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毒后掌权
    wom “咕噜……”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一阵暗吞口水的声音起,原本对“封神殿”不屑的蓉姬,口干舌燥呻吟道。

    “噗、噗、噗……”

    那瀑布般坠落半空的无数飞禽,落地叠出十数米高,完全遮掩地面,却一只也没飞起,死得不能再死了。

    瞬间谋杀至少三百万生灵,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虽然主要是敌军太过密集,但是,那也太恐怖了吧?看那毁灭一切的光芒,似乎是无视一切防御,直接灭杀神魂。

    因为那砸落王城,铺就十数米高的飞禽尸骸,根本没任何伤痕,摔烂、摔断的不算。

    “呼……”

    剑殇满脸笑意,硬忍着长呼了口气,尽量保持着冷静淡然神情。

    “既有此招,为何不早点使用?”东方氏柳眉大皱,明显不悦看向剑殇问道。

    如果剑殇早点使用这恐怖大招,那三天两夜来,能击杀多少飞禽?能拯救多少军民?至少“天罡地煞大阵”不会那么快被破,番禹王城可立于不败之地吧?

    “没钱!”剑殇苦笑应道。

    “没钱?!”

    东方氏一怔,想了无数种可能,也猜测剑殇会回答说这是战术、策略,谁知道桓王会这么回答。

    这是国战、圣战,谈钱?实在太俗了,俗不可耐!

    “光激活就要十万钻石币,而施展此招,又消耗了十万钻石币……”剑殇撇嘴说道。

    周天星劫殿很强悍,剑殇自然知道,但动不动就要消耗财富或灵石,而且财富就是十万钻石币,桓国哪里经得起折腾?!

    “才十万钻石币?如此威力和效果,十万钻石币很多吗?难道牺牲的那些军民还不值十万钻石币?”

    东方氏忽然脸色一寒,连珠炮般连声问道。语气明显不悦且带着指责。

    “……”剑殇无语,这女人,咋就这么纠结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十万钻石币!本宫出了,继续施展吧!”看桓王沉默,东方氏感觉到自己似乎越权,便冷声接道。

    一亿灵石都能无偿借出,十万钻石币算什么?!

    剑殇双眼一瞪,不知该说东方氏财大气粗。还是热血仗义,又或者是悲怜世人?

    “怎么了?”东方氏打量了下自己,疑惑问道。

    “如果是继续之前的大招,施展一次百万钻石币!”剑殇提醒道。

    “不是刚说十万钻石币?”

    东方氏皱眉问道,还真有点怀疑桓王是趁机“勒索”了,难道桓王没搞清楚谁才是主角?真打算全赖着她?

    剑殇耐着性子解释道:“那是因为封神殿吸收了很长时间的灵气,有所储量。十万钻石币,只是激发!具体威力如何,要看消耗的力量……”

    “也就是说,如果是重现之前的威力。消耗百万钻石币也不大可能?”东方氏若有所悟,疑惑问道。

    “难说……”剑殇苦笑道。随后具体解释道:“也得看形势、环境等各种因素,恐怕敌军不敢再如此密集了!”

    东方氏翻了个白眼,眼神怀疑看着剑殇,看得剑殇浑身别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剑殇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东方氏解释,也没时间去具体解释。

    似乎看出剑殇的无奈、郁闷。东方氏暗叹体谅说道:“好吧!本宫资助一百万钻石币,随便你怎么用吧!用在此次战役就行,如果不够再说!”

    话落。一大叠钱票递出……

    果然是财大气粗的主,竟然随身就带着百万钻石币现金,似乎还不止?

    ……

    不说禽军并非智慧低下的野兽,就算真是野兽,也被一次性抹杀数百万生灵的“封神殿”吓到了。

    反应过来后,密布半空的禽军,争先恐后迅速远离。

    直到数刻钟后,才有稀稀落落的飞禽靠近、试探。

    太少了,根本是送菜,毕竟“封神殿”内还有十几万黄巾力士;太多了,又怕再次被一锅端,敌军首领怎一个纠结形容。

    渐渐的,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飞禽聚集而至,看数量,四面八方约莫十万之数,正好是一个军团编制。

    “轰隆隆……”

    封神殿猛然一颤,声若滚雷,惊得周围飞禽四面八方急速遁走,状若惊弓之鸟。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光线射出,闪电灌入附近飞禽体内,几乎把封神殿周身十数里范围内的飞禽一网打尽,一只不落。

    令人意外的是,那十万飞禽,并未就此坠落,而是凭空一顿,随后杀向禽军,气息似乎还比之前更胜一筹。

    “这是……”

    本来对封神殿极为期待的华夏众人,顿时大为失望。

    “还不满意?”

    剑殇能理解众人的想法,却是无奈摇头笑道。

    一次性驾驭十万生灵,使之状若傀儡,效果比策反还好,已经很逆天了,可惜代价高了点,整整花费了百万钻石币。

    不过,比起之前的直接抹杀三百多万生灵,那自然是天差地别,也怪不得众人失望。

    “轰隆隆……”

    就在此时,一阵建筑崩塌的巨响声起,南城墙左侧一处数百米长的城墙,蓦然崩塌,沙飞石走。

    激战至今,百丈高,数百丈厚的王级城墙,终究挡不住敌军的疯狂攻击,这还是“天罡地煞大阵”守护了两天两夜,否则早就扛不住了。

    “嗷、嗷、嗷……”

    一阵兴奋的凶兽暴吼鸣叫声起,无数兽军聚集往那城墙窟窿,随后宛若潮水般涌入,冲入城内,开始冲击城内一切,不管是军队,还是建筑,又或者是平民。

    兽群如蝗虫过境,摧毁一切,这本就是兽军的一贯作风。

    “陛下?!”龙且惊骇看向剑殇。

    “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剑殇还未回答,雉姬忽然插言提醒道。

    “嗯?”

    众人疑惑看向雉姬,华夏阵营最依仗的城墙坍塌,使得敌军疯狂入城肆虐,雉姬竟然还说是“好事”?

    “咦……”

    本来剑殇还想下令堵死窟窿,不由若有所悟沉思,随即迅速看向雉姬说道:

    “你来指挥,在场所有人!包括孤在内,违令者斩!”

    “啊……”

    还没从雉姬诡异说法中反应过来的众人,再次陷入错愕,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桓王真如此相信本宫?”雉姬异彩涟漪看向剑殇,呼吸加促问道。

    剑殇毫不犹豫坦诚应道:“孤一直都信任你,更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罢了!”

    “好!”

    雉姬眼神一亮应道,随即神情一正,看向战龙侯龙且下令道:

    “传令全城!包括城墙在内的各处居高据点,誓死驻守,其余军民,全部撤往中部城主府,不要阻止敌军入城,再大开城门!”

    “……”

    在场众人心中一凛,双眼圆睁瞪着雉姬,这是引狼入室,还是引火烧身?!

    龙且脸色一沉,恼怒拒绝道:“不行!这不但放弃了目前辛苦打造的局面,还直接牺牲了各处据点的军卒,绝对是打击士气之举……”

    “你想抗命?”不待龙且说完,雉姬冷声问道,随后看向剑殇。

    剑殇浓眉一皱,隐约明白雉姬的意思,只是有点心惊,随后喊道:“来人!”

    周围贪狼禁卫出列,便听剑殇喝令道:“拿下!孤已说过,由吕大小姐全权指挥全局,违令者……斩!”

    贪狼禁卫一愣,脸色微变一时迟疑不定!

    “陛下?!”

    李同、养凝、高龔、季布等脸色大变看向剑殇喊道,神情难以置信。

    特别是龙且,更是脸色煞白,委屈、愤怒、不甘、疑惑……

    剑殇心中纠结,狠心说道:“军法如山!无论你们怎么看,在孤心中,能暂时放下杀父之仇的人,绝对极为冷静且公私分明。有战争就有伤亡,如今就需要这样的统帅……”

    双方出动超过千万之数的规模,任何阴谋诡计都作用不大,伤亡能少吗?

    杀人如杀鸡也能累死无数人了!

    “……”

    众人张嘴无语,随即想起异人势力公主府和春秋商行的血海深仇。

    至今为止,雉姬还没发难,不是春秋商行做不到,光是之前的七位散仙,全灭所有异人势力都足够了,但雉姬就是没反应,确实冷静得令人恐惧、令人佩服!

    “咳!咳!权势突变,战龙侯一时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东方氏干咳数声解围道。

    雉姬柳眉一皱,却也没出声反驳。

    “还不谢吕大小姐留情?”看龙且没反应,剑殇不由沉声提醒道。

    “……”

    龙且嘴巴蠕动数下,脸皮发烫发黑硬着头皮说道:“谢……谢吕大小姐……”

    谢什么,龙且实在说不出口!

    “下不为例!立刻执行!”

    雉姬脸色颇为不渝,显然对桓王的说法不赞同,却也没追究,而是冷声警告道。

    “是!”龙且憋闷无比应诺。

    “传令桓王、桓国丞相。即刻起,养精蓄锐无视全局伤亡,静待与敌军……决战城中!”

    雉姬瞥了眼剑殇,眼神犀利看向姜曜,再次迅速下令道。

    “陛下不就在这里吗?”

    姜曜心中无语嘀咕,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应诺:“是!”

    s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