异人,异数之人。

    如此多异人聚集,以剑殇多年经验猜测,秦始皇的结局肯定不会依照“异人历史”进行。

    “武桓王好兴致,死到临头还有闲心观赏风景,这份心性令人钦佩啊!”

    蓦然间,一个飘渺回荡,绕耳不绝的声音起,一个高冠儒服,气质温文尔雅,看似满腹经纶的中年人手持古卷,踏空而至。

    剑殇眉头一皱,沉默看向来者,有种融入天地,无法精准锁定的感觉……

    又是个传奇级别存在?!

    问题是,这人看似满腹经纶的大儒,那邪异眼神,却令人浑身不舒服,极为妖异。

    更重要的是,剑殇敏锐感觉到了丝丝杀意。

    “邪儒颜禅?!你十年前不是已经陨落扬州了吗?”

    仇公公眼皮一挑,声音尖细脱口而出,语气明显的难以置信。

    邪儒颜禅,传说中的儒家七十二个大贤者之首颜回的后人,亦正亦邪,全无儒家正义仁德,宽厚兼容的行为作风,所以有“邪儒”之称,十年前被围杀扬州。

    谁知道会出现在这。

    邪儒颜禅手持古卷,宛若教书先生般施施然说道:“仇公公?!好久不见,是否依旧安好?放心,仇公公没死……”

    如果修为境界不高,或直觉不够敏锐,还真会把邪儒颜禅当成教化天下,令人敬仰的大儒了。

    “杀了!”

    剑殇浓眉一挑,不待邪儒颜禅说完,冷声喝道。

    “大罗撕天斩!”

    邪儒颜禅一愣,怎么也没想到武桓王如此心狠手辣,一见面就下杀手。李同已经速如闪电射出,手中宝剑凝聚十数米恐怖剑气,划破虚空斩落。

    “定!”

    就在此时,一个宛若晴天霹雳般震耳嗡鸣,又如天神敕令般代表上天旨意的声音起,十数米恐怖剑气诡异地凭空静止。

    一个身穿灰色儒袍,双手掩背的中年儒生,闲庭信步踏空而至……

    “当……”

    一阵金玉铁石的琴音起,凝固半空的恐怖剑气蓦然崩溃。一个艳若桃李,高贵端庄的风韵贵妇,怀抱晶石打造般的古琴,踏空而来,声音秀气而威严说道:

    “武桓王好大的杀气。一见面立下杀手吗?”

    与此同时,又有数道身影出现在天际。全都踏空而来……

    “天选者冉正,潇湘琴魔!?”

    仇公公双眼一眯,低声提醒道。

    说话间,一个身穿血色袈裟,手持血色佛珠的和尚;一个珠围翠绕,丰神冶丽,赤手空拳的英气女子;一个手托数尺三足鼎的白发老者;一个手持判官笔的王袍中年,一个身材臃肿,做员外装扮的大胖子等,数个呼吸间跨越数里距离。成扇形围住剑殇等人。

    “血佛陀度尘。千手观音季恨柏,丹仙蒋通,辛元子,通冥判官夏侯休,大财主虞和……”

    随着一道道人形出现。仇黎不停低声介绍提醒着。

    九人,剑殇全都看不出修为境界,应该是传奇级别的存在。

    “现在传奇烂大街了吗?一下子出现九个?好大的手笔!”

    听着仇公公聚力传音,剑殇浓眉紧锁,心中暗骂,其中就认识一个辛元子,其余都不认识。

    虽然剑殇早就料到此次博浪沙之战,天下巅峰人物基本都会参与,群英汇聚。拼死一搏。但是,这也太夸张了吧?

    传奇人物一下来九个,博浪沙之战还没开始呢!

    “大财主碰上财神,还要财神多多关照才是!有空谈谈生意多好?喊打喊杀都伤感情?和气生财嘛!”

    大财主虞和浑身穿金戴银,金光刺眼,手中还拿着个纯金打造的金算盘。满脸和煦微笑说道。

    “就你们九个吗?还有没有?”

    谁知剑殇理也不理大财主虞和,脸色平淡缓缓问道,使得九人齐齐一愣,又听剑殇冷笑说道:

    “看来天下间的传奇人物都出现了,也不多啊!既然你们赶着投胎,本王就满足你们吧!”

    “就凭你个乳臭未干的假王爷?!如果邪王在此,我们还忌惮三分。既然武桓王急着找死,无需等到博浪沙……”

    身穿血色袈裟的血佛陀度尘,手中血色佛珠加速捻动,声如洪钟不屑说道。

    白费一身佛陀装扮,连“阿弥陀佛”的佛号也不说,太假了。

    “对付你们几个,需要府主亲自出手吗?哀家超度你去见佛祖足矣!”

    血佛陀度尘话音未落,一个似乎从天而降,又似乎在四面八方掠起的声音起,剑殇在白府见过一次的田公公,身穿黑色宦官服,身如长虹射至。

    与此同时,还是数十道身影跟随,其中大半穿着同样的宦官服,其余则是服饰各异,却是大秦皇室供奉及大内高手。

    数个呼吸间,三十几道身影落下,反成半扇形围住血佛陀、邪儒等九人。

    其中五人最为显眼,气息最强。第一个自然是田公公,第二个头戴冲天王冠,身穿王袍的中年人,第三个是腰际带着铃铛,令人心神恍惚的壮年,第四个是扛着把黝黑锄头的农夫,第五个是带着铁面具,看不出年纪的神秘人。

    “天殇田尚风?九首太岁赢邵,海龙王甘澜,天锄许田,铁面通神典刚!你们不是已经……”

    血佛陀度尘神情一僵,难以置信脱口而出。

    话未说完,顿时明白过来,他们不是死了,而是隐入了大秦朝廷,成为朝廷供奉。

    如非天地劫数,传奇人物哪会轻易陨落。

    所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便是如此。

    “血佛陀!你不好好在泗水监牢待着,安享晚年。如武桓王所说,赶着投胎吗?”

    九首太岁赢邵脸色一沉,沉声呵斥道,颇有王爷之威。

    大秦皇室四大供奉,剑殇是第一次见到,但此次安排,早已有所了解。九首太岁赢邵,出自大秦皇室,确实有王爷爵位在身,并不是江湖所称的假王爷,位列四大供奉之首。

    “何需废话!杀!”

    眼前九人,有正有邪有魔,如辛元子,确实是个正义老者。但是,这些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剑殇可不想等着博浪沙之战爆发之时,被九人围攻!(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