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浴血开国(四)
    拜谢书友“宁静の风纪”飘红支持,先更新一章,明天的规矩继续……谢谢如此支持……区区异人,得蒙大秦先帝恩宠,不思恩德,反而恃宠而骄。给你两个选择……向大秦宣誓效忠,或者……国灭!”

    五大散仙合围,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状若中年,浓眉大眼且气息狂暴的人,眼神如电直视剑殇喝道,正是……武云君乌获!

    “孤之人生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孤与大秦先帝确有约定,目前为止,孤也未毁约。但是,大秦新帝再三逼迫陷害,难道令孤束手待毙不成?”

    剑殇皱眉沉思了下,踏出桓王銮驾,坦然直视武云君乌获应道,语气铿锵。第五百零二章 浴血开国(四)

    别看桓国拥有四大散仙,对付才五大散仙,如果加上桓王的战神之力,看上去好像双方扯平。

    别忘了,海龙王甘澜、铁面通神典刚、天锄许田三位散仙,其实是催生而成,加上晋级时间尚短,可谓修为实力最低的散仙,估计两个才抵得上一个老牌散仙!

    “放肆!新帝眷念先帝之举,一再安抚恩赐,此次更是遣使和谈。你竟敢拒绝?若非我主仁慈和善,令本座给予机会,你以为还有选择之机吗?快快跪下宣誓效忠,否则唯有身死国灭之路!”

    一位身材魁梧,肌肉盘结的壮汉暴喝一声,声如晴天霹雳震耳。不屑看向剑殇呵斥道,正是……武山君任鄙!

    秦武王座下三君:任鄙、乌获、孟说,本是秦武王在位时天下最出名的三大力士,都是以力量闻名,都是难啃的强硬角色,性格也较为强硬霸道,他们有这资本。

    “哼……”剑殇大怒冷哼一声。

    “陛下三思!武王座下三君。皆是天生神力的传说人物。如今竟然出动两人,再加上绮里季、夏黄公,第五百零二章 浴血开国(四)与及东霸天项节……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成大事者,能屈能伸,何需在意一时成败!”

    不待剑殇出声。海龙王甘澜脸色一变,连声低声奉劝道。

    话没明说,只是照顾身为桓王的剑殇的面子,但意思却很明显。

    打,肯定是打不过,那不过是自找死路,自取其辱罢了!

    龙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嗯!”花千黛暗叹了声,颇为忧虑看向剑殇低声附和道。

    “哼!桓王之依仗,不过是异人不死不灭罢了!本座若要杀你。若杀鸡屠狗罢了,挥手能覆灭一切。区区势力,对于我大秦来说,不过是萤火之光罢了,岂能与皓月争辉?!我主仁慈,本座给你十息时间。若不速速跪下效忠……”

    看剑殇浓眉大皱,脸色颇为难看。武山君任鄙不屑冷哼了声,声若滚雷呵斥道。

    “武山君?!”绮里季眼神阴云显露,颇为不悦喊道。

    按照之前约定,貌似不是这样啊?

    “怎么?难道商山四皓想挑衅我主?”任鄙不屑瞥了眼绮里季,冷笑问道。

    “武山君言重了!既然是武王前辈之意,我等自然不敢忤逆!”绮里季暗叹了声,连忙说道。

    秦武王是何等存在?

    一直都是商山四皓只能仰望的恐怖存在,他们连武王后裔秦始皇都不敢挑衅,何况是秦武王?!

    可以说,若非秦武王需要坐镇大秦帝都咸阳,镇压大秦气运,他们商山四皓敢不敢出世还在两说。

    东霸天项节看了眼任鄙、乌获,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没说。

    以他们的立场,自然想立刻击杀桓王剑殇最好,毕竟他们项氏一族和刘邦势力,跟桓王剑殇深仇已成,不管桓王是降是顺,都不是什么好事,最好是击杀,一了百了!

    但是,秦武王强势,他们也不敢正式撕破脸皮!

    “兀那小子!考虑完了没有?如此婆婆妈妈,也敢自立为王?是降,是死,速速决定!”

    倨傲瞥了眼绮里季、夏黄公和项节一眼,任鄙拳头一握,使得虚空涟漪,宛若手握天地之力,颇为不耐呵斥道。

    任鄙实在想不通,区区初入先天中期的小人物,一个手指可以虐杀无数次,主人为何如此看重?

    哎……主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仁慈了!

    “说完了?!还有什么遗言,速速说完吧,否则……东园公便是前例!”

    剑殇双眼一闭,冷眼看向任鄙,眼神坚定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啊……”

    任鄙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花千黛、甘澜、许田等齐齐嘴巴大张,以为幻听!

    乌获、项节等神情一怔,呆若木鸡!

    便是地上无数人,也全体错愕,眼神古怪看向桓王銮驾……

    “什么?!本座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任鄙气极而笑,挖了挖耳朵,看向蝼蚁般戏谑看向桓王嘲讽笑道。

    “主公?!”甘澜大惊喊道。

    便是花千黛、项节等人,也纷纷反应过来,齐齐看向站立銮驾之上的桓王剑殇,眼神古怪至极,完全是看白痴般的眼神。

    “啪啦……”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一奴才罢了,也敢在孤面前大呼小叫?”

    剑殇双手一甩,衣袖拂空爆响,极尽鄙夷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

    任鄙猛然放生苦笑,声震天地,有种颠倒之态,笑得无数听闻者心惊胆颤。又见任鄙脸色一沉呵斥道:

    “无知小辈!凭借不过是战神之力罢了?难道你不知军卒力量一调用,本身便会失去力量?!你若敢调用大军之力,本座挥手间尽数覆灭,看你还有何依仗?!”

    顿了下,震撼虚空的恐怖气息爆发,脸露凶戾俯视剑殇说道:“最后给你个机会……跪下宣誓效忠,再自断一臂。本座可以大度饶你一命!”

    “靠……本来想保持王者之风,实在受不了这种白痴……废话真他妈多啊……”

    剑殇揉了揉太阳穴,令人再次呆滞地脱口骂道。

    “呃……”

    全体呆滞。错愕惊愣齐齐剑殇,便是花千黛、甘澜等心性较好的散仙也反应不过来!

    “杀!”

    满脸无语郁闷的剑殇,猛然脸色一沉。杀意凛然喝道……事情实在转变太快,快得连全力戒备的花千黛等四位桓国散仙,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轰隆隆……”

    盘绕蕴龙城半空的九龙运云,宛若岩浆躁动。

    “封星锁元!”

    不待其他人反应,剑殇双手闪电掐印,一指闪电点向武山君任鄙!

    时隔多时,消失已久的终极技能“封星锁元”重现!

    不说剑殇是桓国国主,不说剑殇拥有战神之力,此处是桓国首府,竟然敢在国都。当着桓国子民、大军之面,侮辱国主?!

    不是白痴是什么?!

    自从决定开国建朝,独立为王,剑殇就算到肯定不会顺利,很可能会失败。剑殇自认不是个合格的帝王。受不了这种屈辱,这种王者不当也罢,连废话也不想多说了!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反正两条夹着根棍子,唯死而已!

    “杀!”

    又是一声宛若晴天霹雳的暴喝。

    “繁花三千百青黛!”

    “虎煞三现!”

    “恶神咆哮!”

    “沧澜百龙击!”

    花千黛等四大散仙迅速反应过来。一出手就是最强的秘术,王上都不怕,他们还能说什么?

    一时间,三千青丝如漫天流星雨,三只恐怖白虎凭空凝聚,煞气摄心的恐怖恶神降世,蓝波浩淼的百道水龙狂舞……

    任鄙等五大散仙,毕竟是散仙,闪电反应过来,正要出手。

    “啊……”

    一阵惊恐呼喊声起,不可一世的武山君任鄙,忽然如遭雷击,莫名其妙从天坠落……

    “轰……”

    一阵爆响,砸入地面建筑中,尘土飞扬中,生死不知!

    “武山君?!”

    乌获、项节、绮里季等大惊失色,疑惑惊惧喊道,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被花千黛等四大散仙打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应付。

    “咻……”

    一道刺耳尖啸声起,一道烟柱冲天而起……

    “啪啦、啪啦……”

    “咻、咻、咻……”

    接道两侧无数窗户大开,密集刺耳的破空声起,铺天盖地的利箭、利弩,宛若狂风骤雨向桓王队伍倾泻。

    “敌袭!敌袭!”

    一阵暴喝声起,桓王队伍大乱,仪仗、乐队等惊慌失措逃窜,无数黄巾力士却是悍不畏死直面而对……

    “快跑!”

    “剑殇死定了!”

    “桓国要灭了!”

    ……

    拥挤街道两侧的无数观礼之人,面对铺天盖地的箭雨,惊呼声中大乱,或抵挡、或逃窜、或呼朋唤友、或怒骂呵斥。

    “万古天荒!”

    剑殇脸色一正,体内先天真气狂暴,疯狂运转《北冥天荒录》,全力一拳轰出……

    虚空涟漪震荡,一阵肉眼可见的无色透明光罩蓦然出现,宛若虚空冻结,覆盖上空百米范围!

    铺天盖地的箭雨猛然凭空一顿,十分之一息间,无色透明光罩应雨崩溃爆破……

    “定!”

    又是一声暴喝,新得的“王者敕令”激发!

    几乎是瞬间轰碎“万古天荒”的箭雨,再次一顿,停顿十分之一息……疯狂拜求月票!!订阅!!!点击!!!书友“宁静の风纪”带头,大家有力出力,让影子激情澎湃吧,谢谢!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