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国器之威(上)
    战况直接、野蛮、惨烈。

    铺天盖地的敌军,陆空齐进,宛若蚂蚁群不停啃噬着庞大的食物,缓缓包裹。

    数不胜数的桓军,主要集中在四方城墙、城内无数箭塔、箭楼、祭天台等军事设施,数千万平民则躲在建筑中,根本不敢擅自出屋。

    王城大街小巷中,只有桓军、援军、义士等,呼喝咆哮着奔跑其中……

    每时每刻,双方都有数以千计的军卒陨落,命如草芥。

    乌云般的飞禽跨越百丈高墙,直入城内,而后俯冲而下,或利爪坚啄,或空降凶兽。

    番禹王城中,每千米平方面积,都有一座居高军事据点,或箭塔,或箭楼,或祭天台,或楼阁,或宫殿等等,都是防空据点。

    密密麻麻的飞禽俯冲而下,各座居高军事设施相应射出大片利箭劲弩,直接就能射落不少飞禽。随后便被飞禽冲至,或撕成碎片,或撞飞撞伤。

    箭塔箭楼等都是石、木等堆砌而成,难以计数密布城中的塔楼等,纷纷被巨禽冲垮,一座座坍塌。倒是祭天台、楼阁宫殿等,体型庞大,便是数百米大小的巨禽,也无法一举撞塌或抓碎,祭天台基本屹立不动,而不少楼阁宫殿屋顶,则是狼藉一片,根本无法站人了!

    番禹王城**有祭天台一百零八座,以九宫十二地支方位遍布,都是四方梯形建筑,基本规模高约三百六十五丈,底部地基约若万米平方,顶峰约若千米平方,共有三百六十五个台阶,耗费千万军民,历经半月建造而成,平均每百万人花费半月时间才打造一座,规模质量可想而知。

    无数长弓兵、劲弩兵、朴刀兵、刀盾兵等,密布祭天台各级台阶、台顶等,其中以强弓劲孥等远程单位为主。

    南城区震宫卯位祭天台。

    此台由一位五品将军、四位六品将军负责,共约十四万军队驻守,下辖二十八位偏牙将、四十九位偏将、一百四十位大都统等,以此类推。五品大将亲自坐镇祭天台台顶,各位军官分镇三百六十五个台阶。

    “嗡、嗡、嗡……”

    战争一打响,震宫卯台大军便全军戒备,弓上弦、驽入匣、刀在手、盾屹立。

    随着乌云般飞禽大军横空而至,震耳嗡鸣的声音起,昏暗夜色中,无数黑点如蜜蜂群般俯冲而下……

    近了!

    近了!

    那些黑点,状若加强版嗜血蜂,双眼血红,蜂刺如枪,基本上长约近米,粗如大腿。

    “嘶……”

    祭天台大军纷纷凉气倒吸,头皮发麻。看形状,这是嗜血蜂,但个头实在太大了。

    普通的嗜血蜂,也就拳头大小,眼前这些足足大了数十倍,而数量一点不少,约若十万只,已经是一个嗜血蜂编制军团了。

    “射!”

    骇异归骇异,军法如山。五品大将,忠桓将军步横做了深呼吸,高声下令。

    霎那间,三百六十五个台阶和台顶,爆发出三百六十六波箭雨,势若天罗地网,纵向卷向嗜血蜂军团。

    箭雨落下,便有两三万嗜血巨蜂应箭而落,使得嗜血蜂军团顿时减员约三分之一。

    “呼……”

    看嗜血巨蜂只是个头惊人,同样挡不住箭弩,桓军上下顿时大松了口气。

    当然,要射中才算,震宫卯台共有十四万军队,弓弩兵便有十万,精准命中的也就两三万,这还是嗜血蜂军团阵营密集的缘故。

    “战!”

    第一波箭雨后,嗜血巨蜂已经冲到,一声号令,那些朴刀兵、刀盾兵迅速护住远程兵种,也有不少弓弩兵继续射击,或放下强弓劲孥,拔刀迎战。

    十万编制的嗜血蜂军团,不停减员,转眼就伤亡过半,而十四万桓军,也就伤亡一两万人。

    伤亡比率约一比六。

    “嗡、嗡、嗡……”

    眼看嗜血蜂军团即将覆灭,又是一阵更为响亮的嗡鸣声起,昏暗夜色中,两拨嗜血蜂军团速如离弦之箭俯冲而至……

    此时,驻守祭天台正与第一波嗜血蜂军团激战,已经无法形成有规模的远程狙击,只能以小单位各自为战。

    后两拨嗜血蜂军团冲到,霎那间便蛰死了三四万桓军,势如蜂群暴动,疯狂吞噬着祭天台桓军。

    震宫卯台只是战场中的片面战局,其他各座祭天台的情况大同小异,只是攻击单位有铁爪黑鹰、有嗜血魔蚊、有黑羽雕等等各种异兽。

    胜利的天秤迅速偏向敌军,主要是敌军数量远胜桓军,完全经得起疯狂消耗,每个战局都是群起而攻的情况,自然败多胜少。

    ……

    番禹王城城墙下……

    “轰、轰、轰……”

    沉重撞击声连绵不绝,一只只铁首犀牛不停撞向百丈高,数百丈厚的王级城墙,每次撞击,都能撞碎近米平方的城砖,威若撞城车。

    以血肉之躯,想撞塌百丈高、数百丈厚的王级城墙,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天方夜谭,就这么现实地活生生发生在眼前……

    撞击城墙的铁首犀牛,不少撞得骨碎身死,也有不少被砸落的粗木巨石等砸死。但其他铁首犀牛,依旧悍不畏死不停撞击。

    除凶悍撞墙的铁首犀牛,还有十数米高,百米长的巨兽;数十米高,数百米长的凶兽,如此体型庞大的恐怖存在,不但能无视来自墙头的攻击,而且每次攻击都能轰碎数十米大小的城砖。

    “咔嚓、咔嚓……”

    除却凶悍犀牛、恐怖巨兽,密集啃噬声中,城墙墙角还有穿山铁甲、噬石魔蚁、刀锋魔蚁等各种异兽,不停在“挖墙脚。”啃噬速度惊人。

    不到一个时辰时间,数百丈厚的王级城墙,就被啃出百丈深,使得城墙摇晃龟裂,不少城砖不停掉落。

    随着时间流逝,数百上千里长的南城墙,无数巨坑出现在城墙墙角,窟窿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城墙不少部位已经摇摇晃晃。

    ……

    “唰……”

    黑影一闪而逝,南城墙墙头一位先天强者惨叫着迎空飞起,而后残肢断体洒落,血肉飘洒……

    无数寒芒如电射出,绝大多数射空,只有小部分命中,却被纷纷弹开,根本没起到作用。

    “无生剑斩!”

    无生剑神长孙羽一剑斩出,剑芒如流星划过,却一剑斩空,只斩杀了数只倒霉的飞禽……

    那黑影已经划破长空,迅速隐入密集飞禽阵营中躲避,不说长孙羽一剑斩空,就是斩中,斩杀那些飞禽后,剑力也被极大削弱,根本奈何不了黑影。

    如此情况,气得长孙羽咬牙切齿,眼露寒光。

    这是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了?每次要么被那黑影躲过,就是斩中又伤不了!

    激战两三时辰,死在那黑影手上的先天强者,就高达百人,其中还有七八个是桓国的六七品将军。

    剑殇看在眼里,浓眉大皱却徒呼奈何……

    似乎感受到剑殇压抑的愤怒,东方氏暗叹介绍道:“这是珍稀异兽黑暗魔隼,速度极快又防御惊人。先天级别以下的攻击,包括强弓劲孥,根本破不了防。”

    “那些兽王呢?”剑殇没回应东方氏,而是看向邪妃花千黛问道。

    随时待发,一直密切关注战局的花千黛,长呼了口气,苦笑应道:“敌军似乎知道我方散仙正在警备,至今为止,一只兽王都没看到……”

    “出现的最强存在,也就兽将后期。等若传奇之境的兽将,只有那黑暗魔隼,其余根本不敢现身!”东方氏补充道。

    不到十个兽王级别存在,面对二十几位散仙的威胁,就算是桓国方面,也不敢轻易冒头啊!

    那不是找死?!

    “只是不想杀鸡用牛刀罢了!真以为奈何不了他……”

    剑殇双眼一眯,功聚双眼看向黑暗魔隼消失方位,冷声呢喃。

    话落,一把古朴威严的长弓入手……

    华夏国器……射日神弓!

    左手持弓,右手拉弦,百川归海般肉眼难见的波动,不停涌向剑殇手中的古弓!

    “嗡……”

    射日神弓似乎具有灵性,猛然光芒一闪,兴奋嗡鸣。

    随后,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片刻后,射日神弓身影消失,已经化为一轮刺眼烈日,连剑殇的身影也是若隐若现,被刺眼光芒包裹在其中……

    “咦?”

    剑殇周围众人骇异疑惑,纷纷退开一段距离,期待、好奇、疑惑看着被光芒包裹的桓王。

    “唰……”

    黑影再现,转眼间又抓起一道黑影,划破长空而走,速度快得众人连那黑影到底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砰……”

    弓弦劲爆,声若霹雳。

    包裹剑殇的光团,蓦然聚集、爆射……

    状若光柱贯天,势若流星破空,威可贯天穿地。

    “嘤、嘤、嘤……”

    劲爆弓弦声刚起,无数明显惊骇恐慌的飞禽鸣啸声起。

    “轰……”

    光柱冲过,宛若死亡风暴淹没密集飞禽,状若一道光柱直达无尽夜空……

    光线消散!

    密集拥挤,势若乌云盖顶的半空敌军阵营,出现一道十数米宽,无限远的通道……

    惊骇!错愕!

    无数人愣愣看着那贯穿天地的通道。

    通道周围,无数飞禽残肢断体坠落半空,至少有上万飞禽就此陨落,小半还是尸骨无存。

    眼前威力,还仅仅是华夏国器“射日神弓”的本身特性,还没动用到附属技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