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善恶难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随着神凤现世,展翼当空,疯狂激战中的双方军卒,齐齐动作轻微一滞,痴迷震撼仰望……

    凤舞九天,绝美世间。

    自古以来,神凤与神龙一直齐名,除却各自的恐怖实力外,神凤重在美姿,在华夏神州被用来代表一国之后;神龙重在威严,代表着一国之主。

    (注:认真来说,有雄为凤,雌为凰的说法。但大众还是习惯把凤看成女性化词语,所以知道就好,不深究。)

    可以说,眼前神凤,绝对是剑殇有生以来所见最美的“动物”,甚至可以说是最美的完美艺术品。

    “娘娘快走!他是桓王,那些精英是贪狼禁卫和桓国散仙……”

    敌我双方心神被凤妃所夺霎那间,那被剑殇一爪轰飞的赤龙,猛然口吐人言,惊慌高喝。

    “嗯!”

    展翼翱翔,光彩炫目。化身为凤的凤妃,正要反击,猛然行为一滞,霎那间想到夹攻自己的两女的身份,顿时心中大乱……

    ……

    桓王之威,不但是威震神州,便是其他国区,也有所耳闻,特别是打算入侵神州的国区,更重点调查过。

    “不好!他是桓王,那两个女人是速冠天下的邪妃和无双……”

    一爪轰飞赤龙长老,不但赤龙长老认出剑殇,便是隔远观看的狂狮王等人,也立刻想道,不少人更是惊呼出声,诧异莫名。

    怎么也想不通,堂堂华夏神州第一异人,堂堂桓国国主的桓王剑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而且是带着三万精英就敢深入战场,与千万敌军“纠缠”?难道华夏神州都是如此自大不成?

    “快救凤妃!”

    本来想看好戏的狂狮王。脸色霎那间煞白如纸,连变身都来不及,直接大手一挥,涟漪虚空笼罩在场越军强者……

    以凤妃的速度和天赋神通,在越南国区,想走的话,就是雒龙王和啸月王,都拦不住。所以狂狮王可以心安理得等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反正凤妃没出事,雒龙王也不会怪他!

    但是,如今越南国区速度最快的凤妃,碰上了华夏神州速度最快的变态,而且是两个……

    狂狮王哪里不惊?!

    如果凤妃战死沙场或被俘虏,就算他是五上将兼五兽王之一,残暴更胜传说中的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雒龙王,肯定不会放过他!

    ……

    “凤游天下!”

    凤妃看似温柔娴静,却也是极为果断之人。一想到两女身份,攻势一顿。立刻改变方向突围,速如彩虹横空逃遁,而且直接施展出最强遁术!

    “想走?!”

    “生死相随情缘丧!”

    花千黛冷哼一声,神识锁定神凤,体内法力狂暴,身化残影射出,又有无数“生死情丝”射出……

    无数生死情丝。宛若无数极具灵性的灵蛇,速如闪电划破虚空,直射凤妃。

    “哧、哧、哧……”

    凤妃不敢停顿。连返身招架的时间都不敢浪费,只是凤体一颤,避开致命之处,硬挡“生死情丝”!

    数量如花千黛长发的“生死情丝”,瞬间洞穿凤体,使之宛若被无数线条控制的木偶傀儡……

    虚空涟漪!

    凤妃的神凤之体彩光大作,直接震断无数“生死情丝”,挣扎着闯入涟漪虚空,就此消失不见……

    “出来!”

    花千黛正遗憾之际,一阵犀利娇喝声起,速度极快赶至的帝无双,白皙如玉手掌一张,抓向虚无空间……

    那完美至极的张开的手掌,状若莲花盛开……

    “咔嚓、咔嚓……”

    霎那间,虚无空间如玻璃般出现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痕,而且响起清晰可闻的硬物碎裂声。

    “咔嚓……”

    轰然爆破,空间破碎……

    一只十数米大小,绚丽绝美的神凤,被帝无双一爪硬生生抓出,看上去就像是帝无双“无中生有”,变出一只神凤般诡异!

    “住手!”

    震响天地,震耳嗡鸣的暴吼声起……

    “手下留情!”

    刚被剑殇一爪轰飞,正要保护凤妃遁走的赤龙长老,惊慌恐惧乞求道。

    事情发展得太快了,快得众人目不暇接,似乎恍惚间凤妃就被帝无双闪电生擒,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到花千黛出手重创了凤妃!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利用空间天赋神通挪移的狂狮王,还没来得及出现;被剑殇轰飞的赤龙长老,连身形都没稳住;对于其他军卒来说,连半眨眼的时间都没,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就是极限速度,独步天下的极限速度!

    “要保她一命,恐怕要仙妃出手或渡厄离殒丹!”

    狂狮王和赤龙长老的声音未落,帝无双已经抓着凤妃返回剑殇身份,苦笑看着浑身血迹斑斑,而且在逐渐扩大的凤妃,又看向剑殇说道。

    直至此时,帝无双等人,已经知道桓王为什么没有听从帝无双建议突围去青莲台,而是冲向此地了。

    但是,邪妃不愧为邪妃,出手太狠了,一出手就打掉凤妃大半条命,就是救回来肯定也要元气大伤,而且要大费功夫救治。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邪妃花千黛重创凤妃,帝无双想要抓出同样精通空间之力的凤妃,还真可能性不大。

    “住手!全部退开!”

    不待桓国众人反应,看着凤妃被生擒且身受重创,赤龙长老立刻惊慌暴喝。

    疯狂围攻桓国特殊军团的越军,紧随动作一顿,就在赤龙长老说话间,已经自觉退开,眼神炙热疯狂盯着桓国众人,可想而知凤妃在越南国区中的威望。

    桓国特殊军团大松口气,听到帝无双所说的剑殇,则苦笑看向虞姬……

    “恢复人身吧!凤体太大了,很难救治……”

    虞姬理解点了点头。看向双眼紧闭,重伤垂死的凤妃柔声说道,也不管凤妃是否能听到。

    说话间,双手闪电掐印,无数粉红花岚涌入神凤体内,使得疯狂蔓延的无数嫣红血点迅速止住、凝固……

    “吟……”

    荡人心魄的低微凤鸣声起,十数米大小,被帝无双掐着脖颈悬浮半空的神凤。猛然化为原本金冠凤袍的人身,漆黑睫毛跳动着……

    容颜精致,身材完美,遍体鳞伤更增添了无数楚楚可怜之韵味……

    “给我!”

    剑殇沉思了下,朝帝无双吩咐道。

    “武桓!一切好商量,先放了娘娘……”

    赤龙长老大松了口气,颇为感激看了眼虞姬,又看向剑殇连声说道。

    “放肆!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此时,狂狮王、金色狂狮、撼岳魔象等众多强者,已经挪移出现。狂狮王愤怒暴喝,偌大双眼如灯火闪烁。便是连他们出现压死、压伤了不少凶兽越军,也顾不得了。

    “孤还真不知道她是谁?!”

    帝无双迟疑了下,还是把重创垂死的凤妃递给剑殇。剑殇却没众人所想那般抱着,而是浓眉一皱迎着,随后,单手掐着凤妃粉颈,故意大力摇晃数下看向狂狮王冷笑道:

    “孤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只要知道这东西是孤的俘虏便可!”

    “唔、唔……”

    本就昏昏沉沉,重创垂死的凤妃。被剑殇这么一折腾,颤抖双眼蓦然睁开,吚吚呜呜不知说什么。

    估计是在骂剑殇说她是东西,或者说不是东西?!

    “狂狮!”

    赤龙长老怒视狂狮王暴喝,暗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没看凤妃被擒了吗?还摆谱?!

    “你想怎么样?!堂堂桓王,号称《铸圣庭》第一异人,竟然挟持一个女人?”

    狂狮王神情一僵,脸色红得发紫,紫得发黑,硬忍着咬牙切齿缓缓说道。

    “撤军五千里,等南越郡所有军民撤入番禹王城,再与我国在番禹王城决一死战便可!”

    剑殇沉思了下,终究还是胃口不够大,简单要求道。

    “笑话!我越国乃兽神之子,天眷之人,在国家民族大事中,岂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狂狮王脸色一沉,颇为恼怒不屑叱道。

    “是吗?”

    剑殇右手掐着凤妃粉颈,缓缓用力。左手一翻,一具宝琴入手,淡淡说道:

    “这是孤之乐器……凤鸣风月琶,极品神兵级别!若能融入一只神凤神魂,便能晋升地级……”

    “你敢?!”狂狮王脸色大变,气势爆发呵斥道。

    “有话好说!”

    赤龙长老身躯剧颤连声喊道,顿了下,脸露哀求说道:

    “桓王明鉴!娘娘是个好人,真正的好人。国战爆发至今,娘娘没杀过任何人,反而救了不少人,包括华夏人……”

    不待赤龙长老说完,剑殇心中暗叹,表面冷笑接道:“无论真假,如果她所救之华夏人比被杀之华夏人或越国人多,孤立刻放了她!其他废话不用说了,孤之条件能否答应?”

    “不可能!国之大事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狂狮王毫不犹豫厉声接道。

    “为……为我解脱吧……他们不……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我……也不可能背叛……放了……我……我……依旧会与华夏为敌……”

    不待狂狮王说完,弥留间的凤妃蓦然睁眼,双眸带着浓溢悲哀、轻松、自嘲、憧憬等复杂情绪,却诡异地嘴角带笑,声音低微迟缓说道。

    声音很小、很轻,又是断断续续,却是悦耳动听,如梦呓般深深烙印在听闻者心中,让人深信不疑且难以忘怀!

    *****

    双倍期间,拜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