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后起之秀
    经战神王翦一招“横扫千军”轰击后,一万无双信骑损失近三分之一,方向一偏。

    顿了下,方向一转,再次直射战神王翦,保持去势不变。

    “斩!”

    战神王翦又是一招极为普通的“力劈华山”数百米大小的恐怖黑色刀芒再次朝缩小到七百米大小的无双信骑所化巨箭斩落,却理也不理其余十支贯穿阵营的恐怖巨箭。

    “轰……”

    又是一阵天摇地动的巨响,七百米大小的无双信骑暴退数十米,再次缩小到不到五百米大小,原本一万无双信骑,数量减少不到不到五千。

    “噗……”

    战神王翦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喷出,便是身后七十万大军,也有上千人莫名其第三百三十五章 后起之秀妙喷血倒地,彻底失去战斗力,或伤或死。

    “嗯?”

    看到战神王翦只攻击自己的亲卫军无双信骑,廉颇苍眉一皱,心中疑惑。

    “主上?!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廉颇身边大将低声提醒道,同时指向由战神王翦之子王贲率领,离开王翦冲向侧面的义贲战骑。

    所谓将对将,兵对兵。这是沙场的潜规则,并不能用田忌赛马的规则来改变,因为你最强部队屠戮敌军稍弱军队的同时,敌军的最强部队也在击杀对方的稍弱军队,那等于是两败俱伤,那就不是战争,而是打算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了。

    按照常规来说。调用普通大军力量的战神王翦,应该攻击那十支普通骑兵,而后让普通军队抵挡无双信骑;而后让义贲战骑对付无双信骑,因为双方特性关系,可以再加些普通军队一直抵挡。

    怎么会亲自抵挡,而任由那十支普通骑兵肆虐?

    何况,身为战神王翦的亲卫军的义贲战骑。怎么会离开战神王翦身边,独自冲杀?!

    “……”

    军神廉颇看向杀入己方阵营,方向直指第三百三十五章 后起之秀南方的义贲战骑。欲言又止。

    “主上!王翦神侯这是……”

    廉颇身边大将看向已经贯穿敌军阵营,正不知何去何从的十支骑兵残军,再次提醒道。

    “算了!都不容易。让无双信骑离开吧。本座留下与王兄决一死战!”

    心思剧转,苍发苍须的廉颇迟疑了下,看向身边近卫吩咐道。

    “……”

    廉颇身边诸将齐齐神情一僵,随即明白过来。

    这是廉颇念着同为四大神侯的情义,不想赶尽杀绝,也是为了彼此留点血脉和希望……

    “第二梯队,一字长蛇阵,杀!”

    主站旌旗迅速挥舞,被战神王翦重创一半的无双信骑迅速撤下。又有十支师队冲出,迅速化为十条千米巨蟒。腾云驾雾冲向战神王翦,意图绞杀当场,并灭掉靠近的大秦精锐之师,宛若成精妖蛇般威力惊人。

    “主上!末将……”

    片刻后,无双信骑大统领廉成归队。惭愧看向军神廉颇便要请罪。

    “带上剩下的骑兵,追杀义贲战骑,直至看到博浪沙之地便停止追击。而后撤往东方,依缘寻主,你不是帝皇之相,凭着无双信骑。混个王侯应该没问题!”

    廉颇大手一摆,打断廉成的话,沉声说道。

    “主上……”廉成心中一颤,不敢置信脱口而出。

    廉成心中很清楚,高祖廉颇不可能会抛弃或放逐他,这是在为他谋后路!

    ……

    王贲率着义贲战骑势如利箭贯入军神廉颇大军阵营,因为有战神王翦牵制了军神廉颇的主要力量,一时间倒是分不出余力来对付义贲战骑,倒是让义贲战骑顺利突围。

    毕竟廉颇大军都是普通军队,军卒战斗力连王翦大军都远远不如,想要阻止义贲战骑,至少得十倍以上的大军。

    以军神廉颇的能力,一次性指挥十万大军已经是极限,再多根本无法彻底发挥军神的能力。

    “砰……”

    王贲大戟横挥,强力击飞一名拦路敌军,杀出重围。

    回头……

    敌军遍山遍野,宛若乌云般层层叠叠,极远之处,风云大作,乌云躁动,隐约可见十条巨蟒缠着个擎天巨人。

    “父亲……”

    王贲双眼一眯,虎目含泪低喊一声,随即双腿一夹高喝:“走!”

    “得、得、得……”

    沉重连绵而极有节奏的铁蹄翻飞声,仅剩的八千义贲战骑宛若凝实的钢铁洪流,紧随王贲之后继续南下,直指博浪沙之地。

    眼看连惨烈喊杀声也听不到,天际也看不到天地异象,已经狂奔百里远。义贲战骑急行军的速度放缓,王贲副手提醒道:“少将军!廉成带着无双信骑和大批骑兵一直紧追不放……”

    “无妨!”

    廉成又不是廉颇,而且无双信骑损失惨重,就剩义贲战骑的一半数量而已,便是追上,王贲也不会怕了廉成。

    “轰隆隆……”

    就在此时,原本明月高悬的夜空,猛然乌云齐聚,风云大作。

    一阵震响天地的滚雷轰隆声起……

    “淅淅沥沥……”

    原本月高清爽的天地,忽然下起迷蒙细雨,宛若迷雾飘洒夜间……

    “血雨?!”

    不知何人摸了下脸颊,忽然颤声惊呼。

    “唏呖呖……”

    一阵仓猝勒马声起,八千义贲战骑齐齐勒马停步。

    便是已经追至义贲战骑后方数百米处,双方能清晰看到的无双信骑和一万多骑兵,也齐齐勒马停顿,竟然不趁势冲杀。

    “少将军!老将军……”

    战骑副统领声音一颤,看向王贲脱口而出。又戛然而止。

    只见,王贲那俊秀朝气的面孔,此时泪流满面……

    “全军听令,下马!”

    “唰……”

    无视数百米外的敌军,八千义贲战骑齐齐翻身下马,整齐如一。

    “礼!”

    “砰……”

    八千义贲战骑,右拳捶胸暴喝:“义贲战骑。战天之义!”

    声如滚雷震响夜空……

    “无双信骑,生死不弃!”

    与此同时,数百米外。传来阵回荡天地的齐喝声……

    神邸陨落,天地同悲。

    可能是战神王翦,也可能是军神廉颇。甚至同归于尽……

    ……

    圆月西偏,椭圆如镜的十五的月亮,最下端已经连接天际线。

    “快!快!快!跟上!”

    原阳县邻县之延津县东侧,通往原阳县的官道上。十万骑兵快马加鞭急行军,铁蹄如雷滚滚,旌旗如林高扬。

    势如洪流的十万骑兵之后,数十里外,还有宛若大地之龙匍匐蜿蜒的连绵不绝的数十万大军正小跑急行军……

    全力急行军的十万骑兵中部,一杆数丈旌旗迎空飘扬,黑底鎏金的旌旗上。以古篆字写着巨大的“蒙”字。

    没错,这正是奉旨驻守上谷,虎视广宗,守护圣驾的将侯蒙武父子所率的蒙氏大军。

    如今,蒙氏大军却离开上古。全速赶往……博浪沙!

    ……

    圆月西偏,一半悬浮在天际线,似升非升,似落非落,令人纠结。

    原阳县邻县之封丘县东侧,上万额头绑带。清一色紧身侠客服的队伍,宛若万只猎豹迅掠丛林之际,双腿的速度,竟然不比骑兵慢多少,在丛林中更胜一筹。

    强大队伍中,以一个身高九尺,国字脸,浓眉星目,虎背熊腰,手持黝黑大戟的壮年为首,左右是手持七星残月刀的俊朗少年和手持虎头红攥斧的九尺铁汉。

    不是项羽,与及龙且、季布,又是谁?

    身后万人,自然是八千江东义士和部分投靠的江湖人士、异人。

    迅掠之际,龙且看了眼身旁手持宝剑,身穿紧身武士服,露出傲然曲线的绝代佳人,看向项羽迟疑道:“少将军!此次始皇大劫,正该我等义士举兵之事。少将军不在会稽准备,瞒着老将军前往博浪沙,似乎不妥吧?”

    “此次博浪沙,天下英雄齐聚,群星汇集,怎能少了我项羽?”

    项羽手中天龙破城戟一挥,前方数棵树木应戟而断,豪气干云喝道。

    “少将军!”

    龙且脚步放缓,语气不悦,神情失望喊了声,随即苦口婆心,声音放低郑重说道:“男儿大丈夫,当以霸业为先。哪能受儿女私情所左右。难道少将军没听过异人所说的西楚霸王吗?”

    龙且声音虽低,却也足够周围十数人听闻,不由齐齐脸色微变,看向那冷面疾奔的绝代佳人,心中暗叹。

    “闭嘴!男儿在世,该当提剑纵骑,笑傲天下,如此方才不负世上一遭。如果此次博浪沙之战,没有我项羽,那该何等失色?我等是否遗憾终生?是我自己要来,又关其他人什么事?”

    项羽大怒,语气严厉呵斥一声,依旧豪气冲天,大有普天之下,英雄舍我其谁的霸气。

    “呃……”

    众人齐齐无语,以男人的心理,不参与自然会遗憾。但他们志在天下,何必争一时之气?项羽明显是被色迷心窍了!

    便是冷面佳人,也是心中涟漪,复杂万分……

    “放心吧!你当我傻啊!她的心又不我这,真会为了她忽视霸业吗?我悄悄问过范先生了,他让我来的,说我此次西行有机遇!”

    随即,龙且耳边响起项羽聚功传音的声响……

    ……

    圆月西落,天际蒙蒙。

    队伍连绵十数里的南巡大军,终于抵达博浪沙之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