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莫名其妙
    反应过来后,田单脸色微变,正要眼里训斥喝骂,却撇到桓王似笑非笑的神情,嘴巴蠕动数下,不由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

    理论上,在两国大事上,田莽贸然出声是大忌,孽子的憨hou耿直,田单自然清楚,几乎跟缺心眼似的。

    但是,万一田莽的话是陛下指使的呢?

    三息……

    十息……,足足数十息时间,气氛寂静一片。

    随着时间的持续,再加上桓王的沉默,众人越来越偏向田莽的出声是桓王所使,否则桓王应该会及时呵斥,而不是一直沉默不语。

    “桓王明鉴,一切乃外臣韩某肺腑之言口或许是残酷自私了点,但现实如此,也是无奈为之,桓王也是第五百五十二章 莫名其妙一方霸主,该知国政民生之无奈。再则,在我王治理下,子民虽苦,总比饱受暴秦奴役践踏好得多!”

    原本韩广还以为要一番勾心斗角的争论、辩驳,谁知道桓国方面如此直接,使得韩广无数话语尽死胎中,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无奈悲叹嘘吁。

    直视韩广片刻,剑殇简单说道:“情况如何,事实胜于雄辩口以孤之想法,明日便是最佳反击之时,若是我方能忽然杀出城门,必能重创敌军,韩将军以为然否?”

    韩广眉头大皱,桓王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你说得再天hua乱坠也没用,事实说话。

    “那桓王……”韩广迟疑道,随即心中一定,知道跟桓王拐弯抹角没用,便坦白问道:“桓王还会突围而走吗?”

    这句话,才是韩广此次前来苦口婆心解释的主要原因。

    “若是韩将军倾心合作,孤自然不会突围而走!”剑殇毫不犹豫应道。

    “此话当真?”韩广眼神一亮欣喜又疑惑问道。

    顿了下看桓王脸色一沉,连忙补充道:“此次外臣韩某前来,我王便千叮万嘱要听从桓王第五百五十二章 莫名其妙号令自然倾心合作!”

    “如此便好,孤向来一言九鼎!”剑殇眼神坦然直视韩广应道。

    韩广躬身应诺,这就是信誉的好处,桓王还真从没言而无信的例子,可信度自然极高。

    剑殇正容说道:“若无他事,韩将军便退下部署,旭日一出便杀出城,展开猛烈反击吧!”

    顿了下又迅速接道:“此次反击,由孤亲率精锐打头阵,不会任意牺牲一兵一卒,韩将军尽可放心!”

    “这……。”

    韩广脸色微变,依旧不大放心,怕桓王打头阵而就此突围。

    随即姿态放得极低恭敬应道:“是!外臣韩某暂时告退!”

    一来桓王信誉极好韩广认为桓王不会蒙骗他;二来桓王意思已决,多说无益,反而可能惹怒桓王!

    “陛下?!”

    韩广等张楚诸将一退走,田单率先喊道,便是李同、龙且等大将也是疑惑忧虑看向桓王。

    “依计行事,退下准备吧!”剑殇挥了挥手应道。

    在场诸将神情一怔,一时面面相觑,更有数人冇欲言又止。

    李同性格较豪爽,迟疑提醒道:“可是陛下刚才不是答应……事到如今,加上韩广前来解释,张楚恐怕真会倾心合作听从陛下指挥!”

    话没说完,意思很明显,桓王之前不是答应韩广,怎么又“依计行事,、?

    剑殇笑了笑,坦率说道:“孤向来一言九鼎,依照计划,孤本就不会随主力突同,并无言而无信吧?”

    “呃……”

    李同等桓国诸将嘴巴大张,颇为呆滞看着剑殇错愕无语。

    仔细回想,确实如此,但陛下此举,不是玩文字游戏吗?会不会有失国体?!

    “一切依计行事便可,无需多想。此次孤亲率百万精锐北上,看似全力支援,实则图谋人口财富等,难道真要我国百万精锐跟张楚共存亡不成?”

    看诸将错愕无语,剑殇摇了摇头,理所当然坦诚说道。

    “喏!”

    桓国诸将恍然大悟,顿时释然。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名传天下的唯一支援张楚,传说仁德仗义的桓国,其实跟刘邦势力、彭越起义军、项氏大军等,没什么两样,都是打着趁火打劫的主意。只是项氏、刘邦等势力,直接占据地盘,而桓国打劫的是人口财富,所谓的桓国尽起百万精锐北上支援,直到现在,百万桓国精锐压根就没出过手。

    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王者的必然心理素质。

    不说桓国跟张楚并无交情,接触的还没刘邦、项氏、大秦等势力多。若是桓王真如此仁德仗义,那桓国被桓王这么折腾几次,就土崩瓦解了!

    让桓国诸将震撼讶异的是,桓王竟然把真垩实目的隐藏得如此之深,直到现在即将收网了,他们才知道桓王的真正目的。

    离开议事殿后,剑殇返回后殿,正好碰上hua千黛和虞姬在高手护卫下迈回。

    此时,虞姬步伐迟缓,如hua俏脸明显煞白如纸,这是心神俱疲,体力透支的表现。便是奉命保护虞姬的hua千黛、孟青子、左秋寒等高手,也是脸色晦暗,显然也累得不轻。

    “陛下!”

    一看到剑殇,虞姬及众多高手连忙参见。

    剑殇脸色颇为难看怒视众人一眼,理也不理参见众人,直视虞姬语气不悦沉声问道:“孤昨日不是传令你返回休息了吗?你直到现在才回来?”

    “……。”

    hua千黛、孟青子、左秋寒等人,齐齐心中一凛,低头不敢跟剑殇直视。

    孟青芙、左秋寒等人没多想,毕竟他们本就是桓王附属,主上发怒,他们哪敢争论口倒是hua千黛低头后,忽然反应过来:“奇怪!才几个时辰不见,怎么他的威压好像重了很多?难道是关心则乱?”

    虞姬樱唇紧咬,宛若被训斥的小女孩搅着衣角低声解释道:“伤员太多,妾身不忍……。”

    “伤员太多?!你不忍看到他们伤残死亡?!”

    不待虞姬说完,剑殇脸色一沉,更为愠怒反问道,使得虞姬吓了一跳,硬生生把说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孟青芙、左秋寒等人更是一阵心悸,明显感受到了主公的勃然大怒,听似询问,明显的怒火熊熊。

    “按照计划,再过几个时辰,我方主力便会突围,到时就是连场大战。你直到现在才回来,还有余力救治我方精锐吗?以你的情况,到时想跟上大队或自保都难吧?”

    看虞姬及众人如此,剑殇莫来由一阵烦躁愤怒,毫不留情高声怒斥道。

    濒临清晨,此时军营主殿寂静一片,使得剑殇的愤怒咆哮格外清晰,别说虞姬、左秋寒等人,连警戒各处的禁卫,也不由得身躯一挺,疑惑陛下为何如此勃然大怒?!

    “之前,孤已令人传话,尽力足矣,你不是救世主?难道你没收到口谕?!”

    众人沉默,剑殇怒火更盛,眼神凌厉直视虞姬又连声呵斥质问。

    “明日战局,便是孤也没有信心不会受创,甚至死亡,更别说我方精英。就你现在这状态,别说保障我方精英生命,到时如何自保?若是未能自保,不是反成累赘?”

    “好刀用在刀刃上!即便这些伤员,以后都投奔我方,成为我方子民。为了救治丰个,或者百个子民,而牺牲我方耗费无数心血打造出的精英,值得吗?”

    “直到现在才回来,就你现在这状态,别说帮忙,根本就是帮倒忙!”

    光冇明前的黑暗,剑殇失望、愤怒的咆哮,萦绕后殿,引得无数人胆颤心惊。

    跟随剑殇至今,包括最早跟随剑殇的养凝、高巢等人在内,还真没见过剑殇对自己人如此大发脾气。

    别说噤若寒蝉的孟青芙、左秋寒等人,连呼吸都尽量放低。便是之前颇为不忿,想要反驳剑殇怒斥的hua千黛,也被剑殇吓了一跳,低头不敢出声。

    当然,主要是hua千黛对剑殇心意特殊,否则hua千黛事实上并非桓国臣属子民,又是散仙级别人物,大不了摆手离开。

    静!

    寂静!

    军营主营后殿,气氛落针可闻。

    虞姬依旧樱唇紧咬,咬得樱唇发白,宛若晨星澄净明亮的双眸,更是水雾迷蒙。

    再加上那绝美容颜,温婉气质,疲惫脸色,一副见者心碎,闻者怜惜的美人图画……

    看虞姬如此,剑殇莫来由的更为烦躁愤怒,又是一阵心疼:“人生在世,自然要心怀仁善。但是,也得看情况,不能盲目。不说张楚态度诡异,明显对我方居心叵测,明日的主力突围更为重要……。”

    咆哮声越来越低,剑殇莫名其妙越来越心虚,最后说不下去了,不由得大手一甩:“晚点突围战,你等无需参与了,留在军营!”

    话落,理也不理众人,脚步沉重而颇为慌乱迅速离去……”……”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暗自齐齐大松了口气。

    之前,他们只是基于对桓王的敬畏而忐忑,没想到桓王发飙起来如此骇人……

    “啪啦、啪啊……”

    轻微液体落地声起,泪眼迷蒙看着“愤怒”远去的身影,强撑已久的虞姬,眼泪如水……

    晶莹剔透的泪珠,划过绝美面庞,带着炙热气鬼……

    坠落……,摔得粉碎,宛若烟hua灿烂!

    在光、暗交替的清晨,显得格外璀璨、刺眼!

    “别误会!陛下只是太在乎你了,即将突围,以如今战局,压力可想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