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称王风暴(三)
    “不妥吧?武桓王谋略岭南时,我方可是图谋过蕴龙郡,意图滋扰武桓王后方。武桓王不可能不知道,他一直宣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加上武桓王的睚眦必报和疯狂暴戾,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要援助我方……”

    张楚诸将狂喜之际,吕臣却是苦笑摇了摇头提醒道。

    “呃……”

    吕臣一番话,宛若一盆冷水浇下,顿时让在场所有人一激灵,全都讪讪无语,因为当时压制武桓王之事,在场大半人都同意了!

    况且,张楚势力中,跟武桓王接触最多的就是吕臣,吕臣的话自然最有说服力、最具权威性!

    “这可如何是好?至今为止,还没任何起义军表态‘勤王’,甚至卑鄙无耻的刘邦和项氏,还暗中与大秦帝国勾结,大有落井下石之势。若是没有援军……”

    邓宗苦笑摇了摇头,垂头丧气苦涩说道。

    早知如此,悔不当初啊!

    当初刘邦和项氏,说动他们一起压制武桓王。谁知道,各个势力惧于武桓王威名,互相推诿,不停墨迹,只是派出强者潜入蕴龙郡,终究一事无成。等他们危急之时,刘邦和项氏非但没有反应,还有落井下石之势。

    自从大秦虎军出关,便势如猛虎,打得张楚大军节节败退,如今更有四方包围,一举覆灭之势。

    如果再加上武桓王趁火打劫,还有刘邦南下、项氏西进。那他们真的四面皆敌,就算从大秦包围圈突围,也没容身之地,死定了。

    “难说!武桓王欲自立为王,最重要的就是认可。除大秦帝国,唯有我方占据大义,其余势微言轻。如果我方给予武桓王名分。承认武桓王的身份地位,未尝不是个转机!”

    周市沉思片刻,颇为自信解释道。

    这就是师出有“名”的重要性!

    “咦?!”

    周市话音一落。吕臣不由得眼神一亮,颇为兴奋接道:

    “世人皆说武桓王蛮横霸道,属下感觉武桓王挺好相处。颇有狭义之风,恩怨分明。如果我方以低姿态面对武桓王,率先承认、支持武桓王开国建朝,武桓王应该会投桃报李!如果我方再坦诚我方之前的失误,给予补偿,相信武桓王会不计前嫌,至少不会落井下石!”

    “这个……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那我方威名将立于何地?天下英雄如何看待我方?”

    吴广眉头大皱,颇为恼怒瞪着吕臣不悦反驳道。

    “哼!以我方如今情况,勤王檄文发出至今。有哪个势力前来支援?我方还有什么威名?他们算什么英雄?不过是借助我方之势起义罢了,巴不得我方灭亡吧?!”

    田臧鄙夷瞥了眼吴广,语气颇不客气耻笑道。

    “你……大胆!”吴广大怒!

    “切……真以为你还是假王?此次劫难过不了,不是王,而是亡了。看你还嚣张什么!”

    田臧心中冷哼一声,暗自不屑鄙夷,却是没有说出口,懒得理会吴广!

    “属下赞成吕将军之说。反正,我方此次若是战败,身家性命不说。威名扫地,一切尽失,也不在乎结好武桓王这点事了;如果此次我方能胜,那就奠定了我方霸主之威,凭武桓王那地广人稀的格局,就算全民皆兵,能组建多少?何况武桓王如今明显是后续乏力,奈何不了我方,又被我方死死压制在南方,构不成多大威胁!”

    田臧和吴广的不合,在场众人皆知,自然不会参与。沉默寡言的召平,看向陈胜冷静奉劝道。

    “……”

    吴广眉头一皱,想反驳,又不知怎么反驳。

    事实如此,如果此次决战失败,张楚政权就此消亡,如今做什么事都没意义了;如果此次决战胜利,张楚一举奠定霸主之位,还在乎武桓王?别看武桓王威震天下,坐拥南方,人口才多少?怕什么?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武桓王到底会应檄文“勤王”,还是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

    大秦帝国,帝都咸阳,大秦禁宫。

    “砰……”

    “好一个武桓王!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竟然在此关键时刻叛乱,罪该万死,当诛九族!”

    武桓势力的情报一到,已经集成秦皇之位的扶苏,愤怒拍案而起,咬牙切齿骂道。

    “呃……”

    蒙武脸色一变,正要反驳,暗叹了声,终究什么也没说,心中叹息道:

    “如果不是大秦帝国行差错着,武桓王也不会选择此时作乱吧?当然,武桓王选择此时自立为王,时机确实选择得太准了,可谓致命!”

    虽然蒙氏一族和王氏一族,对于武桓王的印象不错。但是,在大秦帝国和张楚政权决战之时,武桓王竟然这么做,却是有失光明磊落,令人不耻!

    要知道,此次决战的影响极为深远,胜则压服天下,败则兵败如山倒,大秦帝国根本输不起啊!

    不得不承认,武桓王确实太过歹毒,早不自立为王,晚不自立为王,竟然选择这时候,宛若蛇打七寸,可一击致命啊!

    以目前形势,大秦帝国有信心击败张楚政权,也有相信张楚孤立无援。因为实力最强的项氏一族和威望最高的刘邦势力,已经明摆着巴不得张楚覆灭。但是,加上威震天下的武桓王,那就足以让大秦帝国心惊胆颤,信心大失了!

    “其实,武桓王的心思,并不难猜!主要是我方一直没回应刘邦的提亲,惹怒了武桓王。否则武桓王刚平定岭南,形势不稳。财政堪忧,哪会此时自立为王?这明显是敲打我方。老臣可以肯定,如果我方不给武桓王一个交代的话,武桓王肯定会介入决战……”

    宗正赢信(扶苏七叔)苦笑摇了摇头,眼神怪异看了眼扶苏,叹息说道。

    秦皇扶苏的拖延之策,赢信可以理解。但是。扶苏拖住了刘邦和项氏,却会惹怒了武桓王,这是个纠结问题。早晚得解决,拖到现在,三方已经穷图匕现。如果大秦帝国再不选择,后果难料啊!

    “皇叔此言何意?!”

    扶苏脸色一沉,眼神凌厉看向赢信问道。

    这皇帝,当得也太憋屈了吧?连嫁个女人,还得看臣属的脸色不成?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宗正大人言过了吧?如果武桓王心中有我大秦,敢忤逆我皇,甚至摆明车马自立为王吗?如果武桓王心中没有大秦,那选择很明显……”

    卢生方士冷笑一声,语气不善看向赢信质问道。

    “哎……”

    赢信脸色微变。嘴巴蠕动数下想说什么,终究暗叹了声,什么也没说。

    “天下皆知,武桓王一直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再加上武桓王是异人。绝大多数异人桀骜不驯,颇有‘你不仁,我不义’的心思。老臣不是想说武桓王好话,但是,武桓王选择的时机如此精准,若是我方一招不慎。很可能满盘皆输,还望我皇明鉴?!”

    御史中丞冯劫沉思了下,硬着头皮出列,直视扶苏委婉劝谏道。

    “御史中丞的意思是……我方还真怕了武桓王?”扶苏双眼一眯,呼吸加促阴冷问道。

    “老臣不是这意思,但是,我方与张楚决战在即,若是处理不好,武桓王很可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请我皇三思!”

    冯劫摇了摇头,语气郑重说道。

    “笑话!区区武桓王,即便收服岭南,不过是蛮荒之地,地广人稀,形势不稳,财政混乱,能有多大作为?这根本是武桓王顾弄玄虚,哗众取宠罢了,何足畏惧?”

    侯生方士与卢生对视一眼,随即不屑冷哼一声,颇为不屑连声说道。

    “老臣不是说武桓王实力多强,意思是以武桓王的威望,如果武桓王摆明车马支持张楚,很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引动起义军跟随行事,那形势就逆转了!毕竟如今无人勤王,主要是刘邦和项羽摆明不想支援,所以各方起义军按兵不动。如果武桓王率先起兵,那就会起到领袖作用。这就是从众心理!”

    冯劫恼怒瞪了眼两大方士,语气颇为冰冷缓缓说道。

    方士不懂军事政治,虽然也有未卜先知之能。但是,足以改天换地的大局,岂是区区方士算得出来?误国奸臣啊!!!

    “笑话!请问中丞大人,我方该如何反应?是承认武桓王的独立,还是抨击武桓王的叛乱?又或者示弱,拒绝刘邦的提亲?请中丞大人明示?”

    侯生方士冷笑一声,看向冯劫连声追问道。

    “……”冯劫神情一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侯生所说选择,都不可取,还真让人为难,否则朝廷也不用聚众议事了!

    不得不承认,武桓王确实太精明了,早不选,晚不选,就选择这时机,让大秦帝国进退两难啊!

    “没话说了?依老夫意思,我方对于武桓王太过宽容,导致武桓王恃宠而骄、自以为是。如果我方之前就当头棒喝,武桓王哪敢如此嚣张?事到如今,我方该直接与刘邦、项氏联盟,让项氏牵制武桓王,而后我方在刘邦协助下,一举击溃张楚,而后覆灭武桓王,此乃上上之策!”卢生不屑鄙夷一笑,郑重且恭敬朝扶苏奉劝道。

    “答应刘项之盟,那不是得答应刘邦的提亲?那算不算承认刘邦的地位?”

    蒙武眉头大皱,颇为恼怒看向卢生反问道。

    毕竟刘邦本质是起义军,是叛逆,如果大秦帝国跟刘邦联姻,那算什么?(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