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形势诡异
    “照你这么说,那其余散仙也可能并未陨落了?”

    震撼之余,剑殇迅速问道,心中颇为难以置信,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许田的话。

    “全都没陨落不大可能,毕竟劫数难逃,席卷天下的大劫岂能轻易渡过!何况,夺舍之术乃传说中的禁术,不管是否真有此术,会此术者绝对不多。不过,以秦始皇、赵高的强大和神秘,却不是不可能,毕竟之前大秦帝国统一天下,何事、何物不可求?只要真正存在,大秦帝国得到的可能性极大!”

    天锄许田笑了笑,迅速应道。

    “也是!”

    剑殇不置可否应了声,心中还是不相信帝无双就是赵高,毕竟转换**勉强可以接受,转换性别就实在太夸张,太虚无缥缈了!

    就在此时,一行十数人出现在横浦关侧门,快步朝剑殇走来,正是之前进入横浦关的赵德平、赵雨等人。

    看到他们,赵风等人不由齐齐松了口气,随即疑惑看着他们走近。

    “禀告主公!属下无能,雷将军以我方违反约定为由,拒绝我方通关!”

    甫一到达剑殇身前,赵德平顿时脸色恼怒、惭愧连声汇报道。

    “嗯?为什么?”

    赵风讶异看向剑殇,又看向父亲赵德平追问道。

    “无妨!”

    不待赵德平多说,剑殇面无异色应道,顿了下。看向横浦关运气高声说道:

    “本王既然来了,拒之关外可非待客之道。何况,王爷既然到来,不如现身一见?”

    “呃……”

    看剑殇忽然看向横浦关高喊,周围众人齐齐一愣,这可是军事要塞,而非登门拜访。直接喊话也行?

    而且,剑殇对横浦关将士自称本王理所当然,横浦关守将雷兆怎么也称不上王爷吧?

    静!

    寂静!

    一时间。连绵群山中的横浦关关前,寂静一片,武桓众人一时想不通主公到底在做什么。

    “主公?!”

    等待片刻没反应。赵德平不由疑惑喊道。

    “咕噜噜……”

    就在此时,一阵沉闷响亮的辘轳倾轧声起。

    横浦关数十丈宽,十数丈高的铁甲城门缓缓升起……

    “这也行?!”

    赵德平双眼一瞪,难以置信脱口而出。

    早知道主公一句话就能令横浦关开关,之前自己等人何必进去,难道这就是差别?

    自己费尽唇舌,雷兆将军都不开关放行,主公只是一句话就大开城门,这人与人,差别也太大了吧?

    “踏、踏、踏……”

    密集沉重的脚步声起。潮水般的气息彪悍军卒从关内涌出,整齐一致排列左右蔓延向剑殇等人所在。

    看这些军卒,气息颇为彪悍蛮横,明显带有异族气质。

    武器盔甲却与中原差别不大,显然。岭南之地,至少岭南外围,并非天下人传说中那般贫瘠荒芜。

    “哈哈哈……武桓王亲临,本王有失远迎啊!”

    一阵洪亮震耳的大笑声起,一位身穿紫色王袍,金丝溜边。身材粗壮的中年,龙行虎步在数十位气息强大之人拥簇下,大笑声大踏步而出。

    “这是……”

    赵德平一愣,疑惑看向为首王者,又看向紧随王者身边的横浦关守将雷兆,横浦关不是雷兆身份地位最高吗?怎么会落于此人身后?

    再则,岭南百越之地,能在武桓王身前自称本王者,只有两人……番阳王和百越王,其余虽然还有不少自号为王者,却是上不得台面,在武桓王面前自称本王就是贻笑大方了。

    百越王向来是岭南百越最神秘之人,真正见过百越王者寥寥无几,又在岭南极南处,不大可能出现在这里,而且亲自出面。

    至于番阳王,应该坐镇番阳城才是啊!

    “本王不请自来,还请番阳王多多见谅才是!”

    武桓众人疑惑猜测间,剑殇拱手客气上前说道。

    “番阳王容戈?!”

    见主公如此招呼,武桓众人不由心中一凛,讶异看向紫袍王者,不知道番阳王为何出现在此,而且还真亲自出关迎接。

    “哪里话,武桓王亲临,岭南之地大放光彩,热闹不少啊!”

    番阳王容戈大步流星到来,彷佛迎接贵宾般热情招呼道。顿了下,双眼一眯,客气侧身招呼道:“王爷请!”

    “请!”

    剑殇双眼一眯,面无异色应道。

    “主公(少爷)?!”

    赵德平和孟青子齐齐脸色一变,大惊喊道。

    可惜,剑殇已经主公踏步向前。

    谁知,剑殇前行数步,番阳王反而神情一僵,并未跟随,便是武桓众人也是微楞站立原地。

    “走啊!番阳王亲自相迎,我等岂能折了王爷面子?”

    剑殇没理会静立原地沉默的番阳王容戈,而是脸色如常看向赵德平、孟青子等人喊道。

    “主公?!”

    赵德平脸色微变,再次喊道,欲言又止。

    主公乃万金之躯,如何能以身涉险?!

    要知道,此次赵氏商队的实力,只有赵氏一族近三千人,义墨一脉五百人。

    就这些人,如果进入横浦关,横浦关势力一关城门,那就是瓮中捉鳖了。以武桓势力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趁机拿下横浦关,连突围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武桓王图谋岭南之地,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以番阳王的身份地位,肯定清楚,趁机覆灭武桓王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走!”

    看属下众人脸色各异,静立不动,剑殇不由得脸色一沉,语气不悦喊道……孟青子、赵德平等人对视一眼,暗叹一声迅速上前紧跟在剑殇身边。不过,却是身体紧绷,真气运转,保持着极高戒备。

    “好胆!武桓王不怕……进关容易,出关难吗?!”

    武桓众人真想进关,番阳王反而脸色数变,静立不动,语气不善沉声提醒道。

    “区区横浦关,连那些微不足道的异人势力都能随意进出,本王何需担心?!”

    剑殇似笑非笑看向番阳王,语气平静应道。

    这就是剑殇之前猜测番阳王或百越王已经潜入横浦关的主要依仗。

    毕竟,没有番阳王或百越王点头,异人势力不可能在横浦关埋伏如此多人手,而且阵容不弱。横浦关将士也不是瞎子、聋子,不会任由各方势力在自家门口打生打死而毫无异动。

    另一方面,雷兆只是个守关将军,既然公孙龙已经打点好,加上自己亲自到来的秘密已经暴露,想必以雷兆在岭南百越中的身份地位,不敢擅作主张不让赵氏商队进关。

    再加上赵德平进入横浦关这么久,又没什么损伤,更肯定了剑殇的猜测。

    所以,剑殇猜测着一喊,反正猜错也没什么损失。猜对的话,更能让岭南惊疑不定,毕竟番阳王的到来肯定是绝密,否则公孙龙等人不可能事先没汇报。

    “如果是友情拜访,或者正常往来、商业往来。我方自然热烈欢迎,以贵宾相待,如果居心叵测,自然是投桃报李!”

    剑殇及武桓众人真想进关时,摆出大阵势迎接的番阳王容戈,反而静立不走了,而是压下心中的讶异、震撼,一语双关提醒道。

    “不知王爷所谓的居心叵测,是何意思?”

    剑殇浓眉一挑,故作疑惑问道。顿了下,不待番阳王询问,迅速接道:“无论如何,来者是客!至少本王此次是以客人身份前来。如果王爷认为本王居心叵测,想‘投桃报李’的话,这此次商队物资暂且让王爷保管几天也无妨!些许微末之物,本王还真不在乎。”

    “是吗?武桓王如此自信?!”

    番阳王眼皮一跳,语带嘲讽、不屑说道。

    “嗯?!”

    听番阳王所说,武桓众人齐齐心中一凛,更为全神戒备,预防随时爆发的情况。

    特别是慕容义等义墨强者,已经悄悄走到剑殇身边,隐有缓缓护卫之势。

    事到如今,之前还宛若好友或盟友来往的气氛,已经剑拔弩张,火药味渐起了!

    “这不叫自信,这叫实力。事实如何,相信王爷心中很清楚!”

    剑殇脸色一正,煞有其事阐述事实般应道。顿了下,神情转变极快,微笑接道:“看来番阳王可能隐居岭南,远离中原太久了!投桃报李在中原,是褒义词,比喻友好往来或互相赠送东西,友谊深厚。暗含投入少,回赠多的报答之意!”

    “王爷放心,本王从未忽视中原变化!所谓原本井水不犯河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不外如是!”

    番阳王心思剧转,脸色颇为不愉、恼怒沉声应道,与此同时,左手做了个诡异手势。

    “嚓……”

    一阵沉重整齐的动作声起,出关相迎的横浦关将士,齐齐手按武器,双眼更是杀意凛然,宛若凶兽般盯着武桓众人。

    “嗯?!”

    看到此状,武桓众人大惊,剑殇却心中一动,感觉颇为怪异!

    渡厄之眼!

    开!

    心思剧转间,剑殇双眼迅速化为毫无感情的颜色,一阵波纹般的涟漪在眼眸掠起……

    “哈、哈……走!”

    渡厄之眼的激发只是霎那间,正当番阳王惊异戒备时。剑殇却是诡异地忽然仰天大笑,毫不在意说道。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