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桓国福将
    下蔡县,位于下城父东南方,淮水与颖水的交结点背部,与寿春王城隔着淮水南北相望,又有勺陡湖连通下蔡和寿春,是重要的军事重地,大秦帝国欲晋级为大秦天朝时,在下蔡建了一城,名为下蔡城,后来被张楚攻陷,至今依旧有张楚驻兵把守。

    铁蹄如雷,烟尘如龙。

    以一万多贪狼禁卫为首,其余特殊军团及六七万张楚残军紧随,速度极快直指下蔡县。

    “嘤……”

    响彻十数里范围的鹏啸声起,一只百米大小的金色巨鹏俯冲而下,直指此支大军前锋,随后五个身影跃下,挡住大军去路。

    “陛下?!”

    紧张戒备的桓国诸将,猛然眼神一亮,大喜聚集而至,随后纷纷眼神奇怪看着王贲、蒙恬、韩信三人……

    大秦三大战侯,他们自然认识,全都奇怪万分,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与桓王一起出现。

    正是剑殇等五人,以羽皇的速度,大约半个时辰就追上了桓国特殊军团,而且还没到下蔡城,只是初入下蔡县疆域而已。

    期间,蒙恬已经清醒,倒也没大吵大闹或要死要活,只是精神颇为萎靡。毕竟蒙氏铁骑跟王贲、韩信、刘邦等人的部曲不同,不但是蒙恬部曲,小半也出自蒙氏一族,自然感情深得多。

    龙且、田单、高龔、养凝等赶到剑殇身前,站定。

    “参见陛下!”

    又有十数名将领紧随而至,相视一眼。隆重单膝跪倒拜见。

    原本,有武器盔甲在身的军人,不用执行什么隆重大礼,这显然是臣服的意思。

    “武臣、周市、召平、韩广、魏咎、周章、张贺……”

    看着眼前臣服的近十七名将军,剑殇内心狂喜,连忙上前亲自扶起,温言安慰。

    此次,与吕臣、邓宗两人并列,被称之为张楚五将的武臣、周市、召平三位大将全都出现。还有战功赫赫,在异人历史上颇为出名的韩广、魏咎、周章、张贺等历史名将。这些可都是尽可独掌一军,退可镇守一方的大将级别啊!

    历史名将就是历史名将,并非养凝、高龔等草莽出身的将领所能比拟,即使他们的修为境界、军事能力等丝毫不弱,某些方面依旧远远不及。

    从此开始,剑殇要头疼的是兵不够多,地不够广,而不是有兵无帅,有地无将了。

    及时雨啊!

    在国战将开。南方之危迫在眉睫之时……

    这批历史名将实在太及时了!

    此次秦楚决战,实在太及时。太有必要了!

    一番对于降将的安抚肯定之后,剑殇忽然神情一正,看向龙且和田单问道:“此次是谁做主脱离张楚南下?”

    剑殇清楚,养凝和高龔一般不会有什么大的建议,如有大的决定,应该是龙且和田单两人所言。

    “呃……”

    感受到剑殇兴奋欣喜之情而颇为自傲的龙且、田单,忽然笑容一敛。

    便是受宠若惊谦逊的张楚降将,也齐齐情绪一凛,不敢插言。

    一时间。众人都以为桓王剑殇想要追究抛下“陛下”,自作主张南下,让他们一阵好找的罪名,这罪名可不轻,谁敢轻易干涉?

    抛弃主公,立刻斩首都算轻的了!

    “启禀陛下!是微臣的主意,请陛下降罪!”

    果然。龙且脸色煞白,硬着头皮跪倒请罪。

    “你们可知天杏山脉的情报?”剑殇没立刻回应,而是环视众人问道。

    田单、养凝、武臣、周市等纷纷摇头,毕竟他们离开下城父后。一直在赶路,还真没时间也没能力关注天杏山脉之事。

    “理由呢?”剑殇点了点头,又看向龙且问道。

    龙且脸色一正,颇为忐忑实诚汇报道:“微臣认为,隐王陈胜已薨,秦楚决战大局已定,我方实在不宜继续牵扯其中。便是想要从中获利,面对大秦阵营联军,我方也是有心无力,既然如此,不如早离!至于陛下……请陛下降罪!”

    说到最后,龙且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毕竟此次是桓王亲自出动,支援张楚,而他们却擅自脱离张楚,确实与桓王剑殇的初衷颇为不合,至少也是个违抗军令,甚至抗旨的罪名。

    “禀告陛下!龙将军的意思,微臣大力附议。微臣认为以陛下和花小姐之能,必是因其他事而拖累。即便不是,我等留下也没多大于事无补,不如保存实力,意图后续!请陛下责罚!”

    养凝固然跪倒请罪。

    龙且一愣,田单一愣,张楚降将等也齐齐愣住,没想到向来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宛若隐形人的养凝,竟然如此有担当,竟敢与龙且一起承担罪责。

    “当时末将也附议了!请陛下责罚!”高龔忽然跟随拜倒请罪。

    “请陛下责罚,末将当时也附议了!”田单心思剧转,也跟随着拜倒请罪。

    虽然秦楚决战中,龙且逐渐斩头露角,最后更是被桓王授予最高权力掌军。但田单毕竟是此次桓国大军北上,除桓王外的最高统帅,拥有一定的权力,不能独善其身,否则会被孤立。

    这是田单那老油条的想法!

    “就因为隐王薨,张楚大势已去,我方无望获利,不如保存实力?就这么简单?还有别的理由吗?”

    剑殇浓眉一皱,语气不甘心般追问道。

    众人疑惑,不知道桓王这是什么意思?听上去好像是为龙且等四位老将开脱?

    “禀告陛下!没了!”龙且硬着头皮老实应道。

    “可惜……”

    剑殇莫名其妙叹息道,引得众人一阵疑惑。

    原本剑殇还指望是不是有人能看出陈胜吴广的谋划呢。没想到就因为这么简单、这么现实的理由,颇为遗憾啊!

    想想也是,连韩信、蒙恬、王贲、刘邦、项梁等顶级人物,都没看出陈胜吴广的算计,何况其他人!

    桓国此次,还真纯粹是运气了!

    “孤向来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遗憾之余,剑殇语气严肃说道,随后喝道:“龙且!”

    “喏!”龙且不由自主身躯一颤,忐忑应诺。

    “虽然如今王都改建未成。孤还未正式册封大臣,不过……现册封龙且为战龙侯,赐金印紫绶,赏金百万,我国疆域中王城级别以下城池,任选一城为封邑!”

    “啊……”

    全体错愕,包括龙且等人在内,齐齐不由自主抬头,错愕不已愣愣看着剑殇。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赏赐太重了吧?

    可以说,从此开始。龙且便是桓国第一侯爷,而且赏金百万,任选一城为封邑。便是在大秦帝国,也不会有这么大赏赐啊!

    一般来说,赏金十万已经是最高级别,加上任选一城,那范围可大可小了,毕竟有的巨城级别城池,很可能直接管辖一郡之地啊!

    “这是你应得的。还不谢恩?”

    韩信理解桓王剑殇的心意,也知道剑殇是做给他们三人和张楚降将看,不过为了拉好关系,还是主动提醒道。

    “谢主隆恩!”

    龙且惊醒,连忙拜谢。不过,龙且还真不知道他哪里受得起如此封赏,怎么个应得法……

    “养凝册封为大羿侯。赐金印紫绶,赏金百万,封邑百里,地点任选!”剑殇紧随册封道。

    “谢主隆恩!”养凝同样满头雾水谢恩。

    “至于高龔、田单。记一大功,罚俸三月。龙且、养凝,则罚俸禄一年,贬到岭南之南执掌军事,一年后才能回都叙职!”

    “喏!”

    龙且、养凝等四人恭敬应诺,心中猜测,他们的所谓功劳,估计是为桓国拉来了大批将领,极大缓解了桓国兵多将少的严峻局势。

    “至于你等,回国之后,孤自有封赏,绝不会亏待你等!”剑殇又看向那些张楚降将安慰道。

    “是!”武臣、周市等人连忙应诺,态度谦逊。

    “那个……陛下!微臣能否功过相抵?接下去,我国正该大展拳脚,微臣等被贬到岭南之南,有点浪费啊……”

    似乎感觉到桓王心情不错,龙且壮着胆子询问道。

    可想而知,随着张楚覆灭,接下去肯定是诸侯乱战,天下大乱之局,战事肯定极多。

    所谓岭南之南,在神州原住民眼中,已经算是天涯海角的荒芜偏僻之地,绝对是彻彻底底的一贬到底。

    谁知道一年之后会如何?

    说不定一年后,桓王已经称皇、称帝,到底侯爷就不值钱了,还不如功过相抵,多赚功勋晋级呢。

    更重要的是,龙且没感觉自己有什么功劳,毕竟这些张楚降将,其实是主动投靠,并非他游说而来,功劳拿着心虚啊!

    “你说呢?”剑殇确实心情极佳,还有心思戏谑反问。

    “是!”龙且看出剑殇主意已定,只能哀叹应诺。

    “所料不差,要不了多久,天地便会大变,很可能会有异族大举入侵!不要轻视岭南之南,无论孤是否决定图谋中原,岭南之南的军事都会排在第一位。”

    看龙且和养凝都是垂头丧气,剑殇不要眉头一皱,郑重叮嘱道。

    这话不得不说啊,要是龙且和养凝真以为他们是被贬过去的,而玩物丧志,那桓国就危险了!

    “啊……”

    全体错愕,连知道龙且和养凝为什么被重赏的韩信、王贲、蒙恬等人,也是疑惑不解看向剑殇。

    经过此战,桓国已经成为神州最强势力,桓王竟然没什么意思争霸中原,反而转移目标?!

    *****

    三更结束,今天都没休息的……

    拜求月票!拜求免费推荐、点击、收藏!!!

    急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