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枭雄难为
    “华盖洞天最珍贵的《华盖玉册》,落入了一个异人手中……”

    姜曜迟疑着缓缓说道。

    桓王的愤怒,姜曜自然清楚,随着蒙氏一族、王氏一族加入,论巅峰实力的话,桓国确实不输任何江湖势力、任何异人势力,更拥有可以使动的五大散仙,是无比恐怖的震慑。

    可以说,如今西楚的势力虽然远胜桓国,但是,论强者还是比桓国少,论散仙更别说了,就角里先生和东霸天项节两个。

    但是,在江湖上,桓国势力却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不管是江湖人物,还是异人,都不敢跟桓国硬拼,都极为恭敬客气。

    “什么异人你们奈何不了?”剑殇沉声问道。

    最强大、最恐怖的异人……帝无双,已经投到桓国阵营。剑殇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异人,己方奈何不了。

    “倒也不是奈何不了,只是他们不敢动强……”姜曜偷瞥着剑殇,讪讪应道。

    “不敢动强?!”江胜疑惑讶异脱口而出。

    江胜虽然一直坐镇蕴龙郡,但也对江湖势力颇有涉略,桓王连公认的天下最强者……秦武王,都敢打,还有桓国不敢动强的人物?

    “她叫……”

    感受着在场众人怪异眼神,姜曜苦笑应道:

    “云枫!”

    “呃……”

    在场众人齐齐一怔,顿时理解姜曜的为难之处。不由得齐齐看向剑殇。

    虽然没人议论,也没什么证据。但是,以在场众人的身份地位,却知道他们的主公,在异人的世界有一个比虞姬、戚姬还正式的未婚妻,她的名字叫……云枫。

    试问。明知这不是秘密的秘密,暗部哪敢动强?!

    “云枫?!”

    剑殇皱眉意料问道,随后又疑惑接道:“她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剑殇还以为上次云枫自杀,便不会再出现呢,谁知道又出现了。而且直接叫云枫,搞什么?!

    姜曜讪笑低头,没有回答。异人的事剑殇都不知道,他们哪里知道?能知道这异人的名字,已经很不错了。

    “传帝无双!”没人应答,剑殇沉思片刻吩咐道。

    “不用了!已经来了……”

    天籁般的声音起,一道绝代风华。与邪妃花千黛各有千秋的曼妙身影,瞬移般缓缓浮现……

    姜曜、高虹等人齐齐心中一凛,这也是心照不宣却不能随便议论的神秘存在,而且他们很疑惑、怪异,帝无双与己方的关系,只是桓王不解释,他们也没法插手。

    “这是什么情况?她现在属于哪个势力了?”剑殇简单问道,相信帝无双听得懂。

    “不属于任何势力,游侠一个!之前魏氏一族异人家族和帝王府、公主府等势力,刚联系我。问我如何处理呢?我正想问你!”

    帝无双嘴角一撅,风情无限看向剑殇,似笑非笑问道。顿了下,自言自语般接道:“国战将近,形势越来越紧迫,他们也不愿在这个时候跟你急眼……”

    “……”剑殇张嘴无语。

    和桓国暗部一样,各个势力估计也知道云枫的特殊身份。正头疼呢!

    可以说,云枫其实是被桓王剑殇逼得不得不删号重来,最后一次明显死定了,更是宁愿自杀也不领剑殇的情,好像恩断义绝了。

    但是。桓王还是出手救了云枫,而且云枫还出声提醒桓王,狠狠把异人势力坑了一把,使他们大出血,极大缓解了桓国财政问题。

    这样一来,谁还相信他们真的恩断义绝了?!惹怒桓王可不是什么好事!

    “沉默是什么意思?只要你点个头,不用桓国出手,各个势力自然会动手,也承诺资源共享,传送阵和驭灵之法等相关珍贵信息,会共享给桓国!”

    看剑殇沉默,帝无双戏谑问道。

    剑殇颇为头疼揉了揉太阳穴,沉思着应道:“第一座洞天福地罢了,反正是大势所趋,我方也不用急。桓国退出!”

    人生便是这样,天涯咫尺,咫尺天涯。

    很多你认为已经消息的人,有时会突然出现;很多你认为再无关系的事,有时依旧千丝万缕。

    绝大多数人,都奢望简单的人生,但简单的人生,就不是人生了。

    人字好写,不好做。

    “是!”姜曜暗松了口气应道,丝毫没意外表情,早料到剑殇会这么说。

    “明白了!你们继续……”

    帝无双大有深意看了剑殇一眼,身影缓缓虚化、消失,唯有那珍珠落盘般的声音余留不去……

    所谓皇帝张张嘴,臣属跑断腿,便是此理。

    王者之言,一句话可以引起腥风血雨,

    也可以平息一切。

    “记得明天朝会早到!”

    剑殇摇了摇头,不忘朝身形逐渐消失的帝无双叮嘱道。顿了下,主动转移话题看向在场众臣问道:“现在可以确定孤所说属实了?淮北五城之事,大家怎么看?”

    “无情、冷血,乃王者之必备素质!陛下之任何事,不是私人之事,而是桓国之事。”之前沉默的公孙龙,忽然声音悠悠缓缓说道。

    陛下明显不想提的事,众臣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公孙龙还真是大胆。

    “有事说事,别卖关子!”剑殇皱眉提醒道。

    之前斩杀云枫,可以说是立场不同、阵营不同,无可厚非,剑殇问心无愧。

    但是,如今云枫并没招惹桓国,诸物是自己努力所得,如果剑殇点头,那就是主动抢夺,真正的无情无义了。剑殇还真做不到,毕竟无论如何,终究曾有那么一份情义。

    “微臣建议,接受西楚议和,共伐大秦。毕竟大秦帝国名义上还是天下之主,正规朝廷,留着对各路起义军、各方势力,都没什么好处。我方若是特立独行,便是与天下人为敌了!中庸之道不是王者之道,更不适于乱世……”

    公孙龙却不是如众人所想那般奉劝桓王杀云枫,还真是就事说事,毕竟杀不杀云枫并不是什么大事。

    随着秦楚决战后,桓王返回九龙王城,各方势力使者紧随而至,西楚、大秦、六国遗族等都有,其中西楚使者是来联合桓国,共伐大秦;而大秦使者却是要与桓国公开结盟,联姻,联姻对象便是……华庭公主。

    如今大秦帝国是胡亥为皇,秦武王主政,明显的日落西山,没指望了。联姻剑殇勉强可以接受,但公开承认结盟,这不是明显让桓国为大秦帝国分担天下人的枪火吗?

    所以,桓王剑殇一直以政务繁忙为借口,根本不见各个势力使者。

    “华庭还是不离开吗?”剑殇皱眉问道。

    “禀告陛下!公主曾言,生是大秦的人,死是大秦的鬼!”姜曜低声应道。

    蒙恬苦笑紧随道:“华庭公主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性格固执而坚强。当年深得先帝宠溺,如今大秦帝国正风雨飘摇,她肯定不会弃大秦而去……”

    “……”

    剑殇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知道公私分明是必备素质。身为一国之主,更要如此,剑殇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明白和做到完全是两码事。如今,剑殇的儿女私情,偏偏被硬生生与桓国大局扯上关系了,这让剑殇颇为蛋疼。

    就如公孙龙所说,王者无私事。便是剑殇感冒,那也是国之大事!

    “回复西楚,桓国无意争霸中原,孤对灭秦也没兴趣,要借道可以,要战……桓国接着!想要五城,没得商量!”

    左右为难,剑殇烦了,不由沉声应道。

    “啊……”

    诸将惊诧,一时呐呐无言。

    秦楚决战之前,桓国就说不参与中原之争;秦楚决战之后,桓国获利最多,硬生生抢了淮南、淮北大片疆域,两大王城及数十座城池。

    如今还这么说?会不会太假啊?!

    “就这么定了!明日册封大典,允许各个势力使者上朝见证!”

    剑殇摆手强势说道。

    我只是个匹夫,不是英雄也不是枭雄!

    千辛万苦成为桓国之主,要的是自由、洒脱,而不是挖坑埋自己。如果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无法随心所欲,做这个桓王还有什么意思?

    ……

    入夜,月圆夜明,九龙王城依旧是人声鼎沸,更有暗流汹涌。

    因为,第二天,桓国将正式开通传送阵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无数势力的眼线,无数人,正期待、关注着改变时代的盛事。

    九龙王城的传送阵,是传送灵宝母阵,主要偏向军事政治之用,所以被建造在九龙王城北部军事区域的军营中,而王城北部军营,常年有至少十万大军驻扎着。

    虽然桓国并无明言规定,不许平民百姓使用,但传送费用却贵得令人望之却步,传送一次足以让一个小富之家破产了!

    更重要的是,第二天,将是桓国正式册封群臣之时,这对非桓国之人关系不大,却让桓国众臣紧张万分,彻夜难眠,而且桓国毕竟是仅次于西楚的第二势力,各个势力对于桓国构架也极为关注。

    如今,桓国就分着不少阵营,格局颇为复杂。

    跟随桓王从草莽中崛起的元老是一派;始皇南巡中降服的大批将领是一派;张楚旧将又是一派;而韩信、蒙恬、王贲等三人,新来乍到,手下无兵无将,却也有不少小势力趁早依附,又隐约自成一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