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月夜杀机
    岭南之地,横浦关。

    “主公!已经七天了,番阳王没再出现。横浦关一切如常,这些守关将士,既不阻止我方离去,也不让商队离去,如此继续拖下去……似乎也不是个事!”

    夕阳西下,明月初升。赵氏一族族长赵德平,终于做不住,向剑殇提醒道。

    七天来,番阳王消失无踪,而横浦关似乎真把赵氏商队当成贵客看待,不管赵氏商队众人如何行动,如何初入横浦关,横浦关将士从不阻止,甚至剑殇出关也不阻止,似乎放任自由,而且连赵氏商队总共三千五百多人的伙食费也包了。

    唯一的一点,就是赵氏商队的千家车辆不能过关,却可以出关北上。

    剑殇第四百五十一章 月夜杀机笑了笑,语气随意应道:“无妨!如今不是很好吗?吃住不愁!”

    众人无语。

    “可是……主公时间宝贵,而且,我方货物部分商品已经开始变质腐坏,继续下去……”

    赵德平硬着头皮苦笑说道。

    赵氏一族的定位是商业,虽然此次商队中的货物,都是武桓势力买单,并非要贩卖到岭南。但是,随着时间流逝,看着大批货物不停变质、腐坏,赵氏一族大多心急如焚。

    虽说这批货物本就打算白送,但也不能如此浪费啊!

    “这倒也是,既然如此,那明天就让商队把那些较难保质的商品贩卖了吧,这横浦关想必也有不少商贩会买!”

    剑殇沉思了下应道。

    在剑殇心中。这些货物本就是打算用在岭南收买人心,浪费也无足轻重,但也要考虑赵氏一族的想法。

    “少爷打算继续等下去?!如今各方势力都在争分夺秒,七天时间,项氏大军已经拿下彭城,刘邦大军已经威逼临济,大秦帝国已经正式出兵关中。平定三川郡,威逼张楚政权!各方势力也各有发展,而且大多在第四百五十一章 月夜杀机以恐怖的速度膨胀。”

    看剑殇毫不所动。孟青子沉思片刻提醒道。

    “哦?!项氏一族确实强大啊,七天时间进入能拿下彭城!”

    剑殇答非所问,颇为讶异应道。似乎对于其他情报并不关心,倒是对项氏一族的强大战斗力更有兴趣。

    顿了下,不待众人多说,剑殇摆手郑重接道:“天下,不是某个人,或如今某个势力的天下。做好自己的事便可,无需好高骛远,更无需嫉妒羡慕。所料不差,这几日番阳王应该也会有所回应了!”

    “呃……”

    众人无语,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无奈只能各自返回住所。

    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七天时间确实能做很多事,但武桓势力也不是一成不变。至少属于武桓势力的衡山郡各个城池、军事据点等,已经被武桓军拿下,形势也基本稳定了。

    更重要的是。七天时间,剑殇通过圣鹰羽皇发布的命令,已经以信陵君魏无忌为首,高龔、田莽、田单等大半武桓将领为副将,率领百万大军横跨衡山郡,渡过彭蠡湖。即将进入岭南地界。

    别以为剑殇发布命令七天,武桓大军的进度这么慢,光是抽调百万大军,加上庞大后勤、各方平衡等,如今能抵达衡山郡已经速度惊人了!

    ……

    明月中升,万籁俱静。

    横浦关依旧如之前七天那般平静,唯有偶尔巡逻而过的脚步声在宁静月夜响起。

    数百道身影,宛若夜风无声无息逼近赵氏商队所在府邸,那半个时辰一轮的巡逻军,硬是没丝毫察觉,再加上那无声无息的动作,可想而知这数百身影的强大,几乎是清一色先天级别强者。

    “巫洞主,根据调查,武桓王便是被番阳王安置在这座府邸,我们真要刺杀武桓王吗?”

    看着数百米外占地甚广,却宁静一片的府邸,浑身图腾的鹰雕长老,眼皮莫名直跳,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似乎眼前府邸化为即将吞噬己方的凶兽巨口,忐忑看向身旁身材几近三米的巫伏龙连声说道。

    “来都来了!难道还想退缩?!”

    其实,巫伏龙虽然好战凶猛,想起即将刺杀的人,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但是,如果此次行动失败……”鹰雕长老迟疑了下,颇为忐忑说道。

    此次,己方最强大的十八脉,出动了足足六脉,也就是族内三分之一精英,共聚集了近五百强者。

    如果行动成功,抢夺到族中圣物《百战图录》,那自然值得,而且功高至伟,成为族内万事流传的英雄。

    万一行动失败,又让这六脉精英陨落于此,那他们可能会成为族中千古罪人,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世上如何有毫无风险之事?若是行动失败,一切后果由本座一力承担!”

    巫伏龙呼吸加剧,心中一狠应道。顿了下接道:“此处毕竟是敌军地盘,是否调查清楚,安排妥当?!”

    “这点自然!根据情报,此次武桓王是混在赵氏商队中意图秘密潜入岭南,加上庞大的物资。共有赵氏一族后天中期武者两千五百人,后天后期高手五百人,加上义墨一脉的后天高手约两百人。先天之境强者共为两百七十四人,也就我方的一半。只要我方速战速决,绝对能在番阳王反应过来之前刺杀武桓王!”

    一位浑身包裹在黑袍中,一股令人作呕的浓溢腥臭熏鼻,身材高瘦如竹竿的人……大地祭祀植弘,语气自信应道。

    话落,又迅速叮嘱道:“记住,我方此次重在武桓王,并非撕杀,切记不可好战误事。”

    “放心!这个本座自然省得!”

    巫伏龙知道大地祭祀植弘这话是特意说给自己听,便迅速应道。他是好战粗犷,看似鲁莽冲动,却非无脑之人,是非主次自然分得清楚。

    何况,此次没想到能成功说动六脉支持自己,巫伏龙受宠若惊之余,也有股巨大压力。

    “暗脉调查,武桓王真实修为境界为先天三层,但战斗力不下于先天后期,甚至堪比传奇存在,由鹰雕、游蛇、墨渊等六位祭祀组成‘六道魔煞奇阵’碾杀,巫洞主负责掠阵,提防武桓王身边守护强者,甚至有可能会有散仙出现……”

    看巫伏龙如此顺从,大地祭祀暗松了口气,迅速分析着己方此次行动。

    “嗯!”

    负责击杀武桓王的六人,没有自己,巫伏龙不由得巨拳一握,颇为不甘,却是自认不敌六位祭祀,只能无奈应道。

    其实,认真说来,族中十八脉,巫伏龙一脉战力最强,但巅峰存在最弱,因为巫伏龙一脉的祭祀长老和巅峰存在已经陨落,否则也轮不到巫伏龙这个才三十出头的小辈担任洞主了!

    “行动!”

    万事俱备。便是身为智者的大地祭祀植弘,也是颇为紧张、期待,下令道。

    “丝……”

    游蛇长老“三首”会意,轻啸一声,一阵先天以下无法听闻,便是先天强者也极难听闻的飘渺恍惚的声音,在横浦关掠起。

    “噗、噗、噗……”

    埋伏武桓王所在府邸四周的身影,如风掠起,正巡逻到武桓王所在府邸四方的四个大队巡逻军,连声音都没发出,全部无声无息倒下,绝大多数根本来不及反应,连怎么死都不清楚。

    “丝、丝、丝、丝……”

    紧随着,一阵密集连绵的嘶鸣声起,数百上千个准备好的布袋打开,无数细微毒物涌出,宛若潮水四面八方涌向府邸。

    毒蛇、蜈蚣、蝎子、壁虎、蟾蜍、蜘蛛等看似平常,身体细小,却无一不身怀剧毒的毒物,在数十人的驾驭下,无声无息行进者,丝毫没有混乱之状。

    与此同时,另有近五百身影摸进府邸,不停拔除密布府邸的无数警备、暗哨等。

    月黑风高,万籁俱静,浓溢的杀机弥漫武桓王所在府邸,宛若无声无息的死亡夜风,不停收割着府邸中的生命。

    ……

    “嗯?!”

    就在密集细微声在府邸四周掠起时,正修习《周天星劫》代替休眠的剑殇,猛然睁眼,眼神杀意凛然。

    剑殇一直留在横浦关,最主要自然是在等待猜测中的幕后主事者出现,等待番阳王的消息,却也是在等待武桓大军到来谁知道,没等到番阳王,没等到幕后主事者,也没等到武桓大军,却是等到了一批手段诡异的刺客。

    不过,这点在剑殇入住横浦关之时,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如今想要刺杀剑殇者,数不胜数,自己秘密潜来岭南的消息已经传出,不管是番阳王势力不甘交易,还是各个势力趁机刺杀,如今确实是最好时机。

    “主公!”

    剑殇刚睁眼,一道身影迅速出现喊道,正是天锄许田。此时,许田正带着羞愧、自责等神情。

    堂堂散仙,竟然直到敌军展开行动,入侵府邸才发现,实在名不副实啊!

    不过,或许也是天意使然,谁知道刺客会在天锄许田修炼之际来袭。许田毕竟是初入散仙之境,前几天还一直关注四面八方,却终究只是散仙,哪能时时刻刻维持极度关注!

    “此次刺客非同小可,老夫已经感应到六个气息诡异的传奇人物,恐怕老夫难以保证主公安全……”

    看剑殇已经睁眼,而且脸色郑重。天锄许田自然清楚主公已经察觉,却是焦急忧虑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