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纷乱人生(第四更)
    “哧拉……”

    猛烈的衣帛碎裂声,划破了精密混乱的黑暗空间。

    “噼里啪啦……”

    纽扣激射,宛若欲要击碎混乱的黑暗的流星……

    不满足爬山涉水探索的双手,霎那间粉碎了阻挡彼此的额外障碍。

    白皙如玉,在昏暗月光下,绽放着精英炫目的光毫……

    炙热!嫩滑!

    纷乱的黑暗中,响起了疯狂迷乱的呻吟,仅仅是因为无障碍的亲密接触而已。

    粗糙的大嘴,沿着额头、脸颊、樱唇、粉颈……

    咬住了那令人神昏目眩的高峰顶端!

    萧影不知道是自己化成了火焰,还是身下的娇躯化成了柔水,只觉得身为“火神”的自己,要么尽情焚烧,要么被柔水浇熄。

    黑暗中,怒龙徜徉泥淖沼泽中,正要挺进……

    不经意的一眼,萧影忽然动作一顿。

    只见,那殷红如血的精致面庞,晶莹如珠的迷离双眸,两道晶莹泪水流淌而下,宛若在绝美图画上,留下两道深深的沟壑……

    “嫂子?”

    萧影心中一痛,颤声喊道。

    林倩莲头部一偏,环保厚实背部的双手,化掌为爪,似乎要撕下一层血肉。

    痛是不痛,却会心痛。

    萧影心绪一颤,差点就这么提枪入洞,却硬忍着双手撑床,扬起上身,脸皮发烫,愧疚万分踌躇道:“对不起!我……”

    我什么?

    萧影说不下去了。任何借口都显得那么的苍白和没心没肺!

    炽热身躯的离去,使得林倩莲身躯一凉,猛然间有股让人歇斯里底的疯狂失落,却硬忍着保持闭眼偏头,一动不动。

    “对不起!”

    剧痛的心灵,让萧影猛然起身离床,就要掩面而走……

    “站住!”林倩莲猛然睁眼,轻叱。

    “呃……”

    萧影动作一滞,还真不敢有丝毫动作,心中更是极度心虚。有种小孩子偷东西被当场抓住的无地自容,惭愧、心虚、恐慌!

    此时,萧影那惊天动地的修为,天塌不惊的冷静,全部成了浮云……

    连散仙也不是的萧影,自然更不是神!

    对于有家庭的男女,都伤不起啊!不管是否单身,都别去犯错!

    不能给予幸福和承诺,就不要贪图一时的快乐而去奢望浮云的生活!

    毁了对方。也害了自己啊!

    “就想这么走了?”

    正当萧影无地自容,心虚惊慌之际。林倩莲眼神犀利直视萧影质问道。

    “啊……”

    萧影以为幻听看向林倩莲,原本惧怕林倩莲犀利眼神的萧影,忽然感觉林倩莲的话更犀利。

    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凭什么只有男人有?!

    虽然萧影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却没想到真会发生在眼前。

    “想什么呢?你想赵江明天发现你的不轨不成?”

    似乎看出了萧影的心理,林倩莲眼神慌乱,火烧双颊连声啐道。顿了下,又迅速接道:“嫂子喝多了。动不了了!抱嫂子洗漱下!”

    “啊……哦!”

    萧影心神恍惚应了声,想想也是,要真有做什么,也就认了。明明“什么”也没做,彼此都不能背这冤枉的“黑锅”啊!

    愣愣转身就要抱起林倩莲,看着晶莹如玉,诱惑如鬼的娇躯。萧影忽然迟疑起来,不知道从何下来……

    再想起林倩莲所谓的“喝多动不了”,萧影不由瞥向幽森峡谷的泥淖,神情怪异窃笑……

    “想什么呢?现在知道拘谨了?之前做什么去了?!”

    林倩莲又羞又怒骂道。又是一阵委屈:现在真是浑身发软,动不了啊……

    心虚的萧影,此时哪敢反驳,也没那油嘴滑舌的本事,连忙抱起林倩莲前往浴室,如孩童般乖巧。甚至还硬忍着心中烧啊烧的烈火……目不斜视,清心守神!

    “清理下房间,然后到大厅等我!”

    心跳如鼓依靠冰凉墙壁,林倩莲顾作凶狠叱道。顿了下,又迅速补充警告道:“不许走!否则看嫂子不……”

    不什么?林倩莲还真想不出任何惩戒“色魔”的办法。

    “嗯!”

    幸好萧影也没心思多想,乖巧应了声,讪讪转身收拾那四处飘洒的碎步、衣扣等杂物,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那成熟至极又任由采摘而无反抗之力的娇躯……

    ……

    “哗啦啦……”

    片刻后,萧影硬忍着无视浴室传来的旖旎流水声,仔细检查了几遍房间,确定没留下任何杂物了,方才大松口气出房,来到大厅。

    真气吞吐间,所有杂物震成粉末,丢入洗漕,冲走,彻底“毁尸灭迹”。

    “呼……”

    浮想联翩呆坐大厅,萧影做了个深呼吸,嘘吁叹息:

    “吸烟有害健康!喝酒更害啊……”

    本来想重温回忆,没想到反而可能扼杀回忆。

    愧疚、自责、懊悔、慌乱……

    现在的萧影,脑际胡思乱想,到底想什么都不知道,却丝毫绮思也提不起来……

    片刻后,长发垂腰,身穿花格睡衣,玲珑身躯诱人的林倩莲,终于走出房间,只是那醉人晕红依旧。

    “嫂子!”

    一看林倩莲出现,那雨后荷花般的清新韵味,使得萧影心旌荡漾,却是连忙站起喊道,宛若等待挨训的小学生……

    “算你识相!”

    看萧影还在,林倩莲暗松了口气,颇为得意嘟嘴啐道。

    脸色诡异数遍间,林倩莲硬着头皮走到萧影身边。吞吐颤声道:“坐吧!这么晚了,吹发会吵醒赵江,你修为高深,帮嫂子把湿发烘干吧!”

    说到最后,明显有点心虚,又表现得理所当然。

    “嗯!”

    正要“恕罪”的萧影,倒是很痛快,乖巧坐回沙发,正不知该怎么办时……

    林倩莲主动走到沙发前,蹲坐萧影身前。头部正好抵达萧影胸膛处……

    抓起湿润柔化长发,内气吞吐间,水汽弥漫……

    “好了!”

    忙碌之间,萧影终于小心翼翼“烘”干湿润长发,却发现林倩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进沙发,与萧影坐在一起……

    “嗯!”

    茫然应了声,林倩莲身躯一靠,背靠萧影胸膛。头颅搭在萧影肩部……

    萧影不由得呼吸一滞,身躯颇为僵硬。一时不敢妄动。

    静!

    寂静!

    无声的夜,昏暗的月,迷离的光。

    酒意尽去的清新芬芳,惑人心神的成熟气息,温热焚心的炙热,宛若毒药萦绕萧影心田……

    “几个月前,当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聚集此处时,嫂子才知道你竟然就是《铸圣庭》中威震天下的桓王……”

    “你可真狠心!混得那么好,也没找过嫂子。任由嫂子在外挣扎生存,亏得嫂子以前对你那么好……”

    “不过,嫂子也能理解你的难处!光看你刚出现时的动静,就知道了……”

    “知道嫂子为什么让你别扶持赵江吗?那家伙野心很大,又志大才疏……”

    “更重要的是,不过才当上个不入流的帮会堂主,就开始勾三搭四。学人家沾花惹草,竟然还脑残地念上个原住民,气死我了……”

    “更不要脸的是,当知道你回来时。他竟然还让嫂子找你说情,因为他知道你看不上他,你们以前的关系也不好,自己不敢去,之前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吵架……”

    “其实,赵江如果真能凭自己的能力兴旺发达,嫂子不但不反对,还是全力支持!但是,你们差距太大了,你随便遗漏点什么,都能把他高高扶起,却可能摔死他……”

    “嫂子只是个普通女人,只想过平平静静的生活,不想成天担惊受怕……”

    ……

    寂静之夜,林倩莲闭目靠在萧影怀中,梦呓般喃喃自语着。

    述说知道萧影身份的惊喜、欣慰;对萧影的报怨、斥责;理解萧影的体贴、惭愧;夫妻间蝇营狗苟的猫腻;对于萧影的防备又亲近的矛盾……

    很多很多,说得乱七八糟,根本是想什么说什么,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萧影则一直沉默聆听着,一点回应都没,而林倩莲也不在意,依旧自顾自说着……

    不知不觉间,怜惜抱着怀中娇躯,两人就像是静享温馨的情侣。

    “你很想要吗?”

    蓦然间,林倩莲一阵沉默,身躯别扭微微挣扎问道。

    “啊……”

    萧影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感觉到下体坚硬如铁顶着柔软,连忙提臀后退,慌乱解释道:“没!没有!绝对没……那是身体自然反应,不关我的事……”

    这解释是多么无力啊……

    “哼!你不是红颜知己众多吗?而且都是绝代妖娆,又不是嫂子这般人老珠黄的残花败柳……怎么还这么冲动、好色……”

    林倩莲嘟嘴冷哼一声,颇为幽怨恼怒叱道,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几欲难闻。

    “哪有的事!全是捕风捉影的谣言,除了戚姬,其余根本一个没碰过。而且嫂子跟她们又不一样,独一无二……”萧影连忙解释道。

    “真的?”林倩莲讶异疑惑,又欣喜提高声音问道。

    “真的,比真金还真,小影哪敢骗嫂子!没必要啊!”萧影语气肯定应道,就差赌咒发誓了!

    “真的憋得很难受吗?”林倩莲忽然问道,声音有点颤抖。

    “嗯?”

    “如果真受不了……嫂子帮你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