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精锐之劫
    第五百六十九章精锐之劫

    “嘤……”

    如此恐怖的攻击阵容下,以羽皇的强悍也惊得恐慌鸣叫,天高不知何处去。

    “搬山魔雕,紫冠隼王!”

    抓落的巨爪来自飞禽中号称力量最强的搬山魔雕,而破空冲撞的是速度和冲撞力极强的紫冠隼王。

    “目标太大,缩回避战!”

    剑殇迅速朝羽皇传递了个信息,体冇内真气狂暴,右拳轰出:

    “定天罡壁!”

    肉眼可见的空间壁垒凝聚而出,宛若玻璃罩笼罩包括羽皇在内的数十米范围。

    同时站立地面,运转《云龙九变》ji发地龙之力,使得**力量暴增,左手一招翻天掌轰出,直迎拍落巨爪……

    “青丝三千皓如雪!”

    花千黛则是垂腰青丝如蛇飘舞,宛若三千道极光爆射,后发先至穿透“定天罡壁。”一次性击杀四面八方数百飞禽走兽,声势惊人。

    至于那十数个张楚精英,则是骇得脸色煞白,手足无措,有种强烈的无力感,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天上地下蜂拥而至的兽潮。

    “砰、砰、砰……”

    花千黛一爆发,击杀了大片飞禽走兽,却依旧有不少冲撞在“定天罡壁”上,噼里啪啦作响,更有不少裂缝不停滋生。

    羽皇通灵,百米大小巨大身躯迅速缩小为数尺大小,落在剑殇肩部躲避冲击。

    “咔嚓……”

    紫冠隼王撞至,玻璃碎裂般清响,定天罡壁告破。

    磅礴真气凝聚为翻天巨掌,结结实实轰在搬山魔雕巨爪上,轰得搬山魔雕凭空上升十数米,剑殇则是被轰得陷地数尺,双足陷入坚实地面,浑身疼痛不堪。

    “嗷、嗷、嗷……”

    刚挡下第一波包括两只妖兽在内的浩瀚攻击,密集起伏的兽吼声起,又有无数飞禽走兽冲来,无视周围密集尸骸,让剑殇和花千黛有点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嗷……”

    威严洪亮的龙吟声起,剑殇浑身光芒大作,磅礴真气凝聚出龙形,使得剑殇宛若人立金龙。

    龙威浩荡,弥漫全场。

    暴戾冲击的走兽冲势猛然一顿,不少凶兽全身发软瘫软,匍匐在地,使得剑殇和花千黛四周潮水般冲势一缓。

    如箭俯冲的飞禽,一阵惊慌失措,更有不少悬浮的飞禽,下雨般跌落。

    一时间,密集混乱的飞禽走兽,更是乱成一片,让剑殇和花千黛暗松了口气……

    阴影盖顶,庞大无匹的搬山魔雕和紫冠隼王翱翔天际,颇具人性的双目露出忌惮疑惑的眼神,盯视剑殇。

    “孤乃桓王,此次前来寻人,并非你等敌军,更非你等目标!”

    不管几只妖兽是否通人言,剑殇还是以《兽语仙策》之法,直接向搬山魔雕和紫冠隼王传达清晰的意思。

    “嘤……”

    破空鹰啸,搬山魔雕传达出清晰意思:

    “不管你是谁,进入此地者都要死!”

    长啸声落,搬山魔雕的强大冇雕爪再次抓落,力夹万钧,威可碎岳裂地。

    浩荡龙威震慑得了绝大多数飞禽走兽,对于境界远胜剑殇的妖兽,却是作用不大,搬山魔雕会发自本能的忌惮,却不会真正惧怕怯战。

    “吼……”

    震响盆地,回荡山林的咆哮声起,一只浑身金光璀璨,高六七米,长达数十米的金毛狮子,暴戾气势如海如浪压向剑殇所在方位,使得被龙威震慑得匍匐在地的无数飞禽走兽,部分开始蠢蠢欲动,抗争着浩荡龙威。

    “嘶、嘶、嘶……”

    密集蛇鸣蝎叫中,密密麻麻的各种各样的蛇类毒蝎,沿着密集走兽间的空隙,开始逼近。

    “走!”

    眼看形势不妙,也无法沟通,又引出一只妖兽。剑殇迅速朝花千黛吩咐了声。

    话落,《万羽化鹏诀》运转,金色鹏翼凝聚背后,身如金色光影冲天而起,意图从半空突围。

    花千黛会意,悲怜看了眼迷茫无措的张楚精英,身形一晃,紧随剑殇身边凌空突围。

    “砰……”

    大地颤动,搬山魔雕巨爪落下,拍在剑殇原所在之处,把三个躲避不及的张楚精英及周围十数只飞禽走兽直接拍成肉泥。

    掠起,坚实地面被抓出十数米方圆,数尺深的深坑,宛若硬生生挖出一块地皮……

    紫冠隼王却是锁定剑殇,凌空穿梭,宛若炮弹强势撞飞、撞死无数飞禽,直指剑殇,惊得半空无数飞禽惊慌鸣啸,争先躲避,漫天羽翼纷飞。

    “不是吧?这是盯上我,还是盯上羽皇了?”

    感受到紫冠隼王的气息锁定,剑殇颇为无语,心中又惊又怒,只能背后金色鹏翼急展,速度加快且忽上忽下,穿梭在密集飞禽阵营之中,往外直冲。

    居高俯瞰,此时铺天盖地的兽潮中,人类主要分为三大阵营挣扎苦战,大秦帝国一部,刘邦和彭越一部,项氏一部,又有不少异人分别依附一部。

    其中以大秦帝国阵营的人数最多,却也仅剩二三十万,清一色精锐。正由两只妖兽率兽群围攻,每时每刻都有数百上千人陨落,看形势别说抵挡,连突围都难。

    剑殇沉思了下,便带着花千黛俯冲而下,直冲蒙恬和王贲主旗所在……

    “桓王?!”

    落地,周围大秦亲卫大惊护卫,更有不少持刀执剑警惕环视。

    蒙恬摆手阻止众人,疑惑看向剑殇问道:“你怎么来了?你的特殊军团不是已经折返淮南了吗?”

    “剑指天皇!”

    剑殇手持天罡引星剑,牵引杀神之力爆发,数百上千道剑芒呼啸迅掠,直接把俯冲而下的数百飞禽斩杀半空……

    漫天血肉飘洒,羽翼纷飞,血如雨水瓢泼,淋湿了周围无数军卒。

    威慑上方的飞禽猛然一空。

    “呃……”

    正警惕疑惑剑殇和花千黛到来的大秦诸将和亲卫,齐齐一怔,讶异、震撼看向剑殇。

    桓王之名,名不虚传啊!

    “那些稍后再说!假王吴广已死,兽群发狂。想从地面突围是别指望了,我们能带走四人!”

    看着沧桑许多的蒙恬和王贲,又看向神情怪异的韩信、发须斑白的将侯辛胜。剑殇点了点头算打招呼,语气急促说明来意。

    “……”

    蒙恬、王贲、辛胜、韩信等神情一僵,随后脸露苦涩,全都沉默不语。

    挣扎至今,情况他们当然也知道,可是……

    四位侯爷眼神复杂看向周围拥挤数十里范围的大军,不甘、不舍、不忍……

    等待蒙恬、王贲决定,剑殇又看向韩信郑重说道:“大秦精锐尽灭于此,大势已去,之前的约定依旧有效!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韩信脸露苦笑又颇为感ji,淮河之战、陈城之战,都是韩信和桓王在对决,死在韩信手中的桓**卒不计其数,没想到桓王还愿意救他。

    “杀戮狂涛!”

    两句话功夫,搬山魔雕再次袭击而至,剑殇体冇内功法变为《浮屠镇狱经》,牵引此地浓溢杀戮之力,手中宝剑撩起,密集犀利剑芒化为剑芒狂涛轰向搬山巨爪……

    “轰……”

    剑芒狂涛崩碎,搬山魔雕惊啸数声,如云急升而起,流转金属光泽的巨爪,竟然被斩出数道巨大伤痕,却一滴血也没流出。

    “嗷、嗷、嗷……”

    万兽齐吼,又有巨兽咆哮,一只十几米高恐怖巨熊数掌拍散大秦冇万人阵煞云,崩溃阵势。

    “杀!”

    一个疯狂的喊杀声起,一位大秦虎军手持长戈刺入猛虎腹部,运力就要挑飞猛虎,手臂一痛,却被一只凶狼咬住胳膊,又有狼豹涌至,分尸。

    数十个大秦虎军飞蛾扑火般冲向兽群,动作利落斩杀数百野兽,而后被撕成碎片。

    浪潮般兽群席卷,万人整的万人阵,十数息后十失七八。

    飞禽、走兽、蛇虫等等,宛若无孔不入的水银,又如席卷一切的狂潮,不停冲击、吞噬着一波*大军。

    大秦虎军、大秦铁骑、蒙氏铁骑、义贲战骑、白龙剑卫、项氏武兵……

    这些啸傲沙场,威震天下的精锐大军,不停陨落在兽潮之中,大半尸骨无存。

    此地的大军,就像是困兽之斗,在连绵不绝,无边无际的兽群包围中,却没丝毫突围的希望,能做的只是拖延死亡时间罢了。

    感受到越来越惨烈,越来越严重的形势。再看迟疑不定的蒙恬、王贲等人,剑殇浓眉大皱,脸露焦急不耐,更和花千黛不停出手抵挡着飞禽扑击,几乎毫无停息。

    数十息时间,规模最庞大的大秦阵营,又被啃噬了一大片,剑殇不由不悦且不耐沉声道:“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当断则断!”

    蒙恬做了个深呼吸,忽然上前大力抱了下剑殇,退开,眼神迷茫环视周围战场,语气低沉沙哑又坚定道:“人生因你而无憾。军亡将死,你走吧,拖得越久越难突围!”

    剑殇眼皮一跳,一时不知该如何劝解。

    将侯辛胜脸色数变,重叹了声,看向蒙恬、王贲、韩信等人劝道:

    “你们还年轻,走吧!本座是此次东征最高元帅,为此次战役负责足矣……”

    将侯辛胜,不管是资历还是果位,确实都是此次大秦帝国征讨张楚中的最高统帅。

    夕阳如血,兽吼如雷。

    数百万精锐之师,就像是汪洋中挣扎的溺水者,孤岛上的求生者,生路已绝,只能绝望地等待黑幕的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