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推衍之战
    第二更……

    “以华庭公主的身份,为妾自然不可能,却可以是平妻!而且,仅凭我方对付武桓王根本不足,最好与刘邦联盟,加大双方的实力和震慑力,甚至再拉上大秦帝国。更重要的是,刘邦迎娶白氏遗孀的条件是为白氏复仇,加上刘邦和武桓王的仇恨,比我方深得多,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一石数鸟。不管从哪方看,刘邦也没拒绝的道理!”

    英布话语一落,范增便迅速接道。顿了下,自信接道:“至于大秦帝国会否答应,这点更不用担心。毕竟大秦帝国的主要对手是张楚,我等不一定能入大秦眼中。大可让刘邦向大秦帝国表示以联姻为条件,表面臣服,让第四百六十一章 推衍之战大秦足以蒙蔽天下人,有台阶可下。要知道,覆灭武桓王的心思,大秦帝国不会比我方和刘邦少多少!”

    “刘邦虽然声名不佳,却不会行此之事吧?好歹也是义军之主,如果向大秦帝国臣服,等于失去了争霸资格!”

    英布缓缓点了点头,承认范增所说有理,却依旧颇为怀疑说道。

    “刘邦假降的事例还少吗?先是臣服君侯黄歇,而后在博浪沙当众表示臣服武桓王,他根本不在意这个。况且,刘邦不过是挂着真龙之主的名号吸引人才能者而已,如果不是白氏支持,他连起义的资格都没有。如今也就占据河内郡,势力地盘还没一郡,手下军队也就数十万,连英布将军的实力都不如,在天下起义军中,根本排不上号,我方与他联盟是抬举他!末将有点怀疑,刘邦是否会真的借助我方威势,投靠大秦帝国呢!”

    英布话音一落,项声不屑撇了撇了嘴,连声应道。

    “呃……”英布愣了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刘邦的名气确实挺大,却主要来自真龙之主、白氏一族和武桓王第四百六十一章 推衍之战的恩怨等事,本身实力和势力根本不强,连河内郡都还没统一,也没什么惊人战绩,如今在历史舞台上确实排不上号。

    至于说刘邦正在准备跨河(黄河)参与中原争霸,那也只是传说而已,目前根本没资格成为项氏大军的对手。

    如果项氏大军向刘邦伸出橄榄枝,而且以联盟的理由让刘邦和大秦帝国联姻,等于是间接增强刘邦势力的身份地位,刘邦还真有可能假戏真做,直接投靠大秦帝国。

    “噗……”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揣摩此事可行性时。原本悠哉悠哉的范增,忽然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染红身前案几……

    “啊……”

    在场诸将大惊,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范先生?!”

    项梁大惊,极为失态撞翻案几,直接赶往范增身前怪问道,确实是极为尊敬、敬重。

    扶起范增之时,项梁双眼一眯,眼神凌厉瞪了无动于衷的项羽一眼……

    “亚父!”

    项羽心中一凛,连忙迅速上前,顾作关心、孝顺扶持,一副孝子之态。

    “无妨!反噬而已!”

    项梁叔侄关怀扶起,范增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口血沫吐出,做了个长呼吸,声音沙哑摆手说道。

    “反噬?!”

    看到项梁叔侄此状,再加上围住范增的江东清楚,英布终于清楚范增在项氏大军的至高地位,不过还是疑惑问道。

    “继续商议,老朽无妨!”

    范增摆手示意诸将入座说道,顿了下,颇为嘘吁叹息道:“异人!异人!不愧为异数之人!以老朽修为境界,足以算尽天下,连真龙之主和大秦之主都能推衍卜算,却抓不到武桓王的气息,便是耗费十年寿命也只能看到模糊影子,看不清楚将来啊!”

    “嗯?!”

    在场众人齐齐眼皮一跳,各自若有所思,讶异、仰视看向范增。

    仔细观察,众人才发现范增似乎苍老了许多,连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不少。

    “亚父!”

    项羽心中咯噔一声,愧疚、自责、感ji扶着范增产生喊道。

    此时此刻,项羽的尊称确实是发自真心。

    一直以来,项羽对范增只顾大局,没拿他当义子而暗自愤恨、怨气。如今,看范增为了项氏大业如此付出,不感ji就不是人了!

    其实,项羽也不傻。但是,项羽是人不是神,很多事是想得通,却做不到而已,比如虞姬!

    “哎……”

    项羽的真心,范增自然能看得出来,直直看着愧疚感ji看着自己的项羽半响,长长叹息了声,沉默!

    “亚父?!”看范增此举,项羽心中发虚,忐忑问道。

    “老夫看到的关于你的轨迹,跟异人所说差不多,如果你性格不变,结局也是一样!”

    范增冰凉手掌紧紧抓着项羽的手腕,语气郑重说道。

    “嗯!”项羽心中咯噔一声,忐忑应道。

    “依计行事,立刻联系刘邦,此计一定能成功。同时,整军备战,准备夹击张楚势力!”

    看项羽此状,范增暗叹了声,也不多说,而是嘘吁拍了拍项羽手臂,看向项梁,语气自信说道。

    “先生?!”

    项梁讶异脱口喊道,便是英布、陈婴等人,也是讶异、疑惑。

    “决战张楚之后,将会由大秦、西楚、大汉三分中原,其余皆不为惧。”

    范增脸色苍白如纸,却是语气郑重自信沉声说道。

    项梁叔侄,陈婴、英布、钟离昧、虞子期等人齐齐眼神一亮,颇为ji动。

    诸将还想再问,却见范增已经闭目沉默,一时不敢开口。

    “武涉!此事由你负责,务必尽快、尽力办妥!”

    项梁迅速稳定心神,朝一位高冠古服的中年人吩咐道。

    范增虽然没多说,也没解释。但项梁对于范增很信任,既然范增说将来是三分中原,而且此事必成,那事实肯定如此。

    “喏!”武涉郑重应诺。

    “范……范先生的意思是,大秦帝国会同意联姻,条件是让我方与刘邦参与覆灭张楚?!”

    看诸将如此尊崇,英布心中讶异,却依旧有点不敢置信迟疑问道。

    英布真不相信还有能清晰算出未来的事,那就不是人,而是传说中的神仙了!

    “嗯!”

    正当众人以为范增不会理会英布时,却见范增淡淡应了声。顿了下,又让人意外解释道:“天地玄理,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极于九。所谓起于一,便是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理。立于三,便是三界之玄,三才之理。所以,三分中原是大势,无可更改。只是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之一是个变数。所以,此次谋划的结局,是我等三分夹击张楚,而后三分天下。至于过程和后续如何,如何在过程中获得最大利益和最大结果,就看各自谋划了。所谓盛极而衰,阴极生阳。‘一’起于大秦,所以大秦必衰。而大汉为阴,偏柔;西楚为阳,偏刚。合而为太极,为‘一”无敌天下,足以取代大秦。

    经过此次谋划,我方与刘邦皆能趁势崛起,乃是大势,任何人无法更改。但阴附于阳,刚胜于柔。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刘邦必会被我方所制,难有作为,此乃合则两利之事,无需排斥。”

    “小子受教了!”

    英布听得云里雾里,脑子混乱。但是,却发自内心敬重万分,鞠躬应诺。

    无论如何,以范增的身份地位,会特意为英布解释,足可见范增对英布的重视了!

    “如此说来,武桓王必灭?!”

    在场众人都听不懂范增说什么,顶多也就理解一两成,却没人反对。反倒是项羽颇为〖兴〗奋脱口而出。

    “异人能杀(重创),不能灭!所谓大势不改,小势不计。如果武桓王妄图问鼎中原,必定无功,这就是武桓王避开中原,图谋南方的主要原因。而我方逐鼎中原,乃傲世神龙,若与蛇蛟相争,便是自损气运!”范增依旧闭眼,语气平静说道。

    “什么意思?!”

    看范增答非所问,项羽皱眉问道。

    沉默!

    沉默!

    别说智商不低,只是懒得动脑的项羽,就是陈婴、英布、项声等谋略无双的人,也不大明白。

    “此次虞小姐前往吴县探亲,乃是武桓王算计,陷阱布在中原之外。我方若想问鼎中原,千万不可争雄中原之外,不可刁难、不可争夺、不可顾及,任其进出,否则必定自损气运!”

    片刻后,范增暗叹了声,缓缓解释道。

    “什么?!不要谋划虞姬?任其进出?!”

    项羽大惊,颇为不忿、不甘、不解脱口而出。

    范增的意思,项羽心中明白一点,意如争夺海洋的神龙,何必浪费时间、精力跟蛇蛟争夺湖泊,舍本求末?但是,项羽不甘心,也舍不得放弃虞姬。

    “武桓王不是号称九龙之主吗?如何会是蛇蛟之流?!”反倒是项声若有所悟,疑惑问道。

    “九乃数之极,阴阳太极,可盛可衰。问题是,武桓王是异人,不属于这个世界。是龙、是蛟、是蛇、是虫,皆未可知,正在融合、蚋变之际,压力越大成长越快,若是我方不理会,自然难以成长!”

    范增没理会项羽的不甘,自信且不屑冷笑一声,语气平静说道。

    “先生的意思是?!”项梁若有所悟,恭敬请教道。

    “武桓王并非天下人所知那般重色重情,这点从数月来,武桓王还没染指虞小姐便能得知。所以,此次虞小姐探亲乃是诱惑、圈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