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各有谋划
    “桓王!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直视身先士卒靠近的剑殇,项羽眼露疯狂凶光狞笑说道。

    剑殇面无表情与项羽对视,手中银龙裂天戟斜指半空……

    原本势如破竹冲锋,破开无数道大秦阵营防线的桓国特殊军团,猛然冲势一顿,速度减缓十数倍,似乎是摄于项羽及大秦阵营铁骑之威而不敢继续超速冲锋。

    事实上也是如此,三四万项氏特殊军团,加上数量难以估算,至少十万的大秦铁骑,确实是封死了桓国大军突围的屠戮。

    精锐铁骑可不是普通正规军,不管是气势,还是血肉盔甲,也足以组成难以撼动的钢铁城墙。而且看大秦铁骑数量,绝武侯韩信明第五百五十四章 各有谋划显还从其他地方调集不少,就等着桓国大军突围。

    “咚、咚、咚……”

    充当前锋的桓国特殊军团冲势停顿之时,战鼓依旧,数量六七十万的桓国大军,顺着特殊军团凿开的裂缝杀入,急速扩充战果,为后方队伍清剿通道。

    桓国大军中部及后部,则是潮水般不停从城门涌出的陈城子民或张楚新兵,数量难以估算,反正是黑压压一大片,看似无边无际、无穷无尽。

    ……

    “将军!桓王不是承诺我方配合的话,不会突围而去吗?为什么要带走南城区的子民?”

    看着城下战局,韩广副将魏参颇为疑惑问道,看似询问,实则提醒。

    韩广神情凝重,一时沉默不语。

    因为,桓王所谓的安排,确实让人莫不着头脑。让韩广所率五十万张楚老兵,全部协助防守城墙。却让邓宗将军率领一百多万新兵出城协助战斗,这根本不合常理。

    更反常的是,桓王不只是让新兵出城协助,还带走了陈城南城区的子民。

    一般来说,每个城池的格局,都是北部以军事为主,南部以居民为主第五百五十四章 各有谋划,所以陈城南城区的子民,数量高达七八千万,是个极为恐怖的数字。只是秦楚决战的影响,加上隐王陈胜祭天请民的缘故,如今就剩四五千万之巨,又是拖家带口。

    韩广沉默,另一副将张拓沉思应道:“以桓王之威信,应该不会言而无信吧?就算真要突围,也带不走如此多子民啊?估计这可能是桓王惑敌之计吧!”

    虽然陈城南部子民没有全部跟随桓国大军出城,但数量也在三千万左右,这是什么概念?!就算毫不停歇地通过城门,也得十天半月吧?一点都不现实啊!

    就是如此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反常之举,更让人疑惑不已。

    “据说……桓国大军对于这些出城平民的说法,好像是兵危战险,所以由桓国大军护送他们出城,免得遭遇战火之祸,如此看来,桓王很可能真想突围,不管我方是否配合都不会留下!”魏参干脆说得更直白些。

    韩广颇为烦躁摆手说道:“我等的任务,是留下桓王,其余跟我们没关系!连你们都知道的情报,难道陛下不清楚吗?”

    “呃……”

    魏参、张拓对视一眼,齐齐哑口无言。

    是啊,动员如此多子民,发动如此规模的行动,隐王陈胜等人不可能不知道。既然陈胜吴广都没反应,他们操心那么多干嘛?!

    “陛下为何这么做啊?”张拓暗叹问道。

    “很简单!桓王的借口是拯救陈城子民,若是真能拯救,自然功德无量;若是不能拯救,那千万人之殇的黑锅就要由桓王背负。但是,不管真假,反正桓王都得率先应对城外的韩信大军和项氏精锐。”

    韩广暗叹了声,神情复杂苦笑应道。顿了下,嘘吁接道:“以我方之前和桓王的协议,便是我方配合。桓王号令已出,若是我方阻止,不待敌军攻城,就得先跟桓国大军彻底撕破脸皮,先战一场了!我方本就没占多少优势,若是加上桓国大军内乱,战局更危。再则,放这些平民出城,既能逼迫桓国大军拼命阻挡韩信大军和项氏精锐,又能极大缓解城内的后勤、治安、民心等各种压力,专心应付敌军,而且能表现我王的仁德之心,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韩广身边诸将恍然大悟,仔细揣摩,确实是这么个理。

    拼着内讧的危险,阻止桓王“拯救”城内平民确实不值得,反而能顺利坐看桓国大军拼斗城外敌军。

    “据说……因为桓国地广人稀,桓王这是打算迁徙中原人口,补充到桓国……”魏参偷看了眼韩广,低声说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此次决战,我方若胜,自然不差这些平民。我方若败,这些平民也跟我方没多大关系了。更重要的是,之前已经说过,他们出城,既能让桓国大军与敌军死拼,又能减轻我方压力……本就是联合协议,此举也算合则两利了!”

    韩广看了眼魏参,语气平淡说道。顿了下,颇为不耐挥手道:“王者之争,岂是我等所能明白?不用想那么多,听令行事便可!”

    “是!”魏参心中一凛,连忙应诺。

    ……

    此时,剑殇所率桓国特殊军团,已经彻底停顿下来,与项氏特殊军团和大秦铁骑形成对峙,而左右两翼和后方依旧在进行着惨烈激战。

    “后有盟军排斥,前有敌军堵路,桓王还有何去路?明显的里外不是人,看来桓王此次北上支援,是天下间最大的笑话啊……哈哈……”

    看桓国特殊军团被己方堵得彻底停顿,连桓王也丝毫没有动作,项羽心中爽极,再次高声打击道。

    沉默!

    沉默!

    桓王剑殇及桓国特殊军团,依旧沉默对峙,一点反应都没,让期待看到桓王懊悔惊惧神情的项羽,极为失望。

    纵观陈城南部战场,一望无际的南城墙,血腥惨烈的城墙争夺战依旧持续,并未因为桓国大军的出城而停顿。

    蚂蚁群般黑压压聚集的战场上,战况混乱且惨烈,双方精锐铁骑却在沉默对峙,形势诡异。

    “杀!”

    桓国特殊军团阵营之后,以十万桓国精锐正规军为首,绕开对峙的双方精锐铁骑,悍不畏死开始突围,开始掩护后方陈城平民突围,而张楚新兵,又不听聚集到桓国特殊军团后方,格局颇为古怪。

    “少将军?!”

    双方特殊军团一直沉默对峙,可桓王根本不理会,就项羽自己在唱“独角戏”廉成不由皱眉提醒道。

    虽然廉成搞不懂桓王一直沉默是怎么回事,也不清楚对桓国有什么好处,却感觉不大好。

    迟则生变啊!

    “哼!”

    没想象中的情形,引得项羽失望且愠怒,不由冷哼一声嗤笑道:“桓王哑巴了?!放心,桓王想拖时间为陈城争取时间突围,本座也非残忍嗜杀之人,不会阻止平民突围,会给予足够时间!”

    看桓国大军绕开己方,项羽自然明白桓王的打算,却是毫不在意。毕竟项羽还真不是什么残忍嗜杀之人,对于屠戮平民、滥杀无辜的事,还真做不出来,自然不在乎桓王“拖延”时间。

    更重要的是,看潮水般连绵不绝涌出城门的平民,桓王再拖延时间,拖得了多久?!

    “废话说完了?要战,便战!”

    剑殇嘴角一扯,不屑叱道。顿了下,暗金狼王前行数步,剑殇手中银戟一挥,直指项羽喝道:“当着天下人之面,堂堂霸王……可敢与孤一战?!”

    最后一句话,剑殇运气暴喝,声传十数里,连密集战鼓声都被压下……

    “可敢与孤一战……”

    “可敢与孤一战……”

    晴天霹雳般的暴喝,在混乱战场上不停回荡、回荡……

    “呃……”

    “阵前单挑?!”

    双方特殊军团和精锐齐齐心中一凛,兴趣大增,特别是关注“精锐战局”的异人,更是兴趣大起,期待不已。

    要知道,阵前单挑,那是历史中汉末三国才兴起的战争方式,如今的历史阶段并不流行。

    不过,大军环围之下,阵前单挑确实精彩且热血。而且,双方主帅的输赢,肯定也会影响各自大军的士气、战意,毕竟不管是项羽,还是桓王,都是各自大军的精神领袖!

    “嗯?!”

    感受到气氛一凝,无数眼神齐聚。项羽手中天龙破城戟紧握,眼神喷火直视剑殇,一时举移不定。

    秦楚决战之前,项羽可能还巴不得桓王约他单挑。

    现在嘛……

    “踏、踏、踏……”

    剑殇脸露冷笑,银戟直指项羽,座下暗金狼王缓缓走出,毫不停顿……

    赤luo裸的挑衅、蔑视!

    “堂堂天下尊称的霸王,难道还会怯战?!”

    项羽脑际一热,愤怒就要扬马冲出……

    “少将军?!”项羽身边的虞子期,眼疾手快抓住项羽座下乌骓马缰绳阻止。

    项羽大怒看向虞子期……

    “瓮中之鳖,绝路之军,何足言勇?!”

    廉成不屑高声嚷道,猛然暴喝:“全军听令,杀!”

    “嗯?!”

    正怒视虞子期的项羽,神情一怔,脸色红得发紫,紫得发黑,宛若火炭般滚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