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秦兵马俑
    个人属性资料如事实所说,其他功法已经全部消失,就剩下《周天星劫》,而《周天星劫》进度如何,就表示着各个功法的进度也是如何。同时也能看出,《周天星劫》囊括周天星辰,修出的先天真气,却非所有功法叠加起来,而是取其中的最大值。只是具有了各个功法的特性能力,基本上只要功法齐全,不会出现被克制的情况,只会克制别人。

    另外,剑殇如今已经是真正的名满天下,理论上说,不是深山老林的原住民,就知道武桓王,知道剑殇,没什么特殊关系的话,无形中就有好感,这就是“名满天下”的意义所在。

    最后便是剑殇的功勋,达到了恐怖的近七百万单位,也就是说,剑殇只要上报朝廷,直接就能册封为一品大将了。但是,按照大秦律法,王爷不能执掌真正的军事政治权力,只有特殊时期或特殊使命在身才可以奉命担任,就看大秦朝廷怎么对待了!

    “主公!抵达帝都了!”

    剑殇揣摩自身时,一名近卫靠近王驾,低声提醒道。

    “大秦帝都……”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收拾情绪掀帘而出。

    一望无际,宛若海市蜃楼般恢弘威严的无数建筑群出现在视线中……

    第二次来到帝都,不同的心情,不同的身份地位。

    认真说来,太后赵姬离去,大秦帝国又没有皇后。其实扶苏太子还未正式登基前,剑殇等王爷已经是大秦帝国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人,特别是剑殇还兼着军事政治权势,无形中比其他大秦王爷高出不只一级,可以比肩大秦太子和大秦亲王。说是大秦第一人也不为过,甚至没有之一。

    “九皇子呢?”

    静视远处的大秦帝都片刻,剑殇看向近卫询问道。

    “九皇子已经苏醒了!”近卫恭敬应道。

    “带来!”剑殇似笑非笑吩咐道。

    九皇子公子华还真能昏迷。从离开博浪沙开始就一直昏迷着,期间从未苏醒过,就好像是睡眠般。

    片刻后。近卫带着九皇子公子华,与及王贲、商鞅、赢信等重臣一起到来。

    此时的九皇子公子华,经过了长时间的沉睡。似乎产生了某种异变,看到剑殇不再是战战兢兢的表现,而是坦然而沉稳,又略带着威严。这对于大秦皇子来说自然是正常现象,也是基本素质,但对于纨绔皇子公子华来说,就让剑殇颇具兴趣了。

    “过来!”

    看公子华到来,剑殇没理会其他人,直接朝公子华招手吩咐道。

    商鞅、赢信等人眉头一皱,随即坦然。毕竟公子华只是身份特殊了点,否则武桓王也不必对一个普通皇子太客气。

    至于公子华,则是露出点惊惧慌张神色,随即神情明显顾作镇定走到剑殇身边。

    “走吧!”

    公子华来到剑殇身边,正等待剑殇说事。却听剑殇微笑着语气客气招呼了声。

    “你应该不是气运之子吧?”

    剑殇和公子华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后方。眼看帝都越来越近,如海般无边无际的迎接人群已经看得到,剑殇忽然偏头看向公子华,语气随意问道。

    “本皇子也不清楚了!”

    公子华愣了下,随即眼露疑惑沉思片刻。苦笑应道。

    看到宛若成熟后的公子华,剑殇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了。一个人或许表情什么的假装得了,眼神却是心灵的窗户,做不了假。

    “南巡奔波,辛苦王爷,辛苦各位重臣大将了!”

    距离数里远,扶苏太子带着身躯略显佝偻的李斯,与及文武百官隆重相迎,高声招呼,客气见礼道。

    以扶苏太子之尊,即将便是大秦皇帝,自然不会说什么“恭迎”之类的话,能迎出数里远,已经是极为隆重了。

    “殿下客气了,微臣惶恐!”

    剑殇脸色一正,连忙客气躬身应道。

    “微臣惶恐!”

    后方众人纷纷拜倒回应,便是九皇子公子华也慌忙拜倒高呼“皇弟惶恐”!

    此时的扶苏,依旧是温厚和善的气质,但神情及眉目间却带着浓浓的疲惫,显然南巡期间,扶苏身为太子也不好受,再加上秦始皇驾崩后,天下四方动乱,朝廷中野心家和有心人图谋不轨,更让扶苏太子有点焦头烂额之势。

    最明显的便是“胡亥之乱”,自从秦始皇驾崩的消息传至帝都,便有不少大秦臣属蠢蠢欲动,特别是异人群体,更是极为活跃,以为时机到来。密谋联合胡亥、李斯想谋害扶苏太子,如异人历史中那般谋夺大秦帝皇之位。

    可惜,扶苏太子已经被秦始皇立为大秦太子,本身并非无能之人,加上胡亥一党仓促爆发,很快就被平息了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胡亥之乱”并非历史剧情,让此次活跃参与的异人群体白忙活了一场,还损失不轻,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是李斯精明,并未参与叛乱,因此逃过了一劫,却也因此被重点看押监督,所以李斯才会一副“佝偻”之状。

    并且,扶苏太子终究还是太过仁德和善,念在胡亥的亲兄弟情分上,竟然没有处于极刑,深宫软禁。

    当剑殇听到“胡亥之乱”,又听到扶苏没杀胡亥时,不由得想起吕不韦和雉姬对扶苏的评价,连谋害叛乱的主角都能赦免,扶苏还真不是一般的仁德啊!就算剑殇自认如今还不是帝皇的料,也知道扶苏放过胡亥实在是大错特错,搞不好将来还会滋生什么幺蛾子出来。

    毕竟胡亥在异人历史中,可是真命天子,大秦末代皇帝,绝对还有很多异人不会放弃。

    “王爷!皇弟!”

    见礼之后,扶苏便谦逊侧身请道。

    “殿下请!”

    所料不差,秦始皇遗体一送回来,入葬之后,扶苏便会登基称帝,剑殇可不想也不敢太过越礼,免得惹人非议,对于自己将来的事也会影响极大。

    扶苏只是客气了,身为即将登基的大秦太子,也不可能真让其他人走在自己前面,便顺势亲热地挽起剑殇的胳膊,顺着宽广街道返回帝都。

    至于扶苏之前一直“哥、哥、哥”称呼的王贲,扶苏只是特意点头招呼了下,此次没再当众称呼“哥”,也算是不小进步了。

    “咦?!”

    刚走到大秦帝都街道数百米处,剑殇便看到无数泥土雕像遍布街道两侧和帝都四周,不由得神情一僵,讶异看向那些泥土雕像,数量无法估计,以大秦帝都的辽阔,几乎是数十米便有一个,宛若低矮土墙环绕帝都,一眼望不到边。

    剑殇上次可没见到帝都咸阳有这么多泥土雕像,短时间也不可能忽然冒出如此多,唯一的可能,便是泥土雕像,便是传说中的“秦兵马俑”!

    仔细观察,这些兵马俑栩栩如生,有的嘴唇努起胡角反卷,内心似聚结着怒气;有的立眉圆眼,眉间的肌肉拧成疙瘩,似有超人武勇;有的浓眉大眼,阔口厚唇,性格憨厚纯朴;有的舒眉秀眼,头微低垂,性格文雅;有的侧目凝神,机警敏锐;有的垂着首,似乎若有所思。几乎与大秦虎军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明显的泥土质地,几乎看不出差别,甚至更人性化。

    更重要的是,剑殇发现这些兵马俑并非两方交战或将士厮杀的战争场面,也不是将士修整屯兵防守的场面。而是持戟披甲,直兵列阵,严阵以待的霎那间表现。

    剑殇不知道为什么是严阵以待的表现,到底蕴含着什么意义。

    但是,那一列列、一行行,构成规模宏伟、气势磅礴的阵容。有的头挽发髻,身穿战袍,足登短靴,手持弓弩,似为冲锋陷阵的锐士;有的免盔束发,外披铠甲,手持弓弩,背负铜镞,似为机智善射的弓箭手;有的头戴软帽,穿袍着甲,足登方口浅履,手持长铍,似为短兵相接的甲士。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还有头戴长冠,穿战袍,着长甲,手执吴钩的下级指挥官;有头戴鶡冠,身着彩色鱼鳞甲,双手扶剑,气度非凡的将军,昂首挺胸,巍然伫立,有非凡的神态和威严的魅力。

    其工艺之复杂,制作之精巧,技艺之卓越,无不令人惊叹,还真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工匠的手艺,似乎那是泥土化的真正将士。

    “不愧为华夏文明的代表之一,甚至是全球八大奇迹之一啊!”

    震撼之余,剑殇豪气顿生,心中感慨道,为身为华夏一份子而自豪。

    “王爷?!王爷?!”

    看剑殇忽然顿足,神情多变看着那些泥土雕像,扶苏心思剧转间连声呼喊道。

    “……”

    剑殇惊醒,强制压下自己也即将得到这份“自豪”的情绪,皱眉语气不悦脱口而出:“你把始皇陵的兵马俑放出来了?!”

    如此强大的底牌,用得好,可以覆灭无数强劲的对手,绝对是极强的“陷阱”,扶苏竟然这么早就亮出底牌?!

    “嗯?!”

    剑殇话音刚落,扶苏不由得脸色大变,眼神凌厉直视剑殇,语气不善沉声问道:

    “此乃大秦帝国最高机密,除了帝皇和太子,无人得知!你……王爷从何得知?”

    ***

    又是一个通宵,影子不敢说自己是更新最多的人,但绝对是尽力在努力了!睡觉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