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函谷风云(拜求推荐)
    就在武桓诸将赶到,一举击溃白氏众人,白仲死于武桓王剑下之时。

    迟尉腾等函谷关将领,其实并未远去,而是待在关内的楼阁中远眺关上激战形势。

    “大人?!难道真的就这么坐视不管吗?”

    眼看白氏一族少主白仲陨落,武桓王下令斩尽杀绝,函谷关副将戳元不由紧张焦急看向迟尉腾喊道。

    “……”

    不但是迟尉腾,便是函谷关诸将也齐齐看向戳元。

    之前迟尉腾下令大军直接撤下关上,就表示“坐视不管”了,如今武桓王大占上风,又忽然插手,那算什么意思?明摆着算计武桓王,想置武桓王于死地啊!

    其实,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只是没明做而已。在函谷关诸将心中,自然希望武桓王陨落,包括迟尉腾也是。

    这点,不只函谷关诸将心中清楚,相信武桓王心中也很清楚。但是,函谷关诸将没信心留下武桓王,所以不能把事做绝,彻底撕破脸皮。

    “大人如何不出手,边轨将军肯定难以幸免啊!”

    看众人看向自己,戳元颇为焦急担忧脱口而出。

    迟尉腾皱眉沉默,另一位银甲将军却不悦接道:

    “事实摆在眼前,连边轨自己也承认了,他是白氏一族放在大人身边的奸细,大人没动手清理门户就仁至义尽了,还要救他?你不会还以为他是冤枉的吧?”

    奸细、叛徒等,向来是众人最唾弃、厌恶的一类,特别是对于军人来说,更是如此。

    “这点我也清楚!但是,就算边轨是奸细又如何?这么多年来,他什么时候做过危害大人、危害我们的事?反而救过我们其中不少人。退一万步讲,这么多年来,边将军没功劳也有苦劳!”

    戳元暗叹了声,语重心长解释道,毕竟他跟边轨关系不错。顿了下。看迟尉腾依旧迟疑沉默,又迅速接道:

    “所料不差,边轨将军应该是杀神白起当年留下的旗子、眼线。如今,杀神白起及嫡子白仲皆已陨落,白氏一族元气大伤,又被朝廷通缉不敢光明正大露面,只要大人救下边轨将军,相信他绝对会全心全意效忠大人!”

    “是吗?奸细就是奸细。还奢望奸细良心发现,培养成反间不成?”

    那银甲将军不屑冷哼一声讥讽道,虽然他和边轨没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关系也就一般,还颇有竞争关系,何况他是真的鄙夷、痛恨那些奸细、叛徒等人。

    “大人三思啊!”

    戳元恼怒瞪了银甲将军一眼,看向迟尉腾恳求道。

    “别以为我跟边轨关系一般,颇有冲突。就以为我想置他于死地,我还不至于如此下作,我们关系也没恶劣到那种地步!而是从大局出发。如果大人出面救下边轨将军,那如何面对武桓王?说不定被误会边轨等人的行为是大人指使,如此真要救边轨,还不如直接率领大军围攻武桓众人!”

    银甲将军看了眼戳元,语气认真说道。

    “呃……”

    本来戳元还真是那么想,如今银甲将军自己说破,戳元反而无言以对了!

    迟尉腾眼睛一闭,继续保持沉默……

    凭心而论,迟尉腾自然想救边轨。毕竟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断得了,何况边轨一直是他最倚重、信赖的得力属下。

    ……

    “王爷?!”

    此时,戚姬怀抱凌霄森罗琴,来到剑殇身边焦急担忧询问道。关切不停上下打量着剑殇。

    虞姬紧随出现在墙头,双手一挥,一道粉红光柱射向剑殇,直接让剑殇枯竭的先天真气,威微麻的肉躯感觉。迅速恢复起来。

    “我没事!”

    剑殇心中一暖,先微笑朝虞姬点了点头,又看向戚姬应道。

    两女都不是武将,更不是战斗类型人物,能这么快赶来,可想而知两女的关心、忧虑。

    “那就好!”

    戚姬大松了口气,顿了下,疑惑看向周围,又看向重创到底的边轨等三位将军和被斩杀的三位武将打扮的人,疑惑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几个好像是函谷关的将领?迟尉腾不想开关放行,反而伏击王爷?”

    “那倒不是!本来已有约定,他们几个忽然袭击,因为他们是白氏一族安排的……”

    剑殇迅速应道,把之前的事简单说了遍,并把蒙恬等人的协助,对于迟尉腾和边轨的特殊关系的猜测等,也据实相告。

    几句话功夫,武桓诸将已经听令对白八爷、边轨等白氏众人展开猛烈攻击。

    “轰……”

    一阵巨响,石块激射,烟雾弥漫。

    白八爷的身形从坍塌近半的城楼废墟中冲出,与李同硬拼了句,闪电射向关外,连招呼白氏高手撤退的时间都没。

    “十箭锁魂!”

    与此同时,一阵刺耳破空声起,十道流星从关外掠起,直指射出的白八爷。

    十道流星,为首一箭、次之两箭、再次之三箭、最后四箭。

    显然,经过几月来的修炼和战斗,养凝的箭术又有了不小进步,距离十箭合一之日,或许已经不远。

    白八爷大惊,手中宝剑一抖,迎向十箭……

    “叮叮当当……”

    清脆连绵的金属交击声起,白八爷一剑磕飞袭击十箭,却因此失去了最佳逃走时机。

    “铿……”

    天锄许田紧随而至,一锄头砸落,白八爷手中宝剑应手而飞,身如流星倒飞回关内……

    “砰……咔嚓……”

    沉闷声响中,夹杂着清晰骨骼碎裂声,白八爷轰在硬若钢铁的城关上,一口嫣红鲜血喷出……

    “哧……”

    之前被白八爷挡住的李同,如风赶到,一剑斩落……

    “住手!”

    就在此时,戚姬心思一转,高声喝道。

    “嗯?”

    幸得李同修为过人,收发自如,宝剑架在脸露绝望恐慌的白八爷脖颈处。疑惑看向戚姬。

    便是剑殇、虞姬、蒙恬、李信等人,也齐齐疑惑看向戚姬,不知道戚姬为什么阻止刺杀武桓王的“刺客”!

    “王爷!此人杀不得!”

    戚姬看了眼蒙恬,脸色郑重看向剑殇认真说道。

    “……”

    剑殇张嘴,欲言又止。

    “为什么?他可是白氏一族的第二号人物,以王爷如今跟白氏一族的关系,已经是无法化解。何况他是此次刺杀王爷的主力!”

    反倒是虞姬俏鼻一皱,疑惑不解追问道。

    以虞姬温婉随和的心性。并不是真那么想杀白八爷,只是疑惑戚姬为什么会阻止李同,杀此次袭击武桓王的罪魁祸首之一的白八爷。

    “就因为王爷跟白氏一族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所以更不能杀他!因为他是白氏一族旁系代表,白氏一族第二号人物。而且是个贪生怕死,贪图富贵之人。以他在白氏一族的势力威望,足以争夺族长之位,但杀神白起还留有儿媳、嫡孙,照理说该由嫡孙继承。可嫡孙还未出世……如今天下大乱,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白氏一族的实力势力不弱。如果他们在背后捣乱的话,对我方极为不利!”

    戚姬点了点头肯定虞姬的说法,却是声音清脆高声说道。

    “姐姐的意思是……放他回去争夺族长之位,让白氏一族内讧,无暇复仇?甚至为王爷所用?”

    虞姬恍然大悟,颇为讶异、佩服看向戚姬连声说道。

    戚姬才到达多久啊,才比她多一个呼吸瞬间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想到如此谋划,那得多深的心机?

    “嗯!”戚姬毫不避讳众人,坦然点头应道。

    剑殇眉头一皱。沉思不语。

    走到石梯处,正要走下城关的蒙恬,心中一凛,嘴巴蠕动数下,一时说不出话来。戚姬说的很有道理。

    何况,这谋划是武桓王的女人提出,并非剑殇所说,蒙恬更不好插嘴了!

    “王爷放心!只要王爷放老朽一条生路,老朽绝不会让白氏一族有找王爷复仇的机会。甚至可以率领白氏一族至少一半的势力,向王爷臣服!”

    因为戚姬并无故意压低声音,关上众人自然能清晰听闻。本来已经绝望,以为必死的白八爷,顿时精神一振,连声求饶道。

    “没听本王说过吗?一个不留!”

    沉思片刻,剑殇脸色一沉,语气不悦呵斥道。

    “咔嚓……”

    剑殇话语一落,李同毫不犹豫一剑斩落……

    双眼圆睁,嘴巴大张还想求饶的白八爷的头颅,滚出数米远,嫣红鲜血流淌地面……

    “……”

    虞姬秀眉一挑,讶异看向剑殇,又看向戚姬。

    以虞姬对剑殇和戚姬的关系的了解,剑殇不可能当众不给戚姬面子啊?

    却见,戚姬面无异色,毫不在意且似笑非笑,眼神平静看向蒙恬……

    再看向蒙恬,神情一僵,脸色微变。

    看到此状,虞姬心中若有所思,眼神怪异悄悄看向戚姬……

    “南越武帝想去哪呢?”

    看白八爷陨落,剑殇并无多想,视线一扫,就看到赵佗正动作轻缓,不着边际悄悄退往关边,不由嘴角一撅,语气嘲讽问道。

    “……”

    赵佗动作一僵,脸色微变。

    此时,就算蒙恬近卫退出战局,以武桓诸将的实力,依旧是一面倒的屠杀,便是重创的两位五行将军,也被毫不留情斩杀当场!

    拜求订阅!点击!推荐!!!谢谢!(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