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顺势而为
    大家开开心心过年,影子喝多了还半夜起来码字,写这章时,颇有感触,联想到了作品如今的情况。如今成绩暴降,更新是个问题,恰逢过年和情节的平淡也是个问题。成绩不好,任何作者也难有激情,怎么写出激情?有点陷入恶性循环的趋势,患得患失啊,可这些过渡情节又不能跳过不写,纠结!

    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拜求月票,推荐票!!!谢谢!(以上免费,不算)

    *****

    “能不能比,不是你说的算!按照我们的历史,确实比不了。我只知道,在《铸圣庭》中,我方威望不比张楚差多少,便是陈胜吴广面对我,也要客客气气。特别是如今,大秦帝国正威逼张楚,陈胜吴广更怕惹怒我方而夹击他们,蕴龙郡中更有陈胜吴广的使者一直在等待求见,还送了大批财富安抚、讨好我方,你说能不能比?”

    剑殇双眼一眯,正要发怒,随即心中一转,冷笑缓缓说道。

    跟宋祖天破口大骂,争得面红耳赤,那是太抬举他了,何必浪费表情?!

    “嗯?”

    在场异人齐齐一愣,便是宋祖天也哑口无言。

    “说白了!你们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自认为身份高贵,不能向我这种平民百姓低头。却不知,你们正在扮演的角色更为不如,因为你们部分人效忠的势力之主,还不如我!这话虽然有点难听,有点自大,却是事实!”

    众人沉默,剑殇却是环视在场众人,语气平静再次说道。

    “哎……”

    龙魂重重叹了声,沉默无语,各个势力之主若有所思。

    其实,在场异人都是各个势力之主,精明如鬼。哪会不清楚己方和其他势力的心思。

    各个异人势力投靠原住民势力,那是被异人历史所影响,再加上大势如此,所以容易接受。

    而武桓王,毕竟是异人,现实中的身份地位远远比不上他们,要他们投靠,心理自然不平衡。很难接受。

    一时间,气氛凝聚且压抑万分。

    龙魂苦笑摇了摇头,语重心长说道:

    “国战的严重影响,我之前已经解说过,就不再重复。战争无情,如果我们无法联合起来,到时国战爆发,对于在场所有势力,对于我国。甚至华夏区来说,绝对是场灾难。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相信到时候你们很多势力会就此覆灭!”

    “这点我明白。相信这个道理在场每个人都清楚。但是,谁都不是圣人,想得到跟做得到完全是两码事。我的地盘是花费无数心血得来,并非白捡,怎么能轻易让出?这让我如何向跟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战友交代?”

    剑殇点了点头,语气嘘吁连声应道。顿了下,眼神紧盯着龙魂接道:

    “无需狡辩,你们打的什么心思,大家心照不宣!不管你们怎么说。怎么骂都好,如果只要地盘,如今华夏区的无主地盘多得是,何必一定要选择我方势力?比如夕阳居士的道门,虚心的武盟等。是起义军之一,拥有独立自主的地盘,也可以选择他们啊!”

    “我方不过是借助大势,不想投靠原住民势力而谋夺地盘罢了,如果大秦帝国或张楚政权、项氏一族、彭越起义军等正要对付我方。我方根本守不住地盘,根本无法成为稳定基地,到时岂不是鸡飞蛋打?”

    虚心自嘲笑了笑,语气诚恳说道,也是无形中抬高了武桓势力,抬高了剑殇的身份地位。

    “照你的说法,那是认为我方守得住地盘,能稳定发展咯?既然如此,那投靠我方为什么不行?”剑殇微笑朝虚心点了点头,大有深意问道。

    虚心摇了摇头,沉默。

    “这不一样,我们投靠原住民势力,只是权宜之策,积累本身实力的过程,只是暂时。如果投靠你,除非武桓势力覆灭,否则想翻身就难了!”

    魔后赢莹沉思了下,坦白说道。

    “够老实,够现实!”剑殇竖起大拇指,连声赞道。

    魔后一番话,确实说出各个异人势力的心思了。

    如果《铸圣庭》的形势依照异人历史,那接下去就是刘邦和项羽的天下,支持他们自然最好,至少也能混个开国功臣的身份地位,占据先手。

    只不过,看如今《铸圣庭》形势,已经跟异人历史有所差别,加上刘邦、项羽等原住民势力也不相信或重用异人势力,不然所有异人势力都投靠刘邦了。毕竟异人历史中,最后是刘邦获得天下,问鼎中原。

    加上各个顶级异人势力都有称霸的野心,不会甘心居于人下,所以形成了如今的混乱格局。这点不说异人,便是原住民也是这样,比如彭越、赵歇、张耳、共敖等起义军,也是这心思,如果不是最后大势所趋,他们不会择主投靠,也想争霸天下。

    “武桓王真的不再考虑,不会让步?”

    龙魂做了个深呼吸,上身一挺,直视剑殇,语气郑重问道。顿了下,又若有所指叹息道:“国之不存,民将焉附啊!”

    言外之意,自然是指,如果华夏区国战失利,各个异人势力的小心思都没用,甚至会失去各自的一切,包括武桓势力在内。

    “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你们认为可能吗?人活着,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自己身边的人考虑。很抱歉,我还没伟大到牺牲我方来成全大家的地步!又或者你们认为自己比较高贵,我只是个升斗小民,就必须牺牲自己(剑殇),对你们让步?予取予夺?”

    剑殇也是身躯一挺,语气认真应道。看龙魂还想再说,迅速摆手阻止,皱眉环视在场众人,最后看着龙魂接道:

    “目前为止,我等此次见面,还算平静,还没爆发什么不愉快的事,我也很感谢你的解说,让我对国战和《铸圣庭》更为了解。到此为止吧!我的意思已经说过,多说无益!至于国战,到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咯。能齐心协力自然没问题,不然就自求多福吧!”

    “嗯?!”

    龙魂、魔后、暗夜孤星等齐齐眼皮一跳,脸色微变。

    “你什么意思?难道国战爆发时你想当汉奸?你还要不要脸了?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民族吗?”宋祖天怒视剑殇连声喝骂道。

    “……”

    剑殇脸色一寒。眼神凌厉看向宋祖天。忽然展颜一笑,高声喊道:“来人!”

    宋祖天脸色一变,便是龙魂等人也是神情各异。

    “武桓王,小宋说话是……鲁莽了点,只是鬼迷心窍……”

    龙魂还以为剑殇想下杀手,连忙解释道,并频频朝宋祖天使眼色。

    宋祖天这太子dang,在地球世界是作威作福惯了,不能接受别人的忤逆。特别是巅峰权势的圈子之外的人的忤逆,明显口不择言了,而且是牛头不对马嘴。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架势,摆明想毁谤、污蔑剑殇,以此要挟。

    “主公!”与此同时,四个贪狼禁卫进入见礼道。

    “无妨!跟他计较也太看得起他了,本王还没把他看在眼里!”

    剑殇摆手打断龙魂的话,冷笑说道。随即看向贪狼禁卫吩咐道:

    “送客!”

    “喏!”贪狼禁卫恭敬应道。

    “还有,传令下去,武桓势力不得存在任何形势的非法武装组织。已有者,三天之内解散或离开,否则……一例杀无赦!”

    剑殇似笑非笑看向宋祖天等人连声吩咐道,脸色一沉,满脸怒意指向他们接道:“至于他们。三天内,滞留不去者……杀!从此列入我方不欢迎之人的黑名单。”

    “喏!”

    贪狼禁卫神情一凛,杀意凛然瞥了眼在场惊愣的异人一眼,再次应诺。

    “武桓王(剑殇)!”

    龙魂、魔后等人大惊喊道。

    剑殇却理也不理,冷着脸直接起身离开……

    “宋祖天?!”

    龙魂等人双眼喷火看向宋祖天……

    剑殇此举。比直接杀了宋祖天更让人难受,比刀光剑影拼杀还狠辣。

    所谓列入不欢迎之人的黑名单,就是以后他们不得进入武桓势力范围,否则……杀!

    ……

    番阳城城主府后院。

    “主公此举是否……冲动了?不过是个势力首领而已,没必要为了他大动干戈吧?”

    随着剑殇离开的高虹,迟疑着措辞问道。

    之前剑殇和其他异人所说的话,高虹不是很清楚,剑殇也都是“你、我”相称,连“本王”自称也没,所以高虹一直保持沉默,并不插言。

    “那倒不是,本王有那么冲动吗?其实早就如此谋划,只是岭南刚刚入手,形势不稳才一直拖着,如今正好顺势而为,借题发挥!因为随着危机到来,我方必须铁板一块,全力应付外敌,否则到时内忧外患之下,后果很严重!”

    剑殇微笑摇了摇头应道,高虹恍然大悟,这也是杜绝岭南百越贼心不死的主要手段,确实很有必要。

    “算算时间,各处谋划也差不多了,如今各处形势如何?本王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剑殇转移话题问道,有点戏谑的语气。

    “花仙城地基已经打好,构架初步完成,港口和船厂也建好了,正在聚集船舰材料,只是我方财富不足,购买的材料很少,无法全速打造船舰;

    蕴龙郡内,根据情报,出现了很多陌生人,应该是各方的眼线,就怕他们认出皇陵的意义,不会入瓮。不过有主母坐镇,并没出现什么内乱;

    虞小姐那边,据说少将军项羽和虎将虞子期、廉成等人,偷偷潜回了江东,项氏一族最近也频繁跟虞氏一族接触,估计也快动手了!

    至于岭南,以吕嘉为首的北越飞军和以巫伏龙为首的南越兽军,两个军团已经招募完毕,北越飞军数量为十万,南越兽军数量为一万,各种凶兽大约十万,正在训练之中,若上战场,至少要一个月时间,这也是各地城池、要塞的建造时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