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崩溃前夕
    “哼!既然桓国大军并无伤亡,那就让他伤亡惨重再突围不就成了!”

    被情仇迷失心神的项羽,虽然迅速理解虞子期所说,更清楚若放桓国大军离去,项声不大可能是桓国大军的对手,何况是桓王亲率的大军及拥有贪狼禁卫和五大军团。

    “少将军?”

    项羽寻思之际,虞子期以为项羽想通了,不由暗松了口气,谁知道项羽非但没改变主意,硬撼桓国大军之心更强。

    以虞子期对项羽的了解,项羽只是性格刚烈霸道,军事才能却是毋庸置疑。否则,若是光靠项羽的实力,项羽也无法成为公认的项氏少将军,更不会被称之为霸王。

    可惜,项羽被仇恨蒙蔽了理智第五百五十章 崩溃前夕。

    “事情轻重,本座自然知晓。光靠我方,要狙杀桓王确实不大可能。但是,只要我方出手拦截,重创桓王大军却不难。甚至只要拖到项氏将军摧毁淮河港口和桓国大小战舰,即使桓王回得了桓国,桓国精锐大师短时间内也无法渡过淮河,时间一长,必死无疑!”

    项羽摆了摆手,阻止虞子期苦劝,自信解释道。

    毕竟,张楚若败,那淮河以北区域,自然会成为大秦帝国或项氏一族的地盘。到时无法渡河的桓国精锐就成了孤军,既无基地,又无后勤的孤军,必死无疑!

    这点在项氏军事会议上,范增就解释过,项羽只需点出即可,无需多解释。

    “哎……”

    看项羽如此坚决,虞子期暗叹了声不再多说。

    毕竟,项羽和桓王的恩怨,基本出自于虞姬或虞氏一族,虞子期本就不该出声。即使虞子期无心无愧提醒,说多了也会起反效果。

    “少将军的意思,属下明白!但是,以绝武侯韩信之能,不可能看不出桓国大军的意图,如今却丝毫没阻止的迹象,反而配合桓王般把主第五百五十章 崩溃前夕力调离城门方位,这就说明大秦绝武侯没打算拦截桓国大军。”

    看了眼神情黯然的虞子期,廉成迟疑片刻,坦然直视项羽提醒道。顿了下,不待项羽回应,又迅速接道:“若是大秦虎军无意出手,光凭我方还奈何不了桓王大军,反而会损失惨重。”

    项羽剑眉一挑,脸色颇为不悦,却没有反驳。

    “更重要的是,此次秦楚决战,天下人有点实力的势力都参与了,无论最后孰胜孰负,肯定都会元气大伤,很容易被其他势力所趁。相信这也是大秦绝武侯明显打算放走桓国大军主要原因之一!”

    看项羽没出声,廉成又连声解释道,随即苦笑道:“说不定,我方谋划,早被大秦洞虚,他们正等着我方与桓国两虎相争呢!”

    “天下间藏龙卧虎,不说每个势力都有各自的底蕴、依仗,如今我方、大秦、刘邦、彭越等虽是联盟,却也肯定互相提防、算计!”虞子期补充提醒道。

    项羽双眼一眯,恼怒瞥了眼虞子期叱道:“这点本座自然清楚!”

    虞子期把他当“白痴”吗?这点还用得着他提醒?!

    沉思片刻,项羽眼神一亮,冷笑吩咐道:“无论如何,此次都是削弱桓国的最佳时机。联系大秦绝武侯表明意思,若他愿意配合我方,那本座就亲率精锐拦截桓国大军。若绝武侯拒绝,我方正可借口立刻退出战场,既省却陈城巷战的损失,又能趁机占据张楚地盘!”

    这是绝佳的一石二鸟之计啊!

    其实,项氏势力之所以参与围攻张楚,除了真想覆灭张楚势力,趁机夺取地盘之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项氏势力若是不参与围攻,大秦帝国就要分出兵力防备项氏势力,战局自然就不会ji烈,甚至是惨烈!

    虞子期和廉成忧虑对视一眼,虞子期心中苦笑躬身道:“少将军英名!”

    说来说去,项羽还是想覆灭桓国大军,而且有点不惜代价的意思啊!当然,拖上大秦虎军,总比项羽一意孤行对付桓国大军好得多。

    此时,虞子期和廉成,只能期盼绝武侯韩信拒绝项羽的意思,那他们就可以趁机脱离战场,即可最大程度保留军力,又能趁机夺取大片地盘了!

    ……

    日落西山,夕阳染血。

    从大秦阵营对张楚都城陈城发起攻击,ji战至今已经一天。

    一天来,战鼓响成了碳色,煞云遮掩了苍穹,热血凝聚为血茧。

    陈城东、西、北三方战场,依旧是以攻城器械和双方精锐为主的战斗旋律,双方互有伤亡,却还不算惨重,因为双方大军还未正式爆发惨烈冲突。

    陈城南城墙,却是血腥狼藉,触目惊心。

    尸骸堆满了墙角,鲜血染红了城墙,战鼓震聋了耳畔,高昂亢奋的ji情热血,变得麻木不仁……

    入夜,浓溢的死亡阴影笼罩南城墙区域,尸骸弥漫城墙内外安眠,死亡的黑鸟低低徘徊,盲目地嘶哑着残酷的世界,惨烈的战争。

    天际霞光散尽,被浓溢煞云笼罩的南城墙区域,更是阴冷寒凉。

    以剑殇的变态**力量,经过一天的ji战,也是精疲力尽,只是依旧硬撑着来到城门楼,静看城外敌军和城墙ji战。

    此时,双方大军的初战时的热血豪气和高昂战意,已经消失无踪,都是麻木而疲惫。

    城外的大秦阵营敌军,依旧是漫山遍野,难以计数。

    放眼看去,宛若无边无际的乌云般层层叠叠,而攻势依旧如连绵不绝的波浪,一波*不停冲击城墙,毫不停歇。

    而陈城守城军,情况同样如此,密密麻麻的张楚新军密布城墙内部,宛若潮水般不停涌上城墙,与冲上城墙的敌军进行着十死无生的殊死ji战。

    完全可以想象,连桓王剑殇、李同、龙且等顶级强者,都战得精疲力尽,那些普通军卒可想而知。

    因为城墙争夺战的狭隘战场,虽然普通军卒表面上也有休息轮替的时间,军令一起,就可以安心撤回休整,不会受到军法。但是,却没多少人有余力或精力撤回休整,绝大多数都是力尽战死的下场而已。

    “禀告陛下,南城墙已失通道两百零一道,若无意外,只能支持到明日辰末(早上九点)!”

    观察战局并借机休息之时,桓国斥候迅速前来汇报,便是张楚大将邓宗就在剑殇旁边,也是照说不误。

    “嗯!”剑殇点了点头,看向身边贴身禁卫。

    “禀告陛下!田将军已经安排妥当,安置好南城区子民,并做好万全准备!”贴身禁卫会意,迅速应道。

    “……”

    邓宗脸色一变,祈求看向剑殇,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没说。

    就如桓国斥候所说,若无意外,南城区只能见到明日辰末。而还未出战的桓国大军和张楚老兵,就能成为这个意外。只要两方其中之一出手,城墙危局肯定能大解,更能拯救无数张楚新兵。

    但是,从白天午时至今,紧急求援的情报发了无数道,聚集在陈城中部的张楚老兵,一直按兵不动,邓宗又有什么底气请求桓王派出桓国大军协助城墙呢?

    “事已至此,邓将军还没想通吗?”

    看邓宗表现,剑殇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由摇了摇头问道。顿了下,不待邓宗回答,看向左右城墙战场,迅速自言自语道:“这不是王城级别城墙,而是以一国子民的血肉浇筑的血肉城墙啊!”

    “哎…………”

    邓宗张嘴无语,叹息不已。

    事实如此,张楚新兵的战斗力本就不如训练有成的正规军,更别说威震天下的大秦虎军了。特别是意志力、忍耐力、精神力等,更是远远不如。

    初战时,张楚阵营还能依靠王城级别城墙,尽力弥补双方的差距。

    如今,ji战时间一长,很多张楚新兵还没参与过战局,却被惨烈气息、紧急节奏、连绵战鼓、血腥味道等,崩溃了精神,发狂的新兵越来越多。小半新兵已经变得精神麻木,宛若行尸走肉般听令冲上城墙,就好像飞蛾扑火般……

    这倒不是说张楚阵营军卒不忠怯战,而是人之常情,是新兵和老兵的最大差别。

    “啪、啪……”

    看着沉默的邓宗,剑殇点到即止,也不再多说,而是暗叹拍了拍邓宗肩膀。转身离开,行走间朝左右吩咐道:“敕令:无军令在身者,原地休息,养精蓄锐。明日辰初突围!”

    “喏!”贴身贪狼禁卫迅速应诺,前往各处传令。

    虽然桓王没明说,但号令的对象,显然是桓国大军,与及被安排一起突围的张楚军卒和子民。

    “另外,令虞姬军营,孤有要事商讨。转告,尽力足矣,谁也不是救世主!”

    走到石梯,剑殇脚步一顿,看向城下惨烈混乱的局面,又补充道。

    以此次陈城之战的惨烈,就是最佳的练兵机遇和场所,能安全渡过者,绝对有成为精兵的潜质,可以的话,剑殇自然希望尽量带走张楚新军。

    而下午开始,虞姬就离开剑殇身边,尽力救治张楚阵营伤员,一刻未停。

    虞姬的治愈能力无需置疑,可是,南城墙从东到西,小跑也得几个时辰,伤者更是潮水般连绵不绝。连剑殇加上贪狼禁卫和两墨强者,都无法影响大局,虞姬再强能救得了多少人?!

    剑殇需要养精蓄锐应付明日真正ji战,虞姬更是桓国精锐的保障。(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