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拨云见雾
    ( )“那主公还敢入关……”

    剑殇话音,众人不由得心中一凛,赵风更是紧张脱口而出。(搜读窝 souduwo)

    毕竟是年轻人,年轻气盛,没赵德平等长辈那般稳重。

    剑殇不说还好,一说的话,众人立刻意识到己方目前情况的凶险和严重性。虽然之前也有部分人想到这个,却迅速被之前诡异之事掩过,并未重视而已。

    道理很明显,不说如今己方就在对方的地盘上,既然剑殇认为很有可能对方会拿地盘来换,可想而知《百战图录》的重要性,再加上番阳王等岭南势力的反应,更能肯定。

    既然如此,对方自然会全力以赴,如果能抢夺下来,自然是一本万利,还用得着拿辛苦创下的基业换取吗?凭心而论,如果是自己,肯定也是抢夺为上。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拿宝典换地盘,毕竟剑殇之前承诺了保留对方地位,而且是世袭王位!

    “为何不敢入关?!所谓江湖事江湖了,他们出动强者抢夺,还有点可能夺得《百战图录》,如果打算以大军围杀我方,那就一点可能性也没了,打不过本王不会跑吗?除非他们自信留得住本王。若是如此,之前番阳王也不会一忍再忍了!!”

    剑殇毫不在意笑了笑,自信应道。

    “呃……”

    听到主公所说,众人无语,心思各异。

    剑殇这话说得确实直白,毕竟剑殇的武桓王称号并非白叫。并不是那种孱弱无力的领袖。如果剑殇一心想突围,大军还真不一定挡得住,再加上随驾护卫的强者,全部突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留下武桓王的可能性也基本为零。

    “奔波多日,相信大家也疲惫了,无需多想。各自休息养精蓄锐吧,留下部分人注意警戒便可!”

    不待众人多想,剑殇摆了摆手迅速说得。

    话落。自顾自踏入安排的庭院。虽然多日来的奔波,对于剑殇等这类先天强者基本可以无视。不过,心神方面终究会影响不小。这方面并非先天真气所能弥补。

    ……

    众人散去,赵氏首领和义墨首领的住所基本以环卫之势安排在剑殇周围。但是,除了剑殇亲卫,却也主动没跟随。

    而且,剑殇此次秘密而来,并没带上贴身护卫高龔和田莽,连养凝也没带,唯有二十四位贪狼禁卫。

    夜深人静,万物俱籁。

    如剑殇所想那般,即便对方想出动强者抢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聚集,诸事平静。

    “啪啦、啪啦……”

    天地昏暗之际,剑殇却未休息,而是迅速联系在高空跟随的圣鹰羽皇。

    一阵细微的翅膀拍击声起,暗夜之中。一道庞大身影俯冲而下,最后化为数尺大小金鹰射入剑殇所在庭院。

    若是有人仔细关注,圣鹰羽皇自然瞒不了人,但是,剑殇也不在意了!

    圣鹰羽皇落在肩部,剑殇准备好一卷锦帛。迅速绑在羽皇爪部,随后拍了拍羽皇……

    “嘤……”

    一阵清脆的鹰啸声起,羽皇迅速冲天而起,转眼消失在天际,直朝蕴龙郡所在掠去。

    如果对方势力严密监视,自然能察觉。不过,除非散仙级别强者出手,否则根本拦截不了圣鹰羽皇,也只能干瞪眼。

    剑殇派遣羽皇前往蕴龙郡传信的消息很简单。

    经过之前横浦关异人势力联合拦截之事,剑殇偷偷潜来的机密消息,估计各个势力很快就能得知,各有谋划。

    不过,剑殇还是统治蕴龙郡迅速派遣大军南下。

    第一,如果《百战图录》换取地盘的交易能顺利进行,南下大军正好接管各个军事据点,可以省却不少时间。

    第二,如果交易失败,那就只能率领大军硬取了,这也是剑殇不得不防备的手段。

    毕竟大军行军不比个人或小部分人行进,各个方面的因素很多,速度也会慢很多,如今对剑殇来说,时间很重要,自然要双管齐下!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金色光点,剑殇叹息了声,返回卧榻修炼《周天星劫》代替休息。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

    按照剑殇之前的谋划,因为蕴龙郡毕竟底蕴不足,正规军太少。最佳策略,只能以民生、经济等手段,潜移默化同化、降服、联盟岭南无数势力,毕竟岭南之地的特殊环境因素,就注定了很难铁板一块。所谓最强的防御,都是被内部攻破。岭南的地理环境确实是极为强大的天然防线,易守难攻,如果能降低岭南部分势力的敌视,联合部分势力,攻取岭南自然会轻松许多,而且武桓大军的训练也需要时间,一举多得。

    不但如此,剑殇也有付出巨大代价,动用“周天星劫殿》跨越五岭四关四道,直取岭南百越控制中心的心理准备。

    谁知道,刚抵达岭南第一道门户,就出现了各种意外,各个势力的拦截,剑殇并不意外。但散仙的平衡、剑殇的不得不暴露、番阳王的出现等等,确实属于意外。

    再加上剑殇动用渡厄之眼,发现了十数年来,无数势力一直没察觉的天大秘密,使得剑殇不得不迅速改变策略应对。

    这是种机遇,可能是剑殇更快拿下岭南之地的机遇,也是可能是武桓势力不得不出动大军,强力攻取的改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第二天,番阳王并未跟武桓势力接触,也没放赵氏商队通关,而剑殇猜测中的袭击也没发生。

    表面看来,因为武桓王的意外出现,岭南势力似乎真把武桓王当成贵宾般招待,不放行,不敌对,只是一定底线下,有应必求,甚至连赵氏商队在横浦关中游玩,也不制止,并怕横浦关的军事措施泄露。

    与此同时,十数万里之外的某处宫殿,数十位身穿黑衣,气息诡异者齐聚一堂。

    更诡异的是,一千多平的宽阔宫殿,明明可以光线大作,四方通明,却偏偏搞得昏暗一盘,令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主上!我族圣物《百战图录》落入武桓王之手的猜测,已经证实,而且是武桓王亲口所说。想必以武桓王的威望和声名,应该不会谎言相欺!”

    一番日常汇报之后,一位身披黑袍的银发老者率先朝大殿正中,身披黑袍,包裹得全身密不透风之人汇报道。

    “真是如此?!”

    银发老者发音刚落,一位同样身披黑袍,斑斓血蛇缠绕脖颈,令人望之生畏之人双眼露出精光,颇为激动、期待连声问道。引得银发老者一阵不快,血蛇老者却毫不在意,眼神犀利看向居中之人高声嚷道: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如今武桓王自投罗网,正是我方夺回圣物的最佳机会!”

    言语间,却丝毫没怀疑武桓王是否真的拥有《百战图录》。

    其实,当时剑殇只是说自己有《百战图录》,而且并未修习,大手一直按着《百战图录》秘籍,任何都没检验过那本秘籍。

    如果让剑殇知道,自己的一番话,竟然如此有信服力,不知该做何想了!

    “万万不可!武桓王何许人也?乃是出身自沙场小卒,从沙场中真刀真枪,浴血而来的强者,所以有武、桓之称,更有战神、财神等顶级称号。自身实力深不可测,连君侯黄歇、田文,神将孙膑,国司张仪、白氏族长白仲等等强者,甚至是杀神白起、掌天尊者许行、秦始皇等几近仙人的存在,都是其亲手击杀,便是武林神话沧海君之女……邪妃花千黛,也数次刺杀不成,反被降服,可想而知武桓王的强大,此事还需慎重谋划!”

    血蛇老者话语刚落,银发老者脸色大变,连忙出声说道。

    银发老者话语中所说,都是武桓王威震天下的惊人事迹,特别是在原住民心中,更是如此。这就是武桓王如今威望高得恐怖的主要原因,并非是《铸圣庭》系统或传言导致。

    “笑话!!!流言蜚语!岂可深信?天下皆知,各个强者之所以死在武桓王手中,主要是贪狼禁卫之功。杀神白起之陨落,只是武桓王落井下石,趁着杀神白起无法动弹而杀;秦始皇更是被得到仙果的四位仙者所逼,借助武桓王之手自裁而已。与武桓王实力何干?至于邪妃花千黛,那是邪妃自甘堕落,心系武桓王,暗中勾结罢了。其实武桓王不过是个休息不到五年的年轻异人,修为境界刚入先天之境罢了,何足畏惧?!”

    血蛇老者不屑冷哼一声,连声反驳道。

    “无知!既然你知道武桓王是异人,难道不知道空穴来风,事非无因之理?事实如何,问问那些异人便知!无知不是你的错,别误导我方行下错事!”

    银发老者和血蛇老者明显不对付,一听血蛇老者如此说,不由得立刻鄙夷应道。

    “正是老夫问过异人,而且详细调查过,才更清楚其中细节。如异人所说,没调查就没发言权,冼长老老眼昏花,耳畔幻听可以理解,却已误导我方多次,莫要一错再错!”

    血蛇老者巫伏龙犀利双眼看向冼星元,眼神血红如蛇芯,不屑且恼怒连声呵斥道,丝毫不留情面。(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