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抛砖引玉
    ( )“啊?!”

    听到英布如此建议,众人错愕,一时反应不过来。( )

    不得不承认,英布的想法确实是奇葩怪想,这也想得出来。而且,此法如果行得通,对己方确实极有好处,至少目前来说是如此。

    “不妥吧?!我方可是举着‘伐无道,诛暴秦’的旗帜起义,又是打着呼应张楚的旗号跨江而来。对于大秦帝国来说,我方是叛军;对于张楚政权来说,我方是盟军。先不说大秦帝国不可能让公主,还是大秦帝国身份地位最高的公主,跟我我方联婚。如果我方与大秦虎军夹击张楚政权,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方?”

    此时,一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国字脸,看似山野村民的憨厚年轻人,眉头大皱说道。

    “曹将军所言有理,根本行不通啊!”

    那憨厚年轻人话语一愣,陈婴迅速点头附和道。

    如果有人因为这少年那朴实憨厚的面孔气质,而忽视或轻视,那绝对会吃大亏。因为这憨厚少年是项氏大军起义的元老之一……曹咎,是项氏大军中最擅长防守的将军,号称镇天将军,可想而知曹咎的能力,所以也没人敢轻视这容貌气质看似路人甲的憨厚少年。

    “这点本将军难道不清楚吗?”

    看陈婴等将军纷纷附和曹咎,英布自信一笑应道,引得众人神情一怔,又听英布不屑接道:

    “华庭公主?!不过是秦始皇最宠爱的公主而已,秦始皇驾崩后。华庭公主还有多大能力?谁还会把她看在眼里?牺牲一个妹妹换取最强对手的覆灭,秦皇扶苏不大可能拒绝。

    再则,名声真那么重要吗?自古以来,哪段历史不是由胜利者所书写?仁德和善之人根本不适合当帝皇,更不适合在乱世中争霸,成王败寇罢了。

    远的比如扶苏,当初扶苏还未登基称帝时。以仁德宽厚闻名天下,如今呢?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为了稳定关中。收拢大秦虎军,保存大秦军力。任由天下起义军蜂拥而起,肆虐中原。枉顾社稷子民,直到如今关内形势稳定,方才出兵关中;

    近的比如真龙之主刘邦,天下皆知,刘邦毫无信义可言,行事手段更是卑鄙无耻,心狠手辣且不择手段,甚至为了起义资金,可以向白氏遗孀求亲,早就没信义名声可言。但是。刘邦还不是召集了大批人才能者,迅速崛起?!

    更远者,比如秦始皇,大秦帝国还未统一天下之时,秦始皇便是以残暴凶狠闻名天下。最后还不是统一天下?”

    英布一番话,说得在场众人哑口无言,事实如此啊!

    何况,英布是什么人?曹咎所说,英布不可能不清楚,只是出身不同。英布毕竟出自草莽,果断狠辣得多,也没那些士族贵族那般讲究虚情假意爱面子,而是注重现实、力量。

    “本将军敢保证,如果我方向大秦帝国求亲,明言联姻夹击张楚,大秦帝国有三成几率会答应,七成几率会模棱两可,拖延时间。但是,肯定不会果断拒绝或辱骂我方。因为大秦虎军和张楚大军即将决战,惹怒我方很可能会改变局势,这就是现实!我方如今在这片历史舞台上,已经有说话的权力和威慑的力量。”

    在场众人沉默,英布再次自信连声说道。

    曹咎脸色一正,依旧不大赞同说道:“既然大秦帝国答应联姻的可能性很低,我方何必冒着背叛盟友,勾结大秦的污名行事?”

    “污名?只要有实力,名声何足道哉?!别说大秦帝国答应的可能性很低,就算大秦帝国答应,我方难道真答应不成?求亲只是个幌子,既能安抚大秦帝国,又能威慑张楚政权,还能逼急武桓王,一举数得,总的来说,利大于弊!”

    英布撇了撇嘴,微笑应道。顿了下,不待曹咎反驳,又迅速分析道:

    “相信众人很清楚,不管大秦虎军和张楚大军的决战,谁胜谁负,对我方都有好处,但张楚大军大败,对我方更好,至少限制我方发展的桎梏会消失,可能还会因此让我方实力大增,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张楚政权一败,我方就是除大秦之外,势力和实力最强的势力,肯定是大秦帝国重点打击的对象,而且是第一目标,这点就算联姻真的成功也不会例外。

    第三点,如今武桓王正在谋略岭南,衡山郡又是刚刚入手,武桓王大本营蕴龙郡正是军力最为空虚薄弱之时,如果我方不趁机打压、削弱,甚至覆灭武桓王,便是真正的养虎为患,这也是武桓王散播不图谋中原的信息的主要原因,难道武桓王真的不会图谋中原吗?

    况且,别忘了武桓王的势力与我方接壤,可以说被我方堵死在南方,所以我方和武桓王根本没联盟的可能性,早晚会有一战,说一山不容二虎也不为过,毕竟江东也属于南方,如果武桓王拿下岭南,肯定会向江东下手,如此才能使得武桓王地盘形成铁板一块,到时进可攻,退可守!”

    “明白了!英布将军的意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方提出联姻,只是个名头而已,一石三鸟,却主要针对武桓王这只随时可能在我方后方发难的毒蛇,并且可以师出有名,以武桓王和华庭公主的暧昧关系为借口,袭击蕴龙郡!”

    诸将揣摩、消化英布所说之时,项声眼神一亮,率先出声应道。

    “差不多是这意思,即使没全中,也不远矣!”英布微微一笑应道。

    “可以说,这消息一传出,估计武桓王会暴跳如雷,很可能会不顾大局袭击我方。如此一来。大秦帝国可能会推波助澜,答应我方求亲,让我方和武桓王激斗,使得大秦帝国可以专心对付张楚。再则,如此也可以刺激虞小姐,让虞小姐和武桓王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甚至因此留在江东!”陈婴老脸发光。颇为兴奋补充道。

    “妙!就这么办!”

    陈婴话音一落,项羽精神一振,立刻高声喊道。

    不管英布如何说得天花乱坠。一听到可以破坏虞姬和武桓王的关系,留下虞姬,项羽顿时大喜。

    得到少将军支持。英布、陈婴、项声等人迅速期待看向项梁。

    毕竟,如今项羽只是个少年,所以大家称呼为少将军,真正的决定权,在项梁手中。

    “范先生觉得呢?”

    项梁却是比项羽等人沉稳得多,并未立刻回答,而是客气、尊重看向一旁发须皆白的范增询问道。

    会意开始后,范增就一直闭目养神,状若神游天外一声不吭。但是,项梁却不会忽视范增。几乎事事都会先询问范增再决定,极为敬重!

    士为知己者死,这也是范增鞠躬尽瘁辅助项氏的主要原因之一。

    “建议不错!”

    范增眼睛睁也没睁,大梦初醒般晃悠悠应道,引得项羽、英布等人眼神一亮。大喜。却听范增晃悠悠简单接道:“不行!”

    “呃……”

    正大喜中的项羽、英布齐齐神情一僵,嘴巴大张。

    便是正要开口决定的项梁,也是心中一凛,及时收回。

    “为什么不行?!如此一石数鸟的计策,有何不可?如果真怕污了我方声名,我方大可明面沉默。暗中行事,当做传言处理。反正我方不会真正迎娶华庭公主,等目的达成,大可澄清!”

    项氏大军元老,对范增都极为敬重,一时没人敢多说,包括项羽。新降不久的英布却是颇为不忿高声反驳道。

    “君子坦荡荡,既然我方无意,何需如此行事?”

    范增双眼缓缓睁眼,刺目精光凛冽,语气不悦说道,使得英布心中一凛,欲言又止,心中却依旧颇为不服。

    “我方起兵以来,一直以光明磊落,仁义之军震慑天下,吸引天下英雄来投。如何能使此小人之计,自掘坟墓?”

    不管英布心中如何不忿、不甘、不解,范增眼神凌厉环视在场诸将,缓缓问道。

    语气并不严厉,却使得在场诸将不敢反驳,便是之前赞叹此计的项羽、陈婴、项声等人,更是低头不敢对视。

    “不过,英布将军想法不错,不失为一妙计。只是不适合我方,却适合一人,而且那人来做,肯定更为逼真,更为有利!”

    看诸将如此,范增似笑非笑看了英布一眼,语气一转缓缓说道。

    “嗯?!”

    正当诸将失望之时,忽然听到此话,不由齐齐一愣。

    “刘邦?!”项声眼神一亮,恍然大悟脱口而出。

    “既是小人之事,自然要小人来做,天下间还有比他更合适的吗?”范增嘴角一撅,戏虐问道。

    “哈哈……”

    在场诸将顿时哄堂大笑。

    “但是,天下皆知,刘邦的起义资金,是由白氏一族提供,基本条件就要娶白氏遗孀为正妻,怎么可能再娶华庭公主?!难道让华庭公主为妾?”

    大笑之余,英布却是摇了摇头叹息道,顿了下,又迅速接道:“再则,刘邦凭什么听从我方?刘邦的地盘在北部,武桓王对他的威胁不大啊!”

    英布承认,这种事由刘邦来做确实更合适,更逼真。更能让武桓王勃然大怒而失控,只是不大可能。

    “以华庭公主的身份,为妾自然不可能,却可以是平妻!而且,就凭我方对付武桓王还不够,最好是与刘邦联盟,加大我等双方的威慑和实力,甚至再拉上大秦帝国。更重要的是,刘邦迎娶白氏遗孀的条件是为白氏复仇,加上刘邦和武桓王的仇恨,比我方深得多,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一石数鸟。不管从哪方看,刘邦也没拒绝的道理!”

    昨天去外地来不及赶回,很抱歉!不过,昨天没断更,有更新一章的,影子会补上,晚点还有两章!(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