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生死边关
    此时,函谷关西方数里处,武桓诸将正焦虑万分等待主公剑殇的消息。

    “血色莲花?这应该是种信号……”

    一听到刺耳尖啸,看到血色莲花。姜曜率先神情一正,颇为忧虑迟疑道。

    “有信号发出,肯定事情有变。主公如今就在函谷关!但是,照理说,就算迟尉腾令人围攻主公,也用不着发信号召集将士吧?”

    武桓诸将齐齐心中一凛,龙且颇为疑惑看向诸将说道。

    武桓诸将回头一想,事实如此,函谷关不但是如今天下第一天,更是大秦帝国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关中门户。里面重兵驻守,高手如云,对付剑殇一个人,用得着发信号吗?!

    “这是白氏一族的召集信号!”

    田单沉思片刻,语气郑重说道。

    “嗯?”

    武桓诸将,包括聚集一旁的戚姬、虞姬、高虹等女人,齐齐看向田单。

    “白氏一族的召集信号?白氏一族可是大秦帝国通缉的对象,怎么会出现在函谷关,而且竟然是召集?那不是自投罗网?还是飞蛾扑火!”

    龙且怔了怔,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不说函谷关是大秦帝国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光是迟尉腾本人,就不可能背叛大秦帝国,何况关中还有大秦铁杆的蒙氏一族及五十万蒙氏大军,怎么可能任由白氏一族胡来?

    武桓诸将,包括众人。齐齐微微点头,怎么想也想不通啊!

    何况,白氏一族想报复武桓王很正常,但用不着在最忠于大秦帝国的老秦人聚集之地,而且是军事要塞吧?难道是寿星上吊?

    “看来我们漏算了一点……”

    姜曜沉思了下,似乎抓到了什么,又不大明了。不由迟疑说道。

    “你是说……以迟尉腾的为人,此次明显是忠义难两全。所以,他有可能会勾结白氏一族。借刀杀人?”

    龙且虽然不擅长阴谋诡计,却是智勇双全的帅才,相对其他武桓将领来说。更会思考。不由脱口而出。

    “以迟尉腾的为人,勾结大秦帝国通缉犯应该不会!但是,阴差阳错加上某些特殊因素之下,他很有可能来个袖手旁观……”

    姜曜点了点头,郑重应道。

    “不好!主公……”

    姜曜和龙且说得这么白,众人哪还不明白,高龔更是脸色大变,焦急担忧脱口而出,同时抓起搁置一旁的碎岳錾金镗就要冲出。

    便是武桓诸将,也纷纷脸露焦急。就要冲出……

    “慢着!”

    就在此时,戚姬莲步轻移走出,轻声呵斥道,引得武桓诸将疑惑且焦急回头。

    “大家一起去,那王爷何必孤身犯险?以王爷的修为实力。如果不顾大家安慰,自可独自出关,何必带着大军?”

    戚姬盈盈走到武桓诸将身前,脸色郑重且严肃看向众人问道。

    “呃……”

    武桓诸将一时张嘴无言,不知如何反驳,事实如此啊!

    但是。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此次,由妾身带虞妹妹、姜氏兄妹、养凝将军、李同将军、龙且将军、季布将军、三老等前往查看情况,其余全部留守军中,并着重注意南北大营大军的动向,随时汇报!”

    不待众人多说,戚姬又迅速接道。

    “可是……夫人……”

    田单迟疑了下,硬着头皮说道。

    “这不行!如果主公遇险,就你们几个,能起多大作用……”

    高龔可没田单那么多顾忌,脑子一热,双眼一瞪毫不客气拒绝道。

    “这是命令!如果大家还当妾身是武桓夫人的话!”

    不待高龔说完,戚姬脸色一沉,语气严厉打断道。

    “小龔!此次前往之人,皆是修为实力过人,你自认哪个输于你?!”

    高龔神情一僵,又要再说,紧随戚姬而来的高虹迅速呵斥道。

    “小养能去,凭什么我不能去,我才是主公的贴身护卫……”

    高龔魁梧健硕身躯一凝,想想还真是如此,戚姬所说之人,确实是目前武桓军最强存在。但是,高龔还是颇为不忿嘟嚷道。

    养凝狠狠瞪了高龔一眼,沉默!

    也就是养凝几乎没脾气,而且跟高龔关系极好,换成其他人,被高龔这么“轻视”,非得大战三百回合,比个高低不可!

    “养凝将军参与!主要是借助他的箭术在关外接应,不会入关!”

    不待其他人多说,戚姬迅速解释道。顿了下,回头朝虞姬、姜青点了点头接道:“就此决定,无需多说!出发!”

    话落,不管武桓诸将如何反应,身形一晃,宛若飘絮射出……

    青丝飘扬,衣袂飘飘,加上那傲世身材,宛若仙女腾空,但速度却丝毫不慢!

    看戚姬此举,武桓诸将就知道戚姬其实比任何人都焦急担忧,只是戚姬比较冷静稳重,没有意气用事而已!

    ……

    函谷关!

    “杀气滔天!”

    发出信号的同时,白仲身形一晃,宛若猎鹰从城楼射出,宝剑出鞘,一道亮眼寒芒掠起……

    滔天杀意化为数十上百道血色剑丝射向剑殇。

    光是这手段,就比边轨强了无数倍!

    论修为境界,白仲和边轨只是同一境界,边轨晋级先天后期更久,境界更为稳定自如。但是,白仲毕竟是白氏一族嫡长子,所修自如远非边轨能比,这就是所修功法品级决定的因素。

    “咯、咯、咯……”

    面对边轨等六个修为境界都比自己高的强者围攻,剑殇终究是力量不足,只是暂时以各种强大特殊的手段不停防御,除非剑殇打算临死拉人垫背,否则根本无暇反击。

    令人鸡皮疙瘩顿起的声音起,罡气空间不停碎裂,而且范围越来越小……

    “咔嚓……”

    白仲所发的上百道浓溢杀意凝实而成的血色剑丝抵达,宛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轰碎罡气空间……

    与此同时,白仲和边轨的血色剑丝随着罡气空间崩碎,五行五煞却循环不绝,聚集碾压向剑殇……

    “阴阳守护!”

    心思剧转间,剑殇不敢施展别的手段,更不敢考验“无极吞天甲”和肉躯的强度,一个黑白莲台在足底出现,迅速冲天而起,化为黑白太极图案护住剑殇周身,挡住五行五煞的碾压。

    “哧、哧、哧……”

    密集破空声起,赶到的白氏一族高手出手,密集的剑气刀芒锋气等,四面八方轰向剑殇,特别是往关外的方向,更是重点照顾。

    “嗯?”

    剑殇浓眉大皱,右手一挥,地级宝器级别宝物澧沅荡世琴翻手而出。左手猛然一弹……

    “汹涌洪涛!”

    汹涌洪涛,至高音家宝典《澧沅潇湘曲》第三式,再深奥的招式,剑殇就无法使用自如了!

    左手拍向澧沅荡世琴的同时,手中血光绽放,宛若血雾包裹手掌,拍落……

    “杀戮狂涛!”

    杀戮狂涛,杀道至高宝典《浮屠镇狱经》第五式,音波气势类绝技,爆发无边杀气,震慑敌军的同时,进行和灵魂双重攻击,属于群体性招式。

    “当……”

    血雾包裹的手中拍落,拍在澧沅荡世琴琴弦上,却不是众人想象中的金玉铁石般的铿锵声响,而是宛若鬼哭神嚎般的巨响……

    随即,一阵宛若血海涟漪的波纹以澧沅荡世琴为出发点,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开……

    “噗、噗、噗……”

    随着血色波纹满眼,四面八方攻到的各种攻击,纷纷爆碎,连围攻的白氏一族高手,也宛若置身冰窟般脸色大变,仓皇暴退。

    但是,后方赶到的白氏高手,却弥补了短暂出现的空白,再次汹涌攻到……

    “……”

    眼看剑殇形势危急,随时都有万劫不复的可能。蒙恬等人心中焦急,李信迟疑了下,悄悄朝王宁使了个眼色。

    “将侯大人!如今形势混乱,有人一直心怀不轨,我们还是先行退下,免得节外生枝吧!”

    王宁会意,上前看向蒙武乖巧恭敬奉劝道,并看了看赵佗!

    意思明星是说,想夺取蒙氏一族兵权的赵佗,很可能趁乱攻击蒙武。因为蒙氏大军的兵权虎符就在蒙武手上,蒙武一死,蒙氏大军的兵权理所当然要落到屠睢和赵佗手中。

    “嗯!”

    蒙武愣了下,没想到王宁竟然还有这心性,心中一暖,看向涌来的白氏高手和脸色微变的赵佗,应了声迅速在王宁带领下退走……

    赵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恼怒郁闷万分。

    自己没参与围攻武桓王,就已经极为隐忍了,没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什么也没做,竟然还被怀疑?!

    “百战无疆!”

    反正动不动手都已经被认定为“奸邪小人”,赵佗也不再顾忌,闪电拔出腰际宝剑,斩出……

    南越武帝名不虚传,高昂战意凝聚为实质剑芒,宛若灭绝一切般斩向剑殇,势欲战天,威可盖世,丝毫不比白仲和边轨的攻击差,明显尤有过之。

    其实,自从见到武桓王剑殇,赵佗就一直很纠结郁闷。

    赵佗清楚以自己如今的身份,最好是低调行事。但是,眼看梦寐欲求的兵权和梦想即将远去,情况越来越糟糕,又没人帮他说话,赵佗只能硬着头皮出声。(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