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二章 三界荒狼(第二更)
    “鬼影神戟!”

    >

    数十息时间,便有上百只凶禽越军死在银光迅掠之间,又有数百凶禽被贪狼禁卫踩死、刺杀在地面。

    片刻后,“天狼啸月”的威压yin影才在那些凶禽脑际缓缓散去,跌落各处的凶禽心有余悸般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升空。

    前方不停冲来的凶兽越军,有十偏队贪狼禁卫抵挡,追杀完分散各处的越军之后,随着凶禽越军升空,包括剑殇在内的十偏队贪狼禁卫,就只能仰望半空,颇为无聊、无奈看着羽皇和四大护国法王与数千上万凶禽越军激战,等待着被击伤坠落的凶禽,好补上一刀致死。

    这就是越军的巨大优势之一,只要升空,便是以贪狼禁卫的强悍jing锐,也只能干瞪眼,强弓也无法把千米高空的凶禽she落!

    驻足远眺,观察战场。

    此时过万的越军,部分被火牛狂骑的冲锋碾死,部分被羽皇和四**王击杀,部分已经被两万贪狼禁卫绞杀完毕。

    而火牛狂骑,已经冲出数里远,成为天际线的一片黑影。周围散落着无数残肢断体,竟然找不到多少完整的尸骸……

    “这就是报应吧!越军化兽后,兽xing凶戾、手段凶残、实力大涨,死后却难得全尸……”

    看完战场,剑殇颇具快意想道,再想到仅剩翱翔高空的凶禽越军,贪狼禁卫也只能望而兴叹,便高声下令:

    “全军听令,聚集,推进,目标……断宁谷!”

    两万贪狼禁卫听令聚集而至,整体如扇形朝素宁岭掩杀而去……

    此时,依旧有不少飞禽走兽不停从前方涌来。飞禽速度较快,却被羽皇和四**王挡住,偶有俯冲而下,但数量太少,很快便会贪狼禁卫的利箭she杀。起不了多大作用。

    走兽速度较慢。距离贪狼禁卫还有段距离,而且似乎在围攻、阻拦火牛狂骑!

    “嗷……”

    暗金狼王扬蹄长啸,剑殇双手持戟,左挥、右斩、前刺。把长戟之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所过之处,不管是俯冲飞禽,还是扑来走兽,全都陨落银戟之下,剑殇手下根本没一合之将。

    “嗷……”

    剑殇正畅快冲杀间。周围密集凶兽阵营中,一人猛然跃起,迎空剧变……

    骨骼爆响,浑身长毛,头肢变化,呼吸间化为十米大小,浑身银光璀璨,长有红黑白三头的巨狼,速如银se流星撞向剑殇。

    “先天后期?!三界荒狼?末ri之兽?此路越军的将军?!”

    剑殇眼皮一跳。一眼就看出银se巨狼的种类、修为,却没丝毫被偷袭的惊惧慌乱,有的只是突见珍稀异兽的惊诧。

    传闻中,三头魔狼的三首,分别对应着天、地、人三界。所以被称之为三界荒狼,是狼族中的皇族,王中之皇。

    每次出现都代表着大乱到来,所以又被称之为末ri之兽。

    不过。眼前这只才是先天后期,想偷袭自己?!还不如去偷袭散仙有效!

    “哧……”

    剑殇单手持戟撩起。后天先至掠起刺耳破空声……

    耗尽心思,藏在乱军中偷袭的三界荒狼,毫无悬念被银戟腰斩当空,甚至剑殇还来得及手腕一转,把红黑白三个狼首斩落……

    “你……啸月王会……复仇……”

    三首离体,居中黑首眼神恶毒,竟然还能口出艰涩汉语,似乎还带着种宛若诅咒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啸月王?是融合啸月狼王魂魄jing血的强者吧?”

    剑殇颇为不屑迅速想道,别说是融兽者,便是啸月狼王异兽出现,又能如何?

    “叮!恭喜玩家剑殇击杀越南国区融合了三界荒狼神魂jing血的玩家乌煌,属于‘国战’重大剧情,特奖励三界荒狼天赋神通‘三界炼神术’和‘三荒法相’、兵法技‘末ri之吼’……先天八品jing气丹、jing元丹各一枚,声望五万,往玩家剑殇再接再励,再续辉煌!”

    与此同时,剑殇脑际忽然掠起阵洪亮悦耳的系统提示音。

    “咦?”

    剑殇疑惑惊愣。

    因为剑殇如今已经看不上散仙级别以下的奖励,所以屏蔽了散仙级别以下的系统提示音,没想到就杀个不长眼的先天偷袭者,还有系统提示音?!

    “嗷……”

    剑殇正想察看这特殊的奖励,一阵回荡天地,震荡耳畔的狼啸声起……

    循声望去,似乎能看到一只庞大无比,擎天立地的恐怖巨狼,出现在无限远处……

    “你杀了乌煌?!”

    剑殇慎重之际,帝无双忽然落下,站到暗金狼王背部,剑殇背后,语气沉重问道。

    “嗯!”剑殇毫不犹豫应道。

    “事情严重了!乌煌怎么会出现在这?”帝无双皱眉疑惑道。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啐道:“事情本来就很严重,难道你以为以越南国区的作风,还能善了?”

    就算越南国区想善了,剑殇和桓国还不答应呢!

    “意义不同!虽然雒龙王赤鬼是越南之主,但还有一人的威望不弱雒龙王,修为境界更高出雒龙王,这人就是啸月王,越南国区五大上将之首……”

    帝无双苦笑摇了摇头解释道,顿了下,叹道:“乌煌就是啸月王独子,在越南的身份地位不弱于雒龙王之子。本来越南国区是全面入侵,包括巴、蜀、长沙、黔中、南越等五郡,惹怒啸月王,等于吸引了越南国区大军,这才是重点……”

    “……”

    剑殇浓眉一皱恍然大悟,却一点也不后悔,笑道:“你们不是常奉劝我:覆巢之下无完卵吗?吸引越南大军,就当是为华夏神州做贡献吧!”

    别说啸月王之子,就算啸月王又如何?

    敢在华夏神州屠城,战败一切皆休,战胜了,剑殇就没打算放过越南,先讨点利息吧!

    “哎……本来异人联盟还想着让桓国多拖越南国区一段时间,为华夏神州尽量争取时间……”帝无双长叹了声呢喃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们这些政客,就是想太多了,既然为敌,而且是国家之战、民族之争,还顾虑那么多?能杀则杀,人家屠城都屠了,还留什么余地?你死我亡罢了!”

    剑殇摇头反驳道,剑殇完全可以理解那些政客的顾忌,却不赞同他们的做法。

    “小心点!乌煌死在这里,啸月王暴怒!负责南越郡的上将、主力等,很快就会来复仇,你此次准备‘阻击越军,为撤往番禹王城的军民争取时间’的谋划,看来要落空了!”

    帝无双只有魏无双的记忆,并不是魏无双,听剑殇这么说,也不再多说,而是郑重叮嘱道。

    “嗯!战吧!你不用顾虑我,想杀我,必杀你还难!”

    剑殇应了声,看帝无双依旧不走,便不客气说道。

    剑殇还真不习惯一个人贴身站在自己背后,何况帝无双跟自己并不算亲密、亲近,加上帝无双的芬芳女人香,和超长青丝随风飘舞,不停“抚摸”着剑殇脸部、脖颈等,撩拨得剑殇心慌意乱,难以专心。

    “那……好吧!”

    帝无双落下,除了叮嘱外,本来确实想保护剑殇,听剑殇这么说,也不坚持,便应了声,再次冲天而起,杀向那些飞禽。

    果然如帝无双所说,原本此处越军已经被火牛狂骑、贪狼禁卫等杀得胆寒,部分越军甚至悄悄撤走或避战。

    随着乌煌的陨落,不管是飞禽,还是走兽,双眼通红,状若疯狂悍不畏死聚集往剑殇所在,甚至连围攻火牛狂骑的敌军,也放弃围攻,冲向剑殇所在……

    不管是两万贪狼禁卫,还是高空的羽皇和四**王,都无法拦下围攻剑殇的疯狂敌军!

    敌军越杀越多,剑殇不惊反喜大开杀戒,手中银戟挥舞如电,不停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之前,剑殇要依靠着暗金狼王的速度,四处冲杀才杀得到敌军,如今却是站立不动,便有chao水般的敌军不停冲来,杀之不尽!

    连之前感觉“无聊、不尽兴”的贪狼禁卫,也是手忙脚乱迎敌、阻拦。

    烈ri西移,夕阳染霞。

    激战三四个时辰,数以万计的越军陨落素宁岭之外,还有不少正在不停聚集而至。

    层层叠叠的飞禽走兽尸骸,以剑殇为中心,散布一地,血流漂橹!

    ……

    出关后愤怒无奈的剑殇,憋着一口气怨气,都快憋出内伤了,此次尽情厮杀,心神一直极为亢奋,毫无疲惫之感。

    但人力有时而穷,以剑殇近乎无限的**力量,还是被无数敌军缠得逐渐手忙脚乱,恍惚间,剑殇宛若本能暴喝:

    “三荒法相!”

    炒豆般的骨骼爆响声起,剑殇脖颈,异力狂暴,猛然有两个头颅蹿出……

    三个头颅,以三才方位,出现在脖颈之上,代表着天、地、人三界,这就是三荒法相。

    只是剑殇境界还低,乌煌的血脉又不纯,否则不只是三头,还能变化出六臂、六足、十八翼,视三界如无物!

    “末ri之吼!”

    “吼……”

    三首齐吼,声震平野,闻者心惊、无力。

    一股令人发自内心颤抖,宛若风暴的末ri氛围蔓延而开,特别是更依赖本能的飞禽走兽,更是浑身发软,jing神恍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