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恼羞成怒
    “难道是阴差阳错,真让自己猜中了?隐藏的散仙真是属于蓬莱商会?”

    莫名其妙的,剑殇心思怪异想道,随即又否决嘀咕道:“蓬莱商会之前还想招揽自己,而且是四大秘族之一的传承者、继承者,没理会对付自己啊?”

    更重要的是,蓬莱商会能延续数千年,最出名的就是只做生意,不参与任何世俗之争,不大可能自破祖训。而且散仙可不是大白菜,蓬莱商会不大可能有散仙坐镇蕴龙城!

    “桓王此言何意?天下皆知,我蓬莱商会从不插手天下之争。桓王这是打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片刻后,剑殇的熟人,被派来经营蕴龙城生意的姬掌柜,缓步踏出,眼神犀利直视剑殇沉声问道。

    听姬掌柜这么说,剑殇脸色一沉,冷笑运气呵斥道: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明人不说暗话,死不认账对孤没用。孤之决定,无需证据……”

    声传十数里,几乎人人皆闻。

    在剑殇心中,反正已经决定“栽赃”,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不管是不是,反正我认定是你,那就是你……蓬莱商会!

    “桓王……”

    姬掌柜脸色大变,悲愤焦急盯着剑殇喊道。

    “……”

    剑殇心中一颤,眼神飘忽,忽然有种难以面对姬掌柜的想法。毕竟自己跟姬掌柜认识已久,看姬掌柜反应。貌似那隐藏的散仙,真不是蓬莱商会所为。

    但是,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剑殇心中一定运气高喝:

    “黄巾力军听令,覆灭蓬莱商铺!蓬莱商铺竟敢插手天下之争,暗下杀手。与孤敌对。此刻起,全国通缉蓬莱商会!!!”

    直到开国前,蓬莱商会对于剑殇欲求《静夜思》之事都没有任何反应。也没给什么面子,直接无视。如此一来,剑殇想要《静夜思》。不下狠药是不行了!

    “陛下?!”

    听到主公号令,护卫剑殇的高龔等贴身护卫大惊,高龔更是有点脑际纠结喊道。

    别说高龔和数十位贪狼禁卫,便是异人联盟、三大势力和蓬莱商会,也被剑殇这号令给惊愣了。

    要知道,眼前战局,桓国可是处于绝对下风啊!双方的数量和综合战斗力,根本不成比例,若非桓王**恐怖得无法想象,早就被杀了!

    可以说。就算把蓬莱商会算成战场的一方,那三方势力在,形势最差、实力最弱的就是桓王,桓王竟然还敢率先挑衅中立的蓬莱商会?!

    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疯魔了吗?!

    当然,惊愣归惊愣。如此也可看出桓王与蓬莱商会彻底撕破脸皮的决心!

    “杀!”

    剑殇懒得理会众人的惊愣,也没向高龔解释,直接暴喝一声,身形一晃,化为无数残影率先射向蓬莱商会的护卫。

    要么不做,做就做绝!

    如今已经做了。自然要做绝,难道要自打嘴巴不成?!

    至于解释,这是势力之争,天下之争的缩影,这是身为桓国国主的决定,需要解释吗?

    师出有名……足够了!

    蓬莱护卫大惊抵挡,可蓬莱护卫的武器虽然精良,甚至不弱于高级异人的武器,却如何挡得住赤霄神剑?!

    “咔嚓……”

    血色寒光一闪,一名蓬莱护卫连人带剑被斩杀当场,灼热鲜血瓢泼……

    “杀!”

    看主公如此,高龔等贴身护卫也不再迟疑,由高龔率先暴喝一声,齐齐冲向蓬莱商铺。

    “嗷、嗷、嗷……”

    更恐怖的是,不但是桓王和桓王禁卫,连正在跟敌军交战的黄巾力士,也纷纷抛下对手,直冲蓬莱商铺所在……

    一时间,蓬莱护卫团大乱,惊慌失措的大乱,便是三大势力和异人联盟,似乎也动作放缓许多,有种坐山观虎斗的意味。

    蓬莱商会之强大,无人置疑。

    但是,此处是桓国,桓国首府……蕴龙城!以蓬莱商会的力量,就算留下来的桓国力量很弱,远差敌军,那也不是蓬莱商会所能抵挡。

    “剑压天下!”

    既然开战,剑殇自然不会容情,《三皇五帝剑》最后一式爆发,加上赤霄剑的无坚不摧,周围六个先天之境的蓬莱商会,跌飞陨落,血肉横飞……

    “达不到目的也无妨,以蓬莱商会的富有,光是这商铺的价值,少说也有十来万钻石币吧?”

    肆意屠杀之际,感受着热血淋漓的畅快,剑殇颇为邪恶暗自嘀咕道。

    如此一来,下手更急……

    近百清一色先天强者的阵容,确实强大。但是,在桓王亲率的数十位贪狼禁卫,加上源源不断聚集的黄巾力士冲击下,那就不算什么了!

    “住手!”

    眼看蓬莱护卫伤亡过半,剑殇已经率先杀到蓬莱商铺门前,一阵晴天霹雳的暴喝声起,一股堪比杀神白起,令人如坠尸山血海的恐怖威压起……

    一位白袍老者从蓬莱商铺三楼,凌空虚渡踏出,眼神犀利直视剑殇。

    “西门一族?!”

    自从想要《静夜思》以来,剑殇对于蓬莱商会四大秘族也有所调查,一看白袍老者出现,立刻猜测道。心思一转,先声夺人冷笑怒喝:

    “好啊!区区蓬莱分铺,已经出现了两大散仙,数百先天强者。还真看得起我桓国,如今……蓬莱商会还有何借口?!”

    “呃……”

    刚想呵斥、狡辩的西门天,猛地一哽,一时说不上话来。

    事实如何,身为蓬莱长老的西门天,自然清楚。此次出来,是硬着头皮出面,其实颇为心虚。

    “看来……桓王是忘了自己的处境?”

    西门天不愧为散仙,心境确实惊人,心思一转,凶戾气势更浓,语气冰冷直视剑殇缓缓提醒道。

    剑殇手持赤霄剑昂头挺胸,气势决然对视冷笑应道““那又如何?孤之原则,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即便身死,孤也不会让你蓬莱商会好过,别忘了!你们已经破了蓬莱商会无数年来的原则,此战过后,孤能决议,你蓬莱商会出手之时,已经失去天下第一商行的位置,此战过后只会越来越弱!没任何势力能容纳你等野心如鬼,卑鄙无耻的‘富有’势力的存在……”

    顿了下,剑殇运气暴喝:“蓬莱商会,必会因你等愚昧而亡!”

    “亡、亡、亡……”

    不停回荡、回荡……宛若警世金钟!

    无数年来,蓬莱商会凭什么存在至今?凭什么大乱一起,原本排位最末的蓬莱商会,迅速飙升为第一商会?就凭着第一条祖训!

    可以想象,春秋商行和九州商行的衰弱,就是蓬莱商会今日起的例子!哪个势力之主,都不会容许自己无法控制且富可敌国的势力,存在在自己的地盘之中!

    一直以来,剑殇面对蓬莱商会,都是故意运气暴喝,故意说过“天下人”听,更是让蓬莱商会众人如坐针毯。

    “嘶……”

    西门天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倒吸了口凉气。

    之前,西门天等人,只是有点偷盗被抓的尴尬和惊慌,却基于对己方实力的信心,也没怎么在意。

    如今,桓王这么一说,西门天猛然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一时间,以西门天的修为境界和丰富经历,也慌乱失措,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之事了!

    可想而知,此次宛若“举手之劳”的微不足道的小事,将会让蓬莱商会会主东方氏和他们四大长老,成为蓬莱商会的千古罪人……

    “其实,我等并无恶意……”脸色煞白之际,西门天颇为无力缓和语气说道。

    这话,连西门天自己都不信,可谓一丁点意义都没。但是,他还能说什么?

    “你找死?!”

    一股席卷天地的恐怖风暴在蓬莱商铺数里外暴起,红袍老者南宫玉脚踏虚空而至,面部狰狞扭曲,杀意如火直视剑殇。

    如果眼神能杀入,剑殇早就被碎尸万段,焚烧成灰了!

    “是吗?那就试试……”

    剑殇脸色一变,神情决然冷笑应道。

    内心,剑殇却是怪异而苦涩。原本,剑殇只是想栽赃蓬莱商会,威逼《静夜思》,来个先斩后奏,顺便发笔横财!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

    随着西门天和南宫玉不同方位的出现,剑殇哪里还不明白!

    之前偷袭海龙王甘澜的隐藏散仙,还真是蓬莱商会,而且就是这红袍老者……熟人南宫玉!

    人生之戏剧性,不外如是啊!

    “这……真让人无语了!”

    剑殇心中暗叹,之前,面对五大散仙。剑殇有点忌惮,却也战意昂扬。

    如今,再加上蓬莱商会的两大散仙……

    以东方、南宫、西门、北冥四大秘族不出则罢,出则四族一体的作风,很可能是四大散仙,而不是两个。

    桓国还有胜算吗?

    “区区异人!一个初入先天中期的蝼蚁,竟敢咆哮我蓬莱商会?老夫就替你长辈教你如何做人……”

    事已至此,做为此次“罪魁祸首”的南宫玉,自知万死难辞其咎,已经有点疯魔了,就算返回总部被制裁,那要拉上桓王垫背。

    南宫玉说话间,席卷天地的恐怖威压更浓,焚天煮海的火红气雾弥漫而出,隐约可见火海焚天,连天地间的温度,也急剧飙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