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十面埋伏
    “看来绝武侯打算以消耗战对付我方啊!关中毕竟是老秦人聚集之地,朝廷自然一呼百应,无敢不从!”

    姜曜眉头一皱,颇为忧虑叹息道。

    “可能吗?就这些散兵游勇想消耗我方军力?如此的话,绝武侯也太看不起我方了吧?那他也不配被异人称之为兵仙了!”

    龙且沉思了下,冷笑般连声说道,引得姜曜、田单等将领齐齐心中一凛,看向龙且。

    “兵仙韩信,虽然沙场战术不弱。但是,最擅长的却是大规模作战与及心理战术,这不过是……”

    看诸将脸露疑惑,龙且稳重缓缓说道。

    对于异人口中击败且击杀自己的名将,龙且自然特别关注过,也研究过兵仙韩信的战术风格。

    “是什么?”

    看龙且忽然住嘴不说,田单不由脱口问道,便是诸将也是好奇且期待。

    “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

    剑殇和龙且异口同声简单说道。

    田单、姜曜等武桓诸将齐齐心中一凛,沉默沉思……

    “十面埋伏?!异人口中,兵仙韩信覆灭西楚霸王项羽的终极战术?”

    田单对于异人所说历史了解较多,迅速脱口而出,只是没仔细研究过兵仙韩信的生平,没龙且知道得清楚而已!

    “十面埋伏,顾名思义,是四面八方广布伏兵的意思,表现出一种不可逆转的军事态势。对敌军造成乱其心,疲其神,堕其气的效果,使得敌军感觉穷途末路,不战而溃。应用得好,甚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龙且看向剑殇,看剑殇没解释的意思。便自觉开口解释道。

    “十面埋伏,是终极战阵之一。不但蕴含着九宫八卦之玄理,也是种难以抗衡的强大心理战术。即便我方知晓。却也难以应付,毕竟军心难测,久战则疲!”

    田单点了点头。赞同龙且的解释,却是颇为头疼且慎重连声说道。

    龙且神情一僵,惭愧看向剑殇沉默。龙且虽然猜到了兵仙韩信的战术,却想不出对付的方法,因为想要施展“十面埋伏”,本身就要占尽优势,拥有绝对的强势军力才行。

    关中本就是老秦人聚集之地,敌军肯定如潮水般连绵不解,根本没有破解之法。

    “有何为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正是锻炼我军的良好机会!”

    看诸将忧虑沉默。剑殇不由语气平静说道,看似毫不在乎,根本没把兵仙韩信看在眼里。

    “但是……”

    龙且迟疑了下,欲言又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道理。并不是什么神奇或强大战术,能起到什么作用?

    “大家太高估韩信了!其实我方的优势很多。第一,我方尽是精英,宛若铁板一块,而敌军如龙且将军所说,基本为散兵游勇。连正规军都不是,主要起到威慑、疲惫、消耗我军的效果而已,所料不差,所谓的出自骊山行宫的两万精锐之师,其中一半是骊山行宫的杂役,只是充数,想给我方造成巨大心理压力而已,不足为惧;第二,以我方的行军速度,敌军很可能会错估形势,便是估算正确,也不一定有时间做出妥善应对之策;第三,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方威名天下皆知,各方势力应命出军,只是不敢抗命而已,真正敢与我方交锋的势力,屈指可数!毕竟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明知必死的战斗,敌军的心理压力肯定比我方大!第三,别忘了异人口中韩信覆灭西楚大军的一个关键性人物……谋圣张良!”

    剑殇沉思了下,依旧面无异色毫不在意解释道。

    十面埋伏的顺利施展,谋圣张良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宛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否则以西楚霸王项羽的强悍号召力和领袖威望,以西楚大军的向心力,如何会那么容易军心崩溃?

    “话虽如此,但人力有时而穷,连绵不绝的战斗,别说军卒,便是将军估计也会受不了,终究会心疲力乏,心生无力且绝望之感!”

    田单揣摩剑殇的话片刻,赞同剑殇的分析,却依旧担忧反驳道。

    “你们……甚至敌军,都漏算了一个重要因素,起到关键作用的逆天因素!”

    剑殇冷冷一笑,期待般连声说道。

    “哦?!”

    田单愣了下,疑惑看向剑殇,便是武桓诸将也是如此。

    “虞小姐!”

    不待剑殇解释,龙且恍然大悟眼神一亮,脱口而出。

    “嗯?”

    武桓诸将齐齐一愣,随即若有所思。

    以虞姬的逆天能力,所谓的心疲力乏等情况,根本不会出现,武桓军一直都能保持鼎盛的战斗状态。如此一来,除非敌军真的能像潮水般连绵不绝涌来,否则就如剑殇所说,只能给武桓军起到练兵效果而已,造成不了多大威胁。

    如果说,天下间有何办法能克制“十面埋伏”终极战术,虞姬绝对是最佳应对因素,没有之一。

    “可是……这与异人口中的亥下之战有何区别?当时,西楚大军中同样有虞小姐存在啊!却留下了‘霸王别姬’的千古绝唱!”

    看了周围众人一眼,田单硬着头皮迟疑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矣!相同的战术,不一定都能起到相同的效果。别的不说,我方与异人口中的西楚大军情况就不一样,一如西落夕阳,一如东起旭日,如何能比?何况,绝武侯不过是新起之秀,威望不足,亲信稀缺,军心泛散,施展‘十面埋伏’战术者,又以民兵居多。不可同日而语!”

    剑殇浓眉一挑应道,武桓诸将精神一振,事实确实如此啊!顿了下,又听剑殇迅速接道:“绝武侯,本王并未放在眼里,反而最担心的是……”

    最担心的是什么,剑殇却没说。

    “函谷关!”

    龙且、田单、姜曜齐齐脸色微变。异口同声说道。

    绝武侯韩信既然能调动关中各地势力,自然也会重视函谷关这个重大军事据点,关中门户。

    所料不差。估计朝廷的军令已经抵达函谷关,不会放武桓军出关,很可能会来个瓮中捉鳖。

    “函谷关虽是关中门户。但我方并非攻略关中,只是借道而行罢了,根本无需攻陷函谷关!大不了绕道而行或爬山涉水跨越!”

    田莽撇了撇嘴,急欲表现般迅速建议道。

    “闭嘴!一将无能,害死千军。看来让你担任主公贴身护卫,确实是最佳选择!”

    田单脸色一沉,恼怒呵斥道,引得田莽神情一僵,不忿且委屈看向剑殇,似乎想要剑殇主持公道。田莽可不敢跟父亲田单硬顶。

    剑殇苦笑摇了摇头,明显否决了田莽的建议。

    “第一,想要绕开函谷关,行程会激增十倍不止,别忘了朝廷不但有数百万南北大营的精锐。还有蒙氏一族的五十万精兵,如今我方抢的就是时间,要在敌军真正合围之前突围,否则主公何需下令全力行军?如何能绕道而行,那不是给绝武侯施行真正的‘十面埋伏’的机会?第二,以我方的规模。除非化整为零,否则如何瞒得过朝廷眼线?如果化整为零,便是给敌军各个击破的绝佳机会。如果整体爬山涉水跨越群山,敌军只需派军一围,只要敌军够狠,甚至不需要一兵一卒,一把火就能让我军全军覆灭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这么多年的沙场生涯白混了!”

    田莽毕竟是田单的次子,田单自然希望望子成龙,不由恨铁不成钢般无奈解释道。

    “啊……”

    田莽大嘴一张,一时错愕无语。

    “噗嗤……”

    要命的是,高龔忍禁不禁笑出声来,顿时让田莽脸皮发烫,粗犷黑脸红得发紫。

    身为主公的两大贴身护卫,连父亲都说他不是当将军的料,只能当个沙场猛将。但是,田莽向来自认军事才能比高龔强得多,如今……却被高龔给耻笑了!

    “别丧气!其实之前我也想说,只是没你反应快!”

    看田莽脸色红得发紫,羞愧且丧气。高龔不由大方拍了拍田莽肩头安慰道。

    田莽顿时满脸黑线,讪讪无语……

    庆幸的是,如今武桓诸将都被函谷关的巨大忧患给镇住了,倒是没人去注意或耻笑田莽的“无知”!

    “大家无需担心!迟尉将军向来法令严明,注重信誉,别忘了迟尉将军曾两次公开亲近主公。南巡返程,更是当众做出必保我方的承诺,应该不会留难我军,甚至有可能反水一击!”

    虽然如今只是诸将商讨,并未公告全军。但是,看诸将如此忧虑且惴惴不安,信虎季布不由出声提醒道。

    “……”

    可惜,没人附和季布。因为迟尉腾不是一诺千金的季布,如果大秦帝国无法肯定迟尉腾的忠诚,如何会让迟尉腾镇守大秦帝国最重要的军事重地?

    季布此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本王既然决定带大家离开,自然早有应对之策,早就料到各种情况。只要大家保持必胜之心,不管迟尉将军是否开关让道,我军一样能顺利通过。甚至……朝廷不仁,别怪本王不义,攻陷函谷关也不是不可能!”

    剑殇自信一笑,语气认真说道。

    武桓诸将,包括季布、龙且、田单、姜曜等将领,也是满头雾水,一时难以想象,又有点浮想联翩。

    喜宴没吃完就跑了,幸好来得及码字、更新,还有剩余时间,没有食言!祝大家元旦快乐!(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