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激战陈城
    这一日,天高气爽,气候适中。

    再加上陈城中的“繁荣昌盛”的气氛,如果没有城外海量敌军,这将是何等隘意的一天?!

    “咚、咚、咚……”

    日上三竿,萦绕全城,回荡天地的沉重悠扬战鼓声起。

    鼓起,深呼吸……

    战!

    战鼓如点燃炸药桶的引子,使得辽阔无垠的陈城,猛然沸腾,无数人流涌向各方城墙,此起彼伏的咆哮呐吼声如海啸掀起。

    正修行中的剑殇,同样被战鼓惊醒,在晋级汇报的贪狼禁卫率领下,协同桓国诸将急速赶往南城墙。

    “见过桓王!”

    一到城墙,邓宗等张楚诸将连忙见礼。

    虽然,按照部署,邓宗是第五百四十三章 激战陈城代表张楚坐镇南城墙的大将,是“主角”。

    但是,因为桓国大军是唯一正式支援张楚的“起义军”,又是桓王御驾亲临,情况比较特殊,邓宗等张楚诸将倒是礼待有加。

    名义上是邓宗主导,实则依旧会尊重桓王的意见。

    “情况如何?!”看了眼城外,剑殇迅速问道。

    ……

    “踏、踏、踏……”

    站立百丈高的城墙,俯视城外,依旧能看到蚂蚁群般黑压压无边无际逼近的敌军。

    再加上距离数里,依旧能隐约听闻,堪比战鼓的沉重密集的脚步声。

    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站定百丈城墙,看着城外敌军,所有人都没有这俯视天下的磅礴雄心,反而感觉到情绪压抑。

    人如蚁,势如龙,声如虎!

    声势何等壮观!!!!

    “咕噜噜……”

    地龙翻滚的躁动,宛若蚂蚁群的敌军阵营中,数十上百架庞然大物缓缓逼近……

    这些庞然大物并无特殊,也就是普通攻城器械。投石车、抛石机、井阑车、撞城车、攻城塔等等。

    没有第五百四十三章 激战陈城意料之外的未知攻城器械,这是个……好消息。

    好歹也是王城级别城池,站立百丈城墙,面对浩瀚敌军的张楚阵营一方,心中安定不少,这是沿自地利的安全感和信心。

    但是,谁都清楚,决战初期。决定双方胜负的主要因素,便是这些耳目能详的攻城器械。如果任由这些攻城器械发威,水滴石穿,别说百丈城墙,千丈也会被轰塌。

    所以,如何对付浩瀚敌军环卫的攻城器械,就是一生死难题了!

    仰头……

    原本天高气爽的气候,不知不觉间阴寒昏暗许多。

    肉眼可见的一望无垠、层层叠叠的阴云,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这是敌军铁血煞云的显现。

    幸得,随着战鼓掠起,陈城上空的铁血煞云越来越浓溢。越来越清晰,与威逼而至的铁血煞云展开了无形对冲。

    战鼓象征着热血,煞云象征着气势。

    沸腾血脉的鲜血随战鼓节奏奔流,凝聚陈城的煞云随气势高昂绽放。

    ……

    “根据情报,此次大秦将侯辛胜、通武侯蒙恬,负责攻打西城墙;战天侯王贲、真龙之主刘邦、建侯彭越,负责攻打北城墙;绝武侯韩信、项氏霸王项羽,负责攻打南城墙;东城墙有鸿沟为界,由项梁主导。其余起义军和异人势力伺机而行!”

    剑殇询问,邓宗毫不犹豫迅速应道:“也就是说,此战胜负,将由西、南、北三方战事决定!”

    张楚建都陈城,并非肆意而为。而是陈城地处淮水支流结点(三岔河道)。由淮水支流颖水和鸿沟交叉缠绕,特别是鸿沟,更是擦城而过,陈城可谓是临水而建,天然地理绝佳。

    可惜。颖水和鸿沟没完全挡住大秦阵营敌军,还是被兵临城下,这就是临水而建与否的主要差别。

    陈城西、南、北三方虽然也有水利或山峦为屏障,但距离陈城有点距离,这点距离如今成了敌军的营地,无法形成完美地利。

    “项氏霸王项羽?!项氏大军不是主攻东面吗?”剑殇疑惑问道。

    因为陈城东面有鸿沟充当天然护城河,真正的易守难攻。但敌我双方都没忽视,大秦阵营是由项氏大军负责主攻,是四方敌军中军力最弱的一方,同时也该是四方战场中最轻松的一方。

    “这个……”

    邓宗神情一凝迟疑,随即苦笑接道:“据说是针对桓王而来!”

    “呵呵……”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剑殇并无恼怒,反而轻笑出声,日常生活中鸡毛蒜皮般小事的轻笑。

    既然参与秦楚决战,肯定就不会轻松!不用面对王贲、蒙恬,就可以了!

    不管是韩信,还是项羽,剑殇都无所谓。

    “咔嚓、咔嚓……”

    几句话功夫,战鼓呼应间,整齐密集的金属铿锵声起。

    不出意外,大秦阵营前方便是巨盾兵,而后是长弓兵,以此组成钢铁防线,护卫攻城器械全力发威,轰击城墙。

    紧随着,正队南城墙城门的方位阵营,巨盾阵裂开,让出挑通道。

    高举“韩”字大旗的韩信主阵,高举“项”字大旗的项羽主阵,并列而出,列阵阵前。

    这不仅仅是阵容说明而已,列阵前锋不代表就要亲自参战。

    主将列阵阵前,本身就是种极大激励,对于军心、士气、战意等的激励,比“躲”在大军后方强出一大截。

    ……

    “桓王威震天下久矣!此次又是亲率贪狼禁卫及五大特殊军团前来,能绝对压制便罢。若僵持不下,少将军最好及时退回大阵,到时本座自会接应,若是桓王敢入阵,便是他的死期!”

    仰望百丈城墙上黑压压一大片的人影,韩信知道桓王此时肯定也要观察他们,却是不大放心朝身边的项羽,语气尽量委婉奉劝道。顿了下,又补充道:“格局已成,眼前只是热身,真正激战还在城墙倒塌之后的城内激战,少将军之想必能实现。无需急于一时!”

    “本座心中有数!”

    项羽眉头一皱应道。韩信说得委婉,但不看好项羽的意思并不难猜。

    “那行!少将军特意来此乃针对桓王的情报,已经散播出去!以桓王性格,不会避战。再则,如今能敌对少将军者,除了桓王也没其他人了,桓王应该会第一波出城搦战,少将军放心!”

    暗叹看了眼项羽。韩信心中依旧不大放心,却也没多说,而是安慰了句。随即朝身边近卫做了个手势。

    “咕噜噜……”

    各个强大攻城器械缓缓逼近,开始固定、整备、调试等等,准备爆发。

    ……

    “劳烦桓王压阵了!此次由在下亲率精骑对敌!”

    看城外攻城器械开始停顿,邓宗做了个深呼吸,看向身边剑殇客气说道。

    剑殇瞥了眼邓宗,淡淡问道:“邓将军有把握对付项氏霸王项羽亲率的江东子弟兵和沿自军神廉颇的廉成的无双信骑、出自炼器世家的虞子期的精甲铁骑?”

    “……”邓宗语塞。

    江东子弟兵、无双信骑、精甲铁骑,都是威震天下的高级特殊兵种。邓宗哪有底气?

    但是,总不能任由敌军的攻城器械蹂躏城墙,出城骚扰是必要的攻城战程序。无法拒绝。除非守城方自认不敌而龟缩不出,任由敌军攻城器械肆虐,那守城优势就被极大削弱了,影响严重!

    看邓宗语塞,剑殇面无表情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同时说道:

    “初战事关重大,孤亲自出手!邓将军只需守好城墙,并派遣好手跟随。及时破坏敌军攻城器械足矣!”

    随着项羽和三大项氏特殊军团的出现,剑殇的亲自迎战,已经无可避免,虚伪客套没什么意义。

    如果是邓宗出战,那只有挨虐的份。纯粹是打击军心士气,还不如不出战!

    邓宗苦笑沉默,也没反驳,迅速朝副将挥了挥手。

    不管是桓王出战,还是邓宗出战。张楚方面早就安排了动作敏捷的“破坏者”,专职负责破坏敌军攻城器械,依照部署便可。

    桓王出战,只是胜出几率更大,破坏敌军攻城器械的数量更多,其他没什么区别。

    “咚、咚、咚……”

    随着抛石机、投石车等攻城主力固定,沉重悠扬的战鼓节奏猛然加剧,这是总攻的号角。

    “咕噜噜……”

    井阑车、攻城塔、冲城车等笨重庞大的移动攻城器械由数万士卒推着,威逼城墙。

    正面攻防战中,不管敌军是否派军破坏攻城器械。

    远程打击,近程威胁都是必要的攻城手段,不会有什么新意。

    两里……

    一里……

    三百米……

    随着移动攻城器械缓缓逼近城墙,进入守城方射程范围,早就预备待发的远程攻城器械和手城墙,同时发威。

    “哧、哧、哧……”

    因为距离缘故,守城方率先以利箭压制,遮天蔽日的箭雨掠起,划过璀璨弧度,笼罩逼近的移动攻城器械。

    双方都知道此波箭雨效率极低,命中率更是百中难一。但是,这是压制移动攻城器械,为己方尽量争取战机的必要手段。

    “砰、砰、砰……”

    惊诧沙场的霹雳鞭打声起,无数远程攻城器械爆发威力,同时掩护移动攻城器械。

    霎那间……

    比守城方箭雨的声势浩大无数倍的箭雨、石雨出现,井阑车、攻城塔以水平线射击城墙,压制城墙守军,使之不敢肆意压制城下移动器械。

    铺天盖地的无数巨石,夹着猛烈破风声轰向城墙,声势比起真正的流星雨丝毫不弱。

    横向十数里远,数量千余的投石车、抛石机发威,声势威力不亚于现代火炮,便是散仙也不敢以血肉之躯硬接,声威何等惊人……没天理啊没天理!影子最近这么拼命,成绩不升反降吗?难道情节不好?哭天抢地拜求月票支援!!!!拜求推荐票!!!收藏!!点击!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