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暗战陈城
    昨天家族扫墓,又阴雨连绵,影子回家已经十点多,又累又困,迟更很抱歉!(昨天依旧有两更),昨晚有在评论区请假了(最近有事都有请假,免得书友白等),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正版,其他地方意见再多,影子也看不到,每个人出现都是一份人气,谢谢!!!

    “现在就有放弃陈城的迹象?会不会太早了?城墙争夺战可是消耗敌军的最佳战场。而且,陈城可是张楚都城啊?”

    听到吕臣所说,田单率先反应过来,眉头大皱反问道。顿了下,迟疑接道:“南城墙虽然告急,却没西城墙、北城墙那般险峻。只是碰上韩信大军不惜代价强攻而已,隐王陈胜是不是有第五百四十八章 暗战陈城血拼的谋划?所以打算以新军耗死敌军。毕意……陛下曾说过,隐王陈胜是打算以人命血拼敌军的打算!”

    “有可能,没有轰塌南城墙,韩信大军就发起强攻。如此一来,接下去便是**裸的惨烈近战、巷战了!”龙且沉思了下,紧随附和道。

    “……”

    田单还想再说,剑殇大手一摆,阻止诸将的争论。

    迅速召唤出个人属性资料,杏看吕臣的属性资料:“吕臣,蓝级历史名士特殊称号:苍头领袖……苍鹰,具有激励士气、战意,收拢军心的特殊效果。

    威望:风云人物特殊能力:一呼百应,忠义无双的声名,能颇快招兵买马,收拢军心。

    忠诚度:90

    修为境界:先天七层中期;

    具体属性:统帅98,武力,97,智力94,政治89;

    功法:苍天济世录,地级中品功法,……

    特殊兵种:苍头军,人级紫品,头戴青帽或以青巾裹头的忠勇之士组成的军队,若是己方大局处于劣势,则军心凝聚、战斗力增幅、潜力爆发,具有特性:哀兵必胜、舍我其谁。第五百四十八章 暗战陈城

    ……”

    吕臣,确实是被时势埋没的早天的绝佳将才,进可独当一面,退可执掌一方。

    身为蓝级历史名士,竟然拥有品级更高的紫级专属特殊兵种,也算是历史奇人了,而且所属特殊兵种,竟然稀有地具有两大“兵种特性”战斗力可见一斑。

    不愧为秦末汉初与江东子弟兵并列的被“历史冠名”的特殊兵种!

    更重要的是……忠诚度90

    忠诚度是吕臣的心性所致,既然决定投靠桓国,基本就没有“背叛、假降”的可能性。虽然没突破90点,但绝对不会背叛、算计桓国。

    无论如何,系统数据化的表现,绝对假不了。

    再则,若论对隐王陈胜、假王吴广等张楚首领的了解,桓国诸将自然不如吕臣。

    “孤相信吕臣!”

    偷看属性资料,不过是呼吸间的事。

    剑殇语气坚定说道。

    “……”

    满腹想法的在场众人,齐齐哑火。

    吕臣身躯一挺,眼神激动、感动直视剑殇。

    要知道,值此秦楚决战的重大战役,吕臣左右桓国大军的想法,都会有“算计”桓国的嫌疑。

    如今,桓王给予他绝对肯定,绝对信任。

    陛下断言,桓国诸将自然不敢否定。田单迟疑着提醒道:“无论如何,隐王‘珍惜’张楚老兵、精锐,我方千万不能牺牲己方的精锐大军帮张楚守城,不值得!”

    “嗯!不停向隐王陈胜紧急求援,直到隐王陈胜派出援军,或者南城墙彻底沦陷为止。同时,田单坐镇军营并固守城门若是城破,无需理会陈城战局,立刻率领我国大军及张楚新兵突围,全速赶往淮河河畔,协助季布固守我方退路!”

    沉思片刻剑殇稍微改变了下部署,朝田单吩咐道。

    “那陛下……”田单欲言又止。

    剑殇大义凛然应道:“孤既然亲自支援张楚,自无半途而废之理。龙且、李同、养凝、高龚及贪狼禁卫,随孤激战陈城。田单尽量率军突围,若是可能,多带走城内子民,可安置在寿春城或迁徙桓国!”

    “陛下……”

    田单等人大惊喊道,便是吕臣也是脸色微变。

    陛下也太傻了吧?

    张楚已经做到这份上,陛下不及时突围,竟然还打算留下来跟陈城共存亡不成?

    “放心吧!隐王想算计,孤便陪他玩玩!有贪狼禁卫及四大特殊军团守护,即便无法扭转战局,自保却也有余。退一万步讲,有千黛跟随,普天之下杀得了孤的人,屈指可数!打不过总跑得了……”

    剑殇自信一笑安慰道,顿了下,不待诸将多说,看向吕臣说道:“若是南城墙沦陷,吕将军可以的话,就说服邓宗将军跟随田单撤军,尽量带走张楚军卒和陈城子民!”

    “喏!”吕臣若有所悟,迅速应道。

    剑殇朝吕臣点了点头,随即拍了拍田单肩膀说道:“保重!你任务极重,桓国精锐和此行收获,就全靠田将军了!”

    话落,不待诸将多奉劝,迅速赶往城墙。

    “咚、咚、咚……”

    战鼓如雷,血如雨下。

    连绵百里的陈城南城墙,无边无际的军卒宛若蝗虫包裹——,高耸入云的城墙上,密密麻麻的身影下雨般跌落,全都摔得粉身碎骨,无一例外。

    双方各数百万大军,在高达百丈,宽达百余丈,宛若悬崖峭壁的城墙上,展开殊死争夺。

    刀枪、鲜血、生命……

    百丈城墙宛若巨大的绞肉机,不停倾轧着双方军卒的生命。

    古朴恢弘的城墙,因为历史久远而幽青发黑,此时却是染上了一层厚厚的血茧。

    “噗、噗、噗……”

    沿着城墙内壁石梯而上,贪狼禁卫开路、守护,又有义墨和智墨强者守护。剑殇步伐平稳登墙,所过之处被清理得一干二净,连剑殇出手的机会都没。

    城门楼是坐镇南城墙的邓宗将军主阵所在,潮水般的大秦阵营精英涌上城墙,围攻城门楼,不但清一色是大秦精锐,而且还有不少江湖强者和异人高手。

    邓宗虽然亲率部曲死战,死守城门楼,保证己方主阵不动,稳定军心,却也被打得难以异动,只能固守城门楼,固守主阵不失。

    “桓王亲至,撤!”

    数百贪狼禁卫和上百两墨(义墨和智墨)一出现在墙头,一阵高喊声起,正激战邓宗部曲的敌军,要么迅速撤下城墙,要么迅速沿着城墙杀往他处。

    另有不甘、不忿者冲向桓王阵营,迅速便被众高手斩杀当场。

    城门楼之危,告解!

    桓王亲至,若是被这些争夺城墙的大军击败,那就笑话了。即使这些是敌军精锐也是一样,别说他们,便是项羽或韩信亲率精锐敌对,估计也是败多胜少。

    如今,无数人已经达成共识,想要对付桓王,只能以人海战术加阵法之力,围杀。

    “狂王……”

    敌军撤走,衣甲褴褛,血迹斑斑的邓宗,手持虎头大刀,在亲卫守护下连忙迎出。

    顾不得客套,邓宗焦急汇报道:“敌军发起总攻一个时辰,至今城墙十失一二,沦陷的速度正在不停加速。唯今之计,唯有桓王出动桓国精锐支援,方能缓解城墙危局!”

    “嗯!”

    剑殇打量了下血染战甲的邓宗,淡淡应了声。

    别的不说,光看邓宗这南城墙大将,已经亲自出战,可想而知战况之危急了!

    “敌军攻势太猛了!虽然我方数量不少,却基本为新军。便是有城墙之利,却也难以抵挡!南城墙共有三百六十五道内壁石梯,如今已经有近五十道失守……”邓宗又焦急汇报道。

    “嗯!”

    剑殇依旧不咸不淡应了声,便举头四望。

    蝗虫般攀附城墙的韩信大军,随着剑殇出现在城门楼方位,攀附城门楼方位的敌军顿时大减,而其他方位的攻势,却是猛烈许多。

    光看这混乱至极的城墙争夺战,韩信能如此快反应过来,避开桓王御驾,可想而知如使臂指的恐怖指挥能力。

    韩信是否“用兵如神”还有待考证。但是,战场上的统军之能,确实是出神入化。

    “无需摧毁,留着!”

    无视邓宗的心急如焚,剑殇摆手阻止正要去摧毁敌军搭建在墙头的云梯、云索的贪狼禁卫,毫不掩饰高声下令。

    “桓王这是……”邓宗脸色一变,难以置信看向剑殇。

    桓王的及时支援,邓宗很感激,否则邓宗即便不会被围杀在城门楼,也会极大削弱对南城墙战场的驾驭能力。

    但是,摧毁敌军搭建在墙头的云梯、云索,是缓解危局的最佳方式,桓王竟然阻止?!

    “隐王之能,邓将军比孤清楚!至今为止,南城墙送往王宫的危急战报,全都石沉大海,隐王并无派遣精兵或老兵前来支援!”

    剑殇瞥了眼邓宗,看向两侧惨烈城墙争夺战,语气平静缓缓说道,还特别加重了“老兵”两字。

    顿了下,煞有其事说道:“所料不差,隐王无视我方求援。是打算引敌入城,依靠我方军卒数量,与敌军展开巷战。这也是唯一的解释,也确实是极佳战术!”

    说到这,剑殇再次停顿,微笑接道:“既然如此,何必摧毁敌军云梯、云索?!让敌军尽快攻陷城墙,杀入城中不是更好?虽然孤并非张楚臣属,但身为援军,岂能喧宾夺主,自然要配合隐王!”

    “这个……”

    邓宗脸色大变,丹烈骁勇神情,霎那间血色褪尽,煞白如纸,更是张嘴无言。

    “禀告将军!284号通道(就是城墙内壁石梯)失守,请将军定夺!”

    “禀告将军!193号通道失守,请将军定夺!”

    就这么几句话功夫,又有五六道石梯失守,不停有危急情报传至。

    城墙所在,守城军相对攻城军的最大优势,就是有内壁石梯,可以稳定地源源不断把守军送上城墙,所以被称之为“通道”。而敌军只能靠移动且脆弱的云梯、云索登墙。

    所谓城墙争夺战,其实就是内壁石梯的争夺战,若是石梯全都失守,就表示城墙沦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