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决战城前
    看影子这么努力,有月票和推荐票的朋友给个吧,谢谢!

    虞姬之绝美温婉,不但名垂千史,更是男女老少通杀。

    看到虞姬落泪,被桓王咆哮得惊骇莫名的众人,齐齐一阵心碎……

    “别误会!陛下只是太在乎你了,即将突围,以如今战局,压力可想而知……”

    年纪较大,经历较丰富的义墨长老左秋寒,心中暗叹一声,缅怀回忆般痴痴看着“愤怒”远去的身影,羡慕看向虞姬低声提醒。

    话落,不知是回忆感触,还是被虞姬感化,左秋寒不由得双瞳血红,水泪漫溢……

    回想青春少年,那相伴舞剑的少男少女身影……

    回想如hua轻年,那严肃“呆板”的第五百五十三章 决战城前面孔,怒斥如hua身影的娇蛮……

    直到步入中年,左秋寒依旧没多大变化,反而更为成熟而风韵十足,看上去依旧像是二十几岁的绝色佳人。

    而他……义墨前任巨子,左秋寒青梅竹马的师兄,却已经看上去像四五十岁的老头……

    人说红颜易老,男人的心又有多少红颜能体会?!

    直到看到向来好脾气的主公,莫名其妙大发雷霆……

    像,太像了!

    左秋寒蓦然醒悟……

    可惜,似乎已经太晚了!

    如果世事可以重来,左秋寒肯定会放弃一切矜持、一切好强,早早表明心迹,不顾一切。

    “爱之深,恨之切……”左秋寒羡慕而悲伤叹息呢喃。

    所谓“恨”之切,有点过了,却是莫名其妙大发雷霆的根源。

    因为爱,所以在意,因为在意而愤怒……

    可惜“恨”她左秋寒的男人,已经逝世;而虞姬的男人,还在……

    人心百态,以孟非子和桓王的成就和行事,自然没人认为他们傻,也没人认为他们真感受不到红颜之情。

    只是,两个性格类似的男人,不擅长表达情第五百五十三章 决战城前感的男人,只会以“怒火”表达自己的在意……

    傻!

    很傻!

    太傻了!

    男人都是傻子,特别是大男人主义的男人……更傻!

    “hua易谢,情易殇,孤灯残影夕阳丧;红颜殇,百hua葬,韶首白华空惆怅……”

    左秋寒梦呓般喃喃自语,声音颤抖低吟起戚姬最强大的绝技《百hua葬》的词曲,莫名其妙地……

    泪流满面。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

    “呃……”

    左秋寒莫名其妙的行为,引得心绪纷乱的众人齐齐错愕呆滞。

    但是,左秋寒悲戚懊悔的情绪,众人却能清晰感受到。

    这什么情况?!

    先是主公莫名其妙大发雷霆,而后毫无关联的左秋寒,反应竟然比“主角”虞姬还大?!

    “谢谢秋姨,我懂的,是我自己没用,并不怪他,也不生气……”

    冰雪聪明的虞姬,能感受并理解左秋寒的悲伤奉劝,不由自主握住左秋寒的手,泪眼hua靥“安慰”道。

    事实也是如此,虞姬还真没感到委屈、生气,因为她能理解。反而更无奈自己的心性,看着那无数伤员,虞姬实在不忍心放弃,更无法无视……

    “……”

    包括孟青芙、hua千黛在内的众人,再次错愕呆滞,貌似角色弄反了吧?!

    不过,孟青芙、hua千黛等女人,倒是若有所悟,毕竟都是女人,而且她们知道左秋寒的感情经历,也知道左秋寒“触景伤情”。

    “这是我们的幸运,好好珍惜,别学秋姨!”

    惨然一笑,左秋寒反握虞姬小手,带着泪hua真心奉劝道。

    或许,也是不幸,谁让她们碰上这样性格的男人,又偏偏倾心呢?!

    “嗯!”

    异彩涟漪看着远去的身影,原本脸色煞白的虞姬,涌起阵晕红低低应道。

    那绝美容颜中的晕红,显得极为璀璨、炫丽、绝美……

    ……

    旭日初升,清新柔和的旭日光芒,却没照射到陈城南城战场,因为南城战场依旧在持续,从未停歇。

    “开城!”

    一阵郑重严肃的喝令声起……

    “咕噜噜……”

    重达十数万斤的铁甲厚门,缓缓升起,城门内外密密麻麻的身影,清晰可见。

    密密麻麻,可谓摩肩擦踵的人群,拥挤南城门之后,连绵十数里,有战役昂扬的军卒,有拖家带口的平民……

    面对缓缓升起的城门,剑殇站立队伍最前方,冷眼直视对面无边无际的敌军,手中银龙裂天戟缓缓举起……

    猛然一顿,浓眉大皱看向忽然出现,靠近自己的人群,愤怒质问:“你们怎么来了?”

    却是,之前被勒令留在军营的虞姬、hua千黛、孟青芙等人,竟然再次违背自己的吩咐,又凑上来!

    “千黛姐姐给妾身服食了一颗渡厄离殒丹,如今妾身精神体力等已经完全恢复,而且修为更上一层,绝对不会成为累赘!”

    向来温婉娴静的虞姬,眼神柔情似水直视剑殇,颇为ji动〖兴〗奋嘟着粉腮应道。

    显然,看上去似乎还没忘记剑殇的咆哮,好像极为委屈……

    “渡厄离殒丹?!”

    剑殇神情一僵,差点一头栽下暗金狼王。

    渡厄离殒丹何等珍贵,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治过来的“渡厄离殒丹。”可以起死回生的“夺命丹。”比价值数万钻石币的“渡厄破禁丹”还珍贵数倍的神丹,竟然用来恢复精神体力……

    这得多么败家的人才做得出来啊?!!!

    “哼!”

    冷哼声起,剑殇抬头,对上明显极为幽怨委屈的hua千黛……

    虞姬之前的委屈,明显比hua千黛假的多!

    “好吧!”

    不敢跟hua千黛对视,剑殇莫名其妙心虚应道。

    想想也是,也只有得到仙果飞升的武林神话之女的hua千黛,才能败家到如此程度,估计就是东方氏和雉姬,也不会做这种事,或者说舍不得!

    “咕噜噜……咔嚓!”

    急促滚动的辘辘声持续,猛然一震,城门大开。

    期间,城外密密麻麻的敌军,并未趁机抢夺城门,而城内大军,也没就此冲出……

    “杀!”

    银龙裂天戟宛若银色闪电般掠起,颇为刺眼。

    “杀!”

    宛若波涛骇浪的暴吼声起……

    “嗷、嗷、嗷……”

    万狼齐嗥,张楚阵营大军,以桓王亲率的贪狼禁卫为首,宛若崩坝洪流冲出。

    “鬼影神戟!”

    “银光掠影!”

    暗金狼王本就速度最快,剑殇又是处于最前方,却是最先接触敌军,眨眼跨越百米距离,一出手就是杀伤力最大的绝招和武将技!

    达到先天第五层的剑殇,实力产生了“半蚋变。”漫天戟影出现,又有百道银色光芒绽放……

    “噗、噗、噗……”

    残肢断体,血肉横飞,铁块崩碎。

    密密麻麻组阵的大秦阵营军队前锋,甫一接触,便是桓王击杀、击伤数百军卒。

    “桓王疯了?!”

    敌军大惊,前锋顿时涌起阵骚动。

    双方大军刚刚接触,就如此疯狂出手,这不是自找死路吗?!人力有时而穷,桓王再强,便是成为真正的散仙,难道还杀得了数百万大军不成?!

    “射!”

    双方大军齐齐喝令。

    一时间,遮天蔽日的箭雨掠起,无数带着寒芒的利箭,宛若流星雨降世。

    潮水般涌出南城门的张楚阵营大军,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硬撼严阵以待的大秦阵营大军。

    利箭如雨,血涌如潮,冲锋如浪。

    双方军卒宛若破碎的浪hua,一片片的陨落,特别是最先接触的双方前锋,甫一接触就是惨烈对撞,霎那间有数千上万生命陨落,却丝毫影响不了大局。

    “咔嚓、咔嚓……”

    以桓王剑殇为首的贪狼禁卫,加上火牛狂骑、楼烦精骑、金虎铁骑、大赵死士、飞鹄羽骑五大特殊军团协助。

    孤注一掷的气势,一往无前的疯狂,加上桓王一马当先,冲锋突击之快,迅速与后方大军拉开距离,统统甩在后面,连张楚铁骑都追不上桓国特殊军团。

    一路上,大秦阵营大军如乌云般层层叠叠,无边无际,一眼望去漫山遍野。却被桓王亲率的六大特殊军团,摧枯拉朽凿穿……

    万人阵、盾牌防线、箭雨压制……

    全都阻止不了桓王特殊军团的疯狂,一道道防线被凿穿、破灭!

    战鼓如雷,风泣如鬼,混沌模糊中,血色漫溢……

    血潮一清,把潮水般远远抛在后方,一往无前的桓王亲率特殊军团之前,蓦然出现宛若钢铁城墙的恐怖阵容!

    手持天龙破城戟的项氏霸王项羽,站立最前方,身后是仅剩三千左右的江东子弟兵。

    左侧,是炼器世家出身的虞子期所率,宛若铁疙瘩的高级特殊兵种……铁甲精骑。

    右侧,是军神廉颇的后裔廉成,亲率的仅次于王级特殊兵种的顶级存在……无双信骑。

    后方,是无边无际,气势如钢的无数大秦铁骑,难以计数,数量至少十万,宛若钢铁城墙横在突围大军前方,气息丝毫不弱于真正的城墙。

    “终于来了!本座静伏至今,便是等待桓王前来!此地,便是桓国精锐军团覆灭之地……”

    看着势如破竹冲至的桓国特殊军团,项羽丝毫不惧,反而〖兴〗奋直视剑殇,咬牙切齿般喝道。

    一天一夜的ji战,项羽及项氏精锐、大秦精锐,都没参与城墙争夺战,一直在养精蓄锐,等的就是这一刻。

    项氏三大顶级特殊军团,加上十几万大秦铁骑,就是没有百万大秦虎军,也不可能留不下桓国精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