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谁胜谁负
    高耸入云的陈城南城墙城门口。

    城门口数十里范围之内,嶙嶙尸骸遍洒四方,尸体层层叠叠,残刀断戟和箭雨旌旗宛若一丛丛矮小灌木丛,腥臭鲜血横流地面,不但为大地披上了层暗红血茧,还把坚实地面浸染成了血腥泥淖。

    距离城门口数里处,嶙嶙尸骸的血腥战场上,十数丈高的桓王剑殇的“战神之体。”依旧屹立在最前方,周围百米范围内,尸骸层叠,却没站立的敌军。

    战神之体后方,是一万八千多贪狼禁卫,而后是仅剩的二十几万张楚新兵,宛若主力一线蔓延至陈城城门口。

    贪狼禁卫左侧,是仅剩五千出头的田单部曲“火牛狂骑。”仅剩三千多人的高龚部曲“金虎铁骑”。

    贪狼禁卫右侧,是仅剩四千五百人左右的龙且部曲“楼烦精骑。”还有伤亡较小,依旧有八千多人的李同部曲“大赵死士。”有七千人左右的养凝部曲“飞鹄羽骑”。

    距离陈城南城墙十数里处,有一支连绵不绝,无边无际的队伍,正不停撤往南方,正是桓国大军及张楚邓宗残军护送的陈城平民。

    怪异的是,距离最前方的桓王剑殇的“战神之体”十数里处,韩信大军的主旗高高屹立,却没再派兵出战,而桓王大军也没杀向韩信大军主阵,双方就好像有种潜在默契,隔远对峙。

    ……

    与此同时,持续了九天九夜的南城墙争夺战,依旧烽火袅袅,血染城墙,那隆重喊杀声却越来越低。

    原本城外黑压压漫山遍野的韩信大军,除了与桓国特殊军团对峙的韩信主阵,已经基本消失不见,只有稀稀落落的部分身影,那些是发“战争小财”的异人,双方都没去阻止异人“检漏”。

    “禀告陛下。城墙沦陷,韩广将军败退城中,特告知我方!”

    蓦然间,一位穿着张楚亲卫服饰的军卒,疾奔出城,来到贪狼禁卫阵营,高声汇报。

    “啵……”

    那张楚亲卫话音刚落,十数丈高的恐怖“战神之体”蓦然崩溃,化为阵阵暗红气雾升腾,重新凝成铁血煞云悬浮桓国大军上空。

    身穿“无极吞天甲。”手持银龙裂天戟的剑殇,清晰出现在贪狼禁卫阵前前方。

    “陛下!”

    剑殇解散“战神之力。”收回“战神之体”。李同、邓宗、田单等将领自觉迅速聚集到剑殇身边。

    之前剑殇只是保持“战神之体”震慑韩信大军,已经有近两个时辰并无出战,又有虞姬持续支援,看上去依旧精神饱满,迅速看向李同和邓宗说道:“依照计划,接下去就靠李将军和邓将军了!”

    “微臣万死不辞!”李同施礼郑重应道。

    邓宗脸色复杂直视剑殇,郑重点了点头。

    “走吧!”剑殇挥了挥手。

    “陛下!各位将军,保证!”

    李同朝剑殇及田单、高龚等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八千多大赵死士追向远方的桓国大军,邓宗则聚拢仅剩的张楚残军跟上。

    大约两刻钟后,陈城南城墙城门口外,就剩一万八千多贪狼禁卫、五千多火牛狂骑、三千多金虎铁骑、四千五百楼烦精骑、七千飞鹄羽骑,以及数百两墨弟子,总共约为三万八千人左右。

    “战争如浪,人如水啊!”

    静视着李同和邓宗远去,等待着众人修正部曲,看着四面八方都是层层叠叠的狰狞尸骸,剑殇不由莫名叹息。

    “走!依照约定,我方该支援陈胜本部了!”

    仅剩三万八千人左右的桓国特殊军团,迅速调转方向,冲入城门口,直指陈城中部。

    此战,南城墙战场,前后共持续了九天九夜……

    张楚阵营出城ji战的大军为:七万桓国特殊兵种,约七十万桓国大军(正规军加后勤军),约十万张楚老兵组成的邓宗本部,一百五十万张楚新兵,最后是三千多万陈城子民。

    如今,除了留下的三万八千桓国特殊军团,其余则是以李同和投靠的邓宗为主将,护送三千多万陈城子民南下迁徙。

    为了护送这批陈城子民,桓国共牺牲了数量高达两万多的特殊兵种,邓宗本部七万多张楚老兵,一百二十几万张楚新兵。

    至于韩信大军,项氏特殊军团和大秦铁骑共二十几万精锐铁骑,完全被打残,最后就剩三万多骑落荒而逃,又牺牲了一百一十多万大秦虎军,把桓王特殊兵种“牵制”在城门口。

    但是,以张楚韩广为首的五十万张楚老兵和近两百万张楚新兵,却完全被击溃,连南城墙也彻底失守。

    ……

    韩信大军主阵,数丈高,上绣“韩”字的主旗,依旧屹立原地,迎空猎猎作响。

    “呼……”

    看着退走的桓王亲率的特殊军团,主阵中大秦主将齐齐大松了口气,喜上眉梢。

    “桓王终于退走了!我方胜利了!”

    与桓王亲率的桓国精锐和张楚超过四百万大军,ji战九天九夜,韩信大军的主阵竟然一直屹立不动,绝对是足以自豪,甚至名垂千古的耀辉战绩了!

    “是吗?你们真认为我方胜利了?”

    静静看着涌入城门的桓王特殊军团,韩信语气平淡反问道。

    “呃……”

    大秦诸将齐齐沉默。

    ji战至今,南城墙沦陷,桓王特殊军团退走,南城墙的一主四旁五个城门完全大开,看上去还真是韩信大军胜出了。

    但是,九天九夜来,大秦诸将却被桓王亲率的特殊军团打得胆颤心惊,至今依旧心有余悸。

    因为……

    韩信大军主阵确实一直没动过,但桓王所在的主阵,同样没动过。

    韩信大军出动的二十几万精锐铁骑,加上一百一十万大秦虎军,只是拼掉了两万多桓国特殊兵种和一百二十几万张楚新兵而已。

    这算不算胜利?!

    对于韩信大军来说,攻陷南城墙的军事目的是达到了,却没人敢说他们战胜了!

    认真说来,两万多桓国特殊兵种,除却陨落在以项羽为首的项氏特殊军团和大秦铁骑的ji战中的部分,其余则是死于混战,这是精锐之战。

    大局上,韩信大军的一百一十万大秦虎军,仅仅拼掉了一百二十几万张楚新兵、七万多张楚老兵。

    本来,如果是正常战斗,一个大秦虎军绝对顶得上三个以上的张楚新兵,甚至以一当十都有可能。如今,却是接近一比一的伤亡比率!

    还敢说胜利?!

    众人沉默间,韩信副将,大秦四品讨西将军卢鸿硬着头皮看向脸色沉重的韩信说道:“侯爷多想了!认真说来,确实是侯爷胜出,毕竟桓王亲自出动,连项氏霸王亲率特殊军团也被完全击溃。桓王本身又是战神,还兼有四分之一军神和杀神之力!”

    “是啊!是啊!只是项氏霸王无能,挡不住桓王罢了。若论军事能力,自然是侯爷胜出了!”

    “侯爷仅仅运用兵仙之力,就扛住了桓王动用本身战神之力,加上触及的军神和杀神之力,强弱一目了然!”

    “所谓博而不精!桓王想染指三神之力,最终肯定一力无成。单论兵神和战神之力的话,侯爷明显胜出一筹!”

    “什么项氏霸王!徒有虚名,还害死我方十几万精锐铁骑!六天前就拖着初愈的重创之体,跑回项氏主力所在了。还是侯爷厉害,硬撼至今……”

    ……

    卢鸿话音一落,大秦诸将纷纷附和道,极力推崇韩信的威信能力。

    在他们心中,眼前战局,估计也就韩信能做到这程度,天下间没人做得到了,至少他们做不到!

    想想看,项氏霸王项羽亲率项氏特殊军团和十几万大秦铁骑,就跟桓国特殊军团ji战半天一夜,而后项羽就被打得重创昏厥,一醒来没多久就率着项氏残军跑路了!

    而韩信呢,坚持至今,直到桓王退走!

    “呼……不愧为桓王啊!”

    无视众人的奉承,韩信做了个深呼吸叹道。顿了下,硬挤出个自信笑容,顾作淡然接道:“桓王没败,我方也没胜!决战刚开始,谈不上胜败,真正的ji战才刚开始……”

    战局中,攻陷城墙,逼退敌军的韩信大军是胜利了。

    但是,桓王却成功带走了三千多万陈城子民,若非如此,结局会如何?

    韩信心中很清楚,其实此战是他败了。不过,秦楚决战刚开始,能承认失败吗?那可是会影响军心士气啊,反正他不承认,纯以战局而论,确实是他胜了!

    话落,不待诸将多说,韩信脸色一沉,郑重吩咐道:“立刻通告全军,我方攻陷城墙,击退桓王!”

    这不仅仅是通告,而是一种信号。毕竟王城级别城池没那么好攻陷,如今他们拿下南城墙,其他战场就不用死战,可以从南城墙杀入城中了!

    ……

    片刻后……

    西、北、东三方主战场,除却留下必要且阻止张楚阵营突围的大军,其余则聚集往陈城南方,潮水般涌入陈城,直指陈城王宫!

    决定秦楚决战胜负的巷战,比城墙争夺战更为直接、更为惨烈、更为血腥的ji战……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