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武桓王府
    “所谓帝皇,国之至尊,天下无双!”

    剑殇脸色一正,语气认真说道,使得扶苏神情一僵,剑殇又自顾自接道:

    “提出这主意者。不知道是想陷害微臣,还是想陷害殿下?实在话,如果殿下真觉得过意不去,多赏赐些物质奖励就行了。微臣身为异姓王,已经位极人臣,不敢再奢求了!”

    亲王和王爷都是王,只是亲王好听点而已。剑殇根本不稀罕那“沽名钓誉”的虚名,反而成为亲王,还会令人霍病,有损声誉,对于自身势力的发展极为不利。

    何况,今天大秦帝国危难,硬着头皮封为亲王,等形势稳定,说不定就秋后算账了,而且到时估计没几个人会为“仗功而傲”的异姓亲王说话,实在弊大于利。

    “这如何可行?”

    扶苏眉头大皱迟疑道。

    按照扶苏的想法,本来还想为武桓王等南巡大臣举行个宴会,算是接风洗尘。但是,武桓王一副极为疲惫的样子,估计不想参加。再加上秦始皇陨落,即便各个大臣功劳不小,这宴会只能称之为“接风洗尘”或“款待”,绝对不能当庆功宴举办。

    “就这么说定了吧!麻烦殿下派个人带去府邸吧,实在困得厉害!”

    对于仁德和善的扶苏,剑殇颇为头疼揉了揉太阳穴,不待扶苏多说,迅速主动催促道。

    有时候,碰上“好人、好事”,也会让人极为无奈烦躁。毕竟对方是出自好意,打不得又骂不得,烦又烦得让人直欲抓狂。

    ……

    因为秦始皇的陨落,武桓王、宗正、奉常等大臣,虽然都功劳不小,却只能低调处理。即便是即将登基称帝的太子扶苏亲率文武百官相迎数里,也就迎回帝都就作罢,并无庆功之类。

    整个大秦帝都沉浸在寂静默哀的氛围中。连平民百姓都不敢大声喧哗,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半个多时辰后,剑殇在宦官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占地数百里,恢弘雄伟的辉煌府邸。

    画梁雕栋,高墙如玉,花坛环绕,府邸内部建筑连绵,整体富丽堂皇又不失威严厚重。

    “白府?!”

    看着眼前六国皇宫的豪华府邸。剑殇心中一凛,心绪纷杂。

    有点意外之外又似乎理所当然。

    杀神白起陨落在武桓王手中已经天下皆知,再加上武桓王与白氏一族本就有仇怨,如今可算是新仇旧恨,荡海难洗了。

    如今,扶苏太子又把白府赐给武桓王,看似顺理成章,却等于是在仇恨之火上又添柴火。乍看上去,宛若是武桓王夺走了原本属于白氏一族的荣华富贵。

    但是。大秦帝都中就以四大神侯之首的杀神白起的白府,与及逆天圣者兼大秦相国的吕不韦的吕府,这两座府邸最有价值。如今两族皆已“反叛”。都离开了大秦帝都,杀神白起和相国吕不韦全都陨落,武桓王强势崛起。而武桓王在大秦帝都又没有落脚之处,除了白府和吕府,扶苏太子还真不知该赏赐什么府邸了!

    此时,原本黑底鎏金的威严牌匾上,写着“武桓王府”四个古篆字。样式和颜色基本一样,至少剑殇看不出有什么差别,只是名字换了而已!

    “王爷!太子殿下已经为王爷府邸安排了八百男仆和五百女婢。暂时帮王爷打理着府邸。太子殿下特意交代,这些人员只是暂时打理,不合王爷之意者,尽可遣散!”

    剑殇站在武桓王府之前沉默之际,领路的宦官恭敬解说道。

    剑殇浓眉一皱。顺着恢弘大门看进去,隐约可见不少男女聚集在府内,正恭敬等待他这位新主人的到来。

    至于扶苏太子的交代,其实意思很明显,表示他是一番好意。如果武桓王觉得不方便,也就是怕被安插眼线,尽管全部遣散、掉换,不要心生芥蒂。

    “不用了!代本王谢谢太子殿下的关照,另外,本王想向太子殿下讨要‘皇宫监正侍’仇黎仇公公,用来当府邸总管。看太子殿下能否行个方便!”

    心思剧转间,剑殇迅速应道。毕竟仇黎如今还是属于大秦禁宫管辖,虽然此次南巡被剑殇“借”走,但仇公公的职责还是在大秦禁宫。

    在南巡大军返回大秦帝都时,仇黎、华庭公主、王贲、赢信等人就已离去,只有武桓军跟随剑殇来到了新府邸。

    “是!王爷若无其他吩咐,奴婢告退?”

    那宦官恭敬应了声询问道。

    他只是个带路的无品无级的小宦官,并不是扶苏太子的亲信,也没在禁宫内任什么重要职位,所以自称“奴婢”,有点类似于女婢的称呼。

    “去吧!”

    剑殇应了声,便率众进入府邸,同时心中嘀咕道:

    “按照大秦律法,既然是朝廷所赐,那自然拥有地契、房产等,已经归于个人所有。不知道这座府邸能否买卖?”

    以曾经的四大神侯之首的杀神白起的家族所住的府邸,价值可想而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剑殇又没打算一直待在帝都咸阳,如果能把府邸卖了换成财富,回蕴龙郡发展,那该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啊?就是重新建一座大型城池,估计都够了。

    只是,理论上,府邸是剑殇私人所有,怎么处理都可以。实际上,如果剑殇把府邸卖了,于礼不合,扶苏太子和大秦朝廷估计都会脸上无光,颇有怨言。

    “恭迎王爷回府,拜见老爷!”

    剑殇一走入大门,门后一千多排列整齐,精神抖擞的侍从仆役在一位老者和数位中年男女的率领下,齐齐拜倒高呼。

    声音一致,动作整齐,竟然还有点军伍之状,普通正规军估计也就如此了,只是气势不同罢了。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大家无需多礼。”

    看得出来,训练侍从,兴起此事的暂时管家很用心。剑殇和善亲切连声招呼道,顿了下,看向身后的戚姬吩咐道:

    “府内之事,就由你……你们一起商议处理。本王另有要事,等出关再说!”

    话落,又看向正起身的一千多侍从,看向为首老者说道:

    “本王另有要事,暂时无法多交流。今天大家做得很好,本王很满意,每人赏一金起,执事、管事等品级不同的不同赏赐,由你做主!”

    “啊?!”

    剑殇话音一落,一阵讶异兴奋声起,特别是府内侍从,顿时精神一振,两眼发光。

    每人一金,一千多人也才十几钻石币,剑殇还真不在意。但是,一金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谓横财,那可是足够普通人三五年衣食无忧的平静生活的费用了。

    “拜谢老爷!”

    为首老者欲言又止,率先拜倒高呼。

    本来他是想奉劝剑殇,却又临时顿住,毕竟剑殇是初次见他,会不会怀疑他是别的势力的眼线还很难说呢。

    “拜谢老爷恩赐!”

    此次,一千多侍从倒是自觉跟随拜倒高呼,并非事先演练。

    但是,剑殇还是从侍从动作间,看到了军伍的影子,估计这些侍从平时是被当成军伍来训练,才会如此动作。

    “大家起来吧,只要大家忠心勤恳,本王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

    剑殇举手招呼道,随即朝那老者吩咐道:“先叫个人带本王前往静室!”

    “是!老爷!”

    那老者应了声,便转头朝旁边一位姿容秀美,颇具知性且丰韵诱人,年约三十的女子喊道:“玉娘!”

    “奴婢玉娘,暂时添为府邸外府执事,老爷请!”

    那丰韵女子上前,体贴招呼道,显然是个精明端庄的女子。

    “带个路而已,用得着叫个执事,而且如此诱人的女子吗?”

    剑殇点了点头,心中却警惕想道,看玉娘,也是万里挑一的美女,怎么会不明不白跑来府邸当管事?

    剑殇所要的静室,自然便是主卧的静室,就在府邸的中后部。

    行走间,剑殇仔细打量了下玉娘容貌走姿,白皙滑腻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星星点点,白里透红,煞是好看,俗语称之为“处女晕”。行走间有点弱柳扶风之态,两腿几乎看不到缝隙,按照异人的说法,此女应该是待字闺中,为什么会被称之为“玉娘”?!

    “你是什么来历?”

    疑惑之际,剑殇也懒得多想,直接便开口询问道。

    毕竟不管玉娘到底什么来头,有什么目的,其实以剑殇的身份地位,根本都不用太在意,只要自制不被魅惑便可。

    “奴婢来自亡楚,而后被选为宫女入宫。直到这个月,禁宫大肆裁人,大半的宫女都被恩赐出宫,奴婢已经无家可归,侍奉朝廷为老爷选拔侍从管事,便前往应征,运气被选拔入府,又被提拔为执事!如今府内绝大多数女婢,都是来自恩赐出宫的宫女。其余不是罪民,便是应征的平民,或者是遣散的军卒。”

    玉娘愣了下,脸颊微红,转眼间就稳重且言语清晰应道,丝毫不怕生,也没自卑忐忑之色。

    “哦!那为何叫玉娘?!”

    剑殇点了点头,又疑惑问道。

    既然是刚被恩赐出宫的宫女,待字闺中就很正常了,绝大多数宫女一辈子都是。

    “禀告老爷!玉娘是奴婢的本名,并非别称!”

    ***

    今天跟老丈人pk,影子完败,影响了情绪。晚上通宵写,明天至少三更,抱歉!(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