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刘邦的不甘
    影子承认,过年玩疯了,有点惫懒了,初七回老家(影子家在同安,却是长大后搬来的),加上表弟结婚、儿时伙伴归来等事,又偷懒了两日!很抱歉!

    只是说事实,不是借口,也不是理由!

    另外,如今作品成绩确实降了不少,但也不差,怎么可能tj?最近不少人宣传tj之说,不过大多连推荐票都不给的人,希望你们别蛊惑人心,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没付出就没指责权,谢谢!

    河内郡以南,临济。

    城高数百丈,人口上亿的王朝级别城池临济城。

    此时,繁荣昌盛的临济城,城内军队迅驰,烽烟袅袅,无数残军激战各处。高耸入云的城墙坑坑洼洼,无数绣着“刘”字的鎏金旌旗遍插城头。

    紫袍佩剑的刘邦站立临济城头,无视战火蹂躏后的临济城,无视烽火考验的城内形势,在数千银甲白披的精锐特殊兵种“白龙剑卫”的环卫下,遥望南方,久久沉默。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临济城一下,与朝歌、濮阳三角屹立,坐拥三大王城,大势已成,霸业可期!”

    高冠儒服的曹参、绝美睿智的张良等军师,在精锐军卒护卫下,来到刘邦身旁,曹参颇为兴奋、恭敬,连声恭贺道。

    起义数月,刘邦拿下河内郡,过河南侵,先下王城濮阳,后下雍丘、都关、甄城、城阳、燕城、济阴等名城。如今拿下临济。使得三大王城以“三才方位”倚角而立,进可攻,退可守。势力总面积虽然等若衡山郡,人口、经济、政治等因素,却是衡山郡的数十上百倍,已经呈潜龙升渊的大气之势,这就是中原与边荒的主要区别。

    别的不说。光是三大王城的庞大人口基数,只要刘邦有足够资金、足够魄力,随时能拉起百万大军还游刃有余。而且极难被攻陷,都是极为稳定的基地,毕竟中原的王朝级别的城池。人口基数都过亿,这是种巨大蚋变。

    “嗯!”

    帐下诸将兴奋喜悦,刘邦却依旧遥望南方,脸色如常平静应了声,甚至还有点忧虑。

    看刘邦此状,原本兴奋喜悦,信心昂扬的刘邦诸将,顿时齐齐心中一凛,不敢表现得太过。

    什么是真龙之主?

    这就是真龙之主,连拿下王城级别城池。都心如古井,冷静如斯,宛若拿下小城级别城池般毫不在意。

    想想项氏大军拿下王城级别城池彭城的“嚣张跋扈”,心境跟刘邦相比,天差地别。

    当然。这是此时刘邦诸将心中的想法。

    刘邦势力三大王城,朝歌是老牌王城,有望晋级皇城;临济是新晋王城,濮阳虽是王城规模,距离真正的王城标准却还有段距离。至于彭城,那是老牌古都。称之为皇城也不为过,不能相提并论。

    张良心思如鬼,站立刘邦身畔,跟随远眺南方,缓缓问道:“主公在忧虑武桓王?!”

    “知我者,张良矣!”

    刘邦点了点头,颇为亲近连声赞道。顿了下,脸色一正,自嘲摇了摇头接道:

    “直到如今,天下人方知武桓王之谋划,不愧为武桓王啊!竟然以空城计吓住天下人,瞒天过海拿下岭南,又以连环计得到虞氏一族,如此魄力、如此谋划,本座不如啊!”

    “主公……”

    曹参、陈平等心中咯噔一声,兴奋狂傲之心消散大半,脱口喊道。

    想说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包括张良在内的所有军师幕僚,脸皮都有点发烫。

    之前,项氏大军主公前来联盟,并意图联合己方、大秦等势力,联军图谋蕴龙。只是刘邦势力众军师幕僚,感觉蕴龙郡是武桓王大本营,武桓王不可能没有后手,所以不赞成“趁虚而入”。因此,自从知道武桓王“瞒天过海”潜入岭南后,刘邦势力跟项氏一族、大秦帝国等势力一直在扯皮,扯到武桓王大军回转蕴龙,依旧没真正对蕴龙郡动手,机会已失,这就是刘邦口中的“空城计”!

    直到武桓王亲率大军赶回蕴龙郡,天下人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武桓王之前是摆“空城计”,调走蕴龙郡所有正规军,连各个势力强者潜入蕴龙郡,也没发现大军存在,反而让各方势力投鼠忌器,不敢侵犯。可惜,等反应过来时,时机已失。

    直到此时,天下人才明白过来,许多势力都捶胸顿足,懊悔万分。根据调查,武桓王之前忽然接收衡山郡、岭南,实力确实不足以稳定形势,谁知道武桓王敢拿大本营蕴龙郡当赌注,赌天下人不敢“趁虚而入”。

    人的名,树的影。基于武桓王威名,加上武桓王的沉稳谨慎,各个势力首领都不相信“真实情报”,却是被武桓王摆了一道!

    这就是武桓王的魄力,也是刘邦自认不如武桓王的地方,要刘邦拿大本营朝歌当赌注,倾巢而出开疆扩土,刘邦还真没这勇气。

    自古以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不外如是啊!

    经过此事,天下人对武桓王有了新的看法,不管是官方,还是市井,都是津津乐道,更让武桓王威名大震!

    “属下无能,请主公降罪!”

    张良眼皮一跳,绝美脸庞苦涩,躬身请罪道。

    毕竟,当初项氏一族联盟时,各个军师,包括刘邦在内,大多是倾向于趁虚而入谋夺蕴龙郡。是张良高估了武桓王,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众人不敢大军南下,如今“谜底”揭晓,让张良情何以堪啊!

    “张先生才智通天,何罪之有?如果我方谋夺蕴龙郡。也得不到蕴龙郡,反而会失去攻陷临济的机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何况,那是本座的决定!”

    刘邦月眉一挑,连忙扶住张良,硬挤出个笑容连声说道。

    其实,此时的刘邦。心中对张良确实颇有怨气,猜疑张良是不是因为心中人“邪妃”,而故意帮助武桓王。否则张良当初曾经自认不如范增,为什么又否决范增的联军之说?!

    “主公能如此想,自然最好!确实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以张良之能,如何不知道刘邦的想法。心中暗叹了声,颇受打击叹息道。

    经过此事,张良反而激起了与“情敌”武桓王,一较高下的想法,不能说对刘邦真正忠心,至少已经决定全力辅佐刘邦,击败武桓王!

    “如何能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区区临济城,早晚是我方囊中之物。而武桓王。大气已成,今后再难有撼动武桓王根基的机会了!事实已明,根据我方探子回报,蕴龙郡根本没张兄所说的兵马俑,否则武桓王也不会等岭南形势初稳。就迫不及待率军回援了!”

    听张良如此说,曹参心中冷哼一声,语气颇为不悦连声说道。

    当初,曹参也是偏向联合项氏大军、大秦帝国等势力,趁虚而入拿下蕴龙郡,就算难以得到地盘。至少能重创武桓王,得到海量后勤物资,缓解刘邦大军的形势。

    毕竟,如今天下大乱,毁坏了无数农田果园,除却武桓王和大秦帝国两大势力,粮食等生活物资,对于哪个势力都是急缺之物,就算刘邦势力有白氏一族支持,也是一样。

    “……”

    张良嘴巴蠕动数下,苦笑摇了摇头,没有反驳,也无法反驳,即使张良知道曹参这是在争取军师之位。

    当初,张良是以武桓王手中拥有“始皇陵”核心枢纽为根据,说服众人接受蕴龙郡空虚是武桓王圈套的说法,因为武桓王蹿出大秦帝都咸阳时拿出过,虽然这事没广泛流传,但以刘邦、张良等人的身份地位,却是清楚。

    谁知道,直到武桓王亲自率军回援蕴龙郡,各方势力派出的强者,几乎把蕴龙郡掀地三尺,也没找到兵马俑在哪里,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经过此事,张良能清楚感受到,原本自己是刘邦心中第一军师,如今却是有点排斥,隐在曹参、陈平之下了,毕竟他们确实是神谋鬼算的顶级军师。

    “好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若要责怪,就怪本座吧,毕竟是本座的决定!”

    曹参的心思,刘邦自然清楚,却也不想失去张良,连忙缓和道。

    “属下不敢!”曹参连忙说道。

    “大秦帝国,气数已尽,已是日落西山,倾覆在即;张楚政权,鼠狼之辈,鼠目寸光,不足为虑;项氏一族,过江猛虎,再而衰,三而衰,又与武桓王势力接壤,大事难成。至于各处起义军,更不放在本座眼里,错失此次机遇,武桓王是潜龙升渊,难以抑制了,各位先生有何看法?有否压制武桓王之计?”

    事已至此,刘邦不想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迅速转移话题说道,谁知道,越说越怒,又怒又惊又忧,也间接说明了,别看刘邦说得好像不在乎张良的“失算”,其实芥蒂颇深。

    刘邦心机如海,此次却颇为光棍,直言天下英雄尽皆不在眼里,最大的对手是武桓王!

    “……”

    曹参、陈平、张良等军师对视一眼,齐齐沉默。

    如今武桓王亲率大军折返蕴龙郡,加上武桓势力易守难攻的天然地理,除非他们拥有恐怖海军,从东海袭击岭南,否则根本奈何不了武桓势力啊!

    “好一个九龙之主!难道本座真不如他?!”

    看各位军师沉默,刘邦心生魔性,又忧又怒又不甘心握拳呢喃道。顿了下,苦涩仰望苍天,叹息道:“即生真龙,何来龙主?!天道不公啊!”

    天下皆知,刘邦是真龙之主,而武桓王是九龙之主。再回想前程,刘邦虽然无赖、无耻,却能认清事实,知道自己平时无往不利,但碰上武桓王肯定倒霉,所以比任何人都怕武桓王,这也是刘邦当初同意张良说法,不敢大军侵犯武桓势力的主要原因之一。

    “主公?!”

    一声叹息,刘邦的颓废、无奈,尽皆展示,使得诸将惊慌喊道。

    刘邦诸将都是历史名将,尽皆精明如鬼,自然看得出主公有点怕武桓王,颇为忌惮,只是他们不敢明说而已。

    如果刘邦真抱着这种想法,那势力还如何发展?!(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