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各有算计
    听边让如此说,慕容义、程威等支持孟青山的长老齐齐紧张看向孟青山。

    他们心中也很矛盾,既不想忤逆武桓王,把双方的关系搞僵。又希望孟青山能拒绝,别让自己的心血白流。

    一时间,在场气氛诡异而凝重,几乎所有人都看向孟青山,等待孟青山的选择!

    “谢主隆恩!”

    孟青山脸色数变迟疑不决,最后脸露轻松笑靥,双手恭敬举起应道。

    其实,返回总部之前,孟青山一直在武桓王面前极力表现,希望能被武桓王看中,建立一番“霸业”,期待着封侯拜相,只是武桓王一直当他是义墨弟子,没有让他领军,忽视他而已!

    失去巨子之争第四百三十一章 各有算计的资格,孟青山心中固然有些遗憾,却也没多大怨气,毕竟得到了校尉之职,距离孟青山心中的“霸业”又近了一步。

    男儿在世,自当横刀立马纵横沙场,图谋天下,而不是混迹江湖!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外如是!

    “哎……”

    看到孟青山终究选择了接受,不管是孟青山偏爱校尉之官职,还是孟青山的性格原因。

    终究让支持孟青山争夺巨子之位的众长老暗自叹息,如此心性、想法,也确实不适合当义墨巨子啊!

    “蒙孟校尉果然是个聪明人!”

    看孟青山如此爽快,边让嘴角一笑赞道,同时手腕一甩,手中校尉令牌射向孟青山。

    “谢将军谬赞,以后还需要边将军多多关照!”

    孟青山翻手借助令牌,颇为讨好连声说道。

    反正,接了这个令牌,孟青山基本算是跟义墨一脉属于不同群体,孟青山也放开许多了。

    ……

    与此同时,陈郡陈县。

    陈胜、吴广、武臣、召平、田臧等张楚势力首领齐聚一堂。

    “什么?!武桓第四百三十一章 各有算计王竟敢要我方牺牲将士生命,辛苦打下的地盘来换取粮食?!岂有此理!”

    听到吕臣汇报后。性格较冲的吴广顿时勃然大怒,杀意凛然怒骂道。

    “哼!不只是要我方拿地盘换取,而且是武桓王指名要衡山郡,差点就直接要我方拿下衡山郡给他了!天下皆知,武桓王想图谋岭南,却被衡山郡及长江汉水所拦,果然是好算计!”

    召平不屑冷哼一声,脸带嘲讽紧随着连声说道。

    “武桓王不过是凭借大别山山脉天然地理。加上降服了一群强者名将。真以为我方奈何不了他?竟然敢向我方伸手要地盘?!不知死活!”

    吴广脸色一沉,颇为不屑冷声骂道。顿了下,神情自信看向郑重接道:

    “武桓王的依仗,对我方根本没用,依靠大别山山脉地理优势,反而成为武桓王致命之处。只要大哥点头,吴广立刻率军攻打蕴龙郡,保证……三个月内拿下!”

    请战之际,吴广倒是没随口胡言。而是定了三个月期限!

    三个月拿下蕴龙郡,对吴广来说,难度并不大。对于张楚势力其他将领,可能性就不大了,毕竟蕴龙郡群山连绵,易守难攻。

    “咚、咚、咚……”

    陈胜没立刻答应吴广,而是皱眉沉思着,手指不停敲击着座椅把手,显然心中颇为矛盾。

    看陈胜没出声,气氛顿时一阵凝重、寂静!

    “其实……以武桓王的条件,并不苛刻!”

    众人沉默之际。田臧迟疑了下,出声说道。

    “这还不苛刻?!你傻了吧?所谓一寸黄土一寸血,牺牲无数将士,沾满将士争夺的地盘,如何能拿来做交易筹码?!”

    吴广双眼一瞪。毫不客气怒视武臣呵斥道。

    田臧眉头一皱,他并非陈胜吴广嫡系,而是本身就是起义军首领,只是受陈胜吴广威名和大势所惑,率军投诚。连最高首领陈胜都对他客客气气,礼让三分,吴广竟然敢这么对他?!

    异人历史中,起义军将领田臧与假王吴广不合,认为“假王骄,不知兵权,不可与计,非诛之”(《史记陈涉世家》),竟假借陈胜之名杀害了吴广,结果导致这支起义军部队全军覆没。

    并非毫无缘由,吴广确实和田臧似乎命格相冲般,间隙颇大。

    其实,吴广只是性格较冲,较有兽性,倒不是特别看田臧不爽。

    这就是农民起义军的狭隘性!

    “我也认为不能拿地盘来跟武桓王做交易!”

    武臣沉思了下,缓缓说道,只是语气平静许多,并无呵斥之意。顿了下,认真分析道:

    “第一,武桓王为什么指名要衡山郡?!因为大别山山脉、桐柏山山脉等天然山脉,正好截断长江汉水。加上巴郡、蜀郡等地的秦岭群山和岭南百越群山,如果我方拿衡山郡做交易。武桓王只需要在大别山山脉东侧、桐柏山山脉西侧各建一城,那以大别山山脉和桐柏山山脉为界,往南、东南等地,蕴龙郡、衡山郡、南郡、长沙郡四郡,就成为武桓王囊中之物,进可攻,退可守了!加上武桓王本就是虎狼之士,别以为就是四郡,如果江东项氏一族扛不住武桓王攻打,加上会稽郡、闽中郡、鄣郡等地,那神州大地约五分之一地盘,会尽入武桓王之手,终成养虎为患之局。

    (ps:影子的地理布局,有些人对地名等不敏感,可能看得云里雾里,可以私密影子要军事地图,或者直接度娘搜索秦国地图,并不难找!)

    第二,如吴将军所说,一寸黄土一寸血,如果我方拿牺牲无数将士拿下的地盘,来做交易,有种枉顾将士生命的意味,这对于军心会有重大打击,估计这也是武桓王削弱我方的心理战术之一。”

    “还是武将军睿智英明!”

    吴广冷笑一声,不屑看了眼田臧紧随说道。

    “敢问武将军,如今我方的最大优势是什么?最大劣势是什么?”

    吴广毕竟是威震天下的两大领袖,田臧也知道跟吴广硬顶没什么好处,直接无视吴广,看向武臣问道。

    “我方最大优势。便是气势鼎盛,天下英雄豪杰纷纷来投,便是平民百姓,也大部分支持、拥戴我方,使得我方势力发展极快;最大劣势,便是我方发展过快,底蕴不足,如果无法及时维持、巩固。很可能会造成兵败如山倒之局!特别是粮食,我方的后勤根本无法维持大军所需,这也是武桓王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的主要原因!”

    武臣沉思片刻,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话落,武臣眉头一挑,隐约猜到田臧的想法了!

    “武将军所言极是,别看我方如今威震天下,民心所向。隐为天下第一势力,便是大秦帝国、武桓王、项氏一族等,也比不上我方。更别说刘邦、李园、六国遗族等小势力。其实,我方如今宛若海市蜃楼般,随时有崩溃危机,而且这危机一旦出现,便会如堤坝般一溃千里。”

    田臧点了点头,连声应道。顿了下,看向在场诸将接道:

    “各位将军所言,并非没有道理。在下也能理解,但是。各位将军是以我方必能一统天下的心态出发,所以把武桓王假想为将来最大对手。”

    “事实真是如此吗?不说我方如今最大的对手是大秦帝国,便是如武将军所言,神州大地约五分之一地盘,尽入武桓王之手。养虎为患。那又如何?只要我方能击溃大秦帝国,统一神州大地各处,武桓王坐拥荒芜贫瘠的南方之地又如何?根本不可能是我方的对手!南方的贫瘠荒芜,地广人稀,就是最大致命之处。也是从古至今,各代帝皇忽视南方的主要原因,这是先天所限,根本不足为惧。”

    口若悬河说了一通,田臧最后总结道:

    “在下与武将军的想法相反,认为武桓王并非在削弱我方,而是在暗中资助我方,给他自己争取时间发展,这也是武桓王四处散播‘不争夺神州大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武桓王跟我方一样,底蕴不足,所以果断抽身事外,想坐山观虎斗,悄悄发展,静待问鼎中原之机!所以,这交易能做,而且必须做,成则两利,败则俱伤……吴广脸色一沉,正要反驳,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吴广是性格比较冲,却也颇具军事战略思想,如今田臧挑破其中缘由,吴广自然能理解。

    “退一万步讲,从武桓王布局,就能看出武桓王把主要财富、资源、心血精力,都放在了蕴龙郡,甚至还不惜损耗根基,建环山巨墙和皇陵。可想而知,武桓王将来就算统一南方,蕴龙郡也会成为其首府,反正我方有吴将军的杀手锏,收拾武桓王并不难!武桓王在争取时间,我方最需要的也是时间,目前来说,目标一致、战术一致,地盘换粮食就是场交易,为什么不能互惠互利,共同发展呢?现实点说,反正我方多的是将士,就算牺牲一批在衡山郡,正好缓解我方后勤危机,去粕存精,又能壮大声势,有种‘武桓王也要借助我方才能拿下衡山郡’的味道,何乐而不为?”

    诸将各自寻思之际,田臧又迅速分析道,并压下心中怒意,捧了吴广一把,毕竟他是率军来降的起义军首领,跟吴广冲突有害无益!

    “大家怎么看?!”

    陈胜缓缓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民主”地看向在场诸将问道。

    他都点头了,加上众人也无法反驳田臧,自然是全票通过……相信这几章,解了大家不少疑惑了,如果觉得可以,请投上您宝贵一票,谢谢!(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