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独战大能
    数十米长的斑斓神虎之躯,蓦然化为两半……

    桓王剑殇的身形,出现在斑斓神虎之后,冷笑回头!

    “你……”

    啸月王神情一僵,怒火熊熊瞪视剑殇。

    三大兽王出手,没击退桓王也就罢了。竟然没挡住桓王,还让桓王在他们眼皮击杀了最后一个禁卫大统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废物!”

    剑殇气死人不偿命地再次不屑辱骂道。

    三个兽王的修为境界,都明显比剑殇高得多,啸月王更是高出不只一个大境界,竟然还在他们眼皮底下被桓王杀了胡迁,不是废物是什么?!

    啸月王双眼一寒,身形蓦然消失……

    “砰……”

    一阵爆响,啸月王蓦然出现在剑殇身前,剑殇只来得及横举赤霄剑,便被轰得倒飞数十米,踉跄站定!

    快!

    好快!

    有史以来,剑殇见过的速度最快的生灵就帝无双和花千黛,但啸月王似乎又胜出一筹,而且不是空间瞬移,是实打实的速度!

    “嗷……”

    “天狼噬月!”

    没秒杀桓王,啸月王得势不饶人,吸气暴吼一声,狂猛音波化为一只神妙天狼,吞天食地般一口咬向剑殇……

    “音波神通?!”

    再次看到神妙天狼,剑殇眼皮一跳,想起之前啸月王救下胡迁,施展的也是这能力。

    音波神通。是较为稀有的强大神通,极难防御且神妙莫测,能同时进行精神和物理双重攻击。加上想音波化形,又需要强大的精神力。

    啸月王不愧为越南国区第一强者,目前展露的就有速度、精神、音波三大神通了,而且都是极为难缠的强大神通!

    剑殇右手一翻,地级宝器级别宝物“澧沅荡世琴”入手,运气一弹……

    “铿……”

    “白浪连峰!”

    剑殇斩杀潇湘琴魔穆玉,得到的进阶音波功法《澧沅潇湘曲》,第四绝技。音波爆发,凝音如浪。

    天狼冲击连浪,比的便是双方对音波之力的掌握和精神力的强弱!

    一**“白浪”被冲碎、冲散,天狼逐渐缩小,但最终还是轰散连浪,扑在剑殇身上……

    “砰……”

    天狼扑至,如虚空鸣爆,冲击力足有六七千钧之力,更如一把无形巨锤轰在剑殇神魂上……

    剑殇骑乘暗金狼王。身躯一晃,脸色红白交接。却凭着强大体魄和强悍神魂,硬生生扛了下来。

    “万钧重场!”

    “风龙云虎!”

    啸月王占据优势,撼天王施展重力神通,龙虎王施展风云神通,趁机出手轰击。

    “杀戮狂涛!”

    剑殇心中一凛,脸色郑重召回定天龙戟,牵引战场浓溢杀意,宛若黑色魔浪轰出……

    就在此时,一万来自老挝的真腊武士杀到。支援因为五大兽将陨落而士气大跌、战斗力狂降的越南禁卫军。

    原本缓缓占据优势的贪狼禁卫,顿时形势一转,迅速被压制下来,只能缓缓聚集抵挡,以求反击之机。

    “嗡、嗡、嗡……”

    就在剑殇施展杀神之力,抵挡啸月王等三大兽王时,密集震颤嗡鸣声起。半空无数细小飞虫横空而至,势可吞噬一切卷向剑殇。

    正是擅长驭虫的真腊巫王,率领真腊武士赶到,参与战局。

    “定天真罡!”

    “永生之盾!”

    本就手忙脚乱的剑殇。《北冥天荒拳》轰出,封锁虚空,抵挡其他攻击之时,虫群扑至,果冻般的真罡急剧碎裂、缩减……

    随即军师技施展,八八六十四面古朴沧桑的光盾出现,护住周身,抵挡无孔不入的小飞虫。

    紧随贪狼禁卫之后,剑殇被三大兽王和一位巫王围攻,只能凭着强悍肉躯、虞姬的支持及层出不穷的各种功法秘术,艰苦坚持。

    再则,随着桓王、三大兽王、真腊巫王及桓国禁卫军、越南禁卫军等高层出现,主战场缓缓偏移,越来越多的军队涌向双方精锐激战之处。

    ……

    番禹王城城主府。

    雉姬、赵姬、东方氏、田单、龙且、魔后、燕无极等重要首领正密切关注全场战局,指挥各处战场及时应变。

    “禀告大人!贪狼禁卫告急,真腊武士已经加入战局,狂信天兵和大批越军正赶往支援。陛下正被啸月王、撼天王、龙虎王、真腊巫王四位大能围攻,形势危急,请大人定夺!”

    一位桓国斥候快步到来,语气急促汇报道,身形还带着斑斑血迹。

    “啊?”

    东方氏、田单等人神色一凝,担忧不已看向雉姬。

    “桓王驾崩没?”谁知,雉姬面无异色,淡淡问道。

    “……”

    周围众人齐齐一怔,实在没料到雉姬会这么问,怎么可以这么问?

    “没……”桓国斥候心中恼怒,依旧坦诚应道。

    “没驾崩就无需理会,要相信桓王!”雉姬毫不犹豫迅速应道,似乎本就没打算支援桓王和贪狼禁卫,之前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吕大小姐……”龙且愠怒,沉声喊道。

    雉姬冷眼看向龙且说道:“如果你相信桓王,就该相信他的决定。桓王既然把指挥权交给本宫,一切就由本宫说了算,别忘了本宫已经饶你一次,再犯可没桓王帮你求情了……”

    龙且张嘴语塞,脸色颇为难看。

    田单硬忍着怒气焦虑,提醒道:“禀告吕大小姐!从敌军入城开始,我军已经伤亡过五百万。而且每时每刻都有数以万计的军卒陨落,传送效率都快赶不上伤害速度了……”

    “本宫清楚,无需丞相提醒!”雉姬淡然应道,似乎听到的只是数据,代表不了什么。

    “我等不算桓国之人,无需听从吕大小姐号令吧?”压抑许久的公主府杨青萱,恼怒问道。

    “理论上无需听从本宫号令。不过,若是违令出战,生死自负,本宫也不会派人支援、救治!”雉姬毫不在意随口应道。

    “哼!”杨青萱冷哼一声。看向魔后赢莹。

    “我们走……”魔后赢莹迟疑片刻,看向燕无极、宋祖天、天魁星主等异人势力首领说道。

    此次华越决战,异人势力出动了十大顶级势力和二十几个次级势力,高级和顶级异人约为十万之数。单论战斗力的话,不会比任何特殊兵种及越南禁卫军差多少,影响不了大局,却能影响局部战况。

    片刻后,以十大顶级势力为首,十几万异人穿梭混乱战局之中。赶往华越精锐决战之处!

    ……

    “杀!”

    剑殇及贪狼禁卫正辛苦抵挡越南禁卫军、老挝真腊武士及众多越军围攻时,一阵疯狂喊杀声起……

    一万身穿薄甲。杀意凛然的彪悍战士,气势疯狂沿着街道、踩着尸骸,狂奔而至。

    正是柬埔寨国区的狂信天兵,这是完全失去理智的半狂热信仰文明的战士,战斗方式疯狂而彪悍。

    “踏、踏、踏……”

    援军未至,敌军再现。压阵的一万魏武卫终于静不住,开始缓缓前行,势若巨大钢铁调动,脚步沉重。气势稳固。

    禽军俯冲,魏武卫有虎头钢盾抵挡;兽军冲击,魏武卫有三重鱼鳞甲硬抗。整体如钢铁疙瘩般,令人无处下手。

    魏武卫的杀伤力虽然不足,防御力却可傲视全场,阵营更严谨如一,如钢铁城堡般。战果较差。却是伤亡最小、阵势最稳,步步为营。

    兽吼禽啸,刀光剑影,血涌如潮……

    贪狼禁卫与魏武卫混合。抵挡着越南禁卫军、老挝武士、柬埔寨天兵,与及越来越多的飞禽走兽。

    随着敌军越来越多,贪狼禁卫和魏武卫的伤亡越来越大,只能凭借玄妙阵法和强大战甲勉强抵挡,却也难有建功。

    大军激战,双方大能也没闲着,啸月王等三王与真腊巫王疯狂围攻桓王,屡屡得手,却始终只伤不死,甚至重伤都没,不由又惊又急又怒。

    “嗷……”

    一阵裂魂刺耳的恐怖狼嚎声起,一直保持人身参战的啸月王,猛然浑身骨骼爆响,身躯扭曲……

    片刻后,一只三首双翼,眉心纹月,皮毛星光璀璨的啸月神狼出现,眼神如星辰深邃,摄人心魄。

    这传说中的啸月神狼,体型也就高四五米,长约十数米,比起那些越南禁卫都不算庞大,却有股傲视苍生,俯视天地的浩瀚气势。

    “嗯?”

    剑殇一招兵法技“天罡震裂”,硬挡龙虎王的“龙虎之力”天赋神通,双眼微眯看向啸月神狼,心中焦急阴霾。

    早知雉姬极为冷静,冷静到可谓冷血。但是,剑殇也没料到贪狼禁卫、魏武卫和自己,已经陷入泥淖般的危局,雉姬依旧无动于衷,没有派出大军或散仙前来支援。

    特别是那些散仙,依旧听令隐伏不动,等于让剑殇独自吸引了所有敌军大能的注意力,这不是把剑殇往火坑里推吗?

    “难道是报复自己执意率兵狙击敌军精锐?”剑殇胡思乱想着……

    “雒龙王,到底在哪?”

    焦急阴霾之余,剑殇猜测雉姬在等敌军聚集、雒龙王出现,环视四周,却没发现任何疑为雒龙王的存在,倒是发现了隐伏的噬天虎王。

    “大地束缚!”

    啸月王化形,剑殇沉思,撼天王垂胸咆哮一声,虚空涟漪,无数个肉眼可见的空间波纹,如无数枷锁圈住剑殇,急剧收缩。

    十倍、五十倍、百倍、两百倍……

    随着空间波纹收缩,剑殇感觉重力越来越强,束缚得剑殇举手如山,直欲窒息,更别说战斗、抵挡了!

    *******

    丢下老婆,坚持码字!等到的却是菊花危机,拜求月票、推荐票、自动订阅!!!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