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语慑千军(拜求月票)
    第三百八十九章 语慑千军(拜求月票)

    “这是什么声音?!有点怪异啊,难道是大量重甲步兵?!”

    季布语气一转,沉默了下,讶异脱口而出,听起来真像是大量重甲步兵走动的声音。

    但是,按照声响,得多重的重甲步兵才能搞出这种声响啊,而且大秦帝都没听说有这么多重甲步兵吧?

    这点不只是季布,便是其余武桓将领也是颇为疑惑。

    “还记得之前看到的无数泥土雕像吗?”

    龙且凝眉说道,顿了下,又迅速接道:“除了这个,在下实在想不出其他原因了!而且可以肯定,如今出现如此大声响,绝对是冲着我方而来!”

    “你的意思是……那些泥第三百八十九章 语慑千军(拜求月票)土雕像不是泥土雕像,是战斗傀儡?!”

    季布一愣,讶异脱口而出,却看龙且点了点头,顿时无语。

    “那些泥土雕像确实不是死物,说战斗傀儡也不为过,甚至比战斗傀儡还强悍些!继续前进!”

    剑殇也不知道如何跟诸将解释兵马俑的定义,而且兵马俑也将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底牌,没必要公诸于众,便简易说道。

    队伍速度不减继续前进,四面八方而至的声响,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响……

    片刻后,一副惊世骇俗,让武桓军错愕、震撼的情景出现。

    只见,无数持戈执矛,身披盔甲的魁梧健硕的军卒,潮水般从四面八方的大街小巷涌出,步伐整齐一致,势若波浪一**涌至。

    如果只是步伐整齐一致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这些军队全是明显的泥土质地,却偏偏散发着铁血肃杀的气势,如果不是近距离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会以为是真正的精锐之师,哪能看出是“战斗傀儡”!

    况且。其中竟然还有各种各样的兵种,如长枪兵、刀盾兵、巨戈兵、骑兵第三百八十九章 语慑千军(拜求月票)等等,甚至连不符合时代所需而退出历史舞台的战车兵都有,而且每个阵营中,明显还有个身穿将军盔甲的将领级别存在。

    “主公?!”

    看到这些怪异敌军。人的天性使得武桓军颇为心悸,诸将不由看向剑殇请示道。

    “无妨!泥土傀儡有何可怕?等若普通重甲步兵罢了,不足为患!”

    剑殇沉思了下,故意贬低“兵马俑”语气平静说道。

    也是时候让武桓军慢慢接触、接受、正视这些怪异存在了,否则国战开始的话,面对五hua八门。千奇百怪的各国大军,武桓军如何应付?!

    “以这些皇陵战士对付本王?!本王看你是搞错对象了吧?普天之下,除了先帝,便是本王最了解皇陵战士。”

    武桓诸将沉思间,剑殇率先驭狼迎向前方兵马俑。运气嚷声说道,声传十数里。

    此次,扶苏竟然会动用兵马俑堵截,确实让剑殇颇为意外,又颇为无奈惊慌。

    要知道,扶苏手中掌握着数量难以估算的兵马俑。在大秦帝都咸阳,扶苏基本就是无敌的存在,别说武桓军也就两万左右。就算翻个十倍、百倍,也不可能是兵马俑的对手啊!

    “踏!”

    一阵整齐一致的沉重步伐声起,剑殇所说的回荡声未落,四面八方的兵马俑猛然一顿,全部停步。

    “不知先帝让你接管皇陵战士时,是否跟你提过?其实你只是拥有皇陵战士的暂时驾驭权。随时有可能被剥夺驾驭权力?!”

    看四面八方的兵马俑猛然停顿,剑殇暗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说的话有用,沉思了下,再次抛出一枚重弹。

    可惜,四面八方全是兵马俑,根本无法出声。

    宽阔的街道上,寂静一片,唯有武桓王的声音回荡不绝……

    “天下皆知,本王金口玉言,从不虚言恫吓。何况,事实如何,相信以你的精明,与及你对他霸道专职、多疑且算无遗策的性格的了解,应该猜得到吧?!”

    无人回应,剑殇也不在意,继续声音郑重高声说道。

    “其实,你最大的对手不是本王,因为本王跟先帝有约在先,朝廷若不负本王,本王绝不相负。先帝之言是否该重视,或许别人不清楚,你却是最为清楚!”

    “你的对手,应该是自己,是你身边的奸邪小人,是隐藏在暗流中伺机而动的人,而非本王。本王只是不想与朝廷彻底撕破脸皮而已,以本王对这些皇陵战士的了解,你认为它们真留得住本王吗?”

    话落,剑殇大手一翻,一座数尺大小宫殿模型出现在手心之上……

    一甩……

    数尺大小的宫殿模型,见风暴涨,转眼化为千平大小的庞大宫殿……

    砸落!

    猛烈破风声起,势若泰山压顶。

    “咔嚓、咔嚓……”

    “轰……”

    密集连绵的硬物破碎声夹杂着大地颤抖的巨响……

    数百兵马俑和宽阔街道左右的店铺,全部被庞大宫殿压住,砸得粉碎。

    “嗯?!”

    不只是武桓诸将,便是无数隐藏在各个角落观望的人,都是齐齐心中一跳,讶异看向那蓦然出现的奢华至极,金砖玉瓦的辉煌宫殿。

    这是何等强大的手段?!这是何等强大的宝物?!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数百兵马俑,连带数间店铺被砸碎夷平,但其余兵马俑却依旧如雕像般一动不动,不少兵马俑还擦着辉煌宫殿站立。

    见识过之前兵马俑行进的人,很清楚兵马俑不是反应迟钝或不知躲避,而是坚守“岗位”等于是无视生死,素质极高且不知疲倦的战士啊。

    爆发战斗的话,这些兵马俑将会何等恐怖?!

    “起!”

    紧随着,剑殇大手一起,千平宫殿迎空升起,凌空虚浮!

    如此异状。再次让周围众人一阵骇异,要知道,这辉煌宫殿除了规模大了点,这种“砸落”的攻击方式并不稀奇。

    但是,能让如此庞大的辉煌宫殿虚空悬浮。那需要何等恐怖的手段?!

    “……”

    剑殇嘴巴一张,想说什么却说什么,身躯微晃一下,脸色发白,脸颊冒汗。

    国器“周天星劫殿”。毕竟不是私人所有的道具,无法做到真正契合。把“周天星劫殿”激发到千平大小,砸落又提起,已经是剑殇牵引大军之力,并耗干九成以上先天真气才做到。

    虽然,激发“周天星劫殿”使之悬浮半空。不一定要消耗个人先天真气,还有许多方法。但剑殇只是刚得到国器,根本没积攒力量,也没条件和时间去运作。

    “别!”

    武桓诸将都在看着剑殇,剑殇的异样。诸将自然看得到。虞姬手臂一挥,正要施法,戚姬眼疾手快拉住虞姬,低声喊道。

    虞姬疑惑回头看向戚姬,却见戚姬低声解释道:“王爷此举主要是震慑,并非真正动手。你一出手。别人就知道王爷外强中干,虚有其表了!”

    ……

    “看到没?本王想走的话,别说这些皇陵战士无法离地。便是可以,同样拦不住。况且,难道你没发现这宫殿其实是个某个存在的核心枢纽吗?现在清楚本王为何对皇陵战士如此了解了吧?本王忌惮的不是你,而是地下那人。我等河水不犯井水,岂不是皆大欢喜?何必自相残杀,便宜了其他人?”

    《周天星劫》功法运转。强制压下翻腾的气血。剑殇连续做了个数个深呼吸,顾作镇定再次运气高喝。声传十数里。

    数里外,某栋楼阁三楼,十数个锦衣玉服的人,拥簇着扶苏太子静视失态发展。

    “咦?这宫殿……好像有点眼熟啊!”

    汇报完武桓王情况的蒙毅,此时也跟在扶苏身边,听剑殇声音隐约传来,不由讶异脱口而出。

    “这是正在建造中的始皇陵!”

    身躯佝偻的李斯,双眼露出骇人精光,语气掩不住的讶异,声音颤抖脱口而出。

    蒙毅是卫尉,一直跟在秦始皇身边,自然去过始皇陵,所以有点眼熟。

    “什么?!”扶苏脸色大变,双眼死死盯着李斯追问道。

    大秦帝国如今正进行的三大工程,长城、始皇陵、阿房宫,其中长城属于边疆军事设施。而始皇陵和阿房宫就在大秦帝都,之前是李斯指挥百万大秦刑徒督造,自然最有发言权。

    “宗正大人手中应该有皇陵建造图纸,一看便知!”

    李斯脸色数变,暗叹了声,本就佝偻的身躯更为佝偻,苦笑应道,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没跟胡亥及其他大臣一起叛乱。

    “七叔?!”

    扶苏颇为紧张看向宗正赢信问道,紧张得身躯颇为发抖。

    始皇陵乃大秦帝国最高机密,如此大的工程,自然瞒不了天下人,但具体机密只有核心的极个别人才清楚。其中李斯负责督造,而建造图纸却在掌管皇族、宗室事务,隐为大秦皇室族长的宗正赢信手中。

    宗正赢信脸色数变,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这么说,武桓王所说是真的了?父皇竟然相信一个外人,一个异人,而不相信自己人?!竟然把帝国最重要的核心枢纽交给外人?!”

    看到赢信点头,扶苏内心顿时直往下沉,仁德和善的五官狰狞阴沉,明显剧喘着恼怒脱口而出,那曾经澄净仁德的双瞳,蕴含着愤怒、失望、恐慌、惊惧。

    也就是说,其实秦始皇也不相信他这个亲生儿子,对他防着一手!

    “怪不得先帝会借武桓王之手自裁了!原来还有如此深意……难怪!难怪!老夫失算了此点。”

    与此同时,仙师卢生心思剧转,扶着三尺美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连声叹道。

    ****

    就剩最后两小时了,不管有没有月票,都点点吧,过了就消失了,请在2012的最后时间支持下影子,拜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