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大秦之乱
    “孟兄误会了!难道孟兄没发现自从武王离都,秦皇便神龙见首不见尾吗?据在下所知,如今秦始皇陵建程加快许多,照此下去,不出三月,便能彻底完工了……”

    看孟说略带敌意的防备,项节拱手谦和说道,直接点明了来意。

    “哦?那又如何?难道项兄想插手我大秦之事?”孟说一时没反应过来,不以为意讽刺问道。

    “……”

    项节一时张嘴无言,不知道孟说是没明白自己的题外话,还是在装傻。沉默片刻,硬着头皮接道:

    “明人不说暗话。秦始皇南巡前,就已经布下后手,以待复出,重临大地之时。到时秦始皇神功大成,便是我等尽皆联手,也制衡不了他了!当然,你们违背秦始皇之言出关,要么再次被秦始皇逼回武王谷,要么成为杀鸡儆猴的开刀对象!”

    孟说眉头大皱,隐约明白项节的用意,不由迟疑道:“你的意思是……”

    项节微怔,颇为讶异应道:“秦始皇陵竣工之时,便是秦始皇重临大地之时,难道武王之前没跟孟兄说过?”

    孟说恍然大悟,不过还是冷哼说道:“这是我大秦之事,倒是无需项兄劳心了。若无他事,项兄请回吧!”

    几句话功夫,两人正下方的大秦禁卫军已经隐约布成阵势,铁血煞云开始滋生、聚拢。

    “实在话,如今天下人都不希望秦始皇复出,包括在下在内。若是仅有孟兄,恐怕还奈何不了秦皇吧?光是卢、侯二生,恐怕孟说就搞不定了。”

    忌惮看了眼下方,项节连忙解释道,顿了下,沉思着措辞说道:“秦皇扶苏之事是秘密行事,武王不一定事先知晓。孟兄若是做不了主。还是请示武王再决定吧。在下绝对没恶意,若是孟兄觉得无需在下帮忙,在下二话不说,立刻离开!”

    孟说沉默片刻,应道:“既然如此,那项兄就暂且跟着在下,不要贸然乱闯,否则引起误会可是咎由自取!”

    项节所说也有道理。虽然卢侯二生擅长丹药卜算等旁门,实力并不强,战斗力更是渣。但再渣也是散仙,加上孟说有伤在身,还真不是二生的对手。

    大秦禁卫军也是个决定性因素,如果禁卫军誓死守护秦皇扶苏,孟说加上项节,同样奈何不了禁卫军环卫中的秦皇扶苏。

    项节微笑应道:“这个自然,一切听孟兄的意思。再次申明,此刻我项氏和大秦依旧是盟友。此次到来,在下只是为了自保的义务协助。绝无任何敌对的意思!”

    “嗯!”孟说淡淡应了声,也不多争议,便落往地面,站立一身穿将军铠甲的魁梧壮汉身前,俯视随意道:

    “来者乃本座道友,此次前来研讨大道奥义。只是初来懵懂,冒犯了禁宫规矩。本座会加以约束。若无要事,大家散去吧!”

    “是!”

    魁梧将军浓眉微皱,却也没多说。爽快应了声,挥手间,即将成阵的大秦禁卫军迅速三五成群离去。

    项节紧随落下,并规矩跟随在武云君孟说身旁,看到禁卫军行为,不由好奇问道:“这位将军是?”

    “末将章邯,参见东霸天前辈!”

    章邯知道东霸天项节威名,而且项节也不是官场中人,又是武云君的朋友,连忙恭敬应诺。

    “原来是铁将军,久仰大名。不过,铁将军不是御林军统领吗?”项节恍然赞赏又疑惑应道。

    “前辈过奖了,微末薄名罢了,是天下人抬爱。南巡之后,末将得圣上恩宠,补充入禁卫军!”

    章邯受宠若惊应道,毕竟项节是散仙,平时章邯哪有机会接触散仙?所见的散仙哪个不是高高在上,哪会理会他?

    铁将军章邯,也是南巡之后,章邯立下的称号,没想到东霸天项节竟然知道。

    “呵呵……若无真实能力,天下人如何抬爱?!铁将军无需谦虚了。”

    项节随和赞赏道,顿了下,看向武云君孟说建议道:“如今天下大乱,大秦帝国正是用人之际。以在下所见,铁将军用兵如神,深得军心,待在禁宫实在太过浪费,绝对是纵横沙场之良将啊!”

    章邯眼神一亮,看向项节的眼神颇为感激。

    武云君孟说一怔,一时不明白项节为什么如此折节接触章邯,随后想到项节所说若是属实,禁卫军将是一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力量。

    自以为明白项节用意之后,武云君孟说迅速改变高高在上的姿态,亲和朝章邯点了点头鼓励道:“好好做事,本座会向主上和陛下举荐将军!”

    “末将拜谢君上,必不负君上举荐之恩!”章邯大喜拜谢,也表明了立场。

    武云君和东霸天笑了笑,恍惚间便已离去……

    “将军?”

    看两位散仙离去,章邯副将涉间心绪复杂喊道。

    “外有乱臣,内有奸邪。大秦帝国难有宁日啊!想必大乱又将到来!”章邯摇头嘘吁叹道,顿了下,又苦涩问道:“涉兄觉不觉得兄弟变了?”

    涉间感同身受应道:“为了生存罢了,人之常情!”

    蹉跎至今,章邯确实变了许多,至少原本刚正不阿的性格,开始学会了八面玲珑。换成之前,哪会这么应对被秦始皇逼退的武云君,明显是敌对阵营的项节。

    “哎……”

    长叹一声,章邯身形落寞离开,那魁梧壮硕的身躯,依旧宛若巨塔般足以顶天立地……

    ……

    两天后,大秦圣山骊山之畔,禁地秦始皇陵之外临时行宫。

    行宫大殿,秦皇扶苏正在卢侯二生陪伴下,监督秦始皇建造进度,分析秦楚决战的变化,处理各方政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如今张楚都城陈城已经沦陷,各方大军正在联手追杀,将侯辛胜、战天侯王贲、通武侯蒙恬、绝武侯韩信等皆亲率大军合围,等张楚一灭,将侯和三大武侯若是依计反击,所剩力量依旧足以把桓王、刘邦、项氏、彭越等重创。到时再分兵四路,征伐四方,陛下必能重复大秦之威,甚至疆域比之前大秦还辽阔……”

    秦楚决战的战报不停传来,捷报连连,卢生连声恭贺道。

    “幸得两位先生相助。等大业已成,孤必会册封两位先生为太师!”扶苏满意点了点头。

    “陛下少年睿智,雄材伟略,必能立下千秋霸业!”卢生、侯生大喜对视一眼,再次奉承道。

    天下之争,各有算计,扶苏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并不是就听卢侯二生的话,只是重视卢生的卜算、侯生的丹药,重要部署和谋划,却也是扶苏自己的手笔。

    项氏、刘邦、彭越等联盟大秦,意图覆灭张楚、重创桓国。扶苏却也自有算计,就等着张楚一灭,立刻翻脸,借机把“三大盟军”一网打尽,而后横扫天下。

    “千秋霸业?!哼……就怕你们没机会看到了!”

    就在此时,一阵讽刺的声音起,以武云君孟说为首,东霸天项节次之,瞬移般忽然出现在门口,缓缓走入。

    “孟前辈?”扶苏讶异喊道,正要发怒禁卫的失职,再想想孟说是散仙,禁卫无法阻止倒也可以理解。

    卢侯二生却是脸色大变站起,看向孟说身后的项节脱口而出:“东霸天项节,你为什么出现在这?”

    “铿、铿、铿……”

    与此同时,屋外密集金属交击声、喝骂惨叫声起,引得扶苏、卢侯二生脸色大变,还未了解,乱响已经消失,发生得突然,结束得很快。

    紧随着,一位头戴紫金冲天冠,身穿王袍,背披黑龙披风的青年,在众多护卫拥簇下,缓缓步入大殿。

    那些护卫,全是出自武王谷,清一色先天强者,并非大秦禁卫军或御林军。

    “胡亥?!”看到为首青年人,卢侯二生失声喊道。

    扶苏脸上血色褪尽,双手紧按案几,闭目沉默。

    看着脸白闭眼的扶苏,胡亥得意大步上前,直视扶苏朗声道:“‘无能’皇弟,见过皇兄。哦,对了,现在该说参见陛下才对……”

    说话间,还特意加重“无能”二字。

    静!

    寂静!

    扶苏睁眼,看也不看胡亥,直视武云君,声音沙哑问道:“这是武王的意思?孤想知道……为什么?”

    “武王谕令,扶苏无才失德,崩坏朝纲,惑乱大秦,已不宜继续为皇。即日起退位,暂由胡亥摄政,待秦楚决战落幕,正式登基!”

    武云君面无表情与扶苏对视,公事公办朗声下令,声如滚雷阵阵,传遍行宫。

    顿了下,武云君冷笑放低声音接道:“为什么?!自从主上告知皇陵核心枢纽并未在桓王手中,你竟敢自作主张,加快皇陵进度!想让嬴政复出?果然是大孝子啊,怪不得嬴政会立你为帝!”

    项节却是盯着扶苏左右的卢侯二生,气息锁定,只要二生敢有异动,便会立刻出手。

    “为了父皇复出?!孤修建皇陵,不过是为了扩增兵马俑数量,增强大秦帝国的力量而已。”

    扶苏一怔,不假思索迅速解释道,顿了下,迅速接道:“若无兵马俑,帝都就真成为不设防的帝都了!”

    “为了兵马俑?!笑话!皇弟怎不知兵马俑和皇陵有何关系?如今皇陵还未竣工,兵马俑就已遍布帝都,如此愚蠢的谎话,皇兄认为我等会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