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未战而胜
    “噗、噗、噗……”

    花千黛玉臂一挥,数十道寒光冲天而起,击落大片飞禽,不由焦急催促道:

    “陛下!”

    蒙恬、王贲等人跟花千黛没多大交情,不管剑殇怎么想,随着军卒数量越来越少,兽群攻势越来越猛,再不突围就真的无望突围了。

    “砰……”

    剑殇身形一晃,闪电一掌拍在蒙恬后脑,直接打晕。

    “铿……”

    刀剑交鸣,周围蒙氏亲卫大惊就要出手,忽然顿住。

    理也不理蒙氏亲卫,剑殇认真看向王贲说道:“不用打晕你吧?我很难带着两个昏迷的人离开。得有人抵挡飞禽袭击,不然太过危险了……”

    “……”

    王贲神情一僵,嘴巴蠕动数下,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辛老将军?韩将军?”剑殇又迅速看向韩信和辛胜问道。

    韩信脸色一正点头,辛胜却猛然倒退数步,与剑殇拉开距离郑重应道:

    “谢谢桓王厚爱,老夫真不想走了,也得为家族考虑,为百万虎军负责!”

    “保重!当断则断,尽早聚集强者突围或许还有点希望,为了追随你的人也好!”

    剑殇点了点头,诚心奉劝道。顿了下,朝花千黛点了点头,左手抱住蒙恬虎腰,右手抱住王贲腰际……

    “走!”

    花千黛会意,右手一挥,抓起地面一把宝剑。另一手抓住韩信背部,冲天而起……

    剑气迅掠,凶悍斩杀拦截的十数只飞禽,冲开一道缺口开路。

    “铿……”

    剑殇紧随花千黛之后,宝剑出鞘,王贲运剑如风,抵挡四面八方冲至的飞禽……

    花千黛飞速极快,身形灵敏,翱翔飞禽群体之中,右手剑光如虹。不停斩杀着靠近的飞禽。

    “呼……”

    猛烈破风声起,剑殇刚冲出数里远,紫冠隼王紧随而至,鹰嘴如箭啄出……

    “风云剑幕!”

    王贲手中宝剑一抖,剑气如风,剑光如云。

    “铿……”

    金属交击声起,紫冠隼王受痛惊飞,王贲手中宝剑却应手而飞,虎口鲜血淋漓……

    又有搬山魔雕的巨爪如山峰压落。所过之处数十只飞禽纷纷被击爆、拍飞,直轰剑殇头顶。

    “该死!”

    剑殇暗骂。背后金翼疾挥,落足一只普通大雕背部,《森罗魅影身法》施展,身化十数道幻影蹿向上、下、四方。

    巨爪落下,刮起猛烈劲风,凶残毫无顾虑击爆那普通大雕,搬山魔雕却是鹰嘴一划,如巨大刀芒由下往上撩起,动作灵活如燕。攻势精妙如武学高手。

    “羽皇!”

    感受到魔雕威胁,剑殇心思一动,肩部羽皇射出,见风而涨,迅速化为近百米大小金色巨鹏……

    “前往鹰背!”

    剑殇疾喝一声,运力把蒙恬、王贲甩出,翻手间赤霄剑入手。引动杀神之力,使得赤霄剑吞吐十数米长恐怖血色剑芒……

    返身,斩落!

    杀意凛然,不惜动用赤霄神剑也要斩杀纠缠不放的搬山魔雕。

    “嘤……”

    一阵裂耳惊啸。搬山魔雕动作敏捷横移,闪电避开赤霄神剑剑芒……

    没想到如此庞然大物,动作竟然如此敏捷,而且颇具灵性,还知道不能硬撼赤霄神剑,剑殇劈落的血色剑芒顺势一抖,化为数十道剑芒崩散,摧枯拉朽斩杀周围数十只飞禽。

    “哧、哧、哧……”

    背后金翼一展,折返羽皇鹰背,剑殇持剑急舞,以碾压之势把周围飞禽皆尽分尸。

    紧随着,花千黛也抓着韩信登上羽皇鹰背,警惕四周。

    剑殇持剑站定,搬山魔雕和紫冠隼王眼露凶光,却忌惮不已看着远去的羽皇和剑殇,竟然没再追击,也没严令飞禽围攻。

    又有传奇级别的羽皇威压,所过之处飞禽纷纷自动逃散,倒是无风无浪……

    “嗷、嗷、嗷……”

    两大妖禽不敢追击,普通飞禽又纷纷让路。地面依旧走兽疯狂,蛇虫涌动,有三只体型庞大的陆地妖兽,仰首朝羽皇发出挑衅的咆哮,声音如雷滚滚。

    穿出盆地,直往西方……

    居高俯瞰,清晰可见一部部大军阵营不停被兽群吞噬,再强大的阵势,再精锐的军卒,再凶悍的战意,也逐渐被淹没……

    一里……

    三里……

    五里……

    渐渐的,只能看到遮天蔽日的飞禽走兽,在盆地中宛若岩浆翻滚躁动,已经看不到丝毫军队的身影。

    羽皇背部,剑殇持剑站立,花千黛紧挨剑殇,蒙恬昏厥,王贲悲伤迷茫,韩信垂头丧气……

    气氛沉默、凝重、讶异。

    “沙场无情,此次秦楚决战没有胜利者,军人的归宿本就是沙场……”

    片刻后,剑殇翻手收起赤霄剑,看向呆若雕像的王贲和韩信安慰道。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不外如是啊!”王贲苦涩叹息道。

    “不关你的事,别想多了,谁又能知道陈胜吴广竟然隐忍如此之深,如此心狠手辣呢!”剑殇拍了拍王贲肩膀嘘吁道。

    话落,自觉转移话题看向王贲,又看向韩信问道:“十天前,我在陈城重创,直到如今才伤愈赶来,没想到会碰上这情况,眼前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引到天杏盆地去?还有秦武王

    和武猛君哪去了?”

    如剑殇所料,王贲只是苦涩一笑,并无心思多说。还是韩信沉思片刻应道:

    “陈城之战后,贵国特殊军团和张楚突围军一路往东。我大秦阵营衔尾追杀,一路势如破竹,便是隐王陈胜大肆招兵拦截,却也挡不住。

    直到城父城时,忽然传来扶苏驾崩,胡亥继位的消息。我大秦阵营大军在城父城休整一日,决定彻底解决张楚,以绝后患,便继续兵发下城父,而秦武王、武猛君则折返关中……

    即将抵达下城父时。得到张楚突围军分为陈胜、吴广两部的情报。而后陈胜部内讧,隐王陈胜被随部所杀,陈胜部瓦解分为三部,一部不战而降;一部前往天杏盆地汇合吴广部;一部跟随桓国特殊

    军团南下,返回桓国。

    经过商议,我等决定挥军天杏,覆灭张楚最后一部……也就是吴广部。

    我等联军抵达天杏盆地时,却又得到吴广部内讧,田臧等张楚将领联合撤至的陈胜残部。假陈胜之名斩杀吴广的情报。联军正想覆灭或招安田臧等残军时,兽群忽然从四面八方涌至……

    再后来。桓王就知道了……”

    说话间,韩信语气平淡,言语简单,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件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事情般。

    “陈胜吴广,名不虚传,天下人都小看他们了!更可笑的是,张楚不是亡于敌手,也不是败于沙场,而是死在内讧之中。小人之手。末将猜测,秦皇扶苏也是如此,并非猝死秦始皇陵,而是死于胡亥

    的叛乱之中……”

    话落,韩信神情古怪叹息道:“时也!命也!可笑!可悲……”

    沉默!

    沉默!

    一时间,众人都没出声。

    剑殇和花千黛面面相觑,怎么也很难相信。威震天下的秦皇扶苏、隐王陈胜、假王吴广,竟然就这么死了,死得如此不值。

    “陈胜吴广隐藏太深,算计太狠。蒙骗了全天下人,却把自己也算进去了!如果张楚众人早知道陈胜吴广如此庞大的谋划,想必就不会内讧了!”沉默的王贲忽然说道,神情似笑似哭。

    韩信一怔,随即摇头叹道:“是啊!天下人皆以为张楚已至绝路,连张楚诸将也是如此,陈胜死于部从弑主求荣;吴广死于部从弑主求生。而即将获得最终胜利的联军,却被已死的陈胜吴广,覆灭于

    天杏盆地,人生之戏剧性……不外如是!”

    “世事难料啊!如果陛下不是重创遁走,而是跟随大军的话。或许陈胜吴广的谋划还真能成,接下来真有可能是张楚的天下……”

    花千黛看向剑殇,语气嘘吁叹道。

    “呃……”

    王贲、韩信、剑殇三人心中一凛,全都无法反驳。

    想想也是,除非桓王剑殇愿意配合弑主求荣的陈胜部从,反噬陈胜吴广。否则有桓王震慑,陈胜部从哪敢内讧叛乱?!

    “如果张楚已至末路,自己会不会杀了陈胜吴广,招降张楚残部呢?或者会如龙且、田单那般弃张楚而去,而不是前往跟吴广汇合呢?”

    剑殇扪心自问,一时没有答案。

    可以肯定是,如果桓国特殊军团去了天杏山脉,那覆灭兽潮的精锐,又得加上桓国一军了!

    “陈胜吴广也算是一代枭雄,未想落得如此下场。加上大秦易主,各个势力精锐尽灭。看来,这天下还得乱一阵子,苍生很长时间都难以平静生活!除非陛下挥军北上,以雷霆之势横扫天下,估计如

    今也没哪个势力挡得住我国大军了……”

    三人沉默,花千黛看了眼剑殇,又看了看王贲、韩信,若有所指感慨道。

    王贲、韩信神情一凝,自然听得出花千黛话语中的招揽。

    事实还真如此,桓国似乎还真成了天下间军力最强的势力,成了秦楚决战各个势力中未战而胜的唯一势力,至少精锐的数量方面确实如此。

    “你们可知桓国特殊军团如今大概在哪?联军的斥候应该一直在关注、提防吧?”剑殇没回应花千黛,也没逼迫王贲、韩信回应,而是自觉转移话题问道。

    “下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