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世事难料
    虽然田单和李同没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只是给张楚势力留点脸皮而已。

    “哎……”

    吕臣毫不掩饰长叹一声,脸露苦笑。

    其实,主上的谋划,吕臣真心并不认同。毕竟,如今是他们求桓王,不是桓王求他们。如果没足够的诚意,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张楚,而不是桓国!

    即便是唇亡齿寒,那最先倒霉的还是张楚,有淮水、山脉等为天然地理,桓王也不是没一拼之力!

    何必呢?!

    “此次是在下冒昧了!告辞!”

    叹息之后,吕臣脸色红得发紫、发黑,似乎没脸见人般,惭愧一拱手,迅速告退。

    此时的吕臣,还不是异人历史中那威震第五百二十七章 世事难料天下的“苍头军”领袖,还没那么冷静稳重。眼前之事,不亚于小偷被当场抓住的惊慌、尴尬、羞愧。

    至于吕臣离开后,迅速联系陈胜吴广,奉劝真诚对待等事,就不细说了!

    ……

    看吕臣如此反应,桓国诸将哪里还不明白?

    “陛下英明啊!若非陛下,此次我等真中了张楚算计了!”

    直到吕臣等张楚使者远去,李同长叹一声,佩服万分苦笑道。

    不得不承认,之前桓国诸将还真没想到这一层。如果不是主公迟迟未至,超过了约定时间,明显的不对劲,他们还真可能直接渡河北上。

    “愚蠢!怪不得天下传言,张楚势力这些农民起义军。鼠目寸光,成不了大事了!”

    龙且脸色阴沉,颇为愤怒骂道。顿了下,讥嘲接道:“值此生死存亡之际,我方是张楚唯一的援军,而且是足以扭转局势的援军。张楚不齐心协力对付敌军,竟然还有心思内讧。死不足惜啊!就算此次侥幸未亡,也成不了大气候!”

    “暗部汇报。如今项氏、刘邦、彭越等起义军第五百二十七章 世事难料,非但没支援张楚。而且已经出兵落井下石,趁机扩展势力。举的旗帜,便是‘隐王陈胜贪图享乐。罔顾苍生;假王吴广更是骄纵暴戾,残忍嗜杀’。空穴来风,事非无因!之前在下还不信,如今是信了!”信虎季布摇了摇头,叹息不已说道。

    对于“伐无道,诛暴秦”的第一波起义军陈胜吴广,天下人义士,包括季布在内,对于陈胜吴广都是颇为佩服。可惜,如今算是看清陈胜吴广的真面目了。如果天下真落入陈胜吴广这等“鼠目寸光,自私自利”之辈的手中,绝对不是好事!

    “言重了!”田单大手一摆,浓眉紧锁反驳道,引得诸将一阵注目。又迅速接道:

    “假王吴广。在下不敢轻议。但是,隐王陈胜此人,在下着重关注过,以隐王陈胜的才华能力,不该如此短视无能才是!”

    季布不以为然反驳道:“哼!那眼前之事怎么解释?吕臣显然是知晓内情的人,如此羞愧退走。还不能说明事实嘛?”

    “在下不是这意思!”

    田单摇头解释道。

    如今,田单是在场身份地位最高的人,是桓王亲定的北征大元帅。如此谦逊,自然是为两个儿子考虑,不想交恶诸将,所以自称“在下”,而非“本座”,这就是田单的老奸巨猾之处。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不待众人多想,田单自觉迟疑说道:“在下感觉……如果隐王陈胜真那么短视无能,张楚势力不可能发展这么快;反之,如果隐王陈胜不是这样的人,那说明什么?”

    “咦……有道理啊!堂堂隐王,不可能这般无能才是!”

    在场众人恍然大悟,惊呼之余纷纷陷入沉思。

    “只有一个可能……”

    龙且眼神一跳,脸色颇为难看忽然出声,引得众人侧目。

    又听龙且爽快接道:“隐王陈胜在秦楚决战中,有必胜的把握!之所以示之以弱,不过是麻痹大秦帝国、麻痹天下人的计策而已!再加上如此代价请动我方,此次又算计我方,恐怕……”

    说到此处,龙且停顿片刻,愤怒而难以置信缓缓说道:“恐怕是在算计我方,打算在击败大秦帝国的同时,重创我方,为争霸之路扫平障碍!”

    “啊……”

    惊!

    叹!

    怒!

    包括田单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嘴巴大张,满脸的不敢置信。

    之前,田单只是以丰富阅历,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而已,还真没龙且想得这般清楚!

    “不会吧?就凭张楚势力?有必胜的把握?凭什么?”李同眨巴眨巴嘴唇,不敢置信说道。

    季布重重点了点头说道:“所料不差,此次主公如此重视,甚至不惜桓国精锐齐出。只是知道大秦帝国对我方的仇恨,基于唇亡齿寒的道理而硬着头皮出兵支援。就算如此,加上项氏、刘邦、彭越等军的反水,我国加上张楚,也是败多胜少的局面,张楚有什么底牌能必胜?扯谈!完全是扯谈!”

    “本将军不知道具体什么缘故,但是,基本能肯定了!除非隐王陈胜真是短时无能之人!能从草莽之中崛起,横扫天下的王者,会是这样的人吗?”

    龙且摇了摇头,脸色郑重又语气自信说道。

    “不愧为陛下最期待的将领,龙将军果然是智勇双全的绝世名将!”田单暗叹了声,发自真心叹息道。

    “田大将军言重了!若非田大将军提醒,属下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些,运气罢了!不愧为前辈,属下自愧不如!”

    龙且心中一惊,连声谦逊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竞争!

    同朝为臣,自然也有“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心理。即便桓国诸将的性格大多比较豪爽,也少不了比拼之心。龙且可不想成为众所矢之,除非他真有远胜诸将的能力,那就不用太过谦虚了,否则还是谦逊点好,免得被排斥!

    “龙将军无需谦虚!虽然陛下的迟迟不至,肯定是早就料到。但是。陛下既然不说,自然有其道理,也有考验我等能力的意思!无论如何。此次龙将军当记首功,在下也该谢谢龙将军的提醒,否则此次在下万死难迟其咎矣!”

    不管龙且如何想。田单却是当场站起,以极为郑重、隆重的大礼,躬身拜谢道。

    “不敢!不敢!”龙且脸颊冒汗,连忙起身回礼。

    田单不只是前辈,还是此次最高统帅,龙且可不敢倨傲。别的不说,要是田单气量小点、狠辣点,绝对有让任何将领“合情合理”地死在秦楚决战战场的能力!

    狂君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季布!”

    以田单的老练,自然清楚龙且的心理。也不继续纠缠。迅速脸色一正喝道。

    “喏!”季布一愣,迅速郑重应道。

    田单也不多说,郑重吩咐道:“以陛下之意,将会由季将军坐镇寿春王城,如今的情况。本座不多说!立刻不惜代价全力招兵买马、励兵秣马,所有部门,无条件尽力配合!”

    “喏!”

    田单、龙且、李同等大将,齐齐站起,郑重高喝。

    在场都不是普通人,事到如今。已经隐约明白陛下的谋划,更清楚寿春王城的重要性,谁也不敢在这方面耍心眼。

    信虎季布之名,可不是白叫。

    既然陛下有意季布坐镇寿春,加上陛下全迁淮南子民,独留寿春的安排。明显是打算把王城级别城池寿春,打造成桓国桥头堡,任何胆敢入侵淮南的势力,不但要面对淮南的坚壁清野,还得忌惮寿春王城这“钉子”的巨大威胁!

    加上寿春王城乃多条江河的交集点的重要军事位置,可想而知寿春王城的重要性,甚至可能是陛下安排的秦楚决战中桓国唯一退路的后手!

    关系到在场所有人的身家性命,试问谁敢懈怠?!

    特别是季布,原本季布还有点“幽怨”各个大将都能上战场,只有他留在寿春干瞪眼。

    如今,季布终于明白的陛下的“苦心”和重视,已经下定了“士为知己者死,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誓言!

    “铿、铿、铿……”

    就在此时,议事殿殿外蓦然响起阵急促密布的武器出鞘声,还有急促的脚步声。

    田单、李同等以为嫡系,纷纷立刻射出大殿,警惕万分。

    “嗖……”

    只见,无限远的天际,一道金光划破长空而至,目标明显直指寿春王城城主府。

    “立刻通知邪妃娘娘!”

    田单大惊,立刻朝左右侍卫吩咐道。

    无需怀疑,来者如此威势,肯定只有邪妃花千黛才应付得了。在场任何人、任何强者都没有应对的信心。

    “嗖……”

    猛烈破风声中,令人目不暇接的金光射至……

    如果不是没感受到杀意,可能无数护卫和众多大将,直接出手了!

    金虹落地,刺眼金光蓦然收缩……

    浓眉大眼,暗金王袍,威严气势……

    不是剑殇,又是谁?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看请来者,庭院中密布的护卫、大将,连忙单膝跪倒拜见,心中却是讶异莫名。

    “什么时候,陛下也有横空之能了?难道陛下已经晋级为散仙?!”

    特别是田单,心中大松了口气,在他心中,陛下肯定一直关注寿春,在考验桓国诸将的能力,否则怎么这么巧?

    “平身!”

    威严声音响起,确实是桓王剑殇。

    “不愧为‘万羽化鹏诀’,这速度确实不赖。倒也省下了‘王者天下’这一珍贵技能……拜求月票!!!推荐!!!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