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死局求生
    无视不停传来的各方危急战报,看桓王似乎没派出桓国大军的打算,邓宗焦急恼怒连声奉劝道:“新军便是新军,何况是来不及训练的新军!数量再多,也难有战力,何况敌军并非普通军队,而是公认最强的大秦虎军!即便想以数量取胜,布局巷战,也不该放弃城墙这最佳防线啊。幸得韩信大军直接夺城,而非以攻城器械轰塌城墙再总攻,更不能放弃城墙……”

    话未说完,看到桓王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神情,邓宗话语戛然而止,脸色难看至极。

    他都想得到城墙的重要性,桓王会想不到吗?

    别说桓王,就算任何一个不傻的将领,都清楚城墙的重要性,就算真第五百四十九章 死局求生的布局城中,也不会轻易放弃城墙。

    城墙,可以成为城内大军的最佳守护者、最佳防线,也可以成为困死城内大军的最强牢笼。

    可想而知,不管城中布局多么自信、强大。城墙失守的话,万一敌军不依计入城,只要死守城墙,城内大军怎么办?

    更重要的是,韩信大军并非轰塌城墙而夺取城墙,而是疯狂总攻夺取,到时只要布军死守。在王城级别城墙的阻止下,城内大军一个也跑不了!

    事已至此,隐王陈胜依旧没紧急支援,而是以各种借口推迟,只要两个可能:要么是隐王陈胜本就打算放弃陈城,并借此坑桓国大军一把,让镇守南城墙的张楚大军和桓国大军,跟韩信大军拼个你死我活;

    要么就是隐王陈胜和韩信勾结,所以打算把南城墙“完完整整”送给韩信大军!

    “难道陛下还有底牌?!不只是依靠数量恐怖的新军?所以打算借此削弱桓国大军?这注意,也太拙劣了吧?有了淮河河畔的例子,陛下还不死心?!桓王岂是那么好算计的人?”

    语塞之余,邓宗第五百四十九章 死局求生脸色数变暗自沉思。

    十数息后,邓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隐王陈胜还能有什么底牌翻盘,不由仰天长叹:“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张楚?!”

    桓王的意思很明显了,邓宗还真无法指责,也没底气指责。

    “邓将军勿怪!虽然孤相信隐王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不会白白放弃张楚基业。但是,孤实在想不出,失去城墙后,隐王还能有什么底牌逆转局势。此次敌军并非昏庸无能之辈,反而聚集了天下能人,岂是阴谋诡计所能胜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听邓宗叹息,剑殇深有同感紧随应和道。顿了下,自责愧疚接道:“隐王是张楚之主,他如何决定,孤无法阻止或评判。但是,桓国大军皆是桓国大好男儿,孤不会轻易牺牲……”

    邓宗苦笑点了点头,之前桓王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他岂会听不会出来?!

    相比之下,打算牺牲誓死守护南城墙的张楚数百万新军的隐王陈胜,而珍惜桓国数十万大军的桓王,对比实在太明显了!

    这就是两位王者的差距啊!

    “明人不说暗话!不管隐王陈胜如何布局,若是南城墙失陷十之**,孤会立刻让桓国大军突围,以保性命。支援至此,相信天下人都无法指责孤,指责桓国吧?”

    邓宗沉默,剑殇再次连声说道。顿了下,嘘吁不已拍了拍邓宗肩膀,叹息道:“邓将军乃绝世将才,白白牺牲实在太不值得!如今情况很明朗,要么隐王陈胜称王之后,如传言那般**昏庸;要么邓将军,已经被当成谋划大局,随时牺牲的棋子!”

    说到这,剑殇故意停顿了下,让神情僵硬的邓宗消化,才缓缓接道:“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事已至此,邓将军也该醒悟了。若邓将军愿意随我方突围,孤会尽力保住陈城子民,尽人事,听天命……”

    话落,朝吕臣使了个眼色,剑殇转身就走,喃喃自语摇头叹息道:“随意牺牲、放弃子民,乃至军卒的主公,绝非可以效忠之主!”

    说话间,剑殇大手一举,贴身跟随的贪狼禁卫连忙送上银龙裂天戟……

    说多了反而不美,点出要点便可。邓宗是历史名士,并非无能之人,自然能理解且想得更多。

    “杀!”

    “鬼影神戟!”

    不再理会邓宗,剑殇并未如邓宗所猜那般“贪生怕死”直接撤退。而是率领着桓国最精锐、最强大的禁卫军和众多大内高手,势不可挡沿着城墙冲向敌军。

    剑殇手持银龙裂天戟身先士卒,又有散仙邪妃hua千黛,两大传奇强者李同和龙且,还有众多先天强者,所过之处,杀上城墙的敌军,纷纷被斩杀当场,更有无数敌军被轰出城墙,摔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无奈,桓王禁卫虽强,却数量太少,相对于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城墙战场,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即便桓王盏茶时间就击杀了数以万计的敌军,摧枯拉朽清出数里长的城墙,拯救了无数张楚军卒。但是,相对数以百万计,数以十里长的战场,能有多大作用?!

    “嗯?!”

    果然,看桓王虽然意思很明显,却没就此撤退,而是在尽力守护城墙,拯救张楚新军。邓宗微楞,心绪复杂万分……

    “禀告将军!桓国大军夺取南城门,聚拢平民。有蛊惑民心,搅乱军心之意,请将军定夺!”

    心理矛盾之际,一名斥候迅速前来汇报道。

    邓宗脸色大变走到城墙边,俯视下方……

    此时,城门楼之下,已经聚集了至少十万的桓国精锐,宛若血肉城墙死死堵住城门口,其余桓**卒则散向辽阔无垠的南城区,正要无数陈城子民不停聚拢到城门口,全都是大包小包,拖家带口,典型的逃难之势。

    “大胆……”邓宗勃然大怒。

    “邓兄……”

    还未骂出口,吕臣忽然出声喊道。邓宗一怔,之前情绪复杂,倒是没发现吕臣并未跟随桓王离去。

    “事已至此!无论隐王到底如何打算,大势已去之局初现……”

    不待邓宗多说,吕臣迅速苦口婆心又发自内心的“奉劝”。

    ……

    “咔嚓、咔嚓……”

    银光掠过,五六名敌军被斩杀当场。

    此时,剑殇等人已经清空距离城门楼五里左右距离的城墙,而且杀得敌军不敢登墙,纷纷转移突破口。

    同时,城门楼所在城墙的压力大减,却使得其他城墙方位压力大增,韩信大军的攻势更急。

    “回转!”

    一戟斩杀五六名敌军,吓得前方敌军纷纷暴退,尽力拉开距离。剑殇并未继续前冲,而是一转身,再次冲向城门楼所在方向。

    “嗯?”

    拥簇桓王撕杀的众人,神情一怔,一时无法理解桓王所为。

    “还不跟上!”

    龙且却是恍然大悟,厉声喝道,使得众人纷纷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剑殇。

    无论如何,他们是桓王禁卫,主要职责且唯一职责,就是守护桓王。至于大局如何,部署如何等等,跟他们没关系。

    “陛下这是……”

    转身杀回,城墙上已经没有敌军,没什么战斗,高龚不由搔脑疑惑,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敌军主要目的是夺取城墙、覆灭张楚,并非覆灭我方。陛下这是为突围做准备,威慑敌军,减少城门所在敌军。把敌军主力逼向其他方位,为突围掩护!”

    看高龚疑惑不已,李同指了指城下城门附近明显稀少许多的敌军阵营,朝高龚解释道。

    “哦!”

    高龚恍然大悟。

    道理很简单,韩信大军是全线总攻,但韩信大军暂时无将无兵能撼动桓王之威,自然不会傻得派遣军队去送死,又不是嫌军队太多。

    除了跟剑殇有私仇的项氏霸王项羽,如果韩信顾全大局的话,就算猜出桓王的打算,却也不会阻止,毕竟桓王不好对付,身边有五大特殊军团和五十万桓国大军。

    而且,韩信的任务是夺取陈城,而不是狙击桓王。反而桓王想突围,韩信更是喜闻乐见,巴不得桓王不参与战局!

    ……

    其实,不说以韩信、虞子期、项羽等名将之能,能否看出桓王用意。光是桓国大军齐聚南城门,又聚集陈城子民,情况很快被韩信、项羽等人知晓,用意自然也不难猜“少将军?!事情有变,若是我方计划不变,很可能得硬撼桓王亲率大军。事到如今,桓国大军丝毫无损,一直没参与战斗,项声将军恐怕不是对手……”

    接到情报时,虞子期眼神一亮,硬着头皮迅速向脸色阴沉盯视城门楼的项羽提醒道。

    “嗯?!”项羽眼神一寒。

    虞子期心中一凛,抬头挺胸,一副大公无私,问心无愧之势说道:“少将军明鉴,属下提议尽快把此处战局告知范先生,以求万变!”

    依照项氏的部署,如今巅峰武力已经抵达大秦帝都咸阳,图谋秦皇扶苏。以项氏一族旁系代表项声为帅的大军,也已经开拨,直指淮河河畔港口和淮河河南的寿春王城,断桓王后路。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谁知道项羽亲率三大特殊兵种,加上五万大秦铁骑,依旧被桓王完虐,根本没起到“严重削弱桓王精锐”的作用。随后,韩信迅速发起全线总攻,并非持久战。

    更要命的是,激战至今,貌似都是张楚大军在出力,没看到桓国大军出现在墙头,就已经看到桓国大军竟然战斗刚起就打算突围,好像不是来支援,而是来做戏,更不会成为范增计划中的残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