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杀神之境
    疑惑中抬头……

    因为剑殇已经把铁血煞云引落,与贪狼禁卫“融合”,展现粗略军神之力。所以贪狼禁卫阵营上方已经没铁血煞云。

    但是,此时贪狼禁卫头顶,依旧悬浮着一团乌云般的黝黑雾团,不像铁血煞云那般蕴含铁血铿锵、豪迈惨烈的气息,而是一种令人心悸的狰狞阴森、死亡暴戾之感。

    “杀戮阴云?!”

    看得久了,剑殇似乎能感觉到那乌云般雾团有种阴风阵阵、鬼哭神嚎的心悸之感,不由疑惑想道。

    “《浮屠镇狱经》!”

    再联想到自身的异状,剑殇陷入沉思。

    《浮屠镇狱经》,天级功法,十大宝典之一,魔手佛心镇压地狱之意。能依靠杀戮修行,杀戮越多,修为提升越快,能驾驭杀意御敌,神妙无方。

    简单点说,杀戮所在,便是“地狱”,便是最佳修炼之所,就是剑殇没特意去修行,修为增加也比平时苦修快得多。

    但是,《浮屠镇狱经》并非剑殇主修功法,而是主修功法《周天星劫》包容的九大星劫之一。

    自主运行的《浮屠镇狱经》,自然难以带动全部,就像是小马拉大车般事倍功半,还得受《周天星劫》所制,这也是剑殇之前异状的主要原因。

    “《浮屠镇狱经》!”

    若有所悟后,剑殇心思一转,体内真气便以《浮屠镇狱经》功法运行起来。

    霎那间,剑殇感觉灵魂升华。感知能力“诡异”地笼罩整个战场,战场内所有人的情况、方位、行为等全部明晓于心,有种凌驾于世的超然且强大之感,就好像是镇压“地狱”的王者。

    “咦?”

    剑殇心中一凛。

    虽然不知道兵仙韩信的能力具体如何,但是,相信韩信能指挥每个军卒如使臂指,首要条件便是对每个人的情况明了于心吧?否则如何指挥到位?!

    只是兵仙韩信不但明了。还能指挥、驾驭,而剑殇如今只能明了而已!

    “这算不算碰触到兵神之境?或者这就是杀神之境?”

    若有所思之余,剑殇并未忘记身处战局。手中银龙裂天戟斩向攻至敌军,并施展《浮屠镇狱经》绝技……

    “杀机重重!”

    外人看来,剑殇所化的“黑色魔剑”。一剑斩落……

    霎那间,天地一压,风起云涌中“黑色魔剑”暴增无数倍,宛若天地魔剑般威可开天辟地,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密密麻麻的魔剑残影斩落……

    “轰……”

    组成“偃月之阵”的大秦万人阵,被“天地魔剑”一剑劈断,“偃月之阵”告破,数百敌军或死或伤;密密麻麻的魔剑残影紧随斩落,又有数百上千敌军伤亡……

    组成“万剑破空阵”的贪狼禁卫紧随蜂拥攻至……

    万人组成的偃月之阵。先是阵法被破,而后近五分之一或死或伤失去战斗力,紧随着又有大半被斩杀当场。

    就这么一冲击,大秦万人阵直接被斩杀十之七八,令人骇异。

    “嗯?”

    剑殇眼神一亮。没想到自己一招竟然有如此大威力,似乎引动了“天地之力”,跟剑殇掌握的战神之力有点像。

    不过,战神之力牵引的是己方大军的力量,而《浮屠镇狱经》牵引的却是战场的杀戮之力。

    “怪不得杀神与战神、军神、兵神齐名,属于沙场至尊称号。而非江湖称号了!杀神之境最佳修炼和表现场所,确实是在沙场。”剑殇若有所悟。

    差别在于,杀戮越强,杀神之力越强。而随着战争持续,战神、军神、兵神的力量,却是会随着军卒伤亡而越来越弱。

    或许,这也是杀神位列四“神”之首的主要原因之一。

    显然,只要杀神战斗初始能撑住,便会随着战斗越来越强,直至完全碾压、击败敌军。

    “杀神?!”

    贪狼禁卫忽然爆发,一下灭掉大半万人阵,使得关注战局的韩信等大秦将领神情一愣,惊骇莫名,韩信更是脸色大变脱口而出。

    讨西将军卢鸿恼怒看向韩信埋怨道:“早说了杀神白起是桓王所杀,就算桓王不是新一代杀神,肯定也多少掌握着点杀神之力!”

    “轰……”

    就在韩信等大秦将领心乱之际,又是一个围攻的“偃月之阵”万人阵被贪狼禁卫轰破,转眼又是大半军卒陨落。

    一时间,韩信大军十几个万人阵,虽然团团围住贪狼禁卫,打得贪狼禁卫难以动弹、转移,却是损失惨重,双方每次大规模交击,韩信大军都会陨落数千上万人,令人心惊。

    “身为新一代战神,却能把军神和杀神之境掌握得如此之高,已经隐约碰触到奥义,天下何其不公?!”

    看己方损失惨重,形势危急。韩信颇为不甘握拳,果断下令:“留下两阵殿后,其余速退!”

    话落,立刻调转方向撤兵,毫不拖泥带水。

    片刻间,之前疯狂围攻桓国特殊军团的大秦虎军,只留下小部分,其余全速撤退。

    但是,即便韩信果断退兵,原本的三十万大军,还是只有五万左右退走,其余幸存者全被留在战场牵制桓国特殊军团。

    “杀!”

    看敌军主力撤兵,桓国特殊军团士气大增,火牛狂骑等坚守的四大特殊军团,更是迅速散阵,就要参与追杀。

    “别追了!”

    剑殇牵引杀戮之力一斩,纠缠周围的数百敌军就此陨落,高声喝道,阻止众人行动。

    为什么四大神侯堪比散仙级别存在?剑殇这一斩,已经堪比散仙之力了!

    “陛下?!”田单、龙且、计星等聚拢而至疑惑。

    “我方已击杀近三十万大秦虎军。极大削弱敌军,追击目的已经达到,并超出意料,穷寇莫追。别忘了敌军尚有二十几万大秦虎军,如今已安营扎寨,攻坚战和野战完全是两码事!”

    剑殇闭目感悟《浮屠镇狱经》片刻,睁眼解释道。顿了下。微笑接道:

    “反正秦楚决战在即,双方还有交战之时,无需急于一时!收拾战场吧!”

    话落。朝虞姬示意了下,正恢复贪狼禁卫的虞姬,迅速移到四大特殊军团进行快速恢复。

    其实。剑殇阻止众人追击,除了敌军已经有所准备,便是己方数量太少。

    更重要的是,极速追击后又剧烈激战,如今己方军卒已经精疲力尽,不适合继续战斗,拿精锐特殊兵种跟普通军卒死磕?实在不值得!

    ……

    数刻钟后,桓国特殊军团正清理战场时,邓宗、蔡生等率着张楚大军赶到。

    激战后又徒步行军数十里的张楚大军,虽然赶到时不能说毫无战斗力。却大多气喘兮兮,脸色发白,战斗力已经削弱大半。

    “参见桓王!”

    达到时战斗已经结束,看战场狼藉,就知道之前战斗的激烈。邓宗、蔡生等张楚将军脸露惭愧参见。

    此时。别说支援,桓国特殊军团已经把战场收拾得差不多,各个战骑都挂满了大包小包,而狼藉战场上依旧遍地残刀断戟、盔甲旌旗。

    这也是剑殇没继续追击的主要原因之一,没后勤军跟着,除非能完全覆灭韩信大军。否则战果再强,战利品也是差不多,带也带不走,没必要浪费时间军力!

    “几位将军无需客气!步、骑有别嘛,若是不嫌弃,几位将军不如收拾下战场,当是补充之前战斗的消耗也好,如今每一份力量,都是好的!”

    剑殇随和微笑应道,并示意特殊军团清理剩下的战场。

    邓宗沉默数息,硬着头皮说道:“桓王所言极是,那就劳烦桓王等待片刻了!”

    别看战场已经被清理过,完好的战利品几乎都被桓军拿走。

    不过,大秦虎军不但平均战斗力最强,也可以说是配备最精的军队,就算残破,只要还能用,也不比张楚势力普通军卒的装备差了!

    没办法,张楚势力发展太快,自然没足够的财力资源支持军队的疯狂膨胀,许多军卒连薄甲或皮甲都没。张楚将军也习惯了“蚊子肉也是肉”的方式,要邓宗、蔡生等放弃剩下的遍地装备,还真有点舍不得。

    “无妨!反正我等双方都需要休息下,预防万一嘛!”剑殇微笑应道。

    主战场在淮河河畔,剑殇已经打定主意“侵占”,自己吃肉好歹也给别人喝点汤,至少能让邓宗等将军有个交代!

    你好,我好,大家好!

    ……

    几个时辰后,剑殇、邓宗等返回淮河河畔。

    此时,河畔主战场已经清理完毕,张楚伤兵得到了良好医治,桓国大军也开始在河畔构建简略营地。虽是简略营地,却是以粗木为栏或巨石堆砌。便是之前被大秦虎军破坏的港口,也修葺得差不多。

    返回之后,主战场已经大变样,尸骸分成张楚、大秦两大堆,伤兵和俘虏等各自分开聚集,一切有条不絮。

    看到此状,邓宗等人状若未闻,桓国方面也故作不知,看上去双方关系极为融洽,可谓友好无间。

    第二天清晨,桓国留下十万大军固守河畔营地和港口,加上坐镇寿春王城的信虎季布,保证桓国大军退路和后勤渠道的畅通。并把主战场所得价值约二十万钻石币的战利品、追击战所得约八万钻石币的战利品,令季布带回寿春城,运往桓国。

    剑殇等则田单、李同、高龔、龙且、养凝等五位将军为首的大军,继续北上赶往张楚首府陈城。

    一路上,可能是韩信大败导致韩信一军的大秦虎军重创的缘故,桓、楚联军一路顺利,并未遭受到大秦虎军狙击,便是韩信大军也就此驻扎在新蔡,毫无动静,似乎放弃了之前的大秦战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