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岭南入手
    ( )因为府邸已经坍塌小半,加上其中隐藏的不少毒物,已经无法住人,武桓众人只能静待横浦关大军到来。( )

    横浦关大军也来得很快,从听到脚步声,到出现身影,还不到一柱香时间,就看到番阳王、雷兆等人快步赶来。

    “权力使人腐化,百越王似乎很有信心啊?!”

    看四面八方涌来的训练有素的横浦关大军,再看百越王蓝凤凰毫无异样静立不动,剑殇颇为疑惑提醒道。

    蓝凤凰黑袍下的俏脸笑了笑,沉默不答,加上黑暗夜色,倒是没人看到蓝凤凰的笑靥中隐藏着解脱、放松的意味。

    “凤凰!你没事吧!”

    番阳王容戈为首的横浦关将士快步到来,番阳王没先问候武桓王,而是语气担忧关切率先看向蓝凤凰喊道。

    “咦?!”

    看到此状,不只是武桓王等人,便是巫伏龙等人也是眉头大皱,颇为讶异。

    特别是巫伏龙,看向番阳王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警惕、敌视。

    “都能信任吗?”蓝凤凰答非所问看向番阳王左右问道。

    看两人表现,显然颇为熟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并非只是傀儡般的主从关系。

    番阳王郑重点了点头,能被他带来者,自然是亲信。

    “阿哥!我已经跟武桓王谈好交易了!”

    令人意外的是,蓝凤凰语气柔和,平静说道。

    静!

    寂静!

    “阿哥?!”

    一语惊起千层浪!

    剑殇等人大部分人武桓势力众人还好点,只是意外番阳王和百越王的亲密关系,却没注意到“阿哥”在异族中并不是义兄那么简单。

    百越一族众人却是讶异非常,巫伏龙更是双眼一瞪,脱口而出,似乎极为惊讶且不敢置信。

    “嗯!你觉得可以就可以!这样也好,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番阳王神情一僵,随后苦笑了声,明显宠溺、心疼看着蓝凤凰说道。

    “这么好说话?这蓝凤凰的手段还真不一般。毕竟是一方霸主啊。这么容易、这么听话就交出兵权?!难道这真是代沟?!”

    剑殇只是颇为意外岭南二王的关系,却也没多想,反而对于番阳王的爽快应诺讶异非常。

    别说地球世界现实中的事,就是《铸圣庭》中,剑殇听说过的异人势力中争权夺利的事也不少。番阳王掌控的权势、兵权,不比任何异人势力差,竟然如此淡泊名利?!

    封建社会的人的心理,现代社会的人实在很难明白啊!

    在场众人心思各异之际。却见……

    蓝凤凰忽然解开黑袍纽扣,拉下黑袍……

    昏暗夜色中,如水月华下,在场众人不由得眼神一亮。

    湛蓝如海的秀发,翱翔九天的凤簪,个性鲜明的五官,惊人高耸的胸部,只堪盈握的蜂腰,丰润修长的长腿。再加上只包裹胸部、臀部的简陋蓝色锦袍,火爆而荡人心旌的身材,裸露出大半白皙如玉的肌肤……

    一直以来。在剑殇想象中,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风的百越王蓝凤凰,应该是个端庄娴静,严肃慧智的女人。

    谁知道,黑袍一去,竟然是个身材惹火,宛若熊熊火焰般炙人心弦的尤物,而且衣着如此暴露,再加上那湛蓝秀发、衣物。月色下泛光肌肤,蓝白极为清晰,让人有种若能摸上一把,宛若遭遇冰火九重天的强烈快感!

    这还是剑殇在《铸圣庭》中第一次见到的五官精致且身材惹火的穿着最暴露的女人。

    仔细回想,貌似岭南百越的女人。本就衣服比较暴露,蓝凤凰的服饰并无过分之处,只是和之前包裹得密不透风的黑袍反差太大罢了!

    定睛一看,蓝凤凰的相貌五官,比起虞姬、戚姬等历史美女逊色不只一筹。也就高虹、孟青子等女人那层次。

    只是,蓝凤凰给人的视线冲击很强烈,看上去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

    一时间,在场不少粗重呼吸声起,无数眼神落在宛若暗夜精灵的蓝凤凰身上,无法挪开……

    “我跟四位长老谈好了!族中会正式接受你,族长之位也会传给你。同时,武桓王应诺的王位,将会由你继承!”

    无论其他人怎么想,蓝凤凰郑重脱下黑袍,缓缓折叠好,递给番阳王声带独特腔调,颇具粘味说道。

    “咦?!”

    看到此状,武桓众人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答应主公的交易,就让人有点难以置信了,竟然连族长之位和王位也要让出?!

    “这怎么行?!不行!”墨渊长老脸色大变,语气坚决高声喝道。

    别说墨渊长老,便是巫伏龙、游蛇长老、鹰雕长老等人,也是眉头大皱,明显的不赞同。

    “他是老族长唯一幸存的儿子……亲生儿子。名为蓝戈,而非容戈。族长之位传给他也是理所当然!”

    就在此时,大地祭祀植弘却是语气平静说道。

    “他?可是……”

    墨渊长老愣了下,意外非常不停打量着番阳王容戈,如今该叫蓝戈了!

    不说墨渊长老等人,便是剑殇等人,也是意外非常。

    这番阳王,怎么看都是中原汉族之人,腔调也是字正腔圆,毫无岭南百越的口音。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这是汉族,而非越族啊!

    “如此重要之事,岂会轻率?!老夫等人已经验证过,各位长老若是怀疑,到时可以再验证一次!之前小凤凰的身份没暴露也就罢了,既然已经暴露,确实不适合继续担任族长之位!除非你们想族中大乱!”

    众人的心思,植弘很清楚,脸色如常解释道。

    “看来,重男轻女并不只是汉族的传统啊!少数民族同样如此!”

    看到此状,剑殇心中若有所思,暗自嘀咕道。

    所料不差,蓝凤凰和蓝戈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而蓝戈的母亲应该是汉族,蓝戈的相貌偏向了母亲,怪不得蓝凤凰之前如此有信心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如此更好,对剑殇来说,交易能顺利进行就行,其他都不重要!

    “嗯!”

    听到植弘如此说,墨渊等人哑然,只能低声应道,反正到时候再验证下就知道了!

    而且,植弘说得很对。难道岭南百越真让一个女人当族长?!

    如果不接受蓝戈,那岭南百越肯定会为族长之位来次动乱,岭南百越已经不堪折腾了,否则也不会接受武桓王的交易!

    “不行!不行!为兄能得到族中认可就很高兴了,为兄绝非族长之料,更比不上凤凰,绝对不行!”

    岭南百越各位长老沉默了,番阳王蓝戈反应过来,却是摇头摆手连声拒绝道。

    如果蓝戈是做戏的话。那绝对可以拿地球世界的影帝金像奖了,至少在剑殇看来,蓝戈确实是不想当这个族长和王爷。

    “这些年。凤凰已经为族中之事殚精竭虑,不堪重负。难道阿哥忍心让凤凰的青春全部耗在族中吗?或者是阿哥想让族中大乱?!”

    蓝凤凰脸色一暗,双眼水雾迷茫,一副娇颜欲泣的神情苦涩道。

    女人当族长,族中确实很难接受,而前任族长的儿子,要么夭折,要么陨落在入侵神州之时,就剩蓝戈一个原本被忽视。或者说基本没人知道的嫡系了!

    “……”

    番阳王蓝戈神情一僵,一时张嘴无言。

    对于这个妹妹,虽是同父异母,却是唯一的血亲。蓝戈确实是发自真心的疼爱、宠溺,还颇为感恩。

    小时候。蓝戈因为身份和相貌,本就见不得光,也不招人待见,甚至亲生父亲也基本无视他。但蓝凤凰一直当他是哥哥,对他照顾。不只是衣食住行,便是蓝戈之母劳累而亡,也是蓝凤凰出资安葬。这些对于蓝戈来说,不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也是难以偿还的恩情!

    “少族长妄自菲薄了!这段时间来,少族长能把岭南北部治理得如此安定和睦,能力可想而知,这也是族中对少族长的考验!”

    看蓝戈如此,大地祭祀植弘慈爱和蔼一笑说道。

    “那不一样,都是凤凰所教,我只是照做而已!”

    蓝戈老脸暗红发烫,老实应道。

    “……”

    众人无语,这番阳王,也太过老实了吧?!

    “咳、咳……”

    看到此状,不管是真实,还是做戏。剑殇并不是很在意,不由干咳几声,吸引众人的注意,便微笑接道:

    “自古以来,子承父业乃是天经地义,人理伦常之事。番阳王无需拒绝。再则……”

    说到此处,剑殇停顿了下,环视百越众人缓缓接道:

    “别忘了我等双方的交易条件!本王会保留和承认贵方的身份地位。但是,前提是贵方不得参与岭南军事政务之事。既然如此,何需什么军事政治才能?至于族中之事,反正有各位祭祀长老和蓝小姐在,还怕搞不定吗?明白本王的意思吧?”

    在剑殇,甚至是武桓势力将领心中,重要的是岭南这块发展壮大的稳定后勤基地。

    只要岭南各个城池和军事据点落到己方手中,武桓势力根本不怕岭南百越能翻起多大浪花,这就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王爷果然坦诚耿直!”

    岭南百越等人一愣,蓝凤凰似笑非笑应道,蓝戈更是张嘴无语。

    直白点说,武桓王的意思就是让蓝戈当族长,武桓王更放心!

    武桓王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了,他们还能说什么?(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