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守国者枭
    拜谢“星辰祭祀”飘红支持,是个一直都在默默支持的铁杆,虽然很少冒泡,但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着,谢谢!

    深夜,九龙王城王宫,以戚姬称号命名的花仙殿。8 9 阅 读 网

    “呼……”

    随着的发泄,剑殇多日来的繁忙、烦恼,紧随消散许多,不由大松了口气,从令人痴迷难舍的娇躯离开,躺在柔软卧榻上。

    足足数十息,戚姬如身在云端般迷迷糊糊,而后一翻身,趴在剑殇身上,超长美腿攀附,声音带着醉人旖旎问道:

    “明天便是册封大典,陛下想如何册封三公九卿等十二个最重要的职位呢?”

    “嗯!”

    正抚摸丝绸般嫩滑舒心裸躯的剑殇,浓眉一皱,动作停顿看向戚姬。

    “妾……妾身没别的意思,只是认为三公九卿极为重要,不可轻率罢了!”

    戚姬心中一慌,眼神飘忽,吞吞吐吐低声应道。

    “这个自然,你真想知道人选?”剑殇拍了拍惊慌的戚姬背部,以示慰抚,语气平静问道。

    足足十数息,戚姬心绪才平静下来,颇为忐忑坦诚应道:“之前姜青问妾身,妾身想提前知晓也没什么,就答应帮她问问了!”

    “真没什么吗?”剑殇微笑问道。

    “……”戚姬语塞,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好。

    对于剑殇来说,自然没什么,但对于桓国众臣、众势力,甚至敌国来说,都意义非凡,至少可以提前运作,毕竟就任前拉拢、投靠,总比正式册封后好得多,意义差别很大。

    令人无奈的是。剑殇只是提过此次将以三公九卿制度册封群臣,却没明说人选,也没跟任何人讨论,甚至连戚姬、虞姬、花千黛三个关系最亲近的红颜知己也不知道。

    “印象当中,以前你对这些军事政务并无兴趣,也从不插手、过问。只是我为难时才会提点下,却不会参与,怎么突然有兴趣了?或许秦楚决战,我不该把你留在九龙王城吧!不过,当时的初衷却是震慑。而非执掌……”

    抚摸着嫩滑肌肤,剑殇语气嘘吁叹道。

    “妾身……”戚姬嫣红朱唇一张,明亮双眸水雾迷蒙。

    沉默!

    沉默!

    原本旖旎温馨的气氛。陷入落针可闻的寂静。

    剑殇没安慰,任由戚姬心绪如浪思考着……

    “妾身真的不是想插手、过问政务,只是不想重蹈覆辙,所以自认为无所谓的事,卖个人情也好!”

    片刻后,戚姬冷静下来,眼神澄净如月光,语气认真、平静应道。

    “你相信异人口中那一套?”剑殇莞尔反问道。

    戚姬沉默。

    “不说我不是刘邦。你是桓国第一主母。虽然异人所说历史,似乎与目前大事颇为附和。但已经有结果的秦始皇、扶苏、龙且、季布、刘邦、雉姬等无数人,又有哪个的人生轨迹与异人历史中一模一样?别想太多了。事在人为!”剑殇心中暗叹一声,皱眉似安慰似提醒解释道。

    “对不……”戚姬一怔,想想也是。正要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只是不想你活得太辛苦而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争斗才有进步,你身为主母,没必要牵扯进臣属的争斗中……”

    剑殇伸手掩住戚姬小嘴,语气随意说道。

    “陛下不生气?”戚姬忐忑问道。

    “不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

    “真不生气?!”

    “啪……”

    剑殇没好气拍了下丰润圆臀,使之荡漾醉人涟漪,引得戚姬一阵娇呼,方才认真说道:

    “真不生气!或许我真不是个合格的枭雄,不喜欢我的私人感情参杂太多复杂因素罢了,加上最近因为类似的事颇为烦恼……”

    “呼……”

    戚姬明显大松了口气,随即疑惑问道:“妾身有点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隐瞒这个?公诸于众也没什么啊,还省得诸臣胡思乱想,徒增乱事!”

    “没有为什么,就感觉没必要而已!要胡思乱想就去胡思乱想吧,也是保护众臣的措施,怕他们被刺杀了。还能看清各个阵营,文武百官的能力、心性等等……”剑殇毫不犹豫随口应道。

    “平原君赵胜最近活动频繁,又行事异常……”戚姬没明说,而是意味深长提醒道。

    “嗯!没什么,暗部早就注意了。不过,也不能一言而定,至少开国大典时,赵胜终究什么也没做!”剑殇微笑应道。

    “啊……”

    戚姬惊呼,疑惑不解问道:“既然陛下早就知道,为什么……”

    “赵胜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毁之可惜。何况他真正的主子已经陨落,就凭那些后人,想驾驭他不大可能。再则,大秦帝国如今已经日落西山,我力日盛,他是聪明人,该知道如何选择!最后,心思毕竟是心思,他终究没做什么通敌卖国之事,也就是没证据……”

    剑殇微笑摇了摇头,信心十足应道。

    没明说的一点,赵胜的具体心思,会反应在个人属性资料中,剑殇根本不怕他掀起什么浪花,有信心在赵胜一有动作时,提早扼杀。

    虽是疑惑,戚姬也没深究,迅速转移话题道:“陛下能否说说三公九卿人选呢?妾身真的很好奇呢!”

    “不说!晚了,睡觉!”剑殇被子一盖,戏谑应道。

    “说吧!说吧!不然妾身睡不着!妾身发誓,绝对不外泄,纯属好奇……”身曼腿长的戚姬,撒娇起来还真具有不小杀伤力。

    “那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理论上说,江胜一直坐镇在大本营,总理政务,功绩斐然,又是及早跟随陛下,是丞相的当然人选,但江胜出身草莽,能力明显欠缺。随着桓国疆域越来越广,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而且也很难震慑群臣……”

    “魏无忌、赵胜、田单等三人,都是相者之才,也都真正当过相国,却是降将。又是谁也不服谁……”

    “李同、养凝、姜曜等人,是最早结识陛下之人,又都具有领兵之能,功高望重,勉强可为太尉。但比起季布、武臣、周市等将领。能力又稍显不足。更别说龙且、蒙恬、王贲、韩信等顶级帅才……”

    ……

    夜深人静,戚姬不停分析着一个个桓国大臣,却也仅限于分析。最终却也没说到底谁更适合哪个职位。

    静听戚姬分析,剑殇不得不承认,戚姬确实精明睿智,看得也很透彻。

    ……

    剑殇在遭受着类似枕头风的戚姬的分析之时,九龙王城中依旧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更有不同阵营的人秘密往来。

    国事之复杂,非三言两语所能解释。人心之百态。更是神仙也难以揣测。

    开国难,守国更难,剑殇也只能顺其自然。尽力而为。

    开国者雄,守国者枭!

    册封大典,对于剑殇来说。振兴士气之余,也是个打击人心的累活,能不做多好?!反正不管怎么做,肯定都是有喜有悲,有乐有怒,终究得掌权者狠心决定,对不起部分人。

    江胜府邸。

    “江大哥,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执掌政务。丞相之位,非你莫属!”

    江胜、麻强、罗升、乐云等几位元老聚集,罗升奉承般朝江胜恭贺道。

    不过,养凝、高龔、史锦等更早的元老却没到来,不过众人也没在意。毕竟史锦如今跟个废人没什么两样,文不成武不就,就靠着史冀的余荫享受着荣华富贵。而养凝、高龔等,一个沉默寡言,一个神经粗大,才华连高虹都不如,又对权位名利没什么兴趣,也不可能获得什么位高权重的官职,众臣倒也没在意。

    当然,这是桓国众臣对养凝等人的看法,但论起关系,大家都知道这些人才是桓王最信任、最亲人的人。

    “丞相之位,大哥何德何能!”

    江胜患得患失,苦笑应道。顿了下,有点不敢面对各位同村兄弟般迟疑道:“其实,我今天已经上谏陛下,自荐蕴龙郡郡守之位……”

    “啊?”麻强、罗升、乐云等人齐齐错愕惊呼,不敢置信看着江胜。

    “大哥疯了吗?还未接蛊,谁知道最后能得什么牌?为什么要上谏自荐?这不是……”

    乐云颇为焦急埋怨道,江胜一直是他们的头啊,而且从小一起长大的同村,他们可是一直很看好江胜,等着水涨船高之时呢。

    “大哥有几斤几两,心中有数。别看是大哥一直负责全国政务,但除了蕴龙郡,其余地方根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哥的能力,也就能治理一郡顶天了,这点别说陛下,相信你们也清楚!”

    江胜苦涩一笑,做了个深呼吸叹息道。

    “……”众人沉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上谏自荐,自绝丞相之位,但郡守之位几率更高。毕竟治理蕴龙郡已久,也有感情了,更不想离开。如果竞争丞相之位失败,以陛下心性肯定会有所补偿,又有很大可能不会让大哥继续治理蕴龙郡了……”

    看气氛一阵沉闷,江胜连忙解释道。

    众人恍然大悟,才明白江胜以退为进的心思,也能理解江胜的不甘、无奈、挣扎,毕竟桓国众臣彼此并不陌生,可谓知根知底,江胜的能力也就那样,争夺丞相之位的几率太渺茫了。

    蕴龙郡,好歹是桓国府,郡守之位本身就比同级官职高出不只半级……

    “也对,还是大哥考虑周到……”乐云硬挤出个笑容安慰道,但语气中的失望却掩饰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