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再见青曜
    “嗯?”

    期待之余,一道流星从天而降,直轰剑殇所在之处,引得剑殇一愣,手中银龙裂天戟一紧,心跳加速。

    “运气不错啊!竟然有散仙落到己方所在,就是不知道是伤势如何?或者是个尸骸?”

    剑殇颇为紧张盯着那从天而降,越来越近的身影……

    完好无损的散仙,剑殇根本想也没想过,那根本不可能,每个散仙都智慧通神,不会允许其他散仙出工不出力,否则还谈什么围杀秦始皇?!

    既然“九九无极诸神灭魔大阵”破了,要么秦始皇陨落,要么九位散仙落败,再加上九道流星爆射,估计第二个可能性更大。

    近了!

    近了!

    “鬼谷子?!没这么巧吧?”

    看着那身穿灰色长袍,中等身高,高额阔脸的形象,剑殇心中一凛,颇为怪异。

    认真说来,自己最早接触的散仙,应该是鬼谷子,便是神将孙膑所做一切,也是听从鬼谷子的号令,没想到自己碰上的会是鬼谷子……

    “杀?!不杀?!”

    认真说来,鬼谷子对剑殇是有恩的,却把剑殇硬塞到蕴龙城,说不上到底是恩德,还是算计。

    使得剑殇内心一阵纠结矛盾……

    “轰……”

    流星速度何等之快,不等剑殇考虑清楚,鬼谷子已经落地。

    大地颤抖,闷响如雷,看似垂垂老朽的鬼谷子,正好落在武桓王军中,落地直接砸死四五个铁疙瘩般的魏武卫,砸飞十几个魏武卫,在地面砸出数米方圆,数尺深的土坑。

    “杀!”

    无论如何,如今都是对立面。剑殇是人,不是神。终究无法抵挡击杀散仙的惊天赏赐,双脚一蹬,无视身前的龙且和季布,虎视一旁的项羽,身如猎鹰掠起,手中银龙裂天戟夹杂万钧之力,带着闪亮罡气斩向土坑……

    “天罡震裂!”

    “砰……”

    银龙裂天戟落下,斩在光茧包裹的鬼谷子身上。巨响声中倒飞半空,强大的反作用力使得剑殇迎空倒飞。

    “不是吧?”

    虎口剧痛使得剑殇心中骇异。

    鬼谷子被自己斩了个结实,说明确实身受重创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重创,光是“护体光罩”,自己就破不了啊!

    要知道,剑殇本身就有数千斤的力量,加上银龙裂天戟的锋利。再加上武将技的增幅,这一击足有万钧之力,便是铁疙瘩也能斩入才是。竟然斩不破光茧?!

    “赤霄剑!”

    就在此时,一个洪亮回荡的威严声音响起,萦绕天地之间。

    半空光团消散,一个身材雄壮,身穿紫金帝皇袍,帝皇之威凛然的身影,缓缓从天而降……

    “秦始皇没死?!秦始皇战胜了?”

    原本没注意到秦始皇身形的人,也被秦始皇那威严如天神的声音惊醒,顿时心中齐齐一凛。或骇异、或惊喜、或震惊。

    特别是项羽,更是脸色大变,满眼不敢置信。

    连九位散仙都奈何不了秦始皇,那以后还有他什么事?能不能活着离开博浪沙再说吧……

    “赤霄剑……出!”

    相对于其他人,剑殇接触过秦始皇。敬畏之心较淡,而且秦始皇生死对剑殇影响较小,没众人那么强的震撼,左手一举,一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

    血色光柱消散。化为宛若血色晶体打造而成的赤霄剑,强力斩向光茧内依旧生死未知的鬼谷子……

    “剑殇!”

    “手下留情!”

    就在此时,一刚一柔两个剑殇颇为熟悉的声音齐齐掠起……

    “姜曜?!姜青?!”

    剑殇身形落下,赤霄剑轻易斩入光茧中,心神一震循声望去……

    一男三女,正身如猎鹰划空而至,为首一个浓眉大眼,气质豪迈。第二个身穿青色紧身服,容貌秀丽。第三、四个,是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双胞胎,青春秀丽。

    为首两人,不是剑殇初入《铸圣庭》就认识,而后在北地中州城分离的姜曜、姜青兄妹,又是谁?

    这两人,可以说是代表着剑殇最初的记忆,最初的历程。

    “你们……”

    剑殇手中赤霄剑一紧,心绪复杂看向划空赶来的四人问道。

    只要……只要赤霄剑往前一刺,一个散仙就死在自己手中,自己就能获得散仙级别奖励,而且是双倍!

    “……”

    未到之前,姜曜和姜青都是出声阻止。可是,真正站在剑殇身前,却是张嘴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千言万语皆在沉默之中……

    史庄相识,九龙山誓言,北上之路……

    一幕幕久远的回忆,浮现在三人脑际……

    “姜大哥!小青!”

    狙击江东义士的养凝,激战江东义士的高龔,齐齐神情一僵,脱口颤声喊道。

    忽然间,两人鼻子一酸,眼眶发痒,有股流泪的强烈冲动……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时隔一年多,物是人非,说不出的无数言语,无数辛酸!

    “……”

    百米外,武桓王军环围的高虹,身躯一颤,想要上前,又硬生生止住,眼神复杂看着姜曜,又看向武桓王。

    一个是青梅竹马,情愫暗生的男人;一个是日久生情,欲罢不能的男人。

    怎么办?!

    如今明显是对立局面,如果打起来,该如何自处?!

    “虹姐?!他们两个就是……”

    戚姬感觉比较敏锐,抓住娇躯颤抖的高虹的胳膊,低声问道。

    高虹点了点头,小手掩嘴,炙热的泪珠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高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而哭泣,中州城外毫不留念的离开,让高虹伤透了心。但是,毕竟是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伙伴,而且都是孤儿,关系比亲兄弟姐妹还亲,特别是姜曜一直扮演着亦兄亦父的角色,这段感情即使跟男女无关,也无法抹灭。

    如果可以选择,高虹也不知该选择以前两小无猜,相依为命的纯真生活。还是如今丰富多彩,徘徊生死线的生活……

    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或许,高虹这是为了人生而哭泣!

    “虹姐是最早跟随王爷的人,陪着他崛起于草莽。妾身一直很敬重姐姐,当成真正的姐姐!不说王爷如何,就为自己考虑,姐姐也该认清自己想要什么,慎重选择!无论如何,妾身相信王爷都会尊重姐姐的选择……”

    看剑殇、高龔、养凝、高虹等人的反应,就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如何。戚姬心中暗叹,靠近高虹,拥抱着柔声说道。

    ……

    “好久不见!不过我们一直在关注你们,你们都很好,为你们感到自豪!”

    看到高龔和养凝,姜曜绽颜一笑,点头微笑说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稳重。

    “小冀走了!”

    高龔嘴唇一咬,声音粗犷颤声道。顿了下,虎泪涌出,哭诉般颤声接道:“葬在了九龙山,我们没人为他送行,他一个人在九龙山等待我们的约定……”

    或许是从小到大的习惯,见到姜曜,便是神经粗大的高龔,也有哭诉的冲动!

    史冀,死于大秦帝都咸阳,由狼骑送回史庄之外的九龙山,隆重厚葬。但是,当初的九人,因为时间、地点、诸事等因素,却没人送他最后一程。

    “对……不……起!”

    姜曜心中一抽,虎目迷蒙,咬唇颤声缓缓说道。

    众人懂事起,姜曜就一直担任着其余七人领袖、父亲的角色……

    “是我对不起你们!当初你把他们托付给我,我却没照顾好他们。小冀是为我而死的……”

    剑殇心中堵得慌,暗叹了声,指着鬼谷子,一伸手就能刺杀的赤霄剑收起,语气自责说道。

    九人中,史冀最为乐观、最为勤快、最为无私,却走得最早!

    击杀散仙,获得天大奖励又如何?买不回兄弟的情义,买不回逝去的遗憾!

    “小冀含笑离开,没有不甘,没有责怪,只有感激,也没有遗憾,因为他已经在九龙山等我们履行承诺!”

    相对来说,养凝最为冷静,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天龙斩!”

    “碎岳击!”

    就在此时,反应过来的龙且、季布,忽然对视一眼,齐齐轰向精神恍惚的剑殇。

    “铿……”

    “剑渡银河!”

    危机感顿起,剑殇正要出手,一阵金属铿锵声起,姜青拔剑斩出,宛若银河倾泻,轰向龙且、季布两人。

    “叮叮当当……”

    密集连绵的金属交击声起,姜青一剑,竟然击退了两人的偷袭。

    “呃……”

    剑殇、高龔、养凝及远处的高虹,齐齐一愣,一时难以置信,反应不过来。

    “多年前!师傅就算到如今之事!赠功法、创机遇、入蕴龙、收弟子等,就为了今日买命。此事过后,大家互不相欠,再无关系!我们两个是师傅记名弟子,他们兄妹不是,只是一场交易!”

    不待剑殇等人反应,原本跟在姜曜、姜青后面的双胞胎,忽然走上前来,直视剑殇,声如银铃坦然说道。

    “呼……”

    “走吧!”

    剑殇双眼一闭,做了个深呼吸,心中苦笑暗叹说道。

    人,终究是人!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就为四个字……问心无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