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雉姬之恨
    看到霸王花胡斐、紫藤萝杨青萱、刀锋、雄霸等人遭遇,剑殇双眼一眯,暗叹不已。

    《铸圣庭》运行至今,或许是人口基数比例的缘故,整体来说,不管是个人还是群体,异人依旧不是原住民的对手,包括剑殇在内。

    霸王花、杨青萱、刀锋等人,以修为实力来说,即便不是顶级异人,也是高级异人层次的强者,却也参与不了兽王战场,只能堪比兽将,也就是五万越南禁卫军那种级别。

    “你等狙击普通越军为主,协助禁卫、亲卫为辅!”

    眼看霸王花、刀锋等异人被越南禁卫军拦住,还有不少异人想突破拦截线支援剑殇。剑殇连忙高声呼喝。

    “砰……”

    就这么一分神,剑殇眼前银光一闪,便被啸月神狼撞飞数十米,踉跄站定。

    一道粉红光柱从天而降,迅速治愈剑殇并不重的内伤,并补满先天真气……

    其实,虞姬的协助,也是剑殇能在五大兽王、巫王和噬天王围攻下,坚持至今的主要原因。

    “剑压天下!”

    稳定身形之余,剑殇不待敌军围攻,翻手间赤霄剑化为漫天血色剑芒,卷向威逼而至的啸月王、真腊巫王、七百米赤龙,逼得三人齐齐惊慌退避。

    赤霄神剑之无坚不摧,众位兽王早已见识过,如何敢以血肉之躯硬抗?即便他们的血肉之躯丝毫不下于坚固精甲。

    “嗖、嗖、嗖……”

    剑殇牵制敌军大能之时,赶到的十几万异人也没闲着。

    十几万大半晋级先天之境的异人。虽是各自为战,却是动作敏捷、反应极快。相对于众多体型庞大的兽军,宛若众多跳蚤翻飞跳跃,不但把潮水般冲击的飞禽走兽挡在贪狼禁卫和魏武卫阵营之外,连越南禁卫军、真腊武士团、狂信天兵等等,也被搅得乱成一团……

    “咦……”

    关注精锐战场的首领纷纷惊疑一声,没想到十几万看似作用不大的异人,竟然还有如此惊喜。

    在混乱的战场上,加上地形、战局、双方战术风格等等因素,异人发挥出的威力。竟然丝毫不下于贪狼禁卫和魏武卫,似乎还略胜一筹。

    就在此时……

    血染大地的战场,那汇聚如泽的血流,具有灵性般诡异蠕动、涌动起来……

    宛若极具灵性的水灵,沿着数量众多的飞禽走兽、巫兵天兵,甚至是兽将、兽王等存在的身躯,部分血液融入敌军体内,部分如血甲攀附、蠕动体表……

    越来越多的敌军,或者身覆血甲。或者双眼血红,不一而足。却是清一色的气息暴涨,凶戾之气暴增。

    “嗷……”

    似龙似虎的龙虎王,浑身龙鳞似乎化为血鳞,血光流转,连庞大身躯也似乎膨胀许多……

    仰天咆哮震耳,虎尾震颤虚空甩出,力夹万钧之力,连虚空也被撼动!

    “嗯?”

    强者的直觉,让剑殇感觉到彻寒入骨的危机。心思一动,地级灵器级别的“阴阳莲台”召唤而出,宛若黑白太极图护住周身……

    “啪……”

    震耳嗡鸣的爆响,虎尾落下,黑白太极图狠狠震颤,停顿……崩溃!

    仅仅是挡住实力最弱的龙虎王,防御极强的“阴阳莲台”便被击溃。“灵血”增幅太多了,或者说战场鲜血太多。

    “轰……”

    银亮夹红的光芒一闪,剑殇还未反应过来,便如炮弹般倒飞半空。连续撞飞了十数只兽将级别走兽……

    嫣红鲜血飘洒半空,汇聚成一道血色长虹……

    “陛下?!”

    虞姬、计星、边让等人惊骇高呼,特别是虞姬,因为剑殇突遭重创横飞,双方距离太远,根本无法救治。

    “嗷、嗷、嗷……”

    可惜,不只是剑殇的对手,连越南禁卫、越军、巫兵、天兵等也战斗力狂飙,而且几乎是无止境的那种,使得贪狼禁卫、魏武卫等疯狂激战,依旧无法突围,更无法支援桓王……

    “大荒不灭体!”

    感受到体内绪乱重创,剑殇嘴角溢血站定,第一次当众施展起了《大荒残经》仙术。

    剑殇十数米范围内的尸骸、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变淡,状若血雾涌入剑殇体内……

    “啪……”

    没等剑殇缓过气,带着如刀劲风的赤龙之尾拍落,宛若山岳撞击。

    剑殇大手化掌一挡,清晰骨骼碎裂声起,被赤龙之尾带着如风横移,连如铁地面岗岩,也被硬生生犁出数尺深的沟壑,嘴角更是鲜血狂涌……

    沙飞石走,血液激射,尸骸横飞……

    “剑殇?!”

    “陛下?!”

    “桓王?!”

    ……

    密集惊呼声起,无数眼神难以置信,关切惊骇看向被强力横扫而飞的剑殇。

    “噗……”

    站定,一口鲜血喷出,剑殇眼神向得势不饶人,紧随而攻的第二条赤龙,心中发狠,精神融入战场磅礴浩瀚的杀意之海……

    锁定攻至赤龙,天地迷失,时空错乱。

    剑殇眼中、心中,只剩眼前的血色赤龙……

    “逆我必杀!”

    《浮屠镇狱经》奥义,白氏一族已经失传的最强秘术。

    浩瀚杀意凝为实质,化为无坚不摧的血色巨剑,一往无前划破虚空,斩向赤龙……

    这不是杀人之剑,而是杀“神”之剑,不只是攻击肉身,同样能斩杀心神、神魂。但是,逆我必杀的奥义,却是不杀则亡,完全是你死我亡的拼命类秘术。

    若无一往无前之心。哪来逆我必杀之意?

    对白氏秘术闻名已久,也见识过几次,但剑殇一直懵懵懂懂,难得真义,如今却是借助所未有的危机之前,若有所悟。

    “嗷……”

    一阵惊恐龙吟声起,血色巨剑划过,蜿蜒而至的强大赤龙,应剑分尸……

    “砰……”

    赤龙应剑陨落,但攻至的龙爪却余势未尽。轰得剑殇皮开肉绽,衣裳化蝶纷飞……

    “叮!恭喜华夏国区玩家剑殇,击杀越南国区青级历史人物……”

    “逆我必杀!”

    不顾脑际系统提示音,热血冲脑,满怀杀意的剑殇,也不顾自身处境、伤势,再次亡命斩向如光射来的啸月神狼……

    啸月王大惊,速如闪电横移而开,竟然不敢敌对!

    “逆我必杀!”

    没斩杀啸月神狼。剑殇毫不犹豫再次亡命攻击……

    “……”

    剑殇如此疯狂的亡命攻击,看得敌我双方无数目瞪口呆。心中剧颤。

    看似鲁莽亡命,却是剑殇目前唯一的办法。

    因为敌军莫名其妙实力飙升,兽王不但能重创剑殇,还切断了虞姬的支援,剑殇想不拼命都不行了!

    可惜,人力有时而穷,即便剑殇拼命,想要对目标造成致命威胁,也只能一次对付一个目标。双拳难敌四手!

    第三只赤龙如血色流星坠落,轰向剑殇头顶,势可碎岳裂地……

    “三千青丝绕指柔!”

    眼看第三只赤龙威压剑殇头顶,无数光线蓦然爆发,状若极光爆射。

    一直隐伏不出的邪妃花千黛,看剑殇连受重创,终于等不下去了……

    ……

    番禹王城。城主府。

    “禀告大人!敌军施展秘术,战斗力狂飙。我方大军、异人势力遭遇重创,陛下危在旦夕,请大人定夺!”

    桓军斥候疯狂冲至。拜倒焦急汇报道。

    雉姬、赵姬、东方氏等人处于城主府居高处,虽然无法仔细看清战局,却也能看到大概情况。

    一听斥候汇报,在场众人不由齐齐看向临阵受命,总领全局的雉姬……

    雉姬柳眉一皱,沉默不语,显然还没打算出手,至少不赞成!

    看雉姬如此,田单大急说道:“似乎是类似本座天赋能力的手段,只要有足够鲜血,理论上承受目标可以无限制提升。以啸月王、赤龙长老等兽王的本身修为实力,突破兽王之境未尝不可能,陛下危矣……”

    雉姬沉着脸不做表示,蓉姬眼露焦急,却硬着头皮为姐姐开解道:

    “担心什么?反正桓王是异人,死一次也不会真死!已经付出那么多军民的生命,难道为了一个桓王破坏大局不成?任何合格的将领都明白这个道理……”

    “嗯?”

    蓉姬话语刚落,顿时引来无数愤怒眼神……

    在桓国众臣眼中,桓王跟他们没区别,从来没人把桓王当异人看待,哪能轻易牺牲?!

    “龙且!”愤怒之际,田单猛然喝道。

    “大人?”龙且压下熊熊怒火,看向田单应道。

    “走!”

    看也不看雉姬,田单脸色阴沉轻喝一声,随即身形一晃,射向精锐决战之处……

    龙且、养凝、季布等沉默不语,迅速跟随,没人再理会和请示雉姬!

    “嗯?”

    雉姬脸色一沉,冰寒慑人,似乎连周围温度也急剧下降,却没任何桓国将领停步!

    “他……终究是桓王,亲手创建了桓国,不但是国主,还是精神支柱、信仰之主!在桓**民心中,比什么都重要!想要部署大局,你就不该把桓王算计进去……”

    看到此状,赵姬暗叹了声,苦笑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

    “嗯!”东方氏低声应和。

    每个人,都不是神,心中都有各自的一杆秤!

    凡事都有个度,能把握住每件事的“度”,驾驭周围众人的人,才叫智者!

    雉姬,所做之事显然已经超过了这个“度”,即便她是剑殇亲自任命、全力支持,甚至剑殇不惜拿下战龙侯龙且也要力挺!

    ****

    拜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