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浮屠镇狱经
    “刘邦投降?!那接下去的历史剧情怎么办?虽然因为无数异人,历史剧情肯定会改变,但也不会变化这么大吧?”

    听到刘邦求降,剑殇难以置信之后,不由情绪激动、兴奋迅速想道,不由得对于刚说的“不杀项羽”有点后悔。

    既然刘邦都会投降,还有什么不可能?

    渡厄之眼,激发……

    激动归激动,兴奋归兴奋。剑殇对于刘邦的信誉,还真不怎么相信,迅速激发可以看穿降原住民服条件的“渡厄之眼”!

    “????”

    谁知道,浮现剑殇脑际的竟然是一连窜问号,什么也看不出来。

    “怎么可能?!渡厄之眼还会失效?!”

    这还是剑殇第一次激发“渡厄之眼”而什么也看不出来,不由得心中惊疑。

    “杀!”

    无论如何,剑殇虽然想不通,却知道这表示刘邦根本不可能被降服,或许比项羽、秦始皇被降服的可能性还低。顿时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等等!在下已经认输,决定臣服!王爷何必赶尽杀绝?!我等并无什么深仇大恨吧?”

    刘邦愣了下,难以置信再次高声嚷道,满脸的委屈、疑惑。

    刘邦话音刚落,不由引得无数人眼神怪异看向剑殇……

    毕竟,剑殇是势力之主,而非普通异人,如果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以后还有谁敢臣服?!

    “身为真龙之主。如此卑劣伎俩,你不嫌丢人吗?立刻宣誓效忠,本王不杀你……”

    剑殇眉头一皱,心中恼怒而神情不屑喝道,同时朝李同、仇黎等人做了个绝杀手势。

    “哈哈……武桓王不愧为武桓王!不过尔尔,闻名不如见面啊……后会有期……”

    李同、仇黎等人心中一动,正要出手。刘邦忽然仰天大笑。不屑鄙夷高声嚷道。

    话音未落,两道身影忽然从地底蹿出,左右夹着刘邦往地面一缩。眨眼消失无踪……

    “盗家八王中的两王?”

    如此手段,剑殇曾经见过一次,不由得嘴巴一张。颇为错愕。

    之前在封天锁地的“八门天锁阵”中,盗家八王手段再高,也别想从阵中以盗家手段救走刘邦,如今没有大阵,自然可以,刘邦这是在假降拖延时间。

    “杀!”

    对于不死小强的刘邦,剑殇郁闷之余,却没多大恼怒,反正自己的任务是把刘邦驱逐出局,不会影响到秦始皇。如今他自己跑了,也算完成任务了。

    认真说来,此次刘邦其实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九九无极诸神灭魔大阵”的笼罩范围中而已,根本没主动出手。自然罪不至死,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大。

    只是,刘邦跑得太快了,快得众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剑殇发令,此次武桓王军再不敢受人影响,迅速一拥而上。

    五千魏武卫组成阵形。手持大戟并肩冲锋,宛若长满如剑荆棘的钢铁城墙,稳重而犀利;

    凶狼骑则持枪冲锋,狮狼扬爪,气势极为犀利。

    一时间,江东义士和刘邦所率的武林人士、异人等,伤亡惨重。因为军队的强悍之处,就在互相协调,只要齐头并进,而非混战,江湖人士和异人如何是对手?

    “轰……”

    就在此时,一阵爆响声起,半空两道身影分离,正是花千黛与张良。

    花千黛依旧是青丝飘舞,红裳如血,肌肤如玉,充满了邪异妖艳气息,风情万种。

    张良却是披头散发,呼吸加促,身上衣裳却颇有褴褛,那更比美女的五官,青白交加。

    “真龙之主自己走了!你们也无需坚持了!以武林神话和谋圣之能,竟然会选这种人行如此关键的谋划?!可笑!”

    看着俊美五官狰狞发青的刘邦,剑殇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从花千黛和张良的表现,就能看出要么是花千黛的修为实力更胜一筹,手下留情;要么是张良心存爱念,所以不敢放手一搏,尽是挨打。

    不管哪一方面,证明双方还有点情义在,毕竟花千黛和张良勉强也算师姐弟,只是理念不同,恩大于仇。

    “住手!”

    张良死死盯着花千黛半响,又看向刘邦,俊美五官一阵黯然,心中苦涩暗叹一声,忽然高声喝道。

    与武桓王军诸将、义墨强者激战的九位师兄姐和沧海山庄强者,纷纷束手聚集到张良身边。

    就如武桓王所说,他们守护的人自己跑了,他们还有必要拼死一搏吗?

    “就如王爷所说,既然我等守护之人已走,此次博浪沙再无我等什么事,只想等出结局而已,不会插手战事,希望武桓王谅解!”

    沧海山庄弟子聚集,张良沉思了下,看向剑殇说道。

    如今十位散仙的对决还没成果,沧海君生死未卜,沧海山庄弟子自然不放心离开。

    “好!谋圣张良的话,自然可以相信。何况你们是千黛的家人,就是自己人,何必打生打死!”

    剑殇沉思了下,看向顾作淡漠,却眼神复杂的花千黛,微笑爽快应道。

    “……”

    张良俊美面庞一僵,正想应“谁跟你是自己人”,看向花千黛,暗叹了声沉默,脸色颇为难看。

    比身份地位、势力气运,张良明显不如武桓王。唯一优势就是个人修为比武桓王高。可是,论个人修为实力的话,他还不如花千黛。

    除了最年轻也年纪一甲子以上的散仙,天下间没任何男人的修为实力能胜过花千黛,花千黛会看重个人修为实力吗?

    加上张良那不逊于花千黛的绝美面庞。

    任张良精明如鬼。智慧如神,也想不出自己拥有让花千黛喜欢的地方……

    谋圣张良,此时有种强烈的无力感,还滋生着浓溢的无能和自卑。

    “王爷无需担忧帝王府府主,《莲花宝典》是十大宝典中最诡异、最特殊的宝典,却也最难修炼,非常人所能修习。修炼之法有三。第一,无情,便是邪王赵高所修之法。此法最简单;第二,极情,便是大小姐所走之路。这是多愁善感的女人所走之路,男人极难选择,而且掌驭天下的势力、经天纬地的才能、影响天下的气运,根本修不了;第三,圣情,普度众生,直指至仁至爱,胸怀天下的圣人大道,是最佳修习之法。但是,非先天圣像仁心之人。根本无法修习。”

    沉思片刻,张良脸色平静缓缓说道,武桓王留下他们不攻击,人情不小。张良本就最忌讳人情,更不想欠“情敌”的人情。

    “由此可见。帝王府府主能选择之路,只有无情之路。但无情之路,即便如惊采绝艳的邪王,也修得性情大变,心性扭曲,即便帝王府府主走这条路。也没空理会王爷。再则,十大宝典中以杀证道的《浮屠镇狱经》能克制以情证道的《莲花宝典》,就在杀神白起身上,以王爷的条件经历,倒是能学,而且肯定如鱼得水。学或不学,就看王爷的选择了。言尽于此,恩怨两清!”

    说到最后,张良不但诱惑剑殇,还特意点明,深怕武桓王不知道他(张良)已经不欠武桓王人情了,以后别拿自己人说事。

    “杀神白起?!《浮屠镇狱经》?”

    人情方面,剑殇根本不关心,反正本就没打算讨要人情,倒是对张良对功法的描述颇具兴趣。

    张良的意思很明显,想要对付《莲花宝典》,就要击杀杀神白起,抢夺《浮屠镇狱经》。

    到时,不但能克制帝王府府主,还能克制邪妃花千黛……

    谋圣不愧为谋圣,居心叵测啊!

    “哼!”

    邪妃花千黛脸色一沉,警告般冷哼一声,却也没见多大恼怒。

    如果武桓王修习了《浮屠镇狱经》,那她怎么办?张良这也是在逼她远离武桓王,至少摆脱她和武桓王的特殊关系啊!

    “谋圣张良,所说肯定没表面那么简单。因为人情债不好还,描述《莲花宝典》的特性没什么实际帮助,不足于还人情……”

    或许是张良在青史上声名太大,剑殇不由揣摩起张良的言外之意。

    听张良这么说,好像是说散仙不会直接陨落,谋划得好,自然能像算计赵高那般……

    想到这,剑殇不由看向满脸淡漠的花千黛,语气柔和问道:

    “千黛……戚懿对你不错吧?”

    张良脸色一僵,他还称呼花千黛“大小姐”,武桓王已经称呼闺名了?

    不过,张良对于武桓王的悟性,倒是颇为讶异和佩服,没想到武桓王能这么快品出他的言外之意。

    “哼!”

    邪妃花千黛何许人也,剑殇一出声,她就明白剑殇的意思了。不由抗议般冷哼一声,随即身影一晃,射向正疯狂攻击花仙戚姬的潇湘琴魔穆玉。

    “老办法,别直接杀了!”

    看花千黛这么默契,剑殇大喜,贪得无厌高声提醒道。

    花仙戚姬,因为逆天圣者吕不韦的影响,也颇具攻击手段。但是,攻击确实不是戚姬擅长方面,对上潇湘琴魔穆玉,也只能做到牵制,全力自保而难以还击。

    “谋圣……”

    花千黛修为实力本就比潇湘琴魔穆玉高,攻击手段更犀利得多,又是两个打一个。剑殇丝毫不担心,看向依旧搅动风云激战的各个传奇人物,看向张良喊道。

    “我等已恩怨两清,王爷免开尊口的好!”

    剑殇刚出声,话未说出,张良顿时俊美面庞一沉,皱眉毫不客气应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