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阴差阳错
    我晕,昨晚连爆三章,却直到现在也没一张月票,怎么回事啊?很多书友不是说这情节很好嘛?为什么没人支持啊?哭……拜求月票!!!自动订阅!!!推荐……砰……”

    海龙王甘澜被偷袭坠落之时,地面一阵爆响,石块纷飞,沙雾弥漫,一具魁梧高大的身躯从废墟中飞出……

    “啪……”

    身躯落地,胸膛几乎被打穿,可想而知心脏肯定被打碎了。头颅犹如布袋般挂在脖颈上,原本肌肉盘结的精壮身躯,几乎不成人形,已经气息全无。

    “武山君任鄙?!”

    看着那具落地无声无息的尸骸,桓**卒大喜,敌军等却是大惊失色。

    武山君任鄙第五百零七章 阴差阳错可是武王三君之一,散仙级别存在,以**力量威震天下的散仙,位列武王座下三君之首……

    如今,竟然被桓王活活打死?!

    幻觉!!!

    看武山君的惨状,并无利器切割的痕迹,明显是用拳头或钝物活活打死……

    连擅长**力量的武山君都被活活打死,凭他们这些零散之人,奈何得了桓王吗?估计除了散仙和大军,已经没人奈何得了桓王了!

    “叮!恭喜玩家剑殇击杀橙级历史名士,散仙级别人物……武山君任鄙,获得任鄙主修之地级上品功法《大荒不灭体》(残),天级掌类功法《周天禁神手》。特奖励擎神破禁丹一枚,威望五十万,望玩家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击碎武山君心脏,扭断脖颈之后,剑殇直接把武山君任鄙抛飞出去,脑际则响起了系统洪亮悦耳的提示音。

    “这武山君。竟然还是历史名士?!可谓自己所知的品级最低的历史名士,修为实力最强的历史名士!”

    “《大荒不灭体》的残本?残本竟然也是地级上品?不过,终第五百零七章 阴差阳错究是有过得去的纯炼体功法了。《云龙九变》虽然对炼体也功效不小,却是全面性功法,有点浪费祖人精血啊……”

    “至于《周天禁神手》。虽入天级,却是手段之类的功法。不过,任鄙之前不是说太古仙术吗?怎么才天级?天级之上又有什么品级呢?难道是《铸圣庭》阶段未到的缘故……”

    寻思之际,剑殇缓缓从沙雾弥漫的废墟中走出……

    “哗……”

    眼看桓王走出,废墟之侧的敌军不约而同纷纷退后,惊惧莫名看向桓王剑殇,一时间没人对剑殇出手!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桓王可是活生生打死擅长**力量的武山君的恐怖人物啊?

    不少敌军坚信,就算桓王不还手,凭他们手中的武器和修为实力。估计也奈何不了桓王,谁会嫌命长做无意义的牺牲?!

    “戮神刺!”

    此时,半空的散仙之战再次发生变化,眼看四打三,己方稳胜。武云君乌获与项节对视一眼。乌获恐怖灵感爆发,引得虚空躁动,如风暴席卷,连天色也昏暗许多……

    一根十数米长,宛若紫色长矛的物体凭空出现,直射铁面通神典刚……

    “拼了!”

    唇亡齿寒。除**刚和许田立刻逃出蕴龙郡,否则根本避不了。典刚煞白脸色一定,浑身法力狂暴,无数黑雾在身后凝成一只肉眼可见的雾状黑虎……

    “封星锁元!”

    之前花千黛的呼喝,剑殇暴打武山君时自然也听得到,眼看己方散仙的绝对劣势,心思一转,一指点出……

    之前,剑殇的力量用来封印武山君任鄙,如今任鄙已死,那股力量自然已经回归。

    “啪……”

    眼看紫色长矛即将轰中雾状黑虎,猛然一顿,爆开……

    “啊……”

    惊呼声中,武云君乌获猛然坠落……

    正想一鼓作气击败或击杀对手的绮里季、夏黄公、东霸天项节等三大散仙,齐齐动作一顿,惊骇讶异看向鹤立鸡群般的桓王,又看向桓王不远处的武山君尸骸,一时惊疑不定,心中如浪翻滚。

    “哪个屑小如此藏头露尾,竟敢插足我桓国之事?”

    一指封印武云君乌获力量,再次扳回敌我双方的散仙力量。剑殇内心一沉,运气怒喝,声荡蕴龙城。

    能偷袭得了悬浮半空的散仙者,唯有同层次的散仙才办得到。

    如今敌我双方的散仙力量是三比三,桓国有速度无双的花千黛,双方战斗力勉强平衡,如果再加上个“不要脸”隐藏偷袭的散仙,桓国危险了,剑殇哪能不怒、不惊!

    堂堂散仙,竟然会躲起来偷袭?!到底是哪方势力?

    异人联盟不可能,三大势力的散仙都已出现,没必要再隐藏一个吧?!

    疑惑之余,剑殇抬头看向惊愕疑惑停手的花千黛、典刚、许田三人,却发现他们正警惕四方,显然没察觉到偷袭者。

    剑殇堪比散仙的力量就表现在**上,三位散仙察觉不了,剑殇就更别说了!

    “仇黎!救人!”

    此时此刻,剑殇只能压下心中疑惑,迅速吩咐道。

    速度仅次于花千黛的仇黎迅速射出,直奔甘澜坠落之处……

    “杀!”

    武山君已死,“周天精神手”自然失效,剑殇大手一翻召回赤霄剑,凶戾看向周围密密麻麻的敌军喝令道。

    不得不承认,以周围战场来看,桓国确实处于绝对劣势,不管是数量、质量,还是战局形势,因为绝大多数桓国大军,已经撤离原蕴龙城建筑区。

    “杀!”

    黄巾力士掀起激战之时,敌军也毫不示弱。

    一时间。方圆数十里的原蕴龙城建筑区,刀光剑影,箭弩纷飞,血潮汹涌……

    “铿、铿、铿……”

    双方混战,剑殇也没闲着,手持赤霄剑左冲右突,刀挡刀断。枪挡枪折,几无一合之将。

    对于剑殇来说,对手不是散仙或战阵。就是一面倒的屠杀,而非战斗。

    可惜,人力有时而穷。剑殇虽然所向披靡,无人能挡,但所杀敌军,相对大局来说,却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多大作用。

    渐渐的……剑殇所到之处,敌军纷纷退避,只有小部分速度较慢者被剑殇斩于剑下,让剑殇的杀敌效果更差。

    “算算时间,无辜之人和桓国子民。应该撤得差不多了吧?”

    闲庭信步肆虐战场之际,剑殇查看四周情形,暗自沉思着如今情况。

    激战至此,剑殇已经隐约猜测到敌军的用意了,也知道依旧死战不退的敌军。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只要能把桓国搅得一团糟就算达到目的了。

    但是,剑殇未尝不是自有算计?反正蕴龙城晋级为王朝,过大的变化使得蕴龙城需要重新规划建筑,除了城墙,跟全城翻新没多大差别。

    桓国的财政。根本无法支撑一个王城的改造,这些“捣乱厮杀”者,不就是一笔庞大的无形财富?!这数百万敌军的财富,并非正规军,所蕴含的财富,估计不会比千万正规军少!

    你不仁,我不义!

    算人者,人恒算之!

    ……

    浴血奋战,不知不觉间,乱杀一通的剑殇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我蓬莱商会向来不参与世俗之争,属于绝对中立,也不参与你等战局,请勿靠近!”

    蓦然间,一阵诡异的呼喝声起,引得剑殇微楞前往……

    数百米外的蓬莱商铺之前,驻足有近百身穿武服的护卫,正列队挡在商铺之前,抵挡桓国和刺客的靠近,为首数人正不停说着“井水不犯河水”的话语,队列外围,则匍匐着至少上千尸骸。

    “这些护卫,清一色先天强者,不愧为蓬莱商会……”

    看到此状,剑殇激战之际嘘吁道。

    激战至今,惨烈战局已经蔓延大半原蕴龙城建筑区,坍塌建筑更是数不胜数,而蓬莱商会依旧毫发未损,超然世外,确实有点手段。

    “砰……”

    就在此时,有道火龙蓦然出现,直袭天锄许田,被花千黛数十道光芒击爆解围,却也让花千黛一阵手忙脚乱。

    幸得如今双方散仙之数三比三,胜负并非一时半刻所能决定,以花千黛的速度,倒是勉强能应付。

    “偷袭的散仙?!蓬莱商会?!《静夜思》?!”

    剑殇不知道隐藏的散仙到底第几次出手偷袭了,却是看了看半空,又看了看蓬莱商会,再联想到自己梦寐欲求的《静夜思》……

    靠提升气运来提升实力,可以偶尔为之,却无法让剑殇的修为境界追上顶级异人……

    但是,蓬莱商会也不好惹……

    怎么办?!

    “火云赤虎掌!”

    剑殇矛盾之际,高龔率着部分贪狼禁卫和黄巾力士一直跟随,为剑殇分担了不小压力。

    “拼了!相对挖坟盗墓的开国者,自己也算仁慈了!何必在意这些无伤大雅的阴谋诡计?!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不知道隐藏的散仙是谁?栽赃在蓬莱商会身上,蓬莱商会查得出,正好解决危机;蓬莱商会查不出,正好用来威逼《静夜思》……”

    心脏剧烈跳动数下,剑殇心中一动,运气暴喝:

    “蓬莱商会!你们竟敢插手世俗之争,与我桓国为敌?!何必行偷袭之屑小之事?可敢光明正大与孤一战?!”

    一声暴喝,声传十数里范围,回荡天地不绝。

    剑殇周围团团围住的敌军,包括半空激战的六位散仙和隐藏在乱局中的武云君和南宫玉,齐齐一怔,心思各异!

    静!

    寂静!

    战场上,惨叫喊杀声不绝于耳,剑殇却有种天地猛然一静的错觉!

    足足数十息时间,蓬莱商会一点反应都没,连剑殇周围的敌军,也迟疑不定看向蓬莱商铺前的护卫……

    “难道是阴差阳错,真让自己猜中了?隐藏的散仙真是属于蓬莱商会?”

    莫名其妙的,剑殇心思怪异想道,随即又否决嘀咕道:“蓬莱商会之前还想招揽自己,而且是四大秘族之一的传承者、继承者,没理会对付自己啊?”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