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激战韩信(上)
    桓王亲率禁卫军和四大特殊军团出战,邓宗和蔡生丝毫不敢怠慢,迅速休整残军,全力以赴紧随追击。

    这点来说,邓宗不愧为历史上有名有姓的名将,虽然不如韩信、龙且、蒙恬等那般出名,却也不凡。

    能在数刻钟时间内,压制且安抚损失过半的残兵败将,迅速聚拢并组成完整阵营加入追击,确实不是普通将领所能做到。纯以战场反应能力、组织能力、号召能力等来说,包括剑殇、项羽等威震天下的“名将”在内,可能都无法做得比邓宗更好,毕竟这些是损兵折将的张楚大军,普通正规军而已,并非精锐兵种。

    ……

    剑殇亲率五大骑兵类特殊兵种追击,不到两刻钟时间,就追出数十里远,能隐约天际黑压压一大片的大秦主力军,沿路还击杀了数千掉队的大秦虎军,追击速度令人咋舌。

    这还是剑殇没留有余力的主要缘故,否则特殊军队完全化为“巨鹏”的话,速度还能飙升好几个档次。

    眼看距离大秦主力军越来越近,被五大特殊军团碾碎、击杀的大秦虎军越来越多。

    “咚、咚、咚……”

    迅速撤退的大秦主力军蓦然一顿,沉重悠扬的战鼓声擂起,后方的大秦军卒纷纷聚拢、转移方向。

    “这是打算不跑了,决死一战?!”

    看到大秦虎军此状,无数人纷纷想道,表面也确实如此。

    想来也是,不说韩信是大秦绝武侯,号称兵仙。光是大秦虎军如今完好无损,依旧有战斗力的军卒,数量也在五十万以上,被六万桓国大军追杀数十里就很丢人了,要是被追杀到大秦绝武侯原军营,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而且,大秦帝国得牺牲多少士卒?!

    好不容易威名大震的兵仙韩信,肯定会威名大损!

    五里……

    四里……

    三里……

    看到大秦虎军后军纷纷停下、转身,宛若巨鹏翱翔的桓国特殊军团,依旧速度不减冲锋,并不停收割着跑得较慢的残余大秦虎军。

    “踏、踏、踏……”

    沉重密集的脚步声中,原本混乱不堪的大秦阵营,宛若被大手搅拨着。又像是一个巨人在搓着面团……

    一个个方阵、排阵等阵型出现,速度极快,整体井然有序,宛若一块块小小的方格。

    这就是兵仙韩信的恐怖统军能力,只要指挥权在手,不管局势如何,以军卒本身素质为基础,统帅军卒都是如使臂指。

    可以说,纵观天下。光凭统军能力,无人能比,一个人都没。包括之前表现惊艳的邓宗在内。

    或许,只有倒霉“冤死”在韩信手中的兵神李牧可以比拟!

    两里……

    看陛下没丝毫停下的迹象,桓国诸将大急,却不敢贸然动作。

    直到即将进入大秦阵营射程,田单不由硬着头皮提醒道:“陛下?!”

    一里,也就是五百米……

    “停!”

    一声轻喝,笼罩桓国大军的铁血煞云之中的黑色巨鹏,蓦然溃散,重新化为无规则凝聚的浓厚煞云。

    “呼……”

    田单等将领大松了口气。田单更是连忙提醒道:“陛下!今时不同往日。时势造英雄,如今阵法奇才层出不穷,何况是兵仙韩信,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混在贪狼禁卫中的虞姬。如玉双臂挥舞间,一**粉红波纹荡漾而开,迅速恢复着众人精神力量等状态。

    虞姬的能力无需置疑,此次剑殇只带了花千黛和虞姬。虞姬的责任也很明显,平时主要待在贪狼禁卫队伍中。此次不管是渡河,还是追击,虞姬都跟着贪狼禁卫冲当前锋。

    “嗯!”

    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挥,破空声中斜指对面应了声。直视前方严阵以待的大秦虎军冷声道:“怎么不跑了?跑不动了?”

    语气虽是“冷嘲”,剑殇实则心思剧转,寻思着最佳战术,也是在为极速奔袭的特殊军团争取恢复时间。

    当然,这个恢复时间不会长,也不能长,否则会弄巧成拙!

    桓国特殊军团之所以突然停下,主要是“两仪鹏程奇阵”对机动力增幅较高,但攻击力只能算普通水准,不适合冲阵,在这个争霸时代,阵法之力不可小觑。倒不是因为田单所言,毕竟所谓的“时势造英雄”,身为异人的剑殇自然比田单更清楚,也知道主要原因。

    “跑?!”

    排列桓国特殊军团之前,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形状各异的方阵间,披甲跨剑的韩信在亲卫军拥护下来到阵前,冷笑反问道:

    “堂堂桓王,不会真以为本座是怕了桓王才跑的吧?”

    “呵呵……”

    剑殇微微一笑,沉默不语,大有心照不宣的意味。

    “看来,本座高估了桓王的能力,低估了桓王的勇气,或者说自信了!”

    没得到回应,韩信却是毫不在意语气叹息继续说道。顿了下,迅速接道:

    “本来,之前的淮河之战。在我方与桓国之间,本座已经认输,也佩服桓王的军事能力,所以不想太早与桓王正面激战,及时退走。没想到桓王竟敢追上来,实在让本座失望啊!”

    虽然韩信明说认输,但意思大家很清楚。这个认输,只是针对韩信和桓王在淮河河畔的“暗战”,没把张楚势力算在内,因为张楚势力明显成了双方博弈的棋子了!

    沉默!

    继续沉默!

    剑殇根本不答话,反而颇具兴趣看着韩信,似乎打算让韩信说个够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撤军之时,本座算计失误了。第一,没想到桓王竟敢亲率特殊军团追击;第二,没想到桓王座下的特殊军团机动力如此之高,高到本座果断提前撤走,依旧被桓王追上了!”

    韩信依旧毫不在意微笑说道。顿了下,佩服赞道:“不愧为桓王,行事果然出人意表,天马行空。让人无法揣测!”

    毕竟,如果桓王是普通将领,热血狂傲或自信骄傲等心理下,追击很正常。

    可天下皆知,经历大小无数战的桓王,军事能力肯定不一般。

    既然不一般,就不该亲率六万精锐追击五十几万大秦虎军和数万伤兵,即使那六万精锐是一流特殊兵种。

    因为桓王的对手。不是普通人,是兵仙韩信。

    追杀的军队,也不是普通军队,而是平均战斗力最强的大秦虎军!

    沉默!

    继续沉默!

    “难道桓王就没发现,此地已经距离桓国大军登陆点很远?!不说桓国大军并未迅速呼应桓王,而是按兵不动。便是紧随的张楚残军,也有数十里距离。难道桓王没发现?本座是在引诱桓王追击?三四个时辰内,已经没其他势力或援军能干扰此地战场?!”韩信自信继续高声说道。

    一时间,韩信大军士气大振。桓国特殊军团却是脸色大变,军心动摇。

    直到韩信点出,众人方才恍然大悟。而且事实如此!

    原来是桓王中了韩信诡计。估计大秦虎军掉队的“残兵”,不停撤军的迹象,全都是发行桓王竟然亲自追杀后,设计的诡计!

    在看向桓王,除了第一句话,一直在沉默,就韩信在唱“独角戏”,显然是都被韩信说中了,被韩信说得无法反驳了!

    战术形势、心理战术、双方军力等等因素。桓国特殊军团明显落于下风了!

    静!

    寂静!

    一时间,双方阵营寂静一片,唯有各自战骑的躁动声,大秦虎军的沉重脚步声。

    “说完了?继续吧,顺便强词夺理下。既然堂堂兵仙如此自信,为何只留下三十万大军组成三个万人阵断后,却让其余二十几万残军继续撤退?为何不干脆全部留下,伏杀孤得了?”

    看一直“自言自语”的韩信,十数息停口不说。剑殇不由脸露微笑。语气轻快调侃道。

    “呼……”

    一听陛下这么说,基于对陛下金口玉言的信任,桓国诸将齐齐大松了口气。

    随即,纷纷恍然大悟,又是恼怒,又是惭愧,又是自责……

    原来,眼前这些大秦虎军,是断后的军队,并不是伏杀的军队,那意义就不同了,至少只是一半,好对付多了!

    竟敢怀疑陛下?

    之前韩信那么说,明显是心理战术啊!可笑他们的心理还真被韩信牵着走!

    “嗯?”

    韩信神情一僵,一时张嘴无言,脸色颇为难以置信。心中惊骇疑惑暗自嘀咕:已经跑出这么远的距离,又有连绵十数里范围的三十万大军隔绝,桓王还能把握己方动向?

    难道有内奸?!

    不可能,如今的战术,韩信自信没跟任何人提过,连反算桓王,也是临时的主意。便是揭露底牌,主要也是打击桓国特殊军团的士气、战意、军心,就是有内奸,也来不及反应啊。

    脸色数变间,韩信忽然绽颜一笑,仰头看天笑道:“北狄圣鹰?!差点忘了鲜少染知的桓王的底牌。确实,如此大规模的布局,在桓王眼下作为,确实毫无意义!”

    虽然,以韩信的修为实力,根本看不到翱翔无尽高处的“北狄圣鹰”,但是,韩信确实知道桓王拥有北狄圣鹰,只是很少见到北狄圣鹰,也很少见到桓王动用,一时忘记而已!

    韩信话落,不待剑殇回应,脸色一沉,声如晴天霹雳喝道:

    “那又如何?!三十万完整军队,覆灭区区六万精锐,绰绰有余!即便是一流特殊兵种,甚至是禁卫军!”rq/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