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物腐虫生(元旦快乐)
    “此话何解?!”

    扶苏毕竟不是常人,短暂的愤怒惊慌之后,迅速冷静下来。听仙师卢生如此说,不由疑惑问道。

    便是蒙毅、李斯等人,虽然他们心中对卢生、侯生这种旁门左道人士并不喜欢,却也好奇关注。

    此时,众人连卢生言语中对先帝的不敬,也没注意了。

    “缘由说破了其实很简单,只是一般人想不到而已!”

    仙师卢生再次顾作高深缓缓说道,引得扶苏眉头大皱,其他人也是一阵眼神不善。卢生不敢再吊胃口,连忙自觉接道:

    “先帝本想令帝国晋级为天朝,以‘造十二金人,炼神州九鼎,升九州帝都,破九九无极’之法,这是最普通的强破命格之法。可惜,恰逢四方异族入侵,破坏先帝大计。于是,先帝便以南巡之法历练,想以佛门之‘洗净铅华铸金身’之法,成就万古神话。可惜,又被武林神话联合八大散仙破坏。实在逼不得已之际,先帝只能以最冒险的破而后立之法!”

    一番话下来,众人一阵发愣,但更多的是恍然大悟,对卢生一阵佩服,至于佩服他什么?卢生就懒得想了,又继续接道:

    “天下皆知!真龙之主乃刘邦,九龙之主乃武桓王。但真龙毕竟只是真龙,终究比不上九龙之主,反而被九龙之主所克制。所以刘邦每次碰上武桓王都会诸事不利。而九龙之主,乃是九九无极至尊,天书偈语有言,靠近九龙之主者,要么气运暴增,要么气运跌落。因此,先帝便借助九龙之主策划惊天大局,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又有言:阳至阴生,盛极而衰。反之亦然。先帝死于九龙之主之手,却气运未绝,天理循环,自然能借助九龙气运强势反弹,而且是一飞冲天,更胜之前,成就万古不世之霸业!”

    又是长篇大论下来,周围众人。包括扶苏、李斯,听得一愣一愣的,乍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

    “别的不说!光是太子殿下,本来气运开始衰退跌落,当初武桓王甫一进京,老夫便算准武桓王人生轨迹,让太子殿下朝武桓王靠近。因此借助武桓王气运,逆转命运。一飞冲天!”

    看众人沉思,大半点头赞同。卢生颇为得意再次说道,似乎扶苏被立为太子全是他的功劳。

    “扯谈!”

    就在此时。蒙毅脸色一沉,冷声呵斥道。引得众人一愣,又听蒙毅语气不善接道:

    “先帝立殿下为太子,乃是早就预定之事,当时武桓王还是碌碌无名之辈,更没进京。这事李国司也清楚!”

    “嗯!”李斯眼神怪异看向卢生点头应道。

    “因果命运之理,错综复杂。岂是你等武夫所能理解?举个例子,大秦帝国为海洋,武桓王是某方海水。殿下为海中战舰,那老夫便是风帆或舵手,缺一不可!”

    卢生心中一慌,随即脸色一正,郑重训斥道。

    “既然如此。那仙师是否算到武桓王不会留在帝都?是否算到我方留不住武桓王?!只会逼反武桓王?”

    蒙毅冷笑一声,语气嘲讽问道。

    “这个自然早就算到,便是武桓王离京之时,老夫正与殿下在一起,当时掐指一算便知。当时武桓王还未离府。此事殿下可以作证!”

    听蒙毅这么说,卢生脸露得意,高姿态俯视蒙毅般嚷声说道。

    “咦?!”

    众人讶异看向扶苏,仙师卢生还真有这未卜先知,算尽天下的本事?

    “……算是吧!”

    扶苏愣了下,迟疑应道。

    略一回想,当时好像还真是卢生算到了武桓王会离都,刚说完,禁卫就来汇报了!

    “这么说来,也是你蛊惑殿下强留武桓王了?”

    蒙毅却比众人想得多,听卢生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沉,眼神凌厉且杀意凛然盯着卢生冷声质问道。

    “呃……”

    正得意间的卢生神情一僵,一时张口无言。

    “铿……”

    “小人误国!”

    一阵清脆回荡的宝剑出鞘声起,蒙毅大怒拔剑而起,就要怒斩卢生。

    “荒谬!当时老夫正与殿下在一起,根本没跟外界联系,何来误国之说?!武桓王离都乃是他自发而为,如此大逆不道,枉顾朝廷,轻视殿下,那也说明武桓王确实居心叵测,罪该万死,自当先天下手为强,永绝后患!”

    卢生吓了一跳,心中惊骇本能想逃遁,看周围全是禁卫军,都是卫尉蒙毅的手下,如果卫尉真要杀他,他还真跑不了。顿时心思一转,正义凛然,大公无私怒视蒙毅高声喝道,顿了下,不待蒙毅反应,顿时转身朝殿下拱手,语气委屈且决然说道:

    “殿下英明!请殿下为老夫主持公道!”

    “胡言乱语!”

    蒙毅怒叱一声,举剑就要斩落……

    “放肆!你眼中可还有本太子?!”

    事情发展得太快,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扶苏气得脸色发青,双眼喷火般盯着蒙毅厉声喝道。

    “微臣不敢!请殿下责罚!”

    蒙毅浑身一激灵,心思剧转间,连忙跪倒请罪。顿了下,悲愤直视扶苏接道:

    “小人误国!如此妖言惑众,毁谤大臣之举,罪当腰斩!请殿下明鉴!”

    “本太子如何行事,是否需要卫尉大人教导?”

    正怒火中烧的扶苏,如何听得进去,不由声音冰冷问道。

    “微臣不敢!”

    蒙毅愣了下,心中拔凉一片,手中宝剑紧握,握得骨骼爆响,低头应道。

    如果蒙毅只是独身一人,蒙毅绝对敢先斩后奏,杀了卢生再说,大不了一命赔一命。

    但是,蒙毅背后还有蒙氏一族,世代忠于大秦皇室的蒙氏一族,蒙毅不怕死,却不敢拖累家族,给家族蒙上“藐视朝廷。不忠不义”等巨大黑锅!

    “老夫只是个宗正,军事政治不大明白!也肯定武桓王的才能和功绩。但是,有一点很重要,武桓王如此大逆不道,嚣张跋扈,确实不能养虎为患!这是最基本的主从之德,驭下之道!所料不差,先帝之所以把始皇陵核心枢纽交给武桓王。便是出自帝皇平衡之道,免得太子殿下胡作非为,做法是没错。不过,如此重要的核心枢纽,岂可掌握在外人手中?!”

    就在此时,宗正赢信皱眉沉思片刻,语气郑重缓缓说道。

    “嗯?!”

    众人一愣,卢生大喜,蒙毅却是神情一僵。讶异看向宗正赢信。

    如果说卢生这等旁门左道是小人,那赢信身为大秦宗正,自然不会是小人。而且向来以铁面无私,一心为国闻名,否则也当不了宗正。

    至于扶苏,则是被赢信的“公正耿直的言语”气得牙齿紧咬,怒火焚心。

    身为大秦太子,身为秦始皇的亲生儿子,竟然不被父亲相信,还要外人来制衡他?

    那他这个大秦帝皇,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不是逼反武桓王吗?别忘了武桓王是异人。想杀也杀不死!”

    蒙毅身躯颇为颤抖,硬着头提醒道。

    蒙毅确实是出自公心,虽然不忍对付武桓王。但是,出身世代忠于大秦皇室的家族,忠诚观念入骨入髓的蒙毅。终究还是大秦为先。

    如果是之前大秦帝国统一天下,社稷稳定之时,武桓王这么做,蒙毅第一个赞成斩首示众,便是亲大哥蒙恬也是一样。

    只是。如今大秦帝国风雨飘摇,时刻颠覆,武桓王如何能杀?杀也杀不死,反而会逼反武桓王,到时武桓王振臂一呼,天下更乱了!

    “难道老夫不清楚吗?”

    宗正赢信眉头大皱冷声说道,本来赢信对蒙毅印象还不错,但蒙毅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让赢信太失望了!

    如赢信自己所言,他不懂军事政治,却明白为人之道,君臣之道。武桓王这事,罪诛三族都不为过,蒙毅竟然还一直想保武桓王?!如此置大秦威严于何地?!

    看来,蒙氏一族和武桓王关系“暧昧”,并非谣言了!

    “老夫一直都不赞成杀武桓王!”

    就在此时,卢生语气平静插言道,引得众人,包括蒙毅、赢信、李斯等齐齐一愣,不知道卢生到底搞什么鬼。

    其实,在场众人,除了蒙毅,就李斯最冷静、最明白,甚至卢生的用心,李斯也一清二楚,这点是出身将门世家的蒙毅无法比拟的一面。

    但是,李斯如今自身难保,想走都走不了,不被斩首就不错了,哪里还敢跟扶苏太子唱反调?!

    “以老夫之见,软禁武桓王是最佳应对之法!如果武桓王敬酒不吃吃罚酒,便带进黑府,武桓王有勇气,就自杀吧!”

    众人疑惑间,卢生再次语气平静接道。

    “呃……”

    众人再次一愣,大半人不由打了个冷颤。

    这仙师卢生,心性歹毒啊,武桓王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让武桓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凭心而论,对付异人,带进黑府,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确实是最佳应对之法!

    “嗯!”

    扶苏脸色阴沉点了点头,顿时让蒙毅彻底死心,苦涩且黯然退到一旁。又听扶苏头疼万分看向左右问道:

    “但是,眼前之事如何解决?以皇陵战士对付武桓王显然行不通,说不定反被武桓王控制了!却又不能让武桓军离开,除非禁卫军和戍城军能缠住武桓军几个时辰,否则南北大营根本来不及赶来啊!”

    ****

    大家新年快乐!元旦快乐!同时拜求双倍保底月票!!!影子拜谢!!!(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