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天命难违
    “为了兵马俑?!笑话!皇弟怎不知兵马俑和皇陵有何关系?如今皇陵还未竣工,兵马俑就已遍布帝都,如此愚蠢的谎话,皇兄认为我等会信吗?”

    听扶苏解释,胡亥走到案几之前,俯视“失败者”扶苏,不屑戏虐道。

    要找借口,也多动动脑子,找个有建设性的啊!

    秦始皇陵还在建造当中,兵马俑早就动用了,这就说明两者根本没多大关系,当他们是傻子?!

    “皇陵乃大秦最高机密,是父皇亲传,岂能天下皆知?”

    对于皇弟胡亥的愚昧无知,扶苏实在无语,要是连胡亥都知道,那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少废话!交出兵马俑掌控之法,看在父皇的份上,皇弟可以做主给你留个全尸!”

    事到如今,看扶苏依旧一副“鄙视”他的表情,胡亥顿时大怒,眼神暴戾,怒视喝道。

    “你敢弑兄?!”扶苏讶异脱口而出。

    从武云君不告而至,到胡亥出现,扶苏早就猜到他们要逼宫夺位了,却没想过自己会身死。

    毕竟武王也是姓嬴,曾经也是秦国皇帝,血浓于水的自己人。扶苏对待武王也向来尊重,武王应该不会杀他才是。

    “弑兄?!成王败寇而已,既然输了,就认了吧!皇兄不是向来心性豪爽宽和吗?难道输不起?”

    胡亥狰狞一笑,得意讽刺道。

    “铿……”

    说话间。胡亥拔出腰际宝剑,杀意凛然。

    胡亥心中对弑兄可没什么感觉,如此也说明了扶苏和胡亥的差距。

    登基之后,扶苏性格改变了很多,但之前仁德和善的名声,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确实是比较仁慈善良。

    “嗯?”

    卢侯二生大惊,正要护卫,项节和孟说齐齐气势掠起,分别锁定。使得两人心中一凛,丝毫不敢动作。

    至于扶苏的禁卫,看武王谷高手出现,还没禁卫现身,就知道不是被杀,就是被控制了。

    “武王想弑帝?他也是姓嬴!”

    难以置信直直看着胡亥半响,扶苏对胡亥失望至极,转而看向武云君问道。

    武云君回想了下,迟疑应道:“这倒没有。主上哪会管这些琐事。不过,帝皇之争总有伤亡。你还是乖乖交出兵马俑掌控之法,本座可以做主饶你一命!”

    “琐事?!呵呵……”

    大秦皇帝的性命,对秦武王来说只是“琐事”。扶苏失望怅然而笑,心灰意冷之余,不屑看向胡亥坦诚应道:“想要兵马俑掌控之法?除了父皇复出,普天之下,唯有我才控制得了,根本没什么掌控之法,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武云君皱眉警告道:“主上的意思。无人可以违背,想用此法保命?恐怕你会弄巧成拙!”

    “这是事实,真没什……”扶苏苦笑无奈应道。

    “噗……”

    扶苏话未说完,胡亥手中宝剑闪电刺出,直接刺穿扶苏身躯……

    “嗯?!”

    扶苏并未立刻毙命,而是双眼圆睁瞪着胡亥,眼中的生机迅速消逝……

    “知道你为什么失败吗?妇人之仁!若不是你留我一命。也没眼前下场。武王确实无意杀你。不过,你不死,我心不安。甚至……”

    胡亥靠近扶苏,狰狞一笑在耳畔低声传音:“我会杀光所有兄弟姐妹。那武王只能支持我,否则我族无后了……”

    “你……”

    眼神黯然的扶苏,猛然精光暴露,惊骇怒极。

    胡亥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噗……”

    胡亥手中宝剑一伸,刺入扶苏胸膛的剑身直没剑柄……

    武云君眼皮一跳讶异看了眼胡亥,眉头大皱,又想到帝皇之争的无情,摇了摇头提醒道:“兵马俑掌控媒介应该在他身上,仔细搜寻!”

    神情僵硬,身体逐渐冰凉的扶苏,忽然露出莫名其妙的笑意……

    没有落败身死的黯然,没有被弟弟所杀的悲哀,没有妇人之仁的懊悔,没有霸业失败的不甘……

    有的,似乎只是某种莫名其妙的感悟。

    天下传言,大秦气数已尽,不信不行啊!

    天要亡秦,徒呼奈何?!

    扶苏并非天下人那般昏庸无能,便是重用卢侯二生,也是借助其丹药卜算的能力与及散仙存在的威慑而已,国之大事依旧是扶苏自己把握。否则卢侯二生早就成为大秦太师;此次秦楚决战,扶苏就不会动用将侯辛胜和王贲、蒙恬、韩信四个大秦帝国文武百官中军事能力最强的统帅了!

    再则,随着秦始皇驾崩,天下大乱,扶苏果断弃车保卒,聚集大秦军力,稳定关内(老秦地),先利于不败之地,而后出军平叛,时机把握得很准。

    登基之后,扶苏一直兢兢业业,并未贪图享受,一直把大秦政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即便巡视皇陵之时,也没忽视政务,所以关内至今没出什么乱子,反而不少动乱都迅速被平定了!

    另外……

    千古一帝秦始皇,确实雄材伟略,更是算无遗策。

    之前扶苏让始皇陵停工,就是怕秦始皇复出,自己失去帝位,失去权势,这是人的正常心理。但是,天下乱世纷起,大秦帝国根本挡不住,扶苏只能借助秦始皇陵兵马俑,必须要建好皇陵,否则仅能自保而已。

    而秦始皇陵建好,秦始皇自然能复出。

    可以说,不管是南巡过程、结局,还是天下大势变化,或者是扶苏等人的性格转变等等,全是在秦始皇算计之中。

    但是,秦始皇却漏算了被他逼到武王谷闭死关的武王三君。或者说秦始皇也算到自己驾崩后,武王三君会出世,却漏算了胡亥的丧心病狂。

    毕竟,就算扶苏被逼退位,任何继承者除非坐看大秦帝国崩溃,甘愿失去包括生命的一切,否则最后肯定会用到兵马俑,而用到兵马俑,就早晚会修好皇陵。

    这点来说,或许秦始皇可以连异人才知道的国战也算到了。早算到大秦帝国即使顶住神州大乱。元气大伤的神州也会在国战中陷于危局,也得动用兵马俑。

    当然,事实如何只有秦始皇才知道。

    自从武云君、胡亥等谋逆者出现,扶苏所说句句属实,加速修建皇陵,也确实是为了兵马俑,不是为了秦始皇复出。

    可惜,没人相信!

    天命难违啊!!!

    ……

    张楚势力的最后疆域……下城父。

    连绵数十里的张楚阵营残军,从城父城败退。亡命逃亡至下城父,沿路数之不尽的武器、盔甲、尸骸、旌旗等遍布。狼狈万分,凄惨至极。

    抵达下城父,许多残军败将只能居于城外,因为下城父根本容不下这么多军队。

    “启禀我王!敌军攻陷城父之后,并未继续追击,而是就此停顿!”

    陈胜、吴广等正在下城父休整军队,以待敌军的疯狂追杀,一名斥候前来汇报道。

    “哦?!”

    在场诸将齐齐大松了口气,大喜。

    自从张楚帝都陈城沦陷。张楚阵营确实狼狈至极,一路逃亡,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

    幸运的是每到一地,陈胜便利用城内祭天台,大肆招兵,极大延缓了敌军追杀步骤,否则早被追上了。

    即便如此。如今张楚依旧有武臣、周市、召平、韩广、魏咎、周章、田臧、李归、邓说、伍徐、张贺等数十上百名大将,其中十几人还是名垂青史的历史名士,阵容强大。

    也就是说,如今张楚势力军卒损失惨重。疆域大失,根基却没多少损伤。张楚栋梁人才依旧保存着,只要能缓过气来,依旧大有可为。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这也是敌军紧追不放的主要原因,因为大秦帝国不敢让张楚喘气,否则以陈胜的逆天能力,很快就能重新拉起恐怖大军了。

    军卒数量对于隐王陈胜来说,根本没多大意义,自然敢牺牲无数军卒来磨死对手。

    对于敌军来说,之前的张楚就像急剧膨胀而杂质甚多的团体,如果此次没一击致命,他们就成了打铁的铁匠,反而帮张楚锤炼精锐了!

    “为何如此?以敌军誓不罢休之势,为何突然不追了?”

    如此大好消息,陈胜吴广却没像其他人那般惊喜,反而惊骇对视一眼,慌乱问道。

    “呃?”

    听陈胜此话,张楚诸将齐齐一愣,纷纷眼神复杂看向陈胜。

    以张楚眼前危局,陈胜竟然还“埋怨”敌军不追杀?!难道己方还不够惨吗?

    军中早有陈胜失心,想要拉着桓国和张楚大军陪葬的传言,如今看来,似乎真是如此?

    一时间,张楚诸将各有所思,已经有不少人“眉目传情”,想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了!

    斥候迅速汇报道:“启禀我王!根据情报,秦皇扶苏冒入始皇陵,被皇陵机关所杀,突然驾崩。而后胡亥即位,开始重整朝纲,排除异己,使得大秦帝国局势颇为混乱!”

    “大哥?!现在怎么办?”吴广慌乱求教。

    看吴广如此骄纵失礼,田臧、召平等将领不由眉头大皱。

    毕竟张楚是正规立国的势力,陈胜是隐王,怎么能在公众场合称呼“大哥”呢?难道陈胜吴广真打算在天杏山脉占山为王?!

    陈胜强制压下心中纷乱情绪,迅速吩咐道:“依计行事。贤弟先率军前往准备吧,敌军的主要目标是我,即便大秦内乱,应该不会半途而废!”

    千算万算,想不到秦皇扶苏会在这节骨眼驾崩,让秦楚决战的变数剧增不少,一时打乱了陈胜吴广的部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